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出发去魔教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279

  临走的时候,萧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扁平的匣子递给舒寒,道:“这个暗器,你带在身上,或许用得上。”

  舒寒望着手中这个长不过五寸,厚不过三寸的东西,似乎有点像传说中的暴雨梨花针,一下子有些兴奋,刚才她还想着要不要弄个暗器呢,没想到萧溯已经把这东西都准备好了。

  在萧溯的指导下,舒寒知道了怎么开启这个暗器,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就觉得这种玩意特别牛叉,没想到来到古代这么快就能见识一把。

  这种暗器主要是通过机关向内拉动弹簧,使撞针机关下面的挂钩与机括挂钩挂住,按下按钮时,机括挂钩松开,撞针快速撞进每个相对应的针孔内,撞击针或钉使其飞出。

  假如遇到危险,只要将机关向里一推,挂住机括,保险盖子便会自然打开,然后发射。舒寒试了试,发现针射出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那些细小尖锐的针就如果雨点一样爆发出来,光看着就知道杀伤力不小。

  真是速度迅捷,出其不备攻其不易,有了这个当护身,舒寒对于安全也有了多一层保障,而且这么小的东西带在身上也十分方便。

  看来萧溯这家伙还是想得挺周到的嘛,舒寒开心的道:“谢谢啊,你这暗器从哪来的?”

  萧溯笑得一副正人君子像:“不用谢我,我只是看有人带着这玩意,觉得比较适合你,就顺手替你拿来了。”

  舒寒愣了愣,才从萧溯的话中明白了过来:感情他这玩意还是偷的啊!

  “喂,你这算是盗窃啊。”舒寒很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道,暗道这人果然是附带小偷职业的。

  萧溯毫无自觉的道:“这怎么能算盗窃呢?我可是光明正大的从那身上取下来的,他自己没发现也不能怪我啊。”

  靠,为什么他偷个东西还能说得这么理所当然!舒寒很是无语。

  见她一脸嫌弃的表情,萧溯道:“难道你不想要啊,你如不想要的话,那我现在就还回去。”说着,便要伸手从她手中将暗器接过去。

  舒寒连忙护住手里的东西后退,道:“算了吧,你偷都偷了,现在还回去,不是不打自招吗?这种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那人丢了可以再做一个,我现在可是急需。”

  萧溯笑了笑,就知道她会这样回答。

  “对了,你从谁身上偷的?”这种事还是问清点好,万一下次被那人看见这东西在她手上那可说不清了,她现在好歹也是一堂堂武林盟主,要是让人知道她还去偷别人暗器用,多影响形象啊!

  萧溯想了想,给出的答案是:“呃……我不记得了,当时我也没看清对方的模样。”

  舒寒倒,感情这人是见东西就偷,完全不看主人的。

  商量了讨伐魔教的事,各自收拾了下路上用的东西,第二日一早,舒寒便带着众人开路,向逆天神教出发了。

  因为这么多人一起从慕容府出发多有不方便,所以商议了一下,订了个时间在城外一地点集合,届时想要参加的人准时到点就行。

  百里清琰昨天被送回浮云阁了,萧溯和楚扬还有春花陪同舒寒一起上路,而和他们一同走出慕容府的,还有慕容苏和慕容念烟两兄妹,由慕容不败送他们一行出门。

  期间慕容不败和舒寒说了不少话,基本都是舒寒在听,慕容不败在说,时不时的点点头,舒寒压根就没把这老狐狸的话放在心上,心想放完屁就赶紧拜拜,可是等到了门口的时候,舒寒就不淡定了。

  因为慕容不败给她准备了匹宝马,还让她骑着这匹宝马去踏平魔教。

  那马通体雪白,一看就是马中极品,别的马站在它身边头都不敢抬,只有这匹昂首挺胸摆着副高傲的姿势,就跟人一样,一看就是个傲娇!

  虽然舒寒也对这马颇有好感,可是,可是她不会骑马啊,但偏偏这时候慕容不败还让她骑上去试试,靠,要是让人知道他这个武林盟主连马都没骑过,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见舒寒一脸为难的样子,慕容不败以为她是在客气,非得让她上马不可,舒寒只好蛋疼道:“这马这么宝贵,我见您又如此喜爱它,晚辈,不好夺人所爱啊……再说了,此去魔教危险重重,万一让它在那边伤了怎么办?就是让它掉根毛,我这心里也过不去啊。”

  舒寒的话一出,立马就遭到身边几个人鄙视的眼神:不会骑就不会骑呗,装什么装?

  舒寒直接无视他们的眼神,依然装得像模像样。

  但慕容不败就不那么想了,见舒寒说得真诚,面部表情又如此到位,暗道他这位女婿连他慕容家的一匹马都如此爱惜,真是不可多得的值得托付之人,心里更是坚定了要把这匹马送给舒寒助威。

  于是,一老一少就这么耗上了,一个打死不肯要,一个死都要送出去,一时间,又引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舒寒心里暗道这慕容家果然没一个省事的人,一边暗忖着这围观的人越多对她恐怕越不利,最后只得想出了个折中的办法:“好吧,这马我收下了,不过,自从晚辈来到慕容府,这吃喝住就一直由慕容府供着,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不如这样吧——”

  说到这里,舒寒看向慕容念烟,一脸谦谦君子的笑道:“那日我从慕容小姐手上抢了两个绣球,今日这匹宝马便作为我回赠给慕容小姐的礼物,不知道慕容小姐可愿意接受?”

  说完,舒寒背上汗都要冒出来了,因为按照慕容念烟一贯的作风,很可能会毫不给面子的来一句“不愿意”,到时候舒寒可不能像慕容不败那老家伙一样强逼着对方接受了。

  还没等慕容念烟给出答案,那边慕容不败忽然鼓起了热烈的掌声,呵呵笑道:“好,好,不愧是我慕容不败看中的女婿!“

  说着便把手上的缰绳塞到了慕容念烟的手中,道:“念烟,你真是选了个好夫婿啊,这匹马你一直都想要,只是爹一直舍不得给你,今日,你算是如愿了。”

  舒寒总算松了口气,奶奶的原来慕容念烟早就相中了这匹马啊,难怪刚才得知她爹要把马给她的时候,慕容念烟看向她的眼神都跟想杀人一样,幸好她机智了一把,否则很可能就要因为一匹马引起血案了……

  慕容念烟接过缰绳,轻“哼”了一声,脸上依旧是一副不爽的表情,但好在没说什么。

  这时候,舒寒瞧见慕容不败忽然靠近慕容念烟耳边,悄声对她说了句什么,只见慕容念烟的脸色又变了变,接着,慕容不败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舒寒,带着一种不一样的笑意,舒寒顿觉一阵诡异,有种全身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

  “好了,时候不早了,上路吧。”慕容不败正色道,望着一行年轻人。

  磨磨唧唧了大半天,总算可以出发了,舒寒心中顿时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不用面对这难缠的老狐狸了。

  几人牵了马便往城外走去。

  等离慕容府远了,再看不见慕容不败,舒寒觉得空气中的气氛仿佛都轻松不少,哎,想她一和亲公主竟然变成武林盟主他女婿,也是不容易啊……

  慕容念烟一脸傲娇的牵着她那匹傲娇的小白马,目光却是时不时的往萧溯那边偷瞄,啧啧,暗恋了三年的对象就在自己面前,偏偏这会当着这么多人面不能表达出来,而且身边还有舒寒这位“未婚夫”,估计这位大小姐心里也是够憋屈的吧。

  舒寒早就把慕容念烟心里的小九九看得清楚,嘴角微勾,再看向萧溯,见他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这可欺的模样,不知道骗倒了多少无知少女。

  舒寒忽然想到什么,凑过去悄悄问道:“喂,你刚才有没听到慕容不败到底对她女儿说了什么?”

  其实他们说了什么舒寒并不感兴趣,可是慕容不败说完之后偏偏向她看了一眼,那眼神,那笑容,总让舒寒有种怪异的感觉,舒寒明显可以看出那慕容不败说的和自己有关。

  萧溯神秘的笑了笑,余光瞟了眼慕容念烟,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对舒寒道:“他让你们在路上好好培养感情,最好能够生米煮成熟饭,等你们回慕容府的时候,慕容念烟的肚子里再多出一个,那是再好不过。”

  说完后,萧溯就成功的看见舒寒脸上惊悚的表情:呵呵,生米煮成熟饭……那慕容不败眼也是够瞎的,舒寒和慕念烟,她俩之间就算是煮成爆米花了,慕容念烟肚子里多出来的,顶多也只有零食!

  舒寒看了看慕容念烟,又看了看萧溯,很怀疑萧溯说的是真是假,但想起刚才慕容念烟变色的脸,以及慕容不败对她的那一眼一笑……汗,慕容不败作为当爹的,居然怂恿自己女儿未婚先孕,古人竟已经如此开放了么?

  萧溯笑着对舒寒凑近,像是故意刺激她一样:“看来慕容不败对你这位女婿真不是一般的满意啊,连这种主意都给替她女儿打上了。”

  舒寒瞪他:“还不都怪你!“

  奶奶滴,这事明明是由他引起的,现在怎么弄得她每天都水深火热,他却跟个没事人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