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破不了的阵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270

  醒来的时候,舒寒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

  宽敞而简洁的房间,明亮的光线从窗外打进来,犹如隔世般的宁静。

  起初舒寒头还有点晕晕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眼前的一切有种梦境般的不真实。

  这是哪里?

  舒寒慢慢坐起身来,回想着醒来前的事情。

  对哦,之前她不是还在村子里,魔教的人来偷袭他们,她一个人躲在某角落里什么都看不见,然后来了一个人……

  靠,舒寒瞬间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过来。

  天啊,她不会是被对方抓了吧?

  而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你醒了?”

  舒寒转头望去,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长得很清秀,着装打扮有点像侍女,一双水灵灵的目光仿佛不惹尘埃般的清澈,正盯着她看。

  “你是……?”舒寒很好奇的问道。

  小姑娘很是礼貌的答道:“我是教主派来服侍公子您的。”

  “教主?”舒寒抓住了她话中的字眼,为了证实心中的想法,连忙问道:“这是哪里?”

  “这里是逆天神教。”小姑娘客客气气的答道,一双目光水灵依旧。

  果然啊,她真的被对方给抓来了,舒寒苦笑,还讨伐魔教呢,讨伐个毛啊,连魔教大门都没来得及见到长什么样子,她这个武林盟主就先被对方给抓了,不知道其他人都什么情况?还有昨晚上萧溯回到那里之后发现她不见了会怎么样?

  只不过,舒寒有点不明白,昨天晚上那种情况,对方干嘛不直接把她杀了?魔教的目的无非不就是不想被那群武林正派人士围攻,然后霸占宝藏,既然这样,直接杀了她这个武林盟主,不是更有威慑力么?只要舒寒死了,其他人就更没胆子敢讨伐魔教了,这样魔教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可是对方干嘛不杀她,还要费劲的把她带到逆天神教来?而且就算把她这个武林盟主给劫持了,按照一般的剧情走向,不是应该把她关在牢房里或者其他什么恶劣的环境中以防她逃跑,或者对她进行百般折磨,但现在情况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对方不仅给她舒适的住宿环境,还派了个侍女来服侍他,这是走的哪出?

  难道魔教的人没听说么?她这位新上任的武林盟主可是位武功盖世的少年奇才,人家练六十年的内功都比不上她现在呢,虽然,虽然昨晚上舒寒缩在角落的怂样早已暴露了她的本质……可是,舒寒还是不明白,对方抓她来到底想干嘛?

  “呃……你们教主有没说抓我来这里要做什么?”心中疑惑着,舒寒就试着问了出来,不过这种事情估计这小姑娘多半也是不知道,但她还是想试试。

  果然,这妹子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摇了摇头,清脆的声音再次响起:“教主说,您是我教的贵客,让奴婢好好伺候您便是。”

  贵客?吓!舒寒这回却是有点受惊了,要说她是人质舒寒还不至于这么惊讶,当魔教的贵客,舒寒还真觉得心里有点凉飕飕的,越发不明白对方走的是哪出棋。

  “那我想离开这里,行吗?”舒寒又试探着问道。

  谁知这妹子竟然点了点头,说道:“教主说过,您想去哪就去哪,一切出入自由。”

  靠,她没有听错吧?一切出入自由?难不成对方真的只是为了抓她来这里睡一觉,又放她走?

  这是有多无聊才干这事?她才不信那人有这么好心!

  舒寒并没有急着走,而是打探着其他情况:“那你们教主是谁?长什么样子?”她记得从慕容府出发前萧溯说过,那位她和春花追了一晚上的邪魅的帅哥很可能就是逆天神教的教主。

  “呃……”妹子想了想,道:“我们一直都称呼他为教主,等你见到就知道他是谁了。”

  ……说了等于没说!

  不过舒寒看了眼对方那清纯无辜的眼神,就忍住没向她吐槽了。

  “那他长什么样子呢?”舒寒问道。

  一提到偶像的长相,处在青春期的小姑娘立马就发动了春心,水灵的目光大冒红心,一脸陶醉的道:“我们教主长得可帅啦,我从没见过长得比他还好看的人,自从我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开始暗恋他了。”

  平时不敢对人说的话,在舒寒面前却毫无顾忌的说了出来。

  舒寒那个汗啊,她是真没看出来,这么个清纯的妹子,居然也是个花痴,魔教啊,那可是魔教教主,她竟然也敢暗恋?

  而且暗恋也就算了,还敢对着别人说出来,果然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为零!

  不过,如果那位教主真的如她所说的这么帅的话,那估计就真的是那位邪魅帅哥无疑了,毕竟能长成这也的,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

  这么说来,她与魔教教主也算是曾有过一面之缘了,这也解释了对方为什么不将她杀了而将把带到魔教来,不过舒寒还是不明白,对方这么做到底什么意思?

  但从昨天那一村庄的村民们遇害的事件,已经可以看出这位魔教教主是有多么的残忍到令人发指,就算目前为止对方没有对她进行过任何不利的行为,舒寒对这人的防备程度依旧是有增无减。

  既然对方说过了,可以随她出入自由,那她干嘛现在不走?就算长得再帅,但如果是个杀人狂魔,她也得为自己得小命着想!

  思及此,舒寒站起身道:“那你现在,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吗?”

  小姑娘点点头,果真就带着舒寒一路往外走了。

  不管舒寒现在是否怀疑对方说的真实性,她都必须试一试,跟着小姑娘走出房门后,舒寒才发现外面的布置有点像江南园林,难怪她刚醒来的时候就觉得周围环境很是安静隔世,这么美好的环境,真是有点不符合“魔教”这两个字。

  走出园子后,小姑娘带她走上了一条石径小路,周围有很多植物假山建筑,类似于公园一样,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魔教,舒寒倒是觉得可以好好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

  大概走了有半个来小时,舒寒被带着来到一片宽广的树林前,小姑娘停下了脚步,对舒寒道:“只要过了前方的林子,便不再是逆天神教的范围了。”

  舒寒点点头,道:“哦,那就麻烦你带我出这林子了。”

  可是这妹子却不动了,只是站在离林子几丈的距离,一双眼睛盯着前方。

  舒寒觉得奇怪,难不成她是想只送到这里,然后让她自己走出去吧?虽说舒寒自己走出这片林子也未必不可,但这林子看上去也不小,她担心没人带路走进去后很可能会迷路,那样可就太麻烦了。

  这时候小姑娘将目光转向她,说道:“这片树林暗合奇门阵法,我不会破阵,若踏进一步必死无疑。”

  舒寒惊呆了,虾米?奇门阵法?

  “那你怎么不早说?”舒寒问道。

  小姑娘眨了眨水灵的眼睛,无辜的开口道:“你刚才没有问我啊。”

  晕,舒寒已经无力吐槽了,终于明白那什么教主为什么给她安排这么个侍女了,奶奶的感情是为了耍她啊!

  还说什么出入自由,对方分明就是有恃无恐,明知道她不可能走出这片林子,还故意显得很大度似的不限制她自由,啊呸!魔教果然不是啥好东西!

  但都已经走到这里了,眼看着就差最后一步就能离开这鬼地方,舒寒还是存着一丝侥幸的心理问道:“这片林子看上去很普通啊,难道真的藏着什么阵法?”不会是对方为了试她的胆故意吓唬她的吧?

  小姑娘眼神依旧明亮纯洁的说道:“教主说了,如果您不信,可以亲自试一试,教主还说过,此阵法,从未有人破解过。”

  话音刚落,仿佛为了证实这妹子说的真实性,这时两人都看见一只倒霉的鸟从天空飞落下来,降到了林子的地面上,啄了只虫子,打算再次起飞时,翅膀还没完全展开,就听见“扑腾”几声,那可怜的小鸟再次栽倒在了地上,然后就再没起来过。

  舒寒看得目瞪口呆,果然,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么……

  呆愣了片刻,舒寒仿佛有些泄气般的说道:“算了,你还是带我回去吧。”

  说完便自行转身先走了,走了两步又问道:“你们教还有没其他的出口?”不会就这一个吧?每次出个门还得过个阵,这魔教人也不觉得这样很自找麻烦么?

  小姑娘摇了摇头,道:“要想出本教,只有林子那一条路。”

  好吧,魔教魔教,果然像传说中的那样有去无回啊,现在她自己没办法走出去,只能能等别人来这里救她了,可是刚才舒寒也见识过了那片树林的厉害,就算有人来救她,也不一定能破得了那个阵啊,而且她很担心如果萧溯真的来救她的话,会不会像那只鸟一样死在那片林子里,那教主不是说了么,那个阵还从来没有人破解过,如果是那样的话,舒寒宁愿对方不要来救她,可现在,这种想法她也只能默默在心里想。

  神呐,她余生不会就要在这个鬼地方度过了吧?舒寒悲催的想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