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桃花眼琴师
隔岸罂粟2019-09-17 22:192,390

  今天的乐府似乎格外清静,没有以往的莺歌燕舞,那些美女们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舒寒正觉得疑惑,走到大厅中,便瞧见前方站着一位身穿月白色长衫的男子,背对着她。

  她记得第一次见皇帝的时候,夏鸿羽也是背对着自己的,暗道这古人怎么都喜欢用背对人呢?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么?

  以前在乐府从没见过这个人,再加上今天其他人都不在,舒寒就更觉得奇怪了,这个人是谁?

  正想着,那男子慢慢转过身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无比的脸,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望向舒寒,闪着不可忽视的耀眼光芒,煞是勾人。

  帅,太帅了!舒寒一眼就看呆了,这样一张脸,说是貌比潘安都一点不为过,真是帅到让人尖叫!

  作为颜控的舒寒顿时就犯了花痴,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虽然被舒寒掩饰得极好,但对方还是捕捉到了舒寒的失态,嘴角微微挑起,更显魅力。

  像舒寒的这种神情,一向风流倜傥的他早就见惯不惯了,心道,想不到这位静临公主原来还是个花痴,啧啧!

  他笑了笑,拱手向舒寒行礼:“在下傅莫歌,乐府琴师,见过静临公主。”

  他说这话时,一双闪亮的桃花眼笑意妍妍的看着舒寒,嘴角虽说着恭敬话语,眼光神情却一点都不配合,就像是在故意勾引。

  被对方这样灼热的目光注视着,舒寒只觉得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奶奶滴,这种眼神……不是在逼她犯罪么?不行不行,她必须要把持住!

  忽视他眼中灼人的光芒,舒寒做足公主的模样,正色道:“你在这里,可是等本公主?”

  平时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今天一个都没有,却多出了个素未蒙面的帅哥琴师,舒寒就算再犯花痴,这会也该意识到了,这人,应该就是故意在这里等她来的。

  只不过……自己和他好像不认识吧,这人来找自己干嘛?而且听他自我介绍的口气,也应该和之前的静临公主也不认识,这就更奇怪了,别说是来和她切磋琴艺的,欣赏帅哥可以,她可不懂古代艺术……

  傅莫歌眨了眨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春波般的声音荡起:“是,在下奉皇上之命来此帮助公主练习歌舞。”

  舒寒嘴角抽了下,面上却是带着笑意,道:“已经有人陪本公主练习了,本公主和这里的歌舞姬练得很好,就不麻烦傅琴师了。”

  奶奶滴,派这么个绝世帅哥来帮助自己练歌练舞?如果她真会古代歌舞的话倒是求之不得,可是,她对那玩意压根就一窍不通啊!为了不让自己露馅,舒寒只好忍痛舍帅哥了。

  唉,真是心塞!

  而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因此作罢,依旧笑得灿烂:“不麻烦,能与公主共歌舞是在下的荣幸,怎敢觉得麻烦。”

  这公主不是对自己犯花痴么?对于这么件好事应该迫不及待的答应才对啊,怎么她看上次反倒不太乐意?

  舒寒依旧笑得淡定,道:“本公主说了不必就不必了,既然你是琴师,不如就弹首曲子给本公主听听吧。”歌舞她不会,但如果能欣赏帅哥弹琴还是一件很有美感的事情。

  傅莫歌唇边笑意不减,口中慢悠悠道:“弹琴自然是没问题的,只是,皇上的旨意是让在下帮助公主练习歌舞,倘若抗旨不尊的话,在下受罚倒没什么,只怕连累了公主殿下。”

  我擦,舒寒心中变了几变,这人竟拿皇帝来威胁她了?奶奶滴,又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啊!

  沉默了一会,舒寒皮笑肉不笑道:“既然傅琴师这么有心,本公主又怎好拒绝?就劳烦傅琴师啦!”

  顿了顿,舒寒笑道:“不过,这些天本公主练得有些累了,今日想休息。”

  舒寒说这话的时候,傅莫歌的眼角明显抽了抽,看来这公主不仅花痴,而且说起谎话来还不脸红!

  据他得到的情报,她回宫后除了头一天来这里教过那些人唱《小苹果》,之后就再没开口练过歌,舞更是不曾沾一下,就连广场舞都是以书画的形式传教给那些舞姬的,她怎么就能练累了?

  饶是在见识到小苹果和广场舞后,他就知道了这公主不一般,可怎么也没料到她脸皮竟比自己预料中的还要厚上许多,啧啧,他似乎有点明白皇帝为什么要选这位公主送去和亲了。

  是谁说的来着?你要是和谁有仇,就把自己的女儿宠坏嫁给他儿子,他全家就完了。虽说这公主是皇帝他妹,北盛那小皇帝也不能算南唐皇帝他仇人的儿子,但意思都是一样的。

  这招,实在是高!他不经有点替北盛的那位小皇帝感到默哀……

  舒寒虽然不清楚傅莫歌心中在想着什么,但也注意到了他眼角细微的变化,连忙补充道:“再过段时间北盛的迎亲队伍就要来了,本公主现在的身体健康可是很重要的,歌舞是其次!”

  傅莫歌不知道想着什么,笑得眼底尽是星芒,接口道:“是,公主的身体最为重要。”

  虽然觉得傅莫歌这一态度转换得有些奇怪,但舒寒也并未深究,只要他不逼自己练歌练舞,管他怎么想呢。

  而接下来的日子,乐府的那些莺莺燕燕都跟消失了一样,每次去那里都只看见这位身穿月白长衫颇有古典风格的桃花眼帅哥,身前放着一架琴,手一轻抚,一首高山流水般的曲子便从他的指尖倾泻流出。

  舒寒好几次都看呆了,这种古典帅哥弹琴画面实在太带感了!可惜这年代没有手机,不然拍下放微博那是必火的节奏!

  哎,真可惜,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艺。

  而除了第一次见面舒寒觉得这人有些难缠,后来傅莫歌竟是再没为难过她,看出舒寒并不愿意练习歌舞,他就真的没再多提这事,只给了本舞谱让舒寒没事看看,让舒寒放宽心不少。

  一边吃着宫廷美食,一边欣赏帅哥弹琴美画,这日子,实在是爽!

  不过,很多时候,舒寒都会觉得对方在看向她时,那双会放电的桃花眼中似乎总带着一股奇异的光芒,和初见那时的不太一样,里面有探究,也有玩味和挑逗,然而更多的却是舒寒所猜不透的情绪。

  甚至有时候两人的某种对视,舒寒竟会有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对方好像看穿了自己什么,这使舒寒在不觉间也对这位电眼帅哥多了层心理防备。

  但好在傅莫歌的这种行为也只限于他的“眉目传情”,并未将此种情绪在话语中表现出来,这才令舒寒稍稍放心。

  而这种日子也并未持续多久,很快北盛的迎亲队伍就已抵达南唐都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