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练剑房
大白2015-12-14 16:493,149

  卢天收回架在江楚歌脖子上的勺子,走到江楚歌的身前思索起来。卢天踱来踱去,并用手里的勺子不断的敲打这自己的掌心,喃喃说道:“再说一个月就是蜀山的参剑盛典了。怎么才能让你去呢?”

  “不用你管,我自己来。”

  卢天惊讶的看着江楚歌,嘴角上扬,嘲笑道:“小子,就凭你的实力有什么资格去参剑?你知道参剑是什么事么?”

  “资格么?我会让你看到的!”说完转身就出去了,留下阵阵冷笑的卢天。

  卢天眼中精光连闪,暗自问道:“选着小子去封神之地究竟对么?倘若不行就废了他!”

  参剑这件事江楚歌只用了一个星期就查探清楚了,而且还查的不知不觉,所有的断龙崖子弟都不会想到一个扫地打杂的弟子就靠着他们平时闲聊的内容,在他的脑海对参剑有了一定的了解。因为在江楚歌来蜀山之前他的身份是七杀门的一名弟子,七杀门的任务就是,暗杀!而暗杀之前最重要的就是情报,在这方面没有谁能比江楚歌更有经验了。所以当江楚歌把参剑的内容和又来一五一十的告诉卢天的时候,着实让卢天震惊不小。

  卢天那有些小的眼睛听完江楚歌说的话后,眯成一道线,虽然小但是异常的明亮,在这忽明忽暗的眼神中,江楚歌感到了淡淡的杀机。

  “你的能力让我有了想杀你的冲动。”卢天淡淡的说道。

  “除非你不想要你的东西了。”

  “但是那东西和性命比起来还是微不足道的。”

  “那你就杀了我。”

  卢天猛地睁开眼睛,凝视了江楚歌一番。然后转身就进了内屋,远远的穿了一句话:“想办法搞到去参剑。里面有一本书拿出来。”

  参剑是蜀山历代流传下来,目的就是要辈分地位的弟子在参剑中能够参悟剑道,有所成就。参剑每年都会举行,各脉推选悟性稍高或者是可造之材的后辈弟子进入参剑洞进行参剑。参剑洞里面有蜀山历代祖师以及一些得道高人留下的剑典,这些剑典可谓是那些前辈高人的毕生所学,但是却并不适合所有的弟子修炼,最重要的还是领悟,以及其中的一些机缘。

  按照历来的规矩来说,一脉只能有五个人去参剑。这五个人全是由本脉掌教决定。江楚歌从那些四代弟子中的口中探出的消息是,师娘文钰为了公平起见打算按照这一年的修为来决定谁会去参剑,所以定在半月之后将会有一个小比试,凡三代以下代弟子均可参与。

  逍遥阁。

  文梦烟拉着文钰的手说道:“娘,我就别比试了。你直接让我参剑吧。”

  “胡闹!辨矩就是规矩,那怕你是我女儿也不能这样啊。你看看你这一年,整天和漠千绝混在一起,我就说了他品行不好让你离他远点,可你就是不听。结果这一年你的修为还是停留在三重的境界一点进展也没有,你看你爹回来不打死你!”

  文梦烟撅嘴道:“娘。你怎么老是针对千绝啊,他人找的不错而且对我也好的不得了,我干什么他都依着我,哄着我。至于我的修为,娘你也不是不知道,天剑诀三重是一个门卡,想要突破门卡需要莫大的机缘,咱们也不能操之过急啊,嘿嘿,万一走后入魔了那就划不过来了。”

  文钰冷哼了一声,气道:“我不管漠千绝在你眼里怎么样,反正我是反对你们两个在一起。且不说咱们蜀山就是断龙崖,那些品行端正修为高超的弟子也是一捏一大把啊,你怎们就一头认准了漠千绝?跟那人在一起你早晚要后悔的,你看他现在把四代弟子中搞得成什么样子了?不管我怎么教训他,这人就是屡教不改。我要让他去师祖那面壁,你居然还给他求情,你……你是不是要气死我啊!若不是你爹不再,没人主持大局,我早就把他给收拾了!”

  “娘!”文梦烟不一的叫了一句,说道:“咱们好端端的怎么说这事了。你这次都看好谁啊?你说我在参剑洞里面会不会突破三重啊。”

  “哪有那么好的事?这次参剑我到看好柴鸣和林浩,其他的人我一个也看不上,就算那些第四弟子有人进了参剑洞也未必就能参悟到什么?哎,这四代弟子可算是毁到了我手里啊,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去见这些同门师兄呢?两年之后的五脉聚首,这……这些弟子,哎……我都不敢想象了。”

  文梦烟自信道:“娘,你就放心好了。在两年之后的五脉聚首中我们一定会给断龙崖争光的。”

  文钰重重的叹了一声,“但愿吧。以往咱们断龙崖可都因为其他四脉的刻意打压,所以在五脉聚首中并没有得到过好成绩,但是再差也是前十。我对你们这一届的不抱什么希望,只要有人能进入前十就行了。”

  文梦烟扁扁嘴,气道:“娘,你真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气势。我看咱们断龙崖未必就和他们差多少呢!这一年的时间千绝更是达到了两重七层的境界,马上就要和我齐平了。再过两年,那还不突破三重?”

  文钰摆摆手,说道:“还是不要提这事了,这事还早的很。你回去修炼吧,再过一个星期就要还是选参剑的人物了。你好好调养自己的状态,别和漠千绝疯玩,还是大有机会去参剑的。”

  文梦烟吐了吐她粉嫩的舌头,嬉笑道:“知道啦!”然后一溜烟的就跑出去了。

  七日后。断龙崖,练剑房。

  江楚歌在外面拿着一个扫把默默的扫着地,这一天他比任何弟子来的都早,因为今天是师娘文钰选出参剑弟子的日子。

  练剑房是断龙崖弟子用来修炼剑法剑诀的地方,这练剑房内设有重重禁制,据说这些禁制就算是师傅剑逍遥这样实力的高人也攻不破,所以在这里面练剑不用害怕泄露的剑气损坏到别的地方。

  练剑房的占地极广,几百人在里面挥剑练习也不嫌拥挤。

  当江楚歌把这面积极大的练剑房,用它那破旧的扫帚打扫了一多半的时候,那些想要参剑的弟子才断断续续的进来。

  这些弟子一个个嘻嘻哈哈的,见到江楚歌就是一阵奚落。世态炎凉不过如此,人得势的时候别人一个个捧着你,一旦没有权势众叛亲离。

  对于这些人的讥讽江楚歌早就看到了,这些人的嘴脸也早就深深的刻在了江楚歌的心中,他们总有一日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小杂役,这么勤奋啊!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今天可是师娘选择参剑弟子的日子,你这靠着剑符过来的弟子要不要也来试试啊?哈哈!”

  嘲笑江楚歌的这人叫张漠,是一名四代弟子,平日里和漠千绝走的极近,每次见到江楚歌都会嘲笑一番,有时候甚至还会动手教训一下江楚歌,还美曰其名的叫做“同门授艺”。对此众人都是把江楚歌看成一个笑话,有事没事的时候就嘲笑一下,乐呵乐呵。

  这个时候进入练剑房的弟子也有几十名了,听了张漠的话都是哈哈大笑。

  张漠运转天剑诀,猛的推向江楚歌,江楚歌身子轻轻浮动,悄悄的卸掉张漠的灵气,但还是装作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嘭嘭的倒退出去,最后轰的一下重重的撞在墙壁上。

  看着江楚歌龇牙咧嘴的样子,众人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受用。其实这些人实力都不是多么高深,来蜀山一年了没有几个突破两重的。平日了师娘和师兄对他们的怨气他们都会找江楚歌发泄,这些人绝对是典型的吃软怕硬。

  张漠哈哈大笑道:“小杂役啊。托你的福,你爷爷我现在已经到了天剑诀两重四层的境界了,这次参剑我那是势在必得,哈哈!”

  临走时又踢了江楚歌一脚,在一震狂傲的笑声中向房内走去。

  江楚歌低头拾起扫把,不理会众人的眼光,继续清扫这房内的污渍。

  没过多久,所有四代弟子都来齐了。江楚歌对着人群看了一眼,居然还看到了柴鸣和林浩两人。这些人聚在一起轰轰的议论这参剑的事,相互吹嘘着,有的人甚至有争执的面赤耳红,险些打起来。

  突然,一股凌厉的剑芒席卷过来,众人心头都是一惊,有的人甚至无法抵挡剑芒的威力,被重重的压倒在地上。

  在场这么多人多没有注意到,平日里被他们欺负来欺负去的小杂役,只是在角落轻轻的晃动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后就若无其事的继续扫地。

  剑芒过后,一声冷哼传了过来:“不知上进!”

  话音刚落,两个人影就买入练剑房。文钰和李莫尘一线以后的进来,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一个个都挂着一层寒霜。

  文钰两眼环视四周,一道有如有实体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就你们这点修为也想去参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