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老顽童
朴雨2019-09-17 22:163,197

  躺在地上各种装死的黑衣人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这老头果然有磨叽死人的功力啊……

  两个时辰后。

  “哎,好啦,你们都起来吧,我老头子阅人无数,这么点外伤内伤还是不值一提的!”张医生拍了拍手掌,笑眯眯的站了起来,心里盘算着和轻灵那个小丫头去弄点糕点来……

  “老头儿,那几个人弄好了吗?”就在张医生在那算计着那几个糕点之时,二狗子手里拿着两个大托盘晃悠悠的就进来了,虽然表面上大家对这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并不尊敬,可是有什么好的都忘不了这个天天到厨房里弄糕点吃的小老头儿。

  而那两盘明晃晃的两大叠糕点晃花了张医生的眼睛。“嘿嘿,弄好了弄好了,交给老夫办的事儿还有办不好的嘛!”张医生笑眯眯的接过了二狗子手里的糕点,一张老脸上的褶皱像是菊花绽开的模样,却有着莫名的亲切。

  “成,那我们就把这些人带走啦。”铁二牛飘飘然的钻了进来,毫不犹豫的像拎小鸡一般拎起了地上的两个人,迈开大步向门外走去。

  身后的几个壮汉见到自己的头儿走了,当下也顾不上和张医生打招呼,一手一个迅速拎起来那些躺在地上继续装死男人们,大步流星的赶上铁二牛的脚步。

  张医生一看到这些人的动作就急了,三步并两步的窜出房门大喊道:“唉唉唉,你们轻点啊,他们的伤还没弄好那,哎呀,二狗子你别这么夹着,三虎你轻点儿……”

  一听到张医生的“紧箍咒”,众将士迅速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将张医生的碎碎念狠狠的抛在了脑后……

  二楼。

  铁二牛蹭蹭的窜上一个相当隐蔽的角落,大手一拍,价格昂贵的古董花瓶滑溜溜的滑到了另一边,铁二牛轻轻的而且有节奏的敲了敲门,下一秒,几个将士就消失在了宽敞的走廊之上。而那古董花瓶,依然在原位静静的呆着,仿佛不曾移动一般。

  “主子,人带来了。”铁二牛等人毕恭毕敬的行了一个礼之后,垂着双手标准军姿站到了一旁。

  “喂,我说你们几个,介不介意以后跟我混啊?”千里樱诺手持一杯香茶,姿态慵懒的轻声问道,只是众人都不知道,若是这十几个人中有谁不同意,下一秒着杯中的沾者毙命的毒药就会泼到这些人的脸上!

  在地上被摆成奇形怪状的男人们齐刷刷的睁开了眼,将视线集中到了他们的老大身上,也就是刚开始的那个领头男子。

  领头男子瞥了一眼跟随在自己身边的兄弟们,无奈的叹了口气,昂起脑袋,看向了身前座位上的女人。

  此时的领头男子的面纱已经被摘取,一张棱角分明,英俊非凡的脸正对上千里樱诺的视线,千里樱诺手持着香茶的手猛地抖了一下,艹啊,老子晚来了二十年!

  “千里小姐,其实,我和众位兄弟也算是被强迫进的“血勐”,我们也确实想要逃出过“血勐”,但是“血勐”对待背叛者是相当严厉的,而且,我们都是有了家室的人,若是我们这么走了,岂不是将我们的妻儿老小置于万劫不复之地么?”祁冰叹了口气,眉眼之间浸满了忧愁。

  千里樱诺看了一眼身前横七竖八或做火烫的众人,视线一转,看着这些人的眼睛里却使流露出了彷徨,无奈与不舍,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当初选修心理学就是对的!

  “哎,只要你们肯归顺于我,那“血勐”本姑娘自会处置的。”千里樱诺灵动的大眼睛一眯,脑海里浮现出随风打探来的消息,这“血勐”的主子原本不是什么厉害的绝色,就是因为几年之前偶得了一本邪书,性格也变得扭曲,所以“血勐”的属下才会想逃跑,就算自己不出现,再过个几年照样儿会被别的门派灭掉的,是绝对绝得气数已尽。

  “不知,姑娘有何办法?”祁冰的双眸瞬间亮了起来,想当初自己初入江湖,就被拐进了“血勐”,受尽了千辛万苦才保住一条性命,如今是实在不想过这种刀头舔血的生活了!

  “当然,只要你们的头头儿死了,不就万事大吉了么?”千里樱诺打了个哈欠,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过个几天,本姑娘就会接了你们那个什么“血勐”的,现在你们来告诉我,魅影是如何进了你们那个“血勐”的?”

  “其实,其实魅影不是先到我们这里来的,魅影是被后来拐骗来的,因为,因为我们的头头儿,看上魅影了,当时魅影并没有什么内力,我想应该是中了什么毒之类的吧,否则,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祁冰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憨厚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是过惯了刀头舔血的生活的人。

  “哦?意思是说,这个魅影,根本不是你们的杀手,而是被别人伤到之后,迫不得已为了保全性命,才被你们给收了?而你们也没拿住魅影,又让他给跑了?”千里樱诺可爱的小手指灵巧的挥来挥去,一扭头,有些鄙视的看着身前的这帮人。

  “你们还真是懦弱哎,连一个男人都制不住。”千里樱诺一挑眉,竖了个华丽丽的中指。

  “这个,其实……其实……”祁冰舔了舔嘴唇,尴尬的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再看身前椅子上的腹黑女。

  “仔细说说你们那儿的布置和实力。”千里樱诺打了个哈欠,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祁冰一听到要说正经事儿,顿了一顿,一昂头,相当认真的说:“千里小姐,“血勐”一共一千多人,分为三个部门,分别是管理钱财,接管业务的,管理训练杀手的还有管理收集情报的和开店的。原本我“血勐”虽然是靠杀人和管理店铺为生,胆也勉强算是个正当的门派,可是近几年不知为何,“血勐”的手段越加残忍,才导致这些兄弟们不愿意在“血勐”待下去了。”

  “照这么说,你们,算是“血勐”杀手部的了?”千里樱诺捏起一颗葡萄轻轻的放在嘴里,娘的,端着杯毒药还真是渗人,这要是弄自己身上了就玩完了……

  “是的,杀手部也分为很多部分,我们这一队的兄弟就是专门去追捕那些逃跑的人的,所以,我们这些人的家属也都被迫禁足。”说到此处,祁冰的脸色又沉了下去。

  “哦,原来如此呢,那“血勐”的经济实力如何?”千里樱诺拿起一颗苹果狠狠咬了一口,一只三寸金莲很没形象的踩在椅子上,大有一副黑道大姐的风范。

  “嗯,“血勐”原本的经济实力蛮强的,每年都有盈余,但是近几年来败坏的太过严重,已经不剩下多少了,很多店铺已经处于倒贴钱的地步了。”祁冰看着眼前这个已经装不下去淑女的小女人,在心里暗暗感叹道,果然啊,这个女人就是与众不同。

  接收到祁冰眼里的信息,站在一边的铁二牛一阵无语,这叫与众不同?开玩笑,这要是在俺村,肯定是个嫁不出去的大泼妇……

  “难道你们那个主上一天天吃饱了没事儿做就烧钱玩儿啊。”深知钱的重要性的千里樱诺费劲的咽了口苹果,眨着眼睛看着身前依旧坐着的祁冰。

  “其实也不是,主上自从几年前开始迷恋男人之后,就不再管“血勐”中事务,所以才日渐衰败到如此地步。”祁冰叹了口气,当初“血勐”也好歹是黑道一个赫赫有名的门派啊,现在竟沦落至此……

  “那你们,算是精英么?”千里樱诺一顿,开玩笑,我精心培养出来的将士可别跟别人的小走狗打了个平手!

  “那当然,我们可是“血勐”精英中的精英!只不过现在“血勐”中人是人人自危,我们有点儿能力的人都被打发走了,怕我们争权。”看到千里樱诺眼中的疑问,祁冰着急的解释道,不知为何,就是不想让眼前这个小女子小看自己。

  “唔唔,原来如此呢,那,若是我们和你们联手,能打下“血勐”么?”千里樱诺眼眸一闪,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其实千里樱诺自己也很是担心,照随风的话说,那“血勐”的主子也是个有点手腕的人物,“血勐”也是有着百年根基的一个门派,弄下来恐怕还真是不容易……

  “应该没问题,虽然“血勐”原本是个大门派,但是如今穷困潦倒的简直是不如那些名不经传的小门派呢,若不是“血勐”底子打得比较好,恐怕早就被吞并了吧,而且,还有很多门派觊觎着“血勐”这块儿大肥肉呢,与其等死,还不如自己拼上一拼。”祁冰的眼眸闪来闪去,最后一昂头,满是坚决的神色。

  千里樱诺似是惋惜,似是感慨的叹了口气,这“血勐”混到这地步,居然连自己的手下都将其主子出卖,真是玩到头了……

  “对了,你们那些手下的店铺都要关门大吉啦?”千里樱诺似是想到什么一样,一下子来了精神,店铺啊店铺啊!

继续阅读:第4章 血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霸宠:妖妃狠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