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傻傻看不清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197

  “什么原因?”几人同时问道,感觉萧溯这么一说,好像也很有道理,而且他的分析一向很准。

  然而这次还没等萧溯开口,意外又发生了,刚刚才安定了下人心,外面还没安静多久,这时某屋中又传来了一声惨叫。

  对的,第一次是演鬼片一样的惊呼,但这一次是杀猪般的惨叫,注定是个不眠夜。

  “又发生什么事了?”几人望着外面道。

  奶奶的怎么搞得跟荒村惊魂一样,舒寒暗暗心想,跟着大伙再次一起走了出去。

  血,又是血。

  不过这一次是从活人身上滴下来的。

  那人拖着重伤的身体,已经是奄奄一息,爬到舒寒的跟前,很是虚弱的开口叫了声“舒盟主”,这人的模样好像是还有什么话要说,然而后面话还卡在喉咙就断了气。

  舒寒皱了皱眉,忽然感到一阵不安,对着其他人问道:“有没人看见是谁伤的他?”

  没有人回答,因为压根没人看见这人是怎么受伤的。

  死去的正是那个一向喜欢带风头鼓动人的愤青,果然啊,什么时候都不能太出风头了,枪打出头鸟,低调才是王道,这不,这么快就把命赔上了,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要低调,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降低敌人对你的注意,可惜这人就不明白这个道理,连舒寒都觉得可惜,好歹也是她第一铁杆粉丝呢,就这么没了命,说到底还和她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人是魔教杀的肯定无疑,但杀这人的目的是什么,示威警告?如果这人刚才没有喊着明天一举攻上魔教,是否就不会死呢?舒寒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可是她现在应该怎么办?这种时候,她作为武林盟主肯定得说些什么。

  舒寒觉得很犯愁,众人觉得很心慌,而事情偏偏还就是这么没完没了,就在这个沉默的时刻,不远处又传来了打斗的声音,金属交戈的响亮声,如同警钟一般敲响在每个人的心里。

  “魔教的人来偷袭我们了!”黑夜里有人高呼道,接着便是源源不断的惨叫声。

  看来魔教是打算在他们明天进宫前就先把他们给干了,而且还是杀个措手不及。

  “快去看看!”

  舒寒跟着大家伙一起向声音的来源跑去。

  某院子里面,两方人正打得热火朝天,弱势的那一方是舒寒带队过来的,只有少数几人,而对方十几个人皆是身穿黑色衣服,这是属于魔教的标志。

  果然,一般那种江湖反派都喜欢穿着黑色的统一服装,即便是在这种关键时刻,舒寒关注的却是对方的穿着服饰,不是别的原因,而是对方打架的招式实在太快了,舒寒除了能关注关注几个服装统一的黑影,其他的压根看不清。

  救援一来,立马有不少人加入战斗,这种小战斗,还用不上武林盟主亲自出手,舒寒只要站在一边观战好。

  这次参加讨伐魔教的有几百号人,对付魔教十几个虾兵虾将还是不成问题的,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场中打斗的那些人人身上,本来是轻松看戏的萧溯这时候却皱了皱眉,忽然感觉到空中一股不同寻常的氛围。

  有高手来了。

  舒寒正看着前方激烈的打斗,突然感到站在她身旁的萧溯拉住了她的手,正感到奇怪,转头看去,对上他漆黑的眼眸,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怎么回事,就觉得眼前变得有些模糊起来,接着听见一旁的慕容苏大喊:“是魔教的迷雾,大家快分散!”

  等他喊完了,舒寒就感觉到眼前彻底看不清了,又是那种白茫茫一片的感觉,耳边除了众人的惊呼声,打斗的声音似乎又更激烈了,还有那种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应该是魔教又添派人手来了,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的。

  听着那一声声的惨叫和兵器划破血肉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身边,舒寒很是心惊,内心极度没有安全感,但是又不敢随便走动,只希望对方别杀到这她这来。

  忽然手上一紧,萧溯还抓着她的手,这让舒寒顿时安心不少,幸好有他在身边。

  “萧溯?”舒寒试着叫了一声。

  耳边传来一道熟悉压低的声音:“别说话。”然后感觉到牵着她的手在拉着她不知道往何处方向走去。

  舒寒什么也看不清,眼前除了白还是白,只能紧紧握着萧溯的手跟着他走。

  被对方拉着走了大概几百来步,舒寒感觉到方才的打斗声被渐渐拉远了,应该是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舒寒吊的心才稍微安了一些,同时又觉得很奇怪,萧溯牵着她走的时候步子几乎都不带迟疑的,而且一路上没碰到任何阻碍物,难道他能够看得清?

  舒寒刚想要问他这个问题,就听见耳边传来几声“嗖嗖嗖”的声音,其中有一支几乎是擦着她的耳边而过,舒寒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

  尼玛居然连弓箭手都带来了,看来魔教是打算趁今晚把他们全收拾了,坑爹啊,本来是他们来讨伐魔教的,怎么搞得现在变成了被对方围剿,这么下去,他们这百人队伍今晚难保不会被灭团。

  舒寒一阵心慌意乱,这时候萧溯拉着她飞快躲到一个地方,舒寒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就感到萧溯一只手在她的肩膀压了压,道:“蹲下。”

  身子还没蹲稳,接着又是许多支箭矢射过的声音。

  只能说,逆天神教这战术,太牛叉了!真对得起它的名字,舒寒想着,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你能看的见?”安抚一下小心脏,舒寒才终于找到了机会向萧溯问话。

  萧溯没有回答她,不知道在干着什么,过了几秒才对她道:“你在这里别动,我待会就过来。”

  接着,舒寒感觉到身边一空,连离去的脚步声都没听到,萧溯人就不知道闪到哪去了。

  “喂!“舒寒情急之下小声唤了一句,然而萧溯那厮早就没影了。

  坑爹啊,舒寒蜷着身体蹲在自己都不知道的何处默默的想着,希望眼前的白雾能快点散去,希望萧溯那魂淡能快点回来。

  等了大概一两分钟的时间,耳边的箭矢之声已经没有了,但舒寒仍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眼前的白雾还没有任何要散去的迹象,萧溯那家伙也还没回,不知道还要这么蹲到什么时候。

  终于体会了一把瞎子是什么感受了,舒寒无聊的想着,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声音不重,但舒寒还是感觉到了,眼睛看不到时候,其他的感官反而会加倍灵敏起来,脚步声在慢慢向舒寒靠近。

  起初舒寒以为是萧溯回来了,但是渐渐地,她发现这并不像萧溯的脚步声,虽然她也没有仔细研究过萧溯走路什么声音,但是直觉里,舒寒觉得这个脚步声并不是属于萧溯的。

  是谁?

  舒寒顿时有些紧张起来,现在她两眼白茫茫什么都看不清,她完全不知道向她走来的是敌是友,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看到她?

  悲剧啊,舒寒只能更加蜷缩着身体,希望对方跟她一样什么都看不清,只是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这里,但是,事实证明,大多事情都是事与愿违的。

  当对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舒寒身前停下时,舒寒才知道,对方是看得见她的。

  真是眼睛好的欺负眼瞎的,本来这时候舒寒就够紧张的,偏偏对方在她前方停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这人到底要干嘛?而且最让舒寒觉得不安的是,她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却又不敢开口问。

  时间在紧张的等待中显得格外漫长,就在舒寒都开始怀疑对方还在不在的时候,头顶上一道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就是新任的武林盟主?”

  完了,对方果然是魔教的人,舒寒心里想着,因为如果是那些跟着她一块来的武林人士不可能不认识她,前面这个人这么问她,那么绝对不是和她一路的。

  该怎么回答?舒寒心里纠结了,如果她回答是,对方会不会一剑把她杀了?可如果回答不是,对方很可能还是会一剑把她杀了,她该怎么办?

  就在舒寒感到万分忐忑的时候,头顶上的那个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带着轻蔑的笑意:“想不到,这次新任的武林盟主竟是个如此胆小懦弱之人,不仅躲在此处当缩头乌龟,还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就你这样,还想讨伐逆天神教?”

  靠,你胆大,全世界就你胆最大,行了吧?舒寒在心里默默回道,怕死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再说她当上武林盟主也不是她自愿的啊!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魔教的人,怎么杀人前还这么磨磨唧唧的?唉,萧溯那死人到底哪去了,再不来她就要挂了啊,那厮简直每次都要把她坑这么惨,不知道如过这次真的死了能不能穿回去,还是直接去见马克思?

  见舒寒一直低着头不吭声,那人轻笑一声,接着舒寒就感觉到对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轻轻拍了一下,下一秒,舒寒彻底陷入了昏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