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灵异片现场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300

  来到城郊指定集合地点时,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了,就等着舒寒这位武林盟主。

  远远的就看见黑压压的一片人,几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在路上好不壮观,不由让舒寒想起了当初的和亲队伍,这会应该早已到了北盛吧?不知道那位假公主到了那边会是什么情况呢?

  不过这个念头也不过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舒寒很快又将心神重新调整到眼前,说了些对众人表示感谢的话,并让众人在路上能够和平共处,然后就出发了。

  因为逆天神教离此地路途遥远,大家当然不可能徒步而去了,早在集合之前各自就已经准备好了马匹,对于这些江湖人来说,骑马奔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本来,骑马的速度是很快的,按照这种速度到达魔教的时间只要半个来月,可是众人却不得不因为队伍中唯一的一辆马车而降低速度,因为那辆马车上面坐着的是舒寒。

  马车上不仅有舒寒,还有萧溯、楚扬和春花三人,舒寒是因为不会骑马,才不得不弄辆马车,而其他三个则是觉得有车不坐,非得坐在马背上颠簸,那简直就是有病!

  可是其他人就是不明白了,作为一个江湖人,大多人都认为坐马车那是可耻的,骑马才能体现身份,可是他们的武林盟主,这位百年难得一见的少年高手,怎么就选择了马车,而不喜欢骑马呢?

  而对于众人的疑惑,盟主身边那位白衣公子给出的答案是:“为了到时候对付魔教时减少伤害,也为了能够更有把握的歼灭魔教拿回藏宝图和钥匙,舒盟主现在每天都要练六个时辰的功,届时尽最大能力保护众人安危。

  而练功当然不可能一边骑着马一边练了,所以自然要坐在马车中。

  而这种狗屁谎话被众人添油加醋的传下去之后,所有人都已经被这位新上任的武林盟主此举感到到泪流:舒盟主已经是武功盖世,但他为了对付魔教时不让其他同胞受到伤害,不惜弃马坐车,再劳累也要提高自己的功力,只为大战魔教时力保大家安全。

  于是,舒寒在众人心中地位再次无限晋升,已经有不少人在心中默默发誓:就算赴汤蹈火,此生也要效忠舒盟主,万死不辞!

  而对于萧溯和楚扬为什么也要跟着舒寒一同乘坐马车,他们给出的回答是:因为舒盟主练功时不得受人打扰,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必须时刻守护在舒盟主身边,替盟主把关。

  把关可不是份容易的工作啊,于是众人在对舒寒表示感动敬仰的同时,也对盟主身边的这两位公子感到无比钦佩!

  至于春花,她是个女子,又是舒寒的贴身丫鬟,她为什么坐在马车上自然没人会在意这个问题了。

  于是,大家都带着这种沉重而又激动的心情赶着路。

  众人想着什么,车上的四人压根就没在意,一路好吃好喝的打着牌。

  “方块二。”舒寒甩出一张牌,然后用勺子送了一小块切好的水果往嘴里送,又从帘子的缝隙间偷瞄了眼外面,正好看见慕容家的两兄妹,而慕容念烟正骑着她那匹傲娇的小白马,不管是马还是人,在队伍中都格外显眼。

  什么练功啊,把关啊,都是萧溯瞎扯出来的理由……如果外面那些人知道现在车内是这幅情形,估计都得气得吐血了吧?

  众人一路风尘仆仆,而坐在车里的几人一路吃喝睡打牌好不逍遥。

  二十天后,跟经历了一场长途旅游似的,由舒寒领头的队伍来到一座村庄,这里也是距离逆天神教最近的一处落脚地,但由于是晚上,所有人又对这里地形不熟,不好冒然进攻,所以决定先在这里借宿一晚,待养精蓄锐,明日再向魔教出发。

  昏暗的夜色下,几百人的队伍马蹄奔腾,顺利无阻的“闯”入了村庄。

  宁静的村庄里,只能听见马蹄踏过的声音,村子黑暗一片,没有任何一盏灯亮起,漆黑的房屋一片连着一片。

  还未进入村子的时候,所有人就都觉得奇怪,这个点也就刚过晚饭时间不久,按道理来说也不算晚啊,就算乡下百姓们都睡得早,也不至于没有半户人家亮起灯。一直到他们进入村子,依旧没见哪户人家点起灯,也没见到过一个村民,众人就更感觉奇怪了,怎么说他们闹出这么大动静就算是头猪也该醒了,可是为什么仍是静悄悄一片?

  难道是村民们以为强盗来了都躲着不敢出来?

  进入村子后,众人就放慢了速度,这时有人叫了几句,没有人回答,也有人下马试着敲了就在村口的几户人家的门,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就像是座无人的荒村。

  可是据他们来到这里之前所打听的,距离逆天神教处的那座村子是有不少人居住的,可为什么他们来到这里时,人却都不见了?别说是人,就连条狗的动静的都没有!

  果然,乡下养的狗就是胆小,见到城里人来了都不敢吭声,不少白痴这么想着。

  队伍继续前行,路过一户户沉默的人家,渐渐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不光是在外面骑着马的江湖人士,就连坐在马车中的舒寒都感觉到了这种不对劲的气息。

  一股腥甜的气味不知道从那里传来,在空气中隐隐飘荡着,起初并不明显,可是当他们越往村庄深处走去,这股味道就越来越明显了,从最初淡淡的,到浓得化不开的血腥味,令所有人脸上都变了色。

  刚才盘旋在所有人脑海中的问题,很快便得到了解答,根据气味判断,很明显这座村庄在不久前经过一场杀戮,村里的人很可能都已经死了。

  所有人的心中都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暗道不会是逆天神教的人知道他们要来了,才将这里的村民都杀了提前在这里设了埋伏?

  一阵夜风吹过,带起更浓重的血腥味,明明是和煦的春风,却令很多人都不由打了个寒颤,仿佛是来自地府的阴风。

  很多人都下了马,纷纷点起了火把,查看清村子的情况。

  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其他人都下马去查探了,舒寒这个武林盟主也不好这种时候还继续座在马车里,于是让春花收拾了下纸牌,几人一并下了马车。

  从村子的外表看来,几乎没有任何异样,众人一间间推开屋子的门,里面的陈设也是保持得井然有序,有些人家的锅里还还剩着新鲜的饭菜,以及很多人家的院子里还晾着尚未干的衣服,仿佛这些村民们只是暂时出去了,很快又会回来。

  但是大家都知道,情况远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眼前的东西也证明着这些村民应该就是在今天才出的事,而且更加奇怪的是,不光是人没了,就连那些猪圈啊,狗窝啊,鸡笼啊等等动物住的地方里面也是空空如也,好像凡是有生命有意识的东西都凭空消失了,化作了一缕缕的血腥之气。

  之前一路上都没有出现过意外,而这里是抵达魔教的最后一个落脚点,偏偏他们一来,这里就发生了这种情况,绝对没有人认为这是巧合。

  一个村庄不会无缘无故的遭人屠戮,还偏偏这么恰好的在他们来的当天,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魔教干的,可是……就算魔教把村子里的人和动物都杀了,那么尸体呢?人死了总有尸体吧?可是他们一直从前村到后村,都把整个村子翻了个遍,除了空气中漂浮着一股弄得化不开的血腥味,根本连个尸影都没看到!

  而且还有更加诡异的情况,明明血腥味这么浓重,可他们不仅找不见尸体,就连血都没见到半滴,没有尸体,没有血,却有着如此浓重的血腥味,这种情形,实在太诡异了,队伍里面不乏混迹江湖多年的人物,也表示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看来今晚上,他们是不可能安心而眠了。

  听着众人的汇报和分析,以及望着一干人面面相觑的表情,舒寒感觉就跟走近了灵异现场似的,只觉得一阵阵阴风刮过心间:她就知道这趟魔教之行没这么简单,这还没到魔教呢,就遇上这种事了,她真有点担心,不等她明天看到魔教的大门,今晚就先把命撂在这了!

  偏偏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舒寒,问道:“盟主,你怎么看?”

  靠,她又不是元芳,她会看个毛!

  但是她现在是武林盟主,是整个队伍的灵魂,舒寒当然不能说她现在心里也没底,于是在众人敬仰期待的目光下,舒寒做出武林盟主该有的气势,很是霸气的下达吩咐,其实舒寒的说的也没什么实质内容,无非是让大家不必太过紧张,以免被情绪影响,并且今晚照常在这里过夜,只不过因为情况特殊,睡觉的时候必须派出人看守,并实行轮番站岗制度,每过一个小时就换人看守,这也是为了保证众人的证睡眠和公平性。

  说完了又让人派了几个靠谱人前往魔教的地方查探查探那边的情况,一来是方便他们明天行动,二来也好打听打听这事到底是不是魔教干的。

  只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立马就让所有人心中都为之一振,暗道这盟主就是考虑周到,刚才还忐忑不安的人群,心中顿时就安定不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