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以后你叫江楚歌
大白2015-12-14 16:493,142

  十三远远地就看见一座硕大的房屋,气势宏大檐角飞扬,再走近些就见到一块巨大的匾额,逍遥阁三个字入木三分,其中还藏着暗暗地剑气,显然是用剑刻上去的。

  进了阁里才看到一个面貌较好的妇人和剑逍遥与文梦烟都在,剑逍遥依旧是一副威严的表情,那少妇一双美目在十三身上好奇的打量着,而文梦烟则装作一副全然不知的样子。

  李莫尘开口道:“师傅,这少年已带了过来。”

  剑逍遥微微点点头,说道:“你在一旁坐下代我问他。他拿的剑符是你大师兄江楚歌给的。”

  李莫尘骇然变色,大师兄江楚歌是剑逍遥的首席弟子,资质极佳,人也聪颖平时练剑更是从不偷懒,所以修为进展可谓是一日千里,平日里对待师弟师妹么就如亲生兄妹一样,全无架子。所以江楚歌在断龙崖不仅深得师傅喜爱就是各位门众对他也是恭敬有加。十年前仗着师傅给的秋水剑下山历练,但却在几年前音讯全无,纵管师傅怎么找寻都没一点消息。如今又怎料到这少年拿的剑符竟是大师兄的。

  李莫尘整整衣衫,正襟危坐。向十三一一问来,所问的问题和昨天文梦烟问十三的差不多。十三自然又是一番悲痛的说出剑符的来历。

  其实昨天剑逍遥看到剑符和十三的神情时就已差不多才出了大概但自己心里却不敢相信爱徒已被遇害,所以方才才让李莫尘待他去问。当十三说出江楚歌已被杀害时剑逍遥只觉胸口有股热气直冲上来,“哇”吐出口鲜血。文钰更是眼前一黑直接昏了过去。

  文梦烟和李莫尘同时惊呼道:“师傅!师娘!”

  剑逍遥摆了摆手示意无事,对文梦烟道:“服你娘回去好好休息。”文梦烟心痛的看了父亲一阵才扶着文钰退下去。

  剑逍遥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阵平静下来,问十三道:“你们村子在哪?你还记不记得杀害你们村子那人的面貌?”

  十三想了一大会在说道:“我们在东海小渔村。但是那个人的面貌我忘了,只能记得他全身黑糊糊的好可怕。”

  剑逍遥站起身子对着李莫尘说:“等你师娘醒了就说我出去办些事,断龙崖一切都由她打理,最迟一个月归来。”说完就要御剑冲去。

  李莫尘忙拦住,沉痛道:“大师兄才惨遭不幸我们都深感悲愤,但现下断龙崖正是收徒授艺之际少了师傅恐怕师娘忙不过来,况且这受大师兄之托的孩子怎么办?我想过一段时间等一切都安顿下来之后,我们在去……”

  “你不用说了,我意已决!你师娘忙不过来就由你带领师兄们从旁辅佐。”把目光一转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十三呆愣了半响才醒悟剑逍遥问的是自己,忙说道:“我没名字,别人都叫我十三。”

  剑逍遥哼了一声,手一挥,“轰”一柄长剑已插在十三面前,十三吓得倒退数步才止住。再看那剑,剑身刻有龙纹蜿蜒到剑柄,剑身微微颤抖宛如龙吟。

  剑逍遥喝道:“跪下!”十三被这一喝嗵的就跪了下来。

  剑逍遥见他这样胆怯怒道:“对着龙渊剑磕九个头你就是蜀山的弟子了!磕完头你就不用叫十三了改名叫江楚歌!”

  十三哪敢不应,依剑逍遥的吩咐恭恭敬敬的磕了九个头。头刚磕完剑逍遥就踏剑归去,只有断龙崖上阵阵龙吟声回荡不绝。

  十三看着剑逍遥归去的方向发了会呆,跪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莫尘见状暗自长叹一声,把十三扶起来强颜欢笑道:“恭喜恭喜,以后你就是咱们蜀山断龙崖一脉的江师弟了,我先带你安顿下来等过几天就交你本门的巩基心法,你需好好修炼别辜负了大师兄和师傅的苦心。”

  十三过了会在反应过来李莫尘嘴里的江师弟就是自己,忙点头答应。

  李莫尘带着江楚歌穿过一片树林,又到了江楚歌之前住的地方,不过这次却换了房子。江楚歌随着李莫尘一直向断崖处走去,江楚歌感觉越向断龙崖靠近身子就越舒泰,在近一些就看到一道无尽的天坠横在眼前,层层淡青色的万剑真元从中萦绕出来,江楚歌向对面的悬崖看去,另一面隔着淡淡万剑真元竟只能看个大概摸样,可想这两涯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走到断崖的倒数第三间屋子停了下来,李莫尘说道:“以后你就住在这里,这里离逍遥阁有些远你能记得来路么?”

  江楚歌努力回忆了一遍刚才走的路径,答道:“我又想了一遍,能记住。”

  李莫尘微微一笑,推门而入。房中已经有两个人在内,一个是那天与李莫尘同守山道的柴鸣,另一个则是一个胖的像水桶一样的胖子。

  柴鸣可是见过江楚歌的,不解的问道:“师兄,他怎么住在这里了?”

  李莫尘皱了眉微怒道:“你能住他就不能住么?这位江楚歌以后就是你的师弟了,蜀山的一切戒律和规矩有你说给他听,你若是敢欺负他看我怎么收拾你!”

  柴鸣嘻嘻一笑连称不敢。李莫尘对着那身材偏胖的说道:“林师弟,这位江师弟以后就拖你多多照顾了,如是有什么事处理不了可以来找我。”最后一句话显然是警示柴鸣的。柴鸣听罢只是摆了摆手,一副无奈的表情。

  那位被李莫尘称为林师弟的人叫林浩,平日里乐乐呵呵俨如弥勒佛一般,为人也颇为忠厚老实,是以李莫尘才让林浩来照料江楚歌。林浩呵呵一笑,说道:“师兄你就放心,这位师弟我一定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

  柴鸣笑道:“师兄张嘴闭嘴就离不开吃的。我都跟你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我长个几斤几两的,反倒是你不吃不喝那身肥肉也长个不停。”

  李莫尘又叮嘱了几句,对江楚歌道:“以后这几位就是你的师兄了。那个瘦瘦的是柴鸣,虽然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你可别小看他的修为,只是短短三年就已达到天剑诀两重九层,我看他近日里的进展马上就能突破到三层了。那位有些发福的师哥叫林浩,他人心肠最好但就有一点,哈哈太懒了平日里除了吃饭连动都懒得动。”说到这柴鸣插嘴道:“师兄每日吃了喝喝了又睡,就这样修为也能达到四重五层,真实天妒英才啊!想我这么努力才这样,你说还有没有天理了。”

  江楚歌说道:“你不会让他教你那种只用睡觉也能修炼的法子么?”

  柴鸣一拍脑门,叫道:“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师弟你真聪明,回来咱们蜀山全都用这像躺尸一样的法子修炼,哈哈还不吓死别人。”

  林浩笑吟吟道:“你是不是皮又痒了,竟敢说我这法子是躺尸?回来师妹再来找你切磋剑法你可别来找我啊,我懒得管你们那档子事。”

  “好了好了。都别闹了。”李莫尘摆手示意三人停下来,说道:“江师弟,明日天一亮你就要起来,去逍遥阁找我千万不能迟到。明天可是收徒大典,在太虚正殿前各脉主事以及剑祖都会来看,而且通过蜀山剑试的各位年轻佳俊也要云集在此,你并未学过什么修炼法门明天若是他们要存心试探你,你就姑且忍一忍别闹出了叉子,害你师傅师娘抹黑。”

  林浩听到李莫尘说江楚歌竟没学过任何心法,不禁咦了一声。而江楚歌听了只是不住的点头,心里想道:“明日剑祖和各主事之下那些过了剑试的子弟未免就真敢大动干戈,暗地里的较量自己未免就会输。”

  李莫尘见交代了差不多了,就匆匆离去与师娘商量明天收徒大典的事情。

  柴鸣再无顾忌叽里呱啦的对着江楚歌问这问那,江楚歌被他连珠炮弹似的问的反应不过来,呆道:“师兄你能说慢点么?你一下在说这么多我都记不住了。”

  柴鸣无奈道:“真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什么,这都记不住。好,你听好了我在问你一遍。你是不是也有蜀山发的剑符?”

  江楚歌点了头。柴鸣又接着问道:“你当真一点道行都没有?那师哥怎么会把你安置在这屋子里呢?”

  江楚歌先点了一下头又连摇两下。柴鸣想了一会才明白他的意思,见问了江楚歌那么多什么也没问出来,不禁想向林浩求助,那知林浩早就呼呼睡倒在了床上,对他们的事全然不知。

  江楚歌不解道:“难道这屋子有什么古怪么?为什么我就不能住呢?”

  柴鸣先不答他,低声问道:“站着说话多累啊。想不想坐下来。”

  江楚歌坐在床沿说道:“咱们坐着说吧。”

  柴鸣把话音说的更低道:“床板这么硬做得怎么会舒服呢?想不想做软乎乎的玩意?”

  江楚歌问道:“做床板就行。再说了这有什么软的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