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帅哥很变态
隔岸罂粟2015-10-26 17:253,205

  第二天的时候,一向喜怒无常的北枫辰竟然亲自跑到舒寒住的地方来,关怀备至的问道:“在这里住得好吗?”

  虽然他的语气很是轻柔温和,但他那双隐含着戾气的丹凤眼压根掩盖不了这人的本质,舒寒暗道千万不能惹了这厮,否则很有可能会像那些动物一样的下场,虽然他现在说着问好的话,可谁知道他心里实际想的是不是待会怎么把她咔嚓了?

  于是舒寒连忙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好,挺好的。”要是能够放她走那就更好了。

  当然舒寒不敢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只是暗暗观察着北枫辰的神情。

  北枫辰点点头,道:“那就好,本教主要出去一趟,你就继续留在这里好好住着吧。”

  “出去?去哪?”

  北枫辰面无表情,只有一双凤眸阴狠戾气,道:“本教派人前去寻宝的消息已经走漏,那些与你一道而来的乌合之众听说你这个武林盟主已经成为了我的俘虏,又得知了宝藏的所在方向,想都没想就放弃了你这个盟主直奔藏宝而去了,本教主自然是要出去解决那些窥觊本教宝藏的人。”

  说到后面,北枫辰的目光竟像是有些怜悯的望着她,讽刺道:“我记得那些人当初都信誓旦旦的说着要誓死追随你,可现在看来,那些所谓的武林正义人士也不过一帮只会说空话的虚伪之人,还不如我们神教的一个小兵,至少在这里,从来没人敢背叛我。”

  废话,你给你的下属身上都下了蛊,就算他们心里想背叛也不敢表现出来啊!如果不是北枫辰用蛊毒牵制着他的一众教员,有个这么抠门的教主,指不定多少人想造反呢!舒寒很鄙视的想。

  对于北枫辰意味明显的嘲讽,舒寒一点都没在意,只是稍微愣了一下,问道:“他们全部都走了?”

  北枫辰很自然的认为舒寒是不相信自己这么快就遭受到了这种众叛亲离,才问出这样的话,冷冷一笑,越发讥讽道:“你以为谁还会留来等你么?”

  舒寒还是有点不相信,皱了皱眉不死心问道:“真的全都去寻宝了,一个人都没留?”

  北枫辰瞥了她一眼,对于舒寒这种受到点打击就接受不了的心态有点鄙视,淡淡道:“当然有留下的。”

  “谁?”舒寒心中一跳,他刚才不是说没人留下吗?也不知北枫辰说的是真是假。

  对于其他人的离去她倒不是很在意,早就知道那些人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冲着宝藏才跟着她来讨伐魔教的,舒寒怎么可能因为几句好听的话就真的相信那些人会效忠她?再说这两天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如果换作舒寒是那些人,还指不定早跑路了,在舒寒看来,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那根本谈不上什么背叛不背叛,舒寒更不会因此而受到什么打击,她现在唯一在意的,就是想知道萧溯那厮现在在哪。

  如果说,萧溯也和那些人一样,选择了宝藏而放弃她,舒寒想,她应该还是会有些难过的吧,不过她相信萧溯应该不会那么做,但舒寒也无法百分百肯定,只希望北枫辰这魔头能给自己个准确点的答案。

  北枫辰和舒寒的思想压根不在一个频率上,见舒寒一副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的样子,北枫辰心中冷笑一声,吐出两个字:“死人。”

  靠!

  舒寒撇了撇嘴,不再说什么了,妈的跟这人说个话简直就是浪费感情!

  但想了想,又问道:“出入你们逆天神教必经的那片树林,里面布的阵真的没人能解吗?”阵是人布的,遇到这方面的高手,总有能破解的吧?

  北枫辰炫耀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布的阵无懈可击,连一只鸟都飞不过?我从小就研五行奇门之术,我布的阵天下自然是无人可解,那些试图闯进来的人,都死在了我的阵里。”

  听着他自信满满的口气,舒寒觉得这人不仅抠门,还特别自以为是,上下看了他一眼,目带轻视道:“难道这世上就没在这方面比你更厉害的人了么?你也太自信了吧,没听说过高手在民间么?以前没人破过你的阵不代表以后没人破得了,真正厉害的人都是低调的,说不定人家是压根就看不上你那阵,才懒得去破!”

  对于舒寒的话北枫辰很奇迹的没有生气,反倒轻笑了一声,道:“是么?我也很期待能有个足够与我匹配的对手,看看到底是对方厉害,还是我的阵厉害。”

  切,自以为是的抠门男!

  心里一边吐槽,舒寒口中又问道:“那这两天有没人闯进过你的阵里?”

  北枫辰继续轻笑:“你是想问有没人来救你?”

  见舒寒不吭声,只是望着他,北枫辰轻轻一“哼”,很愉悦的道:“别自恋了,你真以为你这个武林盟主当得很成功啊?什么赴汤蹈火万死不辞,那都是些骗人的屁话,小姑娘,江湖不是传说,人心险恶啊!”

  说到后面,北枫辰像是颇有感概般叹了口气,整个一副江湖老油条教育新人的模样,舒寒就不明白了,这厮怎么又开始往这方面扯了?果然是神经方面不正常的……

  不过从他的话中也可以得出,萧溯还没有对她展开救援活动,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安排的,如果他不来救她,会不会是因为他破不了那个阵呢,她现在要怎么办才好?北枫辰就要走了,她是应该等北枫辰走了之后再想办法逃出去,还是现在就抱住这杀人狂魔的大腿求他把自己放了?真是纠结啊……

  见舒寒不说话了,好像一副受饱了打击的模样,北枫辰看着她的眼神有些轻视起来:啧啧,承受能力真差,这么点小事就接受不了,不就是当个武林盟主被人抛弃了么?至于么?亏他一开始还以为她很特别来着,一心想带她回来给自己找点乐子,可现在看来,这女人貌似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差别,真是没意思!浪费他的粮食!

  北枫辰心中不悦,也就不想和舒寒在这蘑菇了,甩了甩他那件装酷的黑袍,道:“本教主要走了,你好好在这待着吧。”

  “等等……”见他转身要走,舒寒也没时间纠结那么多了,连忙叫道。

  “还有什么事?”北枫辰再次转过身来,用他那高颜值的侧脸企图秒杀舒寒的眼球。

  不过舒寒现在压根没心情欣赏帅哥,只是试探着问道:“能不能带我一起走?”

  被枫辰冷笑:“我为什么要带你走?”

  舒寒早就想好了说辞,换上笑脸:“嘿嘿,当然是为你们逆天神教的经济着想了。”

  果然,北枫辰眼睛一亮,凡是一提到跟钱有关的事情他都特别敏感:“哦,怎么说?”

  小气抠门精!舒寒在心里暗骂道,然后继续保持无破绽微笑,很是客观的分析给他听:“你想啊,我在你们这里白吃白喝白住,多浪费钱啊,特别是一顿肉那么贵,你又顿顿给我吃肉,我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

  北枫辰认真的听着,舒寒也说的很像是那么回事:“你要是带我出去了,我的吃穿用就可以不劳你花费了,一切花销由我自己承担,这样又给你省了一笔巨大的开销,你说是不是?”

  舒寒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纯洁大眼看向北枫辰,等着对方点头答应。

  北枫辰很认真的想了想,对于舒寒在这里白吃白喝白住浪费他们逆天神教经济的问题,心底也是一阵纠结,虽然很是心疼钱,可是……经过一段激烈的心里作战之后,北枫辰还是心痛的决定,一以大局为重,道:“不行,如果带上你会成为我的累赘。”

  大不了舒寒在这里花的开销他到时候再找个机会去慕容府上偷回来,反正藏宝图和钥匙他都有本事抢到,偷点钱算什么,对他来说小菜一碟!北枫辰得意的想着,心里对自己这个机智的想法很是满意。

  “放心,我不会连累你的,到时候是死是活我自己负责,绝不麻烦你!”舒寒很烈士的道。

  只要让她离开了这里,她立马就想法子甩了北枫辰,还累赘呢,姐才不想跟你一起上路!

  北枫辰眯起狭长的双眼,这让他看起来有些阴狠,唇边勾起冷笑的弧度道:“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带你出去,你最好老实些不要打着逃跑的主意,不然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说完,他又想了想什么,脸色又忽然变得缓和起来,一双上挑的丹凤眼望着舒寒道:“你真的想离开这里?”

  对于北枫辰这种喜怒无常变脸比翻书还快的风格,在认识他不到两天的时间里,舒寒的心理已经被训练到了非常强大,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道:“你要怎样才肯放我走?”

  北枫辰摸着下巴想了想,眼神赤勾勾的望着舒寒笑道:“其实要让我放你走也不难,之前你不是穷追了我一晚上吗?只要你现在再和当时一样对我热情绽放一次,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放你走了。”

  热情绽放?靠,什么变态玩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和亲公主:腹黑王爷藏太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