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明青剑祖
大白2015-12-14 16:493,151

  临近这些蜀山弟子是,李莫尘拉了一下江楚歌,悄悄道“这些通过剑试的弟子大部分都心高气傲谁也不服谁,待会若是谁要找你较量你就迁就一下别伤了和气。”

  江楚歌嘿嘿道:“反正我又打不过他们,不迁就他们一下他们还不把我打残废了。”

  李莫尘哑然一笑。指了一下太虚正殿道:“我要去找你师娘了。你自己当心点。”

  江楚歌缓缓向人群后边走去,待还有四五步是就停了下来,远远地呆在一边。人群后有两人后头看见江楚歌站的远远地,其中一个人不屑道:“一看就是个窝囊废。”另外一人哈哈大笑的走来,引得众人纷纷回头。

  那人问道:“兄台不知在入了哪脉学剑啊?”

  江楚歌见这么多人望着自己,心里有些紧张,断断续续道:“断……龙崖。”

  那人一听笑的声音更大了,说道:“我听说断龙崖也是咱蜀山的一大脉,隐隐有和咱们朝剑洞分庭抗礼的趋势,我看兄台一表人才又被断龙崖收为门下,料想修为不弱怎么会站得如此靠后呢?”

  原来这次收徒大典实力前的全都挤在前面,一方面有为他们马首是瞻的样子,另一方面也是想在各位主事和剑祖面前显摆一下,所以实力弱的反而被推到了后面。

  那些人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江楚歌冷眼旁观,说道:“弟子愚笨,毫无修为自然是要站在最后面了。”

  那人冷哼一声:”没修为?鬼才信!”说完就一掌试探性的拍向江楚歌。江楚歌暗叫一声:“来得好!”脚下挪动一道森寒的刀芒就从那人肋下划过。

  众人均自一惊,暗叹江楚歌这一下真是急如电闪,连他所用的兵刃是什么都没看见。

  那人突然发现没了人影忙转过身来,正要在攻上来只觉下身一阵凉意,看下去才发现自己的裤子已被割断。众人哄然大笑,就在此际一声剑鸣响彻整个蜀山,嗡嗡之声回荡在山峰之间。暮地里一道青芒在远处冲天而起随后又是万千道流光中冲云霄,太虚正殿前的各脉主事都站立起来,恭敬地注视着那千万道剑芒。没过多久,那剑芒就想太虚殿撒来,剑雨呼呼呼齐齐插在太虚殿前,千万柄神剑在殿前摆出一层一层的剑圈,圈子越向里面越小最后空出一个丈许的圈子。

  蜀山新进的子弟怎么受得了这样浑厚的剑气,全都被推出数丈有余。众人还未站定,天际上一道长虹直贯下来。“轰”一声闷雷炸在太虚殿前,沙尘飞扬。众人又不禁退出数丈,这两下倒是苦了站在最前面的弟子了,好一点的衣衫不整被剑气割断几道口子,差的就已经嘴角溢出血丝收了轻微的内伤。

  过了半响,尘沙随风散尽,首先映入众人眼前的就是柄一人多高的巨剑,那柄剑不偏不倚的就插在方才万剑围成的圈子里的最中央。

  “恭迎剑祖。”殿前的各位宗主纷纷向一位老者行李。正是明青剑祖。

  明青剑祖须发皆白,慈眉善目,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手捋白须呵呵笑道:不错不错,几年来各位都没落下功夫,天剑诀都有长进。”剑祖目光扫动殿前,起身沉声说道:“大家都是难得的人才,将来蜀山必将又是一番新气象。但是,为人学剑永远都要记住,刚极必断。敛气于骨而不放于行,这样才能长存久。大家年少气盛,切不可自傲于人,否则剑断人亡!”说完信手一挥,剑圈中的那柄巨剑嗡的一下就颤了起来,只听铮铮之声不绝于耳,以巨剑为中心的利剑全部断成两截,众人心中都是一寒,知道剑祖是在教训自己持才傲物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慌忙跪下道:“弟子谨记剑祖教导!”江楚歌也随众人跪下。

  明青剑祖微微一笑道:“孺子可教。”双手一拖,众人膝下就如同有人拖出一样全都站了起来。接着道:“好了,大家回去休息吧,日后一定要勤加修炼,莫要荒渡的这大好时机。三年后蜀山万剑朝宗希望大家都能取得不菲的成绩。嗯……手持剑符的弟子稍且留下一会。其他人没事就可以散了。”

  只见三个人从前面人群中缓缓走向前去,不用说自然都是拥有剑符的人了,场上人群还未走尽,这数百道眼光中看着三人包含着种种复杂的神色,有羡慕有嫉妒也有不服气的。

  江楚歌看那三人两男一女,纷纷把剑符呈上去,正在思忖自己的剑符已被剑逍遥折断是不是也要上前去。突然瞧见殿前有一人正向自己招手,细细看去正是师娘文钰。文钰又向江楚歌招了几下手,它才醒悟过来,慌忙向剑祖跑去,跑到他面前跪了下来却不知道该怎么向剑祖交代剑符的事,怔怔愣在一旁。

  明青剑祖轻轻“咦”了声,奇怪的看着不知所措的江楚歌。问道:“小兄弟,你的剑符呢?”

  江楚歌不知道怎么解释,支支吾吾的半天没说出一句话。站在明青剑祖生后的文钰忙替他答道:“师傅,他的剑符在我们断龙崖,徒儿一时心急忘了拿来。”

  剑祖摆摆手,笑道:“无妨无妨。这几个孩子都是人中龙凤,你们可要好好调教别浪费了这些佳俊啊。好了,只有这四个孩子你们一脉收一个,自己商量一下收留那个。记住收徒眼光要放长远,别只看现在的修为和资质。”

  身后的那四人,两男两女。两个男的全都是五六十岁得样子,一个是浓眉浓须,两眼大如铜铃,不怒自威的朝剑洞洞主,赤炼剑苗冲。另一位则是凌霄峰的峰主鸣寒剑唐冰,唐冰脸上白的吓人像是罩上了一层寒霜一样,当他的目光扫向江楚歌时江楚歌就禁不住打个寒颤。另外的两个一个自然就是断龙崖的文钰,另外那个妇人面貌极佳,一双眼睛就似含了水一样,明晃晃的,乃是摇波池的池主水云剑骆雨。

  苗冲、唐冰和骆雨都只是瞥了江楚歌一眼,就对他置之不理。三人的目光一直在余下的弟子中来回打转,这三人可谓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三个宗主都只越看越喜,那个都想招回去。正在三人抽搐之际,文钰突然道:“我们断龙崖要这个孩子。”

  三人心里突地一跳,生怕好苗子先被断龙崖要去,忙顺着文钰手指的方向看去,竟是最差的江楚歌。三大宗主先是心里一松随后就不约而同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搞不清文钰怎么会要这样的弟子。

  明青剑祖点点头道:“这孩子虽然资质欠佳但只要以后勤勉好学,成就绝对不会弱于其他人的。”

  最后骆雨选了那名女弟子录入她们摇波池,另外的两个孩子分别招入朝剑洞和凌霄峰。

  最后剑祖分别发给了四个弟子一块玉佩就先行离去了。文钰等宗主几人寒暄了几句也都回去了。

  一路上文钰、李莫尘都默然不语,只有江楚歌一人反复玩转着剑祖送的玉佩。玉佩通体清澈,圆润光滑,上面依旧刻着一柄短剑,江楚歌奇道:“师兄,问什么咱们蜀山上的东西总是喜欢刻柄短剑呢?”

  李莫尘解释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短剑。那柄剑就是开山剑祖一剑断龙时用的,但那时这柄剑还没断。哎,直到百年前这剑才……,总而言之这剑一直就是咱们蜀山的镇山之宝,所以只要是蜀山发配的东西都会印上,残神的图案。”

  江楚歌轻轻的嗯了一声,就不再言语了。

  李莫尘看着江楚歌不断的摸索那块玉佩,暗暗叹息一声,说道:“师弟,晚上你到我的房间来。我先传你蜀山的入门心法,你慢慢修炼,有什么不懂得就像我或者其他的师兄请教都行。”

  江楚歌一听师兄说起这些事赶忙收起玉佩,仔细听他说。

  李莫尘微微点点头,说道:“蜀山自古以剑入道,所以凡是本门弟子都是以练剑为主,祖师爷留下的万剑诀高深莫测,就算是我也只能领悟其中的三四分,你好好参悟,以后必有用处。现在你先回房休息一下吧,等到完饭过后你来我房就行了。”

  江楚歌一听晚饭,身子猛地一震,叫道:“哎呀,不好了!”

  “怎么?”李莫尘被江楚歌这么一叫,也是吓了一跳。

  江楚歌挠挠后脑说道:“我……我我忘了今天我还要做饭呢……”

  李莫尘一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不禁哑然失笑道:“昨天你师妹胡乱说的你还真当真了?好了,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也就不要再提了。”

  江楚歌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既然说了就一定要做到!”

  李莫尘看着面现的小师弟面带一种决绝之色,微微感到惊讶,说道:“你真的要去?”

  江楚歌点了点头,眼中的坚定之色更重。

  李莫尘眼中闪过几丝赞许的神色,说道:“好吧,我现在带你去厨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