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御剑凌空
大白2015-12-14 16:493,175

  柴鸣狡黠的一笑指了指鼾声大起的林浩。江楚歌摇了摇头表示不解。柴鸣二话不说直接跳起来竟做到林浩肉呼呼的身上。

  江楚歌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生怕惊醒了林浩。反倒是柴鸣毫无忌惮,大声道:“你放心,咱师兄一着床就像死人一样,就算天塌下来也照样呼呼大睡。”说罢还在林浩身上晃了晃,接着说道:“我都在他身上做了一年了,有时候还趴在他身上睡觉,那可叫一个舒服啊。怎么?你现在还不信我么?”

  即便这样江楚歌还是怯怯的摇了摇头,说道:“师哥你一个人做就行了,我还是做床板吧。”

  柴鸣哈哈一笑道:“师弟,以后你跟着我混保管你有吃有喝的。”笑完后解释道:“这房子虽然是间普普通通的房子,但确是全蜀山门众拼着挤破脑袋也想进来住的地方,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么?”

  江楚歌摇头道:“如果我知道就不用问你了。”

  柴鸣续道:“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这房子靠着断龙崖灵气最盛,修炼咱们蜀山剑诀事半功倍这可都是脱了开山剑祖的福分啊,要不然我和你师兄修为进展也不会那么快。但房子就这么屁大的地儿,所以师父规定选出资质好的弟子在这住宿。但是你我们就搞不懂了,你说会不会是师父眼花了没有看出你资质平平才让你住进来的?真是让人纳罕。”

  这原因江楚歌自然知道但他懒得解释,想了会问道:“那为什么师父不把逍遥阁建在这里呢?他们修炼不也快点么?”

  柴鸣吧唧吧唧嘴说道:“给你解释这么多,嘴好干。你去给我倒杯水来我再给你说下去。”

  江楚歌哦了声,端杯茶给柴鸣。柴鸣喝完茶歇了一歇又缓缓说道:“你当着断龙崖什么人都能享受的了么?这里的剑气只能滋润刚入蜀山天剑诀还不到三重的弟子,想你师傅师娘都已到了七八重的修为这些东西对他们的影响何为微乎其微,而你的小师姐文丫头仗着师傅师娘的余荫早早就已突破三重,况且逍遥阁灵丹妙药不计其数随便拿出一两粒就顶得上咱们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上半个月。”

  江楚歌心中冷笑:“这柴鸣是在福中不知福,听他语气竟还想打逍遥阁那些灵丹妙药的主意。

  柴鸣突然道:“你知道断龙崖的阎王罗刹么?”江楚歌摇头不知。柴鸣小声说道道:“阎王自然是指师傅剑逍遥了,他平日里就老是板着脸一言不发,这还不算什么如果你犯了错惹了他那你可就有好果子吃了,他非不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才怪,我背地里都叫他贱阎王。另一个罗刹是你的师姐,你别看他生的好看脾气可大得很,惹了这个罗刹婆比得罪贱阎王还要命。这两个人我都深有体会,你以后一定要记住惹谁也不能惹这两个人。”

  江楚歌讶道:“我看文师姐人挺好的,心也很善怎么就……就……是罗刹呢?”

  柴鸣呸道:“那是你还没在断龙崖待久,不信你问问你的师兄师哥们那个没被她整过。平日里就知道来找我切磋剑法,仗着天剑诀比我高每次都是她赢。真是胜之不武。”

  江楚歌道:“一个罗刹一个阎罗那这断龙崖岂不成鬼地方了。”

  柴鸣嘻嘻赞道:“鬼地方?这个称呼好极了!”抬头一看天色也到了吃饭的时间,从林浩身上跳下来对江楚歌道:“走咱们去逍遥阁尝尝你师娘的手艺去。”

  江楚歌忙到:“叫上师兄啊,他还在睡觉呢。”

  柴鸣嘘了一声,悄悄道:“我不是说了么你这师兄,睡着后比死人都安静。但就是不能让他听见吃字否则他比谁起的都快,咱们悄悄的溜掉回来拿些食物从他身上敲敲竹竿,那岂不更好?”

  “臭小子,知道今天是师娘做饭也不叫我!”晚还没说完一个黑影就朝柴鸣奔去,只听柴鸣一声痛呼就被林浩掷来的枕头打中。

  等柴鸣缓过神来才发现屋里就剩自己和江楚歌,林浩早去了逍遥阁吃饭去了。

  江楚歌和柴鸣从逍遥阁进去步入后面得院子里。这院子颇大,里面古藤盘根,花香四溢,一张大石桌摆在正中央,师兄林浩早就开始吃了起来。桌上还有四个人其中两个是李莫尘和师姐文梦烟,剩下的两个一个是个面如冠玉的儒雅轻年,另外一个则面若寒冰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

  柴鸣一面走一面悄悄道:“看见么?那个一副狠样的人那是咱么四师兄陆无极,平日了就这一副德行。他旁边的那个书生是三师兄易云,满嘴直呼这也的。”

  两人做在最末端,柴鸣见师娘文钰迟迟不来,那筷子敲着饭碗问道:“师娘怎么还没来?我们都盼着尝尝他的手艺呢?”

  文梦烟道:“我娘有事,所以今天的饭菜全是我一个人做得。怎么你不想吃我做的么?”

  柴鸣嘻嘻道:“哪敢哪敢,师妹在厨艺上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巴不得尝尝呢。”

  文梦烟娇哼一声说道:“说的那么好听却不见你动一下筷子,你就是嫌我做的不好吃!“

  柴鸣忙刷刷的加了一堆饭菜,不仅往自己碗里夹还把江楚歌的碗也加的满满的堆成了一个小山丘。柴鸣装模作样的吃着,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越吃越狰狞。

  文梦烟暗暗地骂了柴鸣一阵,便向三师兄易云四师兄陆无极介绍了江楚歌。陆无极抬头看了他一眼,冷冷的嗯了声就算打过招呼,易云双手一供道:“我叫易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易,大风起兮云飞扬的云。”

  江楚歌忙到:“以后还望师兄多多教导。”

  易羽摇头道:“指导不敢当,常言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以后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佳俊的天下了。”

  文梦烟耐烦道:“师兄又在咬文嚼字,不知道酸不酸。啊,对了小师弟,你说说我做的这些菜好不好吃。”

  江楚歌尝了一下碗里的饭菜,傻傻道:“就是米饭有点苦饭菜有些咸,其他的还挺好的。”

  文梦烟粉脸顿时就如铺了一层寒霜,李莫尘等人也停下了筷子呆呆望着江楚歌,柴鸣更是在桌下不住的拉江楚歌的衣袖,示意他别惹了文梦烟赶快给她说好话。

  易羽哈哈笑道:“子曰,人无信不立。江师弟为人坦诚直言直语可谓君子也。再看师妹这饭菜,咸淡酸甜因人而异,不可只听只言片语就能妄下结论,不信你看五弟林浩从开始到现在可曾听过嘴巴?”

  文梦烟竟像什么话也没听到,瞪了江楚歌一阵怒道:“好啊!我做的饭不好吃,你有本事!以后断龙崖的饭都就交给你,那顿做得不好吃你就一个人把自己做的饭吃个干净!”话一说完有头就走,任李莫尘怎么劝阻也无济于事。

  李莫尘长叹口气,对着已经愣在一旁的江楚歌干笑道:“师弟你别介意,师妹就是这脾气。等会她气消了自己没准就忘了,大家赶紧吃饭吧。”

  柴鸣啧啧说道:“罗刹婆就是罗刹婆发起火老阎王都拉不住啊!”

  李莫尘冷哼一声,易羽却哈哈一笑,众人就这样奇怪的吃了一顿饭。

  一夜无话,江楚歌因为明早要参加收徒大典所以早早的就睡了。

  第二日天微微亮的时候江楚歌就起来了。柴鸣和林浩还在呼呼大睡。江楚歌轻轻推开房门,依着昨天默记在心的路径向逍遥阁走去。

  这是朝阳将露未露,蜀山上晨雾朦胧被这几点红光晕的像少女羞涩的面庞。江楚歌被山风吹得虽然有些凉意,但心神却为之一爽,不知不觉中就已到了逍遥阁。

  不消一刻,一道白光横划天际,宛如流星一般直直坠在逍遥阁前。李莫尘从剑上跳下来道:“师弟准备好了么?咱们这就走吧。”说完李莫尘单手一拖,江楚歌就如腾云驾雾般缓缓飘到那柄剑上。

  李莫尘剑诀一换,那柄剑就疾飞出去。江楚歌看剑外的树木山涧化为一道道翠影向后倒去,只几个喘息就把逍遥阁摔得没了踪影,羡慕道:“师兄,你是不是会仙术要不然这剑怎么这么快?”

  李莫尘笑道:“仙术到算不上,日后只要你的天剑诀能够突破三重也能这样御剑凌空。至于剑得快慢不仅和自身修为有关也和剑的本身质地有关,我这柄剑是师父给的叫,无尘剑,据说是取千年玄铁用天雷淬炼,经过千百道雷罚之后,玄铁内的杂质全部清除所以这剑才如烂银一样。以后你修为高了师父自会送你柄好的利剑。不过说也奇怪,咱们蜀山那么多子弟但是剑器却还从未出现过短缺的现象,也不知剑祖师父从哪里搞到的这么多神兵利器。好了,师弟咱们下去吧。”

  就这一段话的时间两人就已赶到了太虚正殿,此时天际才微微露出半个太阳但太虚正殿前就已站满了人,李莫尘远远地就把无尘剑收了起来和江楚歌一道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