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魔教的阴谋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322

  循着声音的来源走去,还没走出几步,就见有个人满脸惊慌的跑过来,见到舒寒连忙道:“盟主,后院,后院的井里……“

  “后院井里怎么了?”

  “井里都是血。”他方才与同门师兄本想去后院的井里打些水上来,走到井口边时便觉得血腥的味道越发浓重,当时他们也未多在意,毕竟这村子里到处都飘着这股味道,可是当他们将盛满水的桶上来之后,才发现,桶里装着的竟全是血水。

  “难道村子里的血腥味都是从井里散发出来的?”

  众人来到后院,果然血腥的味道更浓了,当看见盛装着满桶的血水时,几欲有种令人作呕的感觉。

  “去其他的井看看,是不是也是这样。“舒寒吩咐道,马上便有人去了其他院子的井里打水。

  如果只是一口井里装着的是血绝对不可能令整个村子都散发着这种味道,舒寒现在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整个村子的井里面的东西都是血了,靠,如果是这样的话,你那他们喝水都成问题了。

  奶奶的是谁想出这么恶心的损招!

  “再拿几个桶往井里打打试试,看看除了血还有没其他东西。”舒寒对一旁的人道。

  马上就有人拿着桶又开始往井里打血了,但是貌似里面除了血再没有其他东西了,而去村子其他井查看的人报告的情况也是一样,村子里几乎所有的井中全是血水。

  果然,萧溯猜的没错,刚才他们在村子里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血腥味的来源,原来是从井里传来的,往往那些被忽略的不一定就是什么隐秘的地方,明明就在眼前,只不过因为井这种东西实在太过普通常见,才让所有人都忽略了这里。

  现在血腥味的来源已经找到了,可是那些村民的尸体呢?舒寒觉得这下更诡异了,光发现这么多血,可尸体却连一具都没有,难道那些屠杀者是先把村民们迷晕了,然一个个抬到井边放血,等血放完了再把尸体藏起来?

  靠,这是有病人才干的事,如果那些人不想让他们喝水的话直接把人扔进井里不就得了么,这么一个个的放血藏尸多累啊,舒寒认为那些屠杀者还不至于无聊到这种地步,所以其中一定还有什么缘由。

  可是谁来解释眼前的这一切呢,光见血,不见人,一个村子这么多人也不是说消失就能马上消失得不留下般点痕迹的啊,这是真实越来越奇怪了,舒寒不由看向了萧溯,想看看他是否能给出什么看法。

  而对方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血水看,似乎在深思着什么,这时候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一个没站稳摔了一下,正好他的旁边放着一桶血水,那人下意识的一只手往桶的边缘一撑,想要借着桶来让自己不至于摔太惨,结果身形没稳住,一桶血水还被他弄倒了,鲜红色的血液顿时溅了一地。

  这时候萧溯说了声“别碰到那些血水”,但是已经晚了,那倒霉孩子半边身子都已经被血给污染了,很多人看了都觉得一阵恶心,可是下一秒,一种恐惧的惊诧心理已经完全取代了众人之前的恶心感。

  所有人都看见,那人被血水沾到过的半边身子包括身上穿的衣服都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在迅速的腐烂,那人先是很是痛苦的嚎叫和挣扎,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他的半边身体已经不见了,腐蚀的速度就像火烧一样迅速蔓延过那人的脸部,然后是另外半边身体,最后化作一滩浓浓的血水,与地上的融为一片,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凭空化作了一滩血迹。

  “天呐!”已经有不少人捂着嘴惊呼出声,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敢相信有这种的事情。

  所有人都不由往后退了几步,生怕地上的那些血迹流淌到自己脚边。

  这下不用谁说了,所有人都知道那些村民们的尸体哪去了,每口井里的血水就是那些尸体化成的,而且这种血水还有极其严重的腐蚀性,一碰到就完了。

  “这是怎么回事?舒寒问萧溯。

  刚才萧溯说了句不要碰到那些血水,说明在那人化作血水之前萧溯就已经看出这些血水中的猫腻来了,难怪他刚才一直那样盯着那些血水看。

  萧溯凝眸道:“方才我总觉得这些血水的颜色和气味都有些不对劲,应该是对方先在村里每家的井中都洒下了一种特殊的化尸水,然后再将昏迷中的村民扔进各家井中,让这些村民的尸体都在井里化作了剧毒的血水,而只要沾上这些血水的人,也会在片刻间化作同样的毒血水,就像方才那人一样。”

  这时候又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这里跑来,一下子又拉紧了众人紧绷的心神,脚步声在院子里停了下来,疾奔而来的人向舒寒报道:“盟主,晚上我们派去魔教周围查探情况的人,都,都死了……”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一阵众人人心惶惶。

  妈的今晚事还真多!舒寒在心里骂道,面上保持着镇定,问道:“怎么死的?”

  “是被魔教的人杀死的。”那人回道,“而且,而且魔教的人还带了一句话给盟主……”

  “什么话?”舒寒皱了皱眉道,不用想也知道不是啥好话,而且肯定多半是威胁之类的话。

  那人偷瞄了一眼舒寒,见她表情淡淡,暗道当盟主的人心理素质就是好,都这个时候了还能临阵不乱,才大着胆子道:“魔教,魔教的人说如果我们明日还敢上前逆天神教一步,今晚我们看见的这些血水,便,便是我们的下场。”说道后面,这人得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果然是魔教的人干的!

  那人的话一说完,已经有不少胆小的吓得六神无主了,暗道要不今晚上干脆连夜跑路得了,魔教啊,果然是惹不得,他们还没攻打上门呢,就已经被对方各种秒杀了,而且从他们来到村子,到现在发生的各种事,他们一点应付的方法都没有。

  心理战术,这才是魔教的厉害之处。

  不过即便是在这种时候,依旧有些不怕死的愤青站出来打抱不平。

  第一个开口的便是那个在武林大会上喊着日月神教的口号并且头一个扬言要追随舒寒一同讨伐魔教的愣头青:“魔教人的手段真是残忍至极,竟然连普通的村民都一个不放过,我们一定不能因此退缩,在舒盟主的带领下,明日一举攻上魔教!

  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喊得这么有劲,不得不说这人绝对是舒寒的忠实铁粉,如果是平时,舒寒一定会为别人对她的这种信任感动到泪流,可是现在,就连她自己心里都是完全没底啊,她现在表面的架势完全是装出来的,可为啥这人却能说的这么底气十足呢?真实太看得起她了。

  那人的话音落下之后,夜空中便是一片诡异的沉静,大多数人都在干瞪着眼,心中犹豫不决,过了良久,才有几个人跟着附和道:“对,没错,一定不能就这么被魔教吓跑了!”

  沉默的气氛被人带动了起来,马上又有好多人跟着瞎嚷嚷:

  “说的好,明天我们一举攻上魔教!”

  “有舒盟主在,踏平魔教不是问题!”

  “就是,怕什么?魔教以为杀几个村民就能吓唬我们,也不看看我们舒盟主多厉害!”

  ……

  众人又开始将舒寒天神化了,以此来慰藉心中的不安。

  刚才还各个一副怂样,现在就跟喝了红牛似的,一个比一个叫得响,舒寒心头那个汗啊……

  只不过,这世上的人大多数都是说的比唱的好听,这些脑门贴满正义的武林人士也是一样,现在说的跟什么似的,结果最终,一个也没嫩敢上去讨伐逆天神教,因为,不等到第二天早上,他们一心崇拜的武林盟主就消失不见了。

  村民们消失的真相弄明白了,舒寒觉得也没必要再聚在院子里了,跟群众们随意扯了几句安定民心的话,然后便让各自回屋继续睡觉了,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舒寒一行也回到了屋子。

  “明天怎么办?“回屋后,舒寒便问出了第一句话。

  萧溯和慕容家两兄妹都跟着进了屋,刚才的事情相信他们心中都已经有了看法,舒寒心里是完全没辙,现在就是想问问他们意见。

  谁知那慕容苏竟冒出这么一句:“我们派去魔教查探情况的人都已经死了,只能到了明天再看了。”

  这简直是废话!

  “你呢?你上次不是说你有办法吗?”舒寒问道萧溯。

  她记得出发前他可是自信满满的说过到时候对付魔教的事他有办法解决,当时他说办法他还在想,现在该想出来了吧?

  “呃……”萧溯想了想,道:“事先我也没预料到今天会发生的事,不过我倒觉得,魔教如此做法像是别有目的。”

  废话,当然是有目的的了,对方的目的刚才不是已经有人带话了过来了吗?就是想借此吓唬他们,让他们放弃讨伐魔教。

  看萧溯这架势……难道他压根就没想出什么办法,之前都是糊弄她的?靠,果然,这些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这时萧溯摇了摇头,思索着道:“魔教此举可不光是为了吓唬我们,据我对逆天神教的了解,这根本不符合他们的作风,对方不想让我们上前魔教,恐怕,是另有原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