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午夜惊魂声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248

  村子里查不出其他异样,这么一通折腾下来眼见着天色也晚了,反正也捣鼓不出什么线索,干脆就让大家趁早睡觉,本来进村子前还担心这里的地方够不够他们这么多人住,现在看来,之前的担心完全多余的,因为现在整个村子都空着,地盘全由各自做主。

  不过这种特殊时候,集中住在一块才是最安全的,谁也没傻逼到大家住东边他就往西边住,毕竟现在小命才是最重要,舒适度那是其次!

  胆子大的,对自己武功有绝对把握的或者有特殊癖好的基本都是独自住一间,而其他人大多都是二三人一间房,或者更多人,站岗的人和时间也由他们自己安排好,而作为武林盟主的舒寒自然是住村子里在最好最宽敞的一间房。

  舒寒自然不敢一人住一间,于是把萧溯楚扬春花也给拉进她房间来坐阵,这村子情况这么诡异,就算舒寒再怎么不愿意和别人同住,这会也得为自己小命考虑,再说了,这今晚能不能正常睡觉还说不定呢,谁也不知道待会会发生什么情况。

  不过现在舒寒更加犯愁的却是另一件事,因为慕容苏和慕容念烟这对兄妹也说要来和他们挤一间房。

  本来人就凑够一桌麻将了,再加上慕容家这对兄妹,这原本还算宽敞的房子也不免显得有些面积不够,而且问题是,这房间的床也只有两张啊,六个人要怎么睡?

  而且这人多了,谁还睡得着啊?再说看慕容苏和慕容念烟这对兄妹进来的架势也完全不像是来睡觉的,舒寒暗忖着干脆今晚一屋子人都别睡了,让春花准备点吃的几人坐下开一晚座谈会得了。

  于是乎,整个队伍中最厉害的几位首脑人物全部聚集在了一个屋里,在其他人看来,这几位领头的绝对是在屋里商量着对付魔教的相关事宜,暗叹大人物们都不容易啊,白天忙着练功赶路,到了晚上还得为各种事情操劳。

  而实际上却是,自从这两兄妹进了屋就一直盯着舒寒和萧溯看,那赤果果的眼神,就好像在说:我想和你滚床单!

  而这一路上,这两兄妹也一直盯着舒寒的马车,无时无刻不在寻思着怎么找机会和对方单独相处,可偏偏他们总是缩在马车里,把慕容苏和慕容念烟这两人给急的呀……尤其是慕容念烟,好不容易再见到自己的暗恋情人,却连个单独相处给她表白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说来说去,这几人之间的感情线也是蛮复杂的,慕容苏一直想让舒寒做他的第十九姨太,却阴差阳错的让舒寒变成了他的准妹夫,而一直想嫁给萧溯的慕容念烟,却错把绣球抛给了舒寒,并且一直想拿下楚扬的春花在武林大会上备胎没找到,却和舒寒追上了魔教教主,武林盟主做定夺的当天特意穿着和慕容念烟一样的情侣服的楚扬,本来差点就能抢到绣球和当盟主的,结果因为一步之差,最后给舒寒做了嫁衣……

  更坑爹的是,因为慕容不败对舒寒这个准女婿太过满意,导致现场所有人都沉浸在了自己或悲或喜的情绪里,一个疏忽,最终又让魔教的人给抢了藏宝图和钥匙,才导致今天一屋子的人聚集在了这里!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舒寒在心里默默念着,说到底,事情会演变到今天的地步,归更到底还是来自于那场打牌,如果不是输了牌的舒寒和萧溯被迫到大街上去表演,也不会让慕容苏有机可乘劫走了舒寒,如果舒寒没有去慕容府,也不可能会有今天的事情。

  她那时候她就不该拉楚扬来打牌,打牌就打牌呗,她当初就不该作死的说了句要赌点什么,结果,就是她的那么一开口,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发展到了今天这种地步。

  真是应了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自从这两兄妹进来房间后,六人一间的房内就变得格外安静,谁也没有开口再说话,几个站着几个坐着,或沉默思考,或默默打量着其他人,就是没有一个开口说话的。

  最后还是慕容苏打破了僵局,他轻咳了一声,问道:“呃……今晚上的事你们怎么看?”

  等他的话音落下良久后,都没有一个人出来回应他,现场气氛颇为沉闷,废话。,要是谁能看出个所以然来,刚才就看出来了,至于等到他现在来发问么!

  没有人接话,慕容苏也是有些尴尬,但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僵硬场面,只好继续厚脸皮的打破沉默气氛:“我就是问问,大家可以随便说说自己的看法啊。”

  慕容苏说完这句,还是没人接话,他看向舒寒,对方压根就懒得看他,坐在床边不知道想着什么,而慕容念烟自从进门后就一直盯着萧溯看,就好像看着失散几百年的老情人似的,而萧溯好像根本就没感觉到人家姑娘的目光,一直低头在那里欣赏着他那把破扇子,楚扬和春花则在一边大眼瞪小眼。

  慕容苏顿时就觉得自己特没面子,好像所有人都无视了他,感情他刚才都是在那自言自语啊!这帮不懂得调节气氛的无趣人类!

  就在慕容苏觉得心中倍儿不爽的时候,萧溯终于收起了他那把耍帅的扇子,抬起了头,依旧忽视着慕容念烟炙热的目光,沉吟道:“依我看来,这个村子事出于今日下午,而且就在这个村子的村民们失踪前,他们应该是种了一种迷香。”

  刚才慕容说了两句话都没人理他,而萧溯一开口,顿时就吸引住了屋子里所有人目光,舒寒、春花和楚扬,几道目光“唰唰唰“地都看向了萧溯,这让慕容苏心中有种深深的挫败感,尼玛好歹他也是幽州城内第一高富帅,以前不管他走哪,所有人的目光不都是聚集在他身上,怎么今天就被秒杀得这么惨呢?

  整理了一下悲痛欲绝的心情,慕容苏问道:“为什么这么说?”时间其实大家都可以估算到,但他怎么知道村民们种了迷香?

  这时萧溯不知道从哪来掏出一个瓶子,道:“这是方才我在村子里发现的。”

  舒寒暗暗惊讶,刚才她和萧溯也就分开了一会,他就找着了这么重要的证据?

  慕容苏接过萧溯手中的瓷瓶,瓶子里早已经空了,只余一些残留的味道,不过慕容还是很认真的嗅了嗅,顿时便觉得一阵头晕眼花,道:“果然是迷药。”

  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这瓶子里不过只剩一些残余的气味,连慕容苏这种高手都觉得有些受不了,更别说那些普通的村民了。

  “对方为什么要用迷药对付村民,难道是为了更方便杀人灭口?”慕容苏问道。

  萧溯摇了摇头,道:“村子里虽然有很浓重的血腥味,但是我可以肯定这些村民们并非被兵器所杀害,我倒是觉得对方用迷药让整个村的人陷入昏迷是为了方便运尸体。”

  “运尸体?他们要把尸体运去哪?而且如果不是被兵器所伤,这么重的血腥味是从哪传来的?”这时候慕容念烟开了口,觉得整个事情都透露着一股怪异。

  “方才大家都注意到了,整个村子里连一滴血都没有,如果是被兵器所伤,必然会留下血迹,而现场也没有被清洗过的痕迹。”萧溯说道。

  顿了顿,他才道:“只是我也觉得很奇怪,这么重的血腥味明明就来自这个村中,可是为什么我们至今没有见到过一滴血,我猜想,必定是有什么被我们忽略了的地方,而且我想,那些村民们的尸体一定也还在这个座村子里。”

  萧溯说出这句话一出,顿时令所有人心中都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谁都知道萧溯分析得很有道理,可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人觉得事情的可怕。

  迷药、消失的尸体、不知来自何处飘来的血腥味……舒寒怎么都感觉这趟来这里好像不是来讨伐魔教的,而是是来破案的,而且还是个灵异案件!

  “刚才,刚才那么多人把整个村子都翻了一遍,还会有什么地方没被发现?”一向女王风范的慕容念烟这次开口也有了些不淡定。

  见到众人恐惧的模样,萧溯又加重了语气:“往往被忽略的不一定就是什么隐秘的地方,很可能就在眼前,只不过因为太过普通寻常,才不容易被引起注意。”

  就在眼眼前……所有人都拉高了警惕,开始注意着有没什么被自己忽略的地方……

  神啊,舒寒感觉这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不然非得吓死不可,赶紧到明天天亮吧,舒寒在心里默默祈祷这,可偏偏这时候,意外又发生了。

  不知道从那里忽然传来了一阵恐惧的惊叫,那效果,简直比恐怖片里的还犹有过之。

  除了他们几个,其他房间的人也是吓的不轻,感觉心脏简直都好像被这声来自暗夜里的惊叫声给吊出来了。

  果然,有些话题谈论不得,一说就灵验。

  几人对视一眼,慕容苏那个好事的第一个冲了出去,其他人接着走出房间。

  这时候其他屋子的人也一个个的出来了,这个时候要还有谁能继续在房间安心睡觉那绝壁是淡定帝中的战斗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