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神秘的信件
隔岸罂粟2019-09-17 22:192,173

  北盛的人一到,舒寒这边也改了状态,夏鸿羽一道令下让她以后再也不用去乐府了,待在公主寝殿好好等着嫁人就行。

  而北盛的迎亲使者似乎很急于快点让舒寒嫁走,竟是多几天也等不得,直接将她出嫁的日子定在了三天后。

  三天时间过得很快,公主和亲是大事,而对方又逼迫得如此紧,因此整个皇宫这几日气氛都比平常压抑不少,而作为主角的舒寒在这几天却是除了吃就是睡,丝毫没有作为一个和亲公主即将远离故土,忍辱负重嫁往敌国应有的悲切情怀,依旧每天怎么舒服怎么过。

  到了第三天晚上,吃饱喝足的舒寒终于打算出门“缅怀”一把,毕竟明天就要走人了,虽然她在这宫中待的时间也不算长,但感情嘛……还是有点的。

  绿鸢跟在后面,眼圈都红了,之前公主因为不想和亲而逃出宫,这几日却见公主一点儿难过的表情都没,还很好心情的吃吃喝喝,她正觉得奇怪来着,今天晚上却见公主悄悄出了宫殿,在宫中慢悠悠逛了起来,这举动,完全就说明了公主心中明明很不舍,却又不想让人知道嘛!

  于是绿鸢得出结论:公主一定比任何人都难过,只不过她隐藏得太好,所以这几天,她一直都在化悲痛为食欲!哎,她家可怜的公主啊……

  这么想着,绿鸢的眼圈更红了。

  舒寒回头看了她一眼,脸上浮现一丝古怪的意味,绿鸢在想什么她自然知道,只不过,要是让这丫头知道,自己之所以出来走动完全是因为今晚上吃多了撑着想要出来消化消化,她会怎么想……

  差不多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一个人工湖前,舒寒摸了摸肚子,估摸着再走回去消化得也差不多了,于是停下脚步来,抬头望了望天,叹了口气。

  这一情景落在其他人眼里,怎么都会认为公主是在为自己明日就要出嫁的事而感叹,而舒寒的这一动作也正恰巧不巧的落在了不远处的傅莫歌眼中。

  傅莫歌早就听说了当初静临公主为逃婚都逃出宫的事,自然也是这么想的。

  舒寒确实是在因为这件事而叹气,只不过估计打死傅莫歌他也想不到,舒寒叹气的原因只是因为她一想到明明坐火车几十个小时就能到达的距离,却要因为古代极度不发达的交通工具导致她得晚上好几个月才能见到北盛那位小鲜肉皇帝而感叹。

  见到舒寒这副模样,傅莫歌的瞳孔猛然一缩,走上前去,明知故问道:“公主何故叹气?”

  舒寒偏头看去,便见到傅莫歌那双招蜂引蝶的桃花眼,只不过今晚上他好像又有点不同了……

  舒寒故意又叹了口气,道:“自然是因为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再也无法听见傅琴师的琴声而感叹了。”

  傅莫歌一怔,眼中有什么一闪而逝,如同流星般划过深空。

  傅莫歌没有接话,舒寒也没等着他回话,暗道在外面逛得差不多,也该回去了,而还没等舒寒迈开脚步,身边听见傅莫歌忽然道:“公主不想嫁往北盛么?”这问的完全是废话!

  如果是以前的静临公主,答案是肯定的,但舒寒却是无所谓,不过她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反问道:“你觉得呢?”

  傅莫歌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前方沉默许久,舒寒不由皱了皱眉,这傅莫歌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啊?他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就在舒寒再次打算走的时候,傅莫歌忽然伸出手来,在舒寒惊异的目光下,似想要抚平她的眉间:“公主皱眉——”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离舒寒只差不到几毫米的距离时,一阵略带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傅莫歌这“意图不轨”的一幕。

  至少,在绿鸢看来是这样的。

  一名侍女跑到舒寒身前,禀告道:“公主,皇上请您去御书房一趟。”

  傅莫歌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却是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似有些无奈,对舒寒微笑道:“公主,此去路途遥远,一路保重!”

  月光下,他的眼波越发显得温柔。

  舒寒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这人今晚的举止行为实在太过奇怪,太不符合他风格了。

  最终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跟着那侍女去了御书房。

  目送着舒寒的背影彻底消失,傅莫歌才收回了目光,平常脉脉含情的眼睛却多了丝复杂的情绪。

  来到御书房,其实夏鸿羽找舒寒也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是因为她明天就要去和亲了,说了一些有关事宜,又说了一通在舒寒看来都是废话的感情发言,舒寒只管一个劲的点头,压根没听进去他说了些什么,最后夏鸿羽见舒寒似乎没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目中闪过一丝伤痛,然后叹了口气,让舒寒早点回去休息。

  就在舒寒快要走到门口时,从后面传来了一句属于夏鸿羽的声音:“静临,对不起。”

  舒寒没有回头,也没回话,只是顿了顿,便继续往外走去。

  夏鸿羽为什么说对不起,她自然知道,只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如果是真正的静临公主听了这句话应该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感动吧?可在舒寒看来,那根本就是脱裤子放屁!

  她人都要嫁出去了,而且又是他的决定,这时候说对不起,能有什么用?啧啧,这皇帝当的,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出了御书房,舒寒自然是回自己的寝殿,洗了个古代花瓣浴,让所有侍女都退下,舒寒舒舒服服的来到床上,正要躺下的时候,却发现枕头下面露出了一角信纸。

  舒寒心中一怔,然后下意识的往外面看了看,见人都在门外,才从枕头下将信抽了出来。

  奇怪,根据刚才绿鸢她们的神色,应该不知道这封信的存在,可是除了她们,又有谁能随意进入她的寝宫?

  舒寒忽然想到了那些电视剧上那些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不由心神一颤:娘嘞,刚才她洗澡的时候不会也被人偷看了吧?

  又警惕的往周围看了看,确定屋子里应该不存在其他人,她才将信拆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