第4章 血勐
朴雨2019-09-17 22:163,386

  “差不多了吧,现在已经很少有店铺还能够正常运转了。要不然,我们这些当属下的怎么会这么想要逃跑呢?说实话,在我祁冰手里死掉的背叛“血勐”之人不在少数,我不敢逃跑,就是害怕自己和家人也落得如此下场!”

  祁冰舔了舔嘴唇,眼前仿佛又放映出自己妻儿老小的影像。

  “放心,你的家人交给我们了。”千里樱诺象模象样儿的表示了下可怜,然后小手一挥:“那就这么定啦,你们回去吧,这些东西撒到水里就可以了!你们也可以喝,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那我们,还要多久才可以恢复内力?”祁冰小心翼翼的问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生怕这个未来主子一个不高兴在给自己点什么毒药……

  “安啦安啦,起码还要好几天呢!放心吧,明儿你们就回去,把药洒在水里,我们随后就到。”千里樱诺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我去睡觉了哈,你们自便。”

  众人无语的看着某女毫无形象的拖着脚步,走到暗门后面轻轻一拍,然后缓慢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我说,你们的主子一向这样么?”祁冰手下的一个年龄较小的大男孩儿实在是熬不住,懒洋洋的倒在地板上,一边说一边感慨这药性之强烈。

  “还可以吧,我们主子可比你们那个“血勐”里的人好太多了,虽然折磨人的手法也不比你们那个主子差。”铁二牛不知是不是受千里樱诺的影响,也华丽丽的打了个哈欠。

  “那我们,以后在这里能混个什么地位啊?”一个看起来蛮清秀的男子半倚着主子,慵懒的模样儿还真是有点小诱惑。

  “依能力而定,我们的主子,日后必不是池中之物。”一直未说话的二狗子突然抬起头来,一双不大的小眼睛泛着精光。

  “既然如此,我们兄弟也没什么说的啦,我们要求很简单,能养得起家人,能喝得起小酒。”一名长相粗犷一点的男子粗着嗓门喊道。

  “还真是简单呢。”铁二牛眯了眯眼睛,毫不犹豫的拎起了两个男子道:“兄弟们,走啦!咱们“樱诺小筑”最热闹的时候来了!”

  “是!”众人齐刷刷的答应了句,迅速一人拎起了两个地上的“小鸡崽”,不过那动作比来的时候温柔了很多,却依旧相当急促,毕竟,毕竟楼下的大爷们都是会给赏钱的……

  樱诺小筑,二楼雅间。

  “轩辕兄,不知对此处有何看法?”一个身着紫衣的男子放肆的叼着壶葡萄美酒,斜着一双明媚的眼睛看着身边的男子。

  “必是出自名家之手,设计巧夺天工,小厮奴婢礼貌周到,却又不卑不亢,食物简直可以和皇宫的相提并论,无论用料还是摆设都是上上之等,看来,传言非虚呢。”一个黑衣劲装男子捏着一个琉璃杯,半靠在窗前,俯瞰着楼下的歌舞升平。

  只见舞台中央的白衣女子柔柔的舞蹈着,一位俊俏的红衣男子弹奏的一曲《千年等一回》让人心弦欲断,还有一名蓝衣男子懒洋洋地靠在琴边,从清凉的嗓子里挤出当年白素贞和许仙的故事,悲伤的语调让舞台之下不少人不由得心生悲意。

  “而且,这里无论是小倌还是姑娘,都很有本事呢。”紫衣男子有些贪婪地舔了一口壶边晶亮的汁液,一双眸子锁定到了舞台中央的男子身上。

  “夜兄,你这龙阳之好是不是该收敛下?毕竟这是清岚国。”黑衣男子蹙着好看的眉毛,望向身边这个放荡不羁的好友。

  “嘿嘿,你懂什么?这叫欣赏,而且我看得上人家,人家还不一定看得上我呢!”紫衣男子扯了一下胸前的衣服,性感的锁骨随着满屋的光亮摇晃着。

  “不就是个小倌么?还有你搞不定的?”黑衣男子靠在窗户上,向台上的男子投去轻轻的一瞥,不由得在心里暗叹,还真是有点儿让人为之牵魂的姿色呢。

  “你懂什么?这“樱诺小筑”的规矩恐怕只有你这个一天天心系国事的大人物不知道了吧,这“樱诺小筑”不光光是青楼,而且不光可以男人来,女人也可以哦,甚至女人来得比男人还要多呢!这里一楼歌舞表演,二楼雅间住宿,三楼各种小吃,四楼露天温泉,啧啧,那待遇简直没得说,而且这里的男男女女不是你有钱就可以弄到手的,到这儿来啊,不是你挑人,是人家挑你。”

  紫衣男子一边说一遍捏起一块儿糕点,放到嘴里细细的咀嚼着。

  “还真是个有个性的青楼呢,就是不知道幕后主人是个什么人物,看这情况,说是那个人的妃子,大有可能。”

  黑衣男子自顾自的说着,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

  “那个人啊,还在边关呢!快回来了吧,那些倭寇是打不过他的。”紫衣男子费劲的咽下了口中的食物,像是在和黑衣男子感慨,又像是自言自语。

  “那些黑衣人查出来是哪个门派的了么?”话锋一转,黑衣男子的神情瞬间严肃起来。

  “嗯,是“血勐”,估计,这一次,这个“血勐”恐怕要栽了,这个女人不容小视。”紫衣男子的眉毛一挑,眼里闪过一丝钦佩。

  “这样的门派,早就该被灭掉了,只可惜这么一大块儿肥肉,要让这个人的王妃叼走,还真是有些不舒服呢,下一次,一定要全部讨回来。”黑衣男子眯起了一双英俊的眼眸,眉宇之间全是必胜的气势。

  “你居然要和一个女人去争,真是丢脸……”紫衣男子一昂头,吞下了一颗花生米,带着一丝嘲讽看着眼前的男子。

  “关于他的,我都要拼一把。”黑衣男子一抬头,不甘的模样让人简直无法移开视线。

  “冤冤相报何时了啊……”紫衣男子勾起一抹微笑,窜出了房门。

  丞相府。

  “三小姐如何?”紫檀枫负手站立在书房中,对着一片虚无的空气道。

  “三小姐已经将那些前来要人的黑衣人捉住了,并且,三小姐有灭了“血勐”的意思。”暗影侍卫突然出现在画面之中,依旧是单膝跪地,恭敬地答道。

  “有希望么?”紫檀枫皱起了眉头,果然,这个女儿还是和当年的她一样,不安分的让人心疼。

  “若是硬拼,必定两败俱伤,但是混进去的密探回复,说三小姐已经收买了那些人,并且“樱诺小筑”里的几个姿色不错的丫头已经成功打进了“血勐”内部。到时候里应外合,恐怕拿下“血勐”是迟早的事。”

  说到此处,跪在地上的暗影侍卫也有些许惊诧,多年前懦弱胆小的小女孩如今似乎已经像一个蜕变之后的女王一般耀眼,脑海里瞬间闪过千里樱诺手持鞭子的那个画面,越来越像当年那个女人教训自己的模样……

  “下去吧,把沈堂主和洛堂主叫来。”紫檀枫捏起了檀木桌子上的毛笔,一边轻轻勾画一边吩咐道。

  “是。”

  半盏茶后。

  “大哥,我们来啦!”随着一阵急急的脚步声,两抹人影窜进了书房,为首的洛年大吼一声,颇有几分气势。

  “嗯,交给你们的事儿办好了么?”紫檀枫头都没有抬,依旧在宣纸上画着。

  “嗨,交给我们的事儿还有办不好的么?可靠消息啊,咱们三儿现在可是个不可小视的大姑娘了,啧啧,一包药粉下去,把一帮人都服服帖帖的!”沈一君拿起桌上的茶水仰头就喝,一边说一边大刺刺的坐到了床榻上。

  “你们带领点儿人马,暗中帮一下三儿吧,毕竟还是个丫头……”紫檀枫叹了口气,一想起三儿那倔强的样子,就不由自主的和那心心念念得人儿的脸重合……

  “放心吧,就凭“血勐”那点人,还真动不了咱们三儿。”洛年打了个哈欠,扭头看了看窗外,“时辰不早了,不如咱们也去三儿那逛逛?”

  “罢了罢了,你们自己去吧,都多大的人了,一天天就不老实,这么大人了还没娶妻生子……”紫檀枫的话随着夜晚的清风消逝,却依旧被那两个运起轻功狂奔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洛年看着身前沈一君一瞬间有些陌生的身影,娶妻生子么,还真是遥远呢,这辈子,恐怕是没这个希望了……

  樱诺小筑。

  “把你们老板千里樱诺找出来,就说她二叔三叔来看她啦!”洛年刚一进门儿,就将心里一点点的忧伤一点点的困惑与挣扎抛在了九霄云外之后,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粗着嗓门儿喊道。

  翠姐在刚进门的时候就被这两个人给吸引住了,一个如沐三月春风一般温文尔雅,一袭白袍更衬的那人如玉一般不忍玷污,一个犹如致命的罂粟一般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嚣张的坐在椅子上,像个孩童一般大声嚷嚷。

  “两位客官,不知可否给个名字,奴家也好和主子说罢,”翠姐拧着小蛮腰儿,一步三摇的走到洛年的身边,动作虽是撩人,却和洛年保持着安全的距离,翠姐也是聪明人儿,一看这装扮就知道自己的姿色是入不了人家的眼的。

  “沈一君,洛年。”

  沈一君满意地看了翠姐一眼,这个女人倒是懂分寸。随即淡淡的说了两个名字,然后就不在做任何解释,直接拿起了桌子上盘子里的糕点,带些宠溺的看着眼前人儿满足的吃着。

  “是,奴家这就去通报一声。”翠姐行了个礼,两条小腿儿迅速倒蹬起来,一边跑一边暗暗叹了口气,好有压力的眼神……

继续阅读:第5章 九天玄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霸宠:妖妃狠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