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帅哥有危险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291

  好吧,舒寒也承认自己的这个想法有点怂,可她也只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而已,这两人怎么就没点危险意识呢?感情带头的不是他们,冲锋上阵的不是他们,他们就完全不当回事啊!

  再看看一直未表态的萧溯,见他一副不阴不阳的样子,不知道到底什么意思,舒寒问道:“喂,你怎么看?”她今天遇到这倒霉事可是和他脱不开干系的。

  萧溯一只手拿着折扇在另一只手掌心一拍一拍,看起来很是悠闲的样子,却没有正面给出舒寒答案,而是问道:“你对宝藏不感兴趣吗?”

  “感啊,宝藏我当然感兴趣了。“可现在问题不是要去讨伐魔教么?

  “那不就得了,等你从魔教手上拿回藏宝图和钥匙你可以知道那宝藏是什么了。“萧溯一脸轻松的说道。

  “可是,我哪有本事从魔教拿回藏宝图和钥匙啊?”她去了还能拿回自己的命就不错了。

  萧溯笑了笑,道:“那你认为,你这个武林盟主一走了之,就万事大吉了么?其他人不认识你,但慕容苏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我可不想我浮云阁被人上门来聚众闹事。”说完,他又闲闲的喝了口茶。

  尼玛,感情这厮还是为了他自己的啊,舒寒愤愤地道:“我现在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

  萧溯笑眯眯道:“都当武林盟主的人了,别动不动就生气嘛,淡定点,放心吧,讨伐魔教的事我有办法替你解决的。”

  “你有什么办法?”舒寒问道。

  萧溯一脸淡然,道:“我还在想。”

  靠!

  商量完之后,几人也差不多准备回去收拾上路的东西了,舒寒想着要不要给自己准备个暗器以防不备,春花忽然神秘秘兮兮的拉着她来到一旁。

  见春花的模样,舒寒不解问道:“怎么了?”

  春花小声道:“小姐,我刚才在武林大会上,好像看见那天晚上的那个帅哥了。”

  “那天晚上的帅哥?”舒寒想了一下,才恍然记起来,“你是说那晚上我们追的那个?”

  “是啊,就是那个,我今天看见他了。”春花连忙点头道。

  舒寒也不由激动起来:“你在哪看到的,怎么不告诉我?”靠,这么激动人心的消息她怎么现在才说?

  春花叹了口气,颇感惋惜道:“当时你在台上被封新武林盟主,本来我是想等你下来后告诉你的,可是,后来他就不见了。”

  “不见了?你看着他怎么会不见了呢?”难道又飞了?

  “是呀,你记不记得当时有一阵迷雾刮过,迷雾散了之后,我就发现那位帅哥消失了。”春花回忆道。一想起那张邪魅的脸,心里就冷不住流口水,可惜那帅哥总是喜欢一闪即逝啊。

  “迷雾?”舒寒思索了一会,忽然想到什么,问道:“他当时站在哪里?出现了多久?”

  “呃……他站在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了,这就叫缘分,这位帅哥可真低调啊。”春花傻笑道。

  舒寒翻了个白眼,道:“说重点!”

  “哦哦。”春花边想边道:“当时他好像就忽然出现在那里的,我也就只看了他几眼,接着就出现了迷雾,然后他就不见了。”

  春花说完这些,就发现舒寒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因为春花的话使她心里忽然冒出个想法:那位神秘的黑袍帅哥,会不会有可能是今天从他手上偷走藏宝图和钥匙的人?

  春花还以为舒寒是在为错过了见到帅哥的机会而感到惋惜,正要安慰,这时萧溯从旁边经过,看见舒寒脸色有些不对劲,问道:“怎么了?”不会还在因为讨伐魔教的事情而烦吧?

  舒寒没有回答,想了良久忽然问道:“刚才在武林大会上,你有没看见是谁拿走了我手上的藏宝图和钥匙?”

  萧溯失笑道:“就在你面前的人你自己都没看清,我怎么可能看得见?”

  虽然知道这个问题明显是白问,但得到萧溯的这种答案,舒寒还是有些失落,只轻轻“哦”了一声。

  萧溯道:“慕容不败不是说了吗,是魔教的人,你怎么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如果当时那个人在场的话,难道没有人能认出他是魔教的人么?”舒寒问道。

  萧溯轻轻一笑,道:“逆天神教的人向来很少以真面目示人,你以为有多少人真正见过魔教的人,而那些见过的人又有几个能活着?”一般魔教人出现的地方,基本上都是死无全尸。

  舒寒很认真的想了想,道:“那我觉得你们浮云阁也可以称为魔教了。”

  萧溯斜眼看着她道:“你见过整天供你白吃白喝白住还白玩,这么好的魔教么?”

  舒寒“切”了一声,道:“魔教的人不以真面目示人,你也是一样啊,还有那些闯入浮云阁的人,也不都被你咔嚓了?你这作风不和魔教差不多么?”

  萧溯摇摇头道:“我可不随便杀人的,那些擅闯浮云阁的人我都事先警告了他们,无视我警告的人,没必要对他们手下留情,再说了,我不以真实身份示人,也有我的原因。”

  舒寒撇了撇嘴,暗道看来那位黑袍帅哥到底是不是抢宝藏图和钥匙的魔教人,只有到了魔教才知道了,不过他那长相风格,还真适合魔教……

  就在舒寒打算放弃这个问题时,萧溯忽然开了口,若有所思道:“不过今日武林大会上,那阵迷雾出现之时,我似乎看见一个黑影向你们那边靠近。”

  “黑影?”舒寒和春花同时惊呼出了声,这下不光是舒寒,就连春花都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那个来去如风的帅哥,真的是魔教的人?

  “你们这么惊讶做什么?”萧溯问道。

  舒寒和春花对视一眼,舒寒本来还在想着要不要把这事给说出来,毕竟要是让萧溯知道自己大晚上的犯花痴追着一个陌生男子的跑了几条街,这得多丢人啊,还不得被这家伙给嘲笑死!

  舒寒没开口,谁知道春花这傻妞竟然忍不住大嘴巴的就向萧溯说了这事,不过幸好,算她聪明,没把那天晚上她们俩狂追帅哥的事给说出来,只是一笔带过而已,让舒寒放了不少心。

  “所以我们怀疑,那黑衣男会不会就是今天抢走藏宝图和钥匙的魔教人?”

  萧溯问道:“那人长什么模样?”

  春花立即两眼冒红心,绘声绘色的描述道:“阁主,那人长得叫一个帅啊!真是回眸一笑太勾人,轻功又好……”说到这里,春花才意识到,阁主也是个美男子,在自家阁主面前这么夸张另一个帅哥貌似有点不太好……

  于是,春花有点不敢看萧溯了,过了许久,发现身旁一直没动静,才偷偷抬头瞄了眼萧溯,却看见他在那抿着嘴闷笑,目光盯着她和舒寒两人。

  春花觉得奇怪了,她夸别的男人好看,这阁主怎么还能笑得起来呢?舒寒也觉得有点问题,而且总感觉萧溯的笑容里透着不怀好意,一种不好的预感袭过。

  可是两人想了半天,还是不明白这厮到底再笑什么,舒寒有点不爽了,靠,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这笑,笑你妹啊!

  就在两人都快要忍不住的时候,萧溯终于开口了,依旧是满眼邪恶的笑意,他对春花道:“你怎么没说,你们两个追着对方跑了一晚上?”

  萧溯此话一说,舒寒和春花瞬间就吃惊了,当初她们可是说好的,此事绝不外露,只能她们两个知道,否则一生嫁丑男,可是为什么,萧溯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舒寒和春花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你跟踪我们!”

  萧溯满脸不屑道:“我才没那兴趣跟踪你们。”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舒寒才不信他的话,奶奶的,从这人嘴里吐出的就没一句是真的!

  萧溯笑得可恶:“你猜啊。”

  靠,猜你妹啊!

  舒寒觉得心里一阵怒啊,亏她还以为这事没人知道,结果这厮什么都知道,这算什么?还能不能有点隐私了,她人生第一次这么花痴的追着一个男的跑一晚上,居然还被这家伙给知道的一清二楚,她的颜面,她的形象啊……

  见舒寒一脸愤恨的模样,萧溯觉得越发有趣,道:“其实你也不用觉得这事被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放心,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再说反正你脸皮这么厚,相信你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你给我闭嘴!”舒寒真恨不得上去抽他那张好看的脸!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好歹看上去也一副斯文样,怎么嘴巴就这么毒呢?

  笑也笑够了,舒寒火也发得差不多了,几人才开始进入正题。

  萧溯想了想,道:“按照你们的描述,那人很可能是逆天神教的教主,北枫辰。”

  “魔教教主?”舒寒和春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天呐,这世上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追的,他们竟然追着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魔教教主跑了一晚上,对方还能留她们狗命,啊不,是小命,那真是三生幸运了!

  追帅哥有风险,追帅哥需谨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