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如何劈材
大白2015-12-14 16:493,179

  断龙崖的伙房在掩藏在一片竹林之后,两人穿过竹林就看到了一座有些破败的瓦房,屡屡炊烟冒出。

  “吱”一声,厨房的房门打开了。一个步履蹒跚,眉发皆白的老者从中走出。

  李莫尘一拱手说道:“卢师傅。”

  那老者点了下头,问道:“现在天还早,还没到开饭的时间你怎么就来了?”

  李莫尘把江楚歌拉到身前,说道:“这是咱们断龙崖刚来的师弟,以后就让他给你搭把手吧。”

  那姓卢的老者微微瞥了一眼江楚歌,说道:“知道了,你回去吧。小子,你跟我来!”

  李莫尘推了一下江楚歌,江楚歌急忙跟着老者向外走去。

  那老者转过身一声不吭的就想竹林深处走去。江楚歌跟着这老者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但是那老者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期间老者一句话也没有说,似乎就已经把后面的江楚歌给忘掉了一样。

  突然,前面的老者脚步一顿。江楚歌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撞在了老者那有些驼的背上。

  江楚歌哎呦一声,只觉一股大力从老者身上传来,身子止不住的就像后面倒飞出去。

  老者转过身,淡淡道:“以后你就来着砍柴子就行了。”

  江楚歌站起身来,环视四周。这里树木茂盛,枝叶繁多,有的大树需要两人合抱。江楚歌问道:“这么大的树怎么砍?”

  老者从背后拿出一把斧头,扔到江楚歌的面前,说道:“用它砍。”

  江楚歌俯下身想要把那斧头拔出来,那是拿斧头深入土壤任他怎么使劲也拿不出来。没过一会就累的已经是一身汗了,躺在地上急剧的喘息起来。

  老者说了声“接住!”随后左脚轻轻在地上一塌,拿斧头就被震了起来。

  江楚歌伸手接取,不料这斧头虽然样貌古朴,但是分量确实极重。

  砰的一下,江楚歌一个不稳拿斧头又重重的跌在了地上。江楚歌双手运力,勉勉强强的才拿起斧头,但是拿起斧头后江楚歌的身子那还能站的稳?在周围晃来晃去的就像喝醉酒一样。

  江楚歌转了一会,靠在一棵大树上,喘息道:“这……这斧头这么中,怎么……怎么能砍的了柴……”

  老者二话不说,走到江楚歌的身前,拿起他手中的斧头。扬起来对着江楚歌身后的那棵树就砍了下去。

  江楚歌只看到一道白芒闪过,然后老者就把斧头又递给了江楚歌,说道:“走吧。明天做饭的柴火你负责。”

  江楚歌顿时咋舌,断龙崖这么多人那起码也要砍三四颗树啊,自己连斧头都舞不起来怎么能砍完?本来还想问问,但是那老者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林子中,江楚歌也来不及问了,赶忙跟过去。

  江楚歌走了几步之后,感到大地微微颤抖起来,接着后面就传来轰轰之声,呼,一阵沙尘在之前江楚歌站的地方扬起。

  江楚歌心里好奇,但是又不敢去看。暗道:“反正明天要来砍柴,明天再砍也不迟。”

  江楚歌跟着老者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屋子外,老者回身说道:“你回去吧,明天一早过来砍柴就行了。”

  江楚歌蹲下身子,轻轻的把那斧头放在地上,虽然很轻但斧头还是发出了一声闷响。

  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斧头带走,日夜不能离身。”

  江楚歌一愣,又吃力的把斧头掂了起来。向老者告了声辞。就摇摇晃晃的走了。

  这次的晚饭上文梦烟似乎也忘了自己昨天说的话,对于是谁做的饭也是只字不提。

  饭后,江楚歌跟着李莫尘到了他的房间。李莫尘先是给江楚歌讲解了一下打坐养息的姿势。江楚歌悟性很差,李莫尘说的虽然十分精细可江楚歌之中还是记不住,直到李莫尘解释了三遍江楚歌才勉勉强强的懂了点。

  江楚歌看了一下窗外的天色,叹道:“师弟啊,你也不要灰心。这打坐调息是咱们以后修炼万剑诀的根基,所以一定要勤加修炼,每多练一分对自身的筋脉内脏都是有一定的益处。”

  江楚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李莫尘说道:“现在天色也不晚了,你回去把我今天教你的领悟一下,等到明天这个时候再来我房间,若是有什么不会的也可以向柴鸣和林浩他们请教。”

  江楚歌楞道:“好的,我回去一定好好领悟。”

  江楚歌从李莫尘的房中走出来,抬头一看,一轮明月挂在头顶,把整个蜀山都笼在一层幽光之中。蜀山上淡淡的霞光仙气在这月色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空灵,江楚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浑身顿觉舒畅。

  停了一会江楚歌缓缓的向自己的房中走去。

  还未到房门就听到了闷雷一般的鼾声,江楚歌推门而入。房中只有林浩在呼呼大睡,柴鸣却不知去向。

  江楚歌悄悄的靠近昏睡的林浩,对着他的胸口击出一掌。

  林浩一点异样也没有照样睡的死猪一般。江楚歌又观察了林浩一阵,看他确实一睡着觉就很难醒来,这才放下心来。

  江楚歌在床上盘膝而卧,手心向外按照李莫尘教他的打坐姿势开始凝息。

  之前李莫尘说了一遍之后江楚歌其实就已经领悟的一清二楚,但是江楚歌想道自己在蜀山隐姓埋名,一个不好就是粉身碎骨的危险,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江楚歌故作愚笨反复的问了李莫尘打坐的姿势,直到天色太晚才从他的房中出来。这个时候来到房间看林浩睡的昏天暗地的,试探了几下见他不假,才开始尝试这打坐。

  江楚歌气沉丹田,按照李莫尘说的方法开始开通自身毛孔和穴窍。江楚歌感受到自身周围有着无数浓郁的青色气息浮在自己自己身边,心念一转,就要控制这些青色灵气吸入体内。但是令他不解的一幕出现了,不论他怎么努力那些青色灵气都始终无法被他纳入丹田。每当这些灵气一接触他开合的毛孔,自己的体内就会产生一种力量去抗拒那些灵气的渗入,江楚歌可以感受到自己体内散发出的力量居然让周围的灵气微微颤抖,只是出现了一下子周围的气息就锐减许多。

  江楚歌反复试了几次结果都是这样,不禁暗暗咋舌。就在他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

  柴鸣从外面笑嘻嘻的过来,一看到江楚歌的姿势,微微有些惊讶说道:“你竟然领悟了蜀山万剑诀?”

  江楚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我脑瓜子不好使,师兄今天只教了我打坐的姿势,但是我还是没办法做到向大师兄说的那样,把那些灵气吸入体内。”

  柴鸣松了一口气,说道:“我还以为师兄一下子就教你万剑诀呢。那个想要把周围的灵气纳入体内和自身的资质有很大的关系,像我这样百年难遇的天才也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可以把他们转换为自身能量,根据资质不同大家对灵气的吸引也有不同,资质差一点的每次打坐只有很微弱的灵气的吸入体内,而资质上乘的则可以把这些真气大量的吸入自身。对于你来说,现在的打坐应该仅有一小点灵气可以吸入。”

  江楚歌轻轻的哦了一声,心里却在纳罕自己的情况。按照柴鸣的说法资质最差的也有灵气进入丹田,可为什么自己却无法吸入呢?那种来自骨子里的力量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让这些灵气颤抖?

  柴鸣看着江楚歌愁眉苦脸的样子,咧咧嘴说道:“得得得,你也别想了,一个人的资质打她从娘胎中蹦出来就决定了,赶紧睡吧。”

  江楚歌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就上床睡觉。

  柴鸣又嘀咕了几句话蒙上被子呼呼睡起来。

  一夜无话。

  第二日天刚刚亮,江楚歌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他可还记得今天要去那处竹林砍柴啊。从怀里掏出那柄斧头,再次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不禁摇头暗叹,这斧头的分量真重,还有那个卢师傅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自己昨天和他一撞那道由内而外的力道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发出的,而且在临走的时候,卢师傅对着苍天古树的随手一斧头,对江楚歌可是很有震撼啊。

  拾起斧头,江楚歌一个人离开房间。当他来到厨房的时候,卢师傅已经在门外了。

  江楚歌微微有些惊讶的叫了声:“卢师傅……”

  卢师傅睁开微闭的双眼,淡淡的嗯了一身,说道:“我是卢天,以后厨房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你了。你每天除了做蜀山的功课之外就在我这就行了,我会给你师娘说的。”

  江楚歌不解道:“为什么要我住在着?我和师兄们住一块有不会的还可以向他们请教啊。”

  卢天盯着江楚歌冷声说道:“你的悟性我还看不出来么?什么天剑诀只要找人指点你一下就行了。在我这你不用装,我也不管你是谁,你只要老老实实的呆在我这就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