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又是要吃肉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208

  舒寒当然不可能傻叉到真的对北枫辰热情绽放,别说她绽放不出来,就算真有啥热情她也不可能上北枫辰的当,如果她做了,北枫辰不放她走,那岂不是白白便宜了这厮?她才不可能傻到这地步!

  切,以为你是个帅哥就可以对人为所欲为了,姐不就是那天晚了瞎了眼追了你一晚么?还真以为自己魅力多大了?舒寒很不爽的想着,看着北枫辰的眼神也变得嫌弃起来。

  对于舒寒嫌弃的眼神,北枫辰一点也不在意,只是继续甩了甩他那件闷骚的黑袍,装酷道:“既然你不肯热情绽放,那本教主也不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说完,用他那双狭长魅惑的丹凤眼向舒寒抛了个媚眼,就转身直径走出去了。

  靠,这厮居然还会抛媚眼,舒寒差点没吓晕。

  北枫辰就这么毫无顾忌的走了,对于舒寒在逆天神教的自由依旧没有丝毫限制,仿佛一点都不担心他走了之后舒寒会趁机逃走,因为出入逆天神教必须经过那一片被他布过阵的树林,在他看来,除了他自己天下根本无人能解,舒寒就更不可能了,除非她不想活了,才会闯进阵里。

  不过因着北枫辰抠门的本质,走之前还特别去吩咐了厨子,那就是每天都必须给舒寒准备肉吃,但是决不允许浪费!否则如果等他回来有人向他举报浪费,就扣厨房工资!

  唉,抠门到了这种地步,也真是难为这位教主了……等北枫辰走后,厨房里的厨师们纷纷摇头,对他们这位多重性格的教主感到非常无语。

  北枫辰一走,整个逆天神教仿佛变得更为安静清幽起来,与其说是魔教,反倒更像是个世外桃源,舒寒走在面积广阔的院子外,无聊的想着,可惜,终究是个魔教啊。

  北枫辰走了没多久之后,舒寒就出了屋子,在逆天神教闲逛起来,其实她的目的无非就是想看看这魔教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出入,虽然北枫辰和其他人都说过了出入这里只有树林哪一条路,但舒寒仍不死心的想试一试,不管怎样,她都不能坐以待毙,现在北枫辰走了是她最好的机会。

  可是……整个上午逛下来,舒寒发现这破地方还真没有第二条出路,舒寒甚至还想过要去北枫辰平时住的地方去看看有没什么底下通道,或者其他地方有没什么暗道,但都以失败告终,最后舒寒只好累成狗的滚回去吃饭。

  肉,又是肉,自从来到这里之后除了肉就没吃过别的东西,虽然有肉吃是好事,可荤素结合才是王道啊,舒寒看着满桌的肉,拿起筷子又放下,问道:“就没有别的菜吗?

  侍女答道:“教主吩咐过了,您一人吃不需要弄太多菜,否则吃不完会浪费了。”

  晕,舒寒问这话和这侍女理解的的压根不是一个意思!

  舒寒只好解释道:“我的意思是除了肉就没有其他的了吗?你们这没有蔬菜吗?”

  侍女恭恭敬敬的答道:“教主吩咐过了,您是贵客,贵客必须吃肉,和教主享受同样的待遇,蔬菜那种不值钱的东西,是我们下人吃的。”

  狂汗,这神马规定?吃肉就是享受和教主一样的待遇,下人只能吃蔬菜?

  北枫辰那家伙身上的怪癖还真是多,除了一副皮囊长得欺骗少女,就没发现他这人有过其他优点,他自己吃肉就算了了,凭啥还不准她吃蔬菜了?又凭规定下人只能吃不值钱的蔬菜了?小气包!抠门精!神经不正常!

  舒寒想了想,道:“那这样吧,你把你的蔬菜给我吃,我的肉归你,怎么样?”看这侍女瘦不拉几的样子,就知道平时没少受北枫辰那剥削阶级的克扣虐待,相信这么划算的交易,她总不会拒绝了。

  可是这世上就是有这么死板不懂变通的人,那侍女想都没想,就道:“不行,教主回来会杀了奴婢的。”

  “你不要告诉他不就行了,我不说你不说他就不知道了,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杀了你?”舒寒很是无语啊。

  那侍女继续摇头:“这样也不行,教主的吩咐一定要做到。”

  逆天神教的人脑子都不正常么?舒寒很想再说什么,但看那侍女一副对北枫辰惟命是从的模样,张了张口,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懒得说了,难怪北枫辰说这里没有一个人敢背叛他,连吃个菜这种事都关系到人命了,果然是迫于他的淫威啊……

  舒寒的目光在满桌的肉上面扫视了一圈,正要动筷子,忽然发现有一盘菜好像不是新鲜的,这不是昨天中午和晚上吃剩的吗?隔夜菜可是有毒的,尤其是在古代这种没有冰箱没有保鲜的条件下。

  舒寒用筷子指了指那道肉,问道:“这盘肉是今天的吗?”

  那侍女也不说谎,老实答道:“是昨天的,教主说,不能浪费一滴粮食,赚钱不易,肉这么贵的食物更是一丝都不能浪费。”

  舒寒对北枫辰已经无语到极点了,他们逆天神教到处都透露着土豪的气息,还会少了这点钱?他是守财奴吗?真是极品抠门男啊……

  不行,她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不然就这么整天吃肉和隔夜菜迟早有一天会吃死在这逆天神教里……

  等舒寒结束了这顿饭之后,又有侍女小心翼翼的端着没吃完的剩菜去厨房保存好,等待着下一餐再继续上桌,哪怕是还剩最后一根骨头的,也没有人敢倒了,教主说了,一旦有人举报谁浪费粮食,不仅扣她工资,还会要她们命的!

  逆天神教的人早就习以为常,舒寒仍是感到不可思议,一个人,而且还是高高在上的魔教教主,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形成如此抠门的性格?

  啧,北枫辰这个杀人狂魔抠门的事情要是传出去绝壁要遭到全武林人的鄙视啊!

  吃饱了之后,舒寒并没有闲下来,而是锲而不舍的继续寻找着离开这里的办法,转悠了半个小时候后,又来到了那片出入魔教必经的树林,看上去还是和那天一样,与普通的林子无异,但舒寒却亲眼见识过,就是这个看似普通的林子实际上却暗藏着杀机,凶险重重,连一只鸟都飞不过。

  到底要怎样才能在保住自己小命的情况下走出这片林子,舒寒很是头疼的想着,就这么愣愣的待了不知道多久,舒寒忽然发现,眼前一直静止的树林忽然移动了起来,不光是里面的树木,就连地形都在变幻,所有的植物都在不停的变换着位置,时快时慢,看得舒寒惊讶不已。

  这是神马情况?难道是有人在这林子里?是逆天神教的人还是外来的人?

  北枫辰早就走了,而且刚才她也没见谁出去过,如果是魔教的人回来貌似也不太可能,现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外人闯入了这间树林,会是谁呢?舒寒顿时有些激动起来,说不定她逃出去的机会来了啊!

  过了大约半刻钟,树林又静止了下来,看不出有丝毫变化,舒寒等了许久也未再见到这林子动起来,而里面也没有走出一个人,不经有些失望,暗道难道是对方已经死在了这阵中?

  刚才突然激动起来的心情,现在顿时变得有些低落,舒寒同时想到,如果能够走进这树林里观望一遍,会不会看见里面其实是满地的尸骨?

  北枫辰那个变态,设什么关卡不好?偏偏要布个什么阵,本来世上通五行奇门之术的人就少,普通人就算武功再高强的,如果对这方面一窍不通,走进去也是送死,不得不说,北枫辰这人虽然一身的毛病,但却是个很有脑子的抠门精,可惜他的聪明不是用在正途上啊,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当然,舒寒怎么也不会想到,北枫辰之所以只布个阵就设为出入逆天神教的重要关卡,而不是像其他门派一样动用人力物力来守大门,纯属是因为这样比较省钱……

  越是有头脑的人,又特别抠门的,一旦精打细算起来,那都是坑死人不带偿命的……

  就在舒寒满怀失望的时候,空寂的树林里渐渐出现了一抹白色的影子,在慢慢向舒寒走来,很快舒寒就看清了那人是谁。

  萧溯!

  靠,这厮总算有点良心没把自己抛下,舒寒心内顿时那个澎湃啊,总算看见了救星,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处处是奇葩的鬼地方了!

  舒寒内心激动不已,恨不得马上就长出翅膀飞出去,却见萧溯那厮正跟散步似的走在林子里,一点都不急的样子,还边走边看着她笑得一脸灿烂。

  靠,笑毛啊,她简直都想哭了!

  萧溯上下打量了一遍舒寒,直到走近了才笑着道:“哎哟喂,想不到啊,我们这么心有灵犀,你居然还来这迎接我了。”

  那轻松闲适的态度和调笑的语气,就跟刚逛完公园回来似的。

  舒寒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一般这种时候,正常人看见了自己要解救的人不都是先问一句“你还好吗”或者“你没事吧”,为什么萧溯说出的话总是能让人一口噎死的那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