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平凡招数不凡威力
大白2015-12-14 16:493,154

  文梦烟看着江楚歌的样子,骂道:“真不是男人,害怕了就躲起来!真不知道当初爹是怎么把你留下的。”

  江楚歌抬眼楞视了文梦烟一眼,文梦烟突然觉得全身一寒,仿佛江楚歌的眼里有着无可抵挡的杀气一样,被他一看身上的毛孔顿时为之一寒。

  “看什么看!我们漂亮温柔的文师姐是你这卑微人能亵渎的么?”漠千绝身后的一个跟班的四代弟子怒道道。

  “对对对!”其他人也开始大叫起来。“向文师妹这样的人也只有我们漠师兄才能陪的起,你有什么资格看她一眼?”

  文梦烟还畏惧在江楚歌的眼神中,对于众人所说一句也没听见。

  漠千绝满含笑意的看着江楚歌,这正是他想看到的景象,仰头对着文梦烟说道:“师姐,别和这废物浪费时间了,咱们去熬灵芝吧。”

  文梦烟木然的点了下头,跟着漠千绝就走了。

  漠千绝回身对着江楚歌喝道:“师弟!看剑!“

  呼!

  一道湛蓝色的剑气呼呼就向江楚歌的胸口斩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剑气江楚歌可以就卢天教他的震字诀抵挡掉,但是他不能这么坐!他还要为他的身份估计!谋以忍为尊。

  轰!剑气在江楚歌的胸口划出一个深深的血痕,一团血雾在空气中爆射而出,江楚歌倒在地上顿时昏了过去。

  等到江楚歌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硬邦邦的石床上。不待江楚歌看清周围的形式,一股大力就钳住了自己的脖子,“为什么不用我教你的招式!”

  江楚歌狠狠的瞪着卢天一声不发。

  “说!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嫌我教你的比不上天剑诀!”卢天的面目上的皱纹因为怒火已经盘结在了一起,看的异常恐怖。

  江楚歌还是默不作声。

  “找死!”一指指向江楚歌的一处血脉。

  虽然卢天这一指头上并没有半分灵气注入其中,但江楚歌顿觉全身一痛,浑身不自觉的抖动起来。剧烈的痛楚让江楚歌的面目凝成了一团,额头上的汗水一点点的渗出。

  “说不说?”

  “呸!”江楚歌忍痛吐出一口吐沫。身上的剧痛不断的加剧着,但是不论怎么样江楚歌之中一句话不说。这些痛楚非但没有磨灭他的意志,反而坚定了他对绝对实力的追求,疼痛没加一份江楚歌的身心中就多加一份怨气。卢天最重会后悔自己对江楚歌不得所作所为的,但是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江楚歌在剧痛中直接昏了过去。卢天看着全身湿透江楚歌暗自道:“想不到这小子这么固执坚韧。这样一个好苗子以后必成大器,可惜啊,可惜啊,你注定要命丧我手,等到你没了利用价值,封神之地就是你的坟墓,哈哈!”

  卢天在江楚歌的身上点了几点,没过一会江楚歌的醒了过来。刚一睁眼,就是两道锋芒的眼神直射卢天。

  卢天微微一愣,哼道:“小子我知道你的身份不一般,你来蜀山也可定不是为了学剑法的,既然这样我们不如这样,你只用帮我拿一件东西,我不禁帮你隐藏身份还传授你无上剑法怎样?”

  “凭什么相信你!”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你只能相信!”

  江楚歌顿时默然。这就是没有实力的下场么?处处受别人指使,连一点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好吧!我信你!”

  卢天点点头,微笑道:“这才对嘛。一味的抗衡下去,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的。”

  “要我拿什么东西?”

  卢天笑道:“着你现在还不用先知道。你只需按照我说的坐就行了。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养伤,每天去领悟一下我传给你的你的剑法就行了。对我我教你的剑法我没有什么要求,只要你在五年之后的五脉聚首中能够夺得前三就行了。嘿嘿,若是你失败了,我想我会考虑换一个人选的。”

  江楚歌淡淡的点了下头。

  卢天继续道:“这几天你就参悟剑法吧。我叫你不想那些狗屁师兄教你的那些,重灵气而轻意境。你只要多参悟终能超过他们的。”

  一年后……

  一个身影屹立在丛林之中,这人的背影看起来异常的硬朗,此时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柄小矮头,目不转睛的看着面前有如几十尺宽的苍天古树。

  这少年动手了。古朴的斧头缓缓的划了过去,速度简直慢的不能再慢了。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恐怕会让蜀山上的好多师兄大跌眼镜,就是这样缓慢不含真元的一招轻而易举的就斩入了大书之中。斧头和树干相接触的时候并没有巨响发出,仅仅是一声在轻微不过的清脆声。斩入树干后斧头就如像是在切豆腐一样,毫无阻拦的就把大数拦腰砍断。

  这可不是普通的大树啊。在蜀山上由于灵气的滋润,所有的树木都比平原上的要坚韧。而且有了灵气的滋润它们的树干会变的比岩石还要坚硬,紧紧靠着一柄破斧头,不动用真气就能毫不费力的斩断,这究竟需要怎样的力气?

  这树下的少年正是江楚歌。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打杂,不仅在厨房砍柴有时候还会安排到别的地方打扫,现在的江楚歌谁也不会把他和拥有剑符的蜀山弟子联系起来。

  江楚歌砍好柴,把它们用绳子捆绑住然后按照那条他已经走了一年的小路往厨房返回。

  江楚歌一天要砍四五颗树的的柴火,才能够供得上断龙崖一脉。所以每一次他都是背着几十斤的柴火走回厨房。一年下来,虽然江楚歌没有修行过本分真元但在体制上却得到质的提升。现在他在背着些柴火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自己的身法明显的比来之前要快上数倍。另外要说的一点就是卢天给江楚歌的那把斧头,说也奇怪,这柄斧头跟了江楚歌一年了,江楚歌这砍了一年的柴火理论上说力气也应该增进了不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拿起斧头都是异常的非礼,就像他最初拿斧头一样,江楚歌暗暗怀疑这斧头会按照使用者的情况来增加自身的重量,所以不论江楚歌的力量提升多少,他拿斧头都和当初一样吃力。但是不得不说,这一年的砍柴生活让没有真元的江楚歌在体制上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为他以后更好的使用剑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江楚歌信不走入厨房。刚一进门,一道寒光就迎了过来。江楚歌冷笑一声,低头比过去,那道寒光带着江楚歌的几缕发丝从他头顶划过。

  江楚歌自然知道来人是谁,伸手从背后抽出一根手臂长短的柴火,欺身而上直接和那人厮斗起来。

  对面袭击江楚歌的那人正是卢天。卢天手里拿着仅仅是一个做饭用的勺子,但是如果勺子仅仅用在普通厨师手中那谁也不会感到可怕,可是卢天他不是普通厨子,甚至不能称为厨师。所以他手里的那个勺子就像匕首一样,锋利难挡。

  卢天似乎并没有杀死江楚歌的意思,把勺子护在身旁,任由江楚歌攻过来。

  远远的看去,一柄小小的勺子被卢天舞成了一个密不通风的银色屏障,把江楚歌的木棍死死的挡在外面。

  江楚歌看着自己的攻击始终无法攻破卢天的屏障,也不气馁,缓缓的在卢天的周围游走起来,试图以此来寻找他的空隙。

  卢天眼中闪过一道赞许的神色。这一年他是一直和江楚歌在一起的,对于江楚歌的剑法的增进也是最有感受的。对于江楚歌卢天的评价只有一个,天才!

  短短一年的时间,江楚歌就从卢天这里领悟了他传授的所有剑法,对于他的进步卢天只能频频叹息,若不是江楚歌的火候不过恐怕现在的卢天已经不是江楚歌的对手了。

  卢天受了一阵就开始反击。手里的勺子带着森寒的光芒滑向江楚歌拿树枝的手腕。江楚歌看着攻到身前的勺子,处乱不惊。手腕快速转动起来,带动着手里的木棍化为一个小的圈圈。木棍在江楚歌的控制下轻巧的搭上了勺子的边缘,接着江楚歌的手腕向外一边,卢天的勺子顿时就失去了准同向一边偏去。

  江楚歌看准时机,趁着卢天的这一击处于下风的时候,对着卢天的额头就劈了过去。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个竖劈江楚歌至少就练了不下万次。树枝在空气中发出呼呼地响声,不可一世的就落到了卢天的头上。

  但是下一次,卢天的身子居然消失了,江楚歌只是看到了一道残影然后这一棒子就落空了。

  心里已经,知道这次自己又输了。脖子上一种微凉的感觉传遍全身。一个比这感觉还有冰冷的声音响起:“嘿嘿,一年中果然有进步,基本上已经可以和一个天剑诀两重五层的弟子品分秋色了。不过,这还不够。想要拿到我那样东西,至少也要达到四重的境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