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蜀山五脉
大白2015-12-14 16:493,227

  文钰并没有直接告诉江楚歌卢天的身份,而是先反问道:“你有没有听过两年之后的五脉聚首?”

  “哦,在我扫地的时候好像听师兄们讲过。”

  “那你有没有想过,咱们蜀山明明只有断龙崖、朝剑洞、凌霄峰和摇波池四脉,为什么会叫五脉聚首呢?”

  江楚歌挠挠头,说道:“一听师娘说起来我才注意到。难道是师兄们讲错了么?”

  文钰叹息道:“不,他们并没有讲错。这五年一度的五脉聚首可是蜀山一大盛事,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怎么会说错呢?”

  “那这到底为什么呢?”

  “其实,蜀山本来就有五脉。”

  “五脉?那……那为什么现在?”

  文钰解释道:“在开山立派的时候,蜀山在四脉的基础上还有一个天剑流。这天剑流傍水而立,人杰地灵,人丁和实力一度达到了五脉首位,但是就在几百年前这个天剑流就覆灭了,至于覆灭的原因在蜀山是一个禁忌,也只有一些辈分高的弟子几位掌教知道。”

  虽然江楚歌很想知道天剑流覆灭的原因,但是他知道自己还没有那个资格。有些奇怪的问道:“师娘,你说了这么多和卢师傅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他就是天剑流的掌教!”

  江楚歌浑身宛如遭到雷劈一样,呆在原地。原来平日里和自己住在一起的那人竟然是蜀山一脉掌教。

  “那那那……他怎么会在断龙崖给我们做饭呢?”

  文钰叹道:“这个问题我不能给你说,这也是禁忌。”

  江楚歌心里突然醒悟到,这个卢天一定和天剑流的覆灭有脱不了的干系,恐怕他找自己也是为了天剑流。

  文钰说道:“师娘现在提醒你一点,在外人面前一定不要提及卢天这两个字,更不要告诉别人卢天传授过你剑法。他的那些招式你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施展出来,尤其是在一些辈分颇高的长辈面前。”

  江楚歌楞道:“那我参剑怎么办?”

  文钰轻笑道:“参剑又不用比拼剑法。其实参剑就是去朝剑洞里面挑选适合自己的剑典,如果有合适的可以抄录下来,回去慢慢修炼。”

  “这么简单?难道朝剑洞的剑典比天剑诀还更厉害么?”

  文钰道:“怎么会简单呢?在里面的剑典每一册上都会附有留下次剑法的前辈的神识。你想要参悟他就必须先过来神识的考验。剑法因人而异,也说不上什么最厉害,但是天剑诀是根基,只有更急打稳了才能更好地施展这些法术。”

  江楚歌不知道自己是绝脉之体,一听到师娘提到天剑诀只能不断的点头称是。

  文钰拍拍江楚歌的头说道:“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明天早早的赶到逍遥阁就行了。还有,师娘告诉你的那些事你一定要牢记于心!”

  江楚歌道:“师娘,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做的。”

  “嗯,那就好。你赶快回去吧。”

  江楚歌道别了文钰就向厨房走去。

  来带厨房的时候,卢天正在添火做饭,看着他那有些驼的背,谁也不会想到他曾是天剑流的掌教。

  卢天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江楚歌收起自己心里的想法,冷声道:“明天参剑。”

  卢天依旧没有回头,往火里面填了些柴火,继续道:“很好!相比文钰也给你说了参剑的事吧。”

  对于卢天这样可答可不答的问题,江楚歌一般都会选择沉默。

  卢天拿着烧火棍,搅了搅里面的柴火说道:“明天朝剑洞不论有多少稀奇古怪的狗屁剑典,你看都不用看,你只用参悟一本就足以你称霸蜀山了。”

  江楚歌心里一动,但还是忍住了并没有问出来。

  这次卢天终于回过头,有些惊讶的问道:“你难道对此不敢兴趣?你不是很想变强么?想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在你面前,你不会想要他错过吧。”说完回过身继续添柴,道:“我知道你是聪明人。朝剑洞有一本《天剑九绝》,不论你用什么方法给我把它带到我的面前!”

  江楚歌听完,转身就走了。既然已经知道了卢天要的是什么,留在那里也没什么事了,倒不如回屋好好的想一下文钰的话。这卢天把自己收在他身边绝对不安好心,江楚歌已经不止是一次的从他身上感受到杀机了,但是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下,江楚歌是不会做傻事的。

  现在厨房里就剩卢天一个人了。火苗映在卢天脸上忽明忽暗的说不出的阴森可怕,偶尔从柴火里面传来几声噼里啪啦,就像现在卢天的感受一样。

  天剑九绝!

  自己终于就能再度见到天剑九绝了!

  自己离预期的目标又进了一步,只是不知道江楚歌这个小子能不能领悟天剑九绝?

  这书就算是自己也无法完全参悟透。此物一项是天剑流的圣典,多少弟子门人都无法参悟其中奥妙,最多的也就是参悟到了其中的第七绝,后面还有的那两绝让人不敢想象!

  第二日,江楚歌早早从床就爬了起来。结果卢天比他更早。江楚歌只是看了他一眼就迈出门槛。

  “小子,天剑九绝回不来,你也不用来了。带着这个!”

  呼——

  一道黑影带着冷冽的劲风向江楚歌的胸口划去。江楚歌木含精光,双说齐出。

  这东西力道极大,纵然江楚歌是用两只手接住的,但是他的身子还是不自觉的向后退出了五步才止住去势。

  低头一看,卢天扔过来的正是砍柴用的那柄奇怪的斧头。虽然江楚歌对卢天恨之入骨,但是不得不说他还是蛮喜欢这柄赔了自己一年的斧头。

  斧头一如说那熟悉的感觉就传遍全身,江楚歌对着次参剑之行莫名的就多了几分信心。

  将斧头装到自己的胸口,然后再次展开身法向逍遥阁走去。通过这一年的苦练,纵然有一个不断加重的斧头在身上,但是江楚歌的速度还是稳稳地,没过一会看到了逍遥阁的轮廓。

  江楚歌放缓脚步,变成普通人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到逍遥阁。当江楚歌来到逍遥阁的时候,有两个人已经在这了。

  那两人人影一胖一瘦,这是昨天在考核中帮助江楚歌的林浩和柴鸣两人。

  “师弟,你来啦!”柴鸣看到江楚歌显然异常的兴奋。嗖的一下,飞到江楚歌的身旁,把江楚歌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啧啧道:“看不出来啊。师弟,你这一年有不少造化啊,天剑诀虽然没有什么进展可是修为倒是大增啊,昨天看到那剑气向你攻来,我们还以为你接不住呢。没想到,你就凭借着一柄扫把就把师娘的剑气给挡住了,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高人指导你了,又或者是你从断龙崖上掉了下去,然后学了什么绝世功法是不是?”

  林浩听到柴鸣的话,苦笑着摇摇头,这小子都这么多年了,心性还是没改半点,剑祖祠他都不知道关顾了多少次了,但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没准这次去朝剑洞还能惹出什么叉子呢。

  “师弟!你说什么呢!”

  一听到这个声音,柴鸣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忙说道:“没……没说什么啊,我只是和师弟谈谈心。”

  一道白光一闪,李莫尘的无尘剑就停在了柴鸣的身前,冷哼一声,李莫尘说道:“你小子这次给我老实点。别嘻嘻哈哈的,这次去朝剑洞可不是要你玩的啊,回来我会找你考验考验的。”

  “啊!师兄!你……你这不是要我的小命么?你看我正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怎么能受得了你的折磨呢?你这不是扼杀一代剑仙吗?我想这个罪名就算是让你去剑祖祠面壁也不为过吧,再说了师娘经常说道法自然,你看林师兄的修炼法门,他什么时候努力过了,成天就在床上睡觉,修为也是蹭蹭的往上窜,你总不能这样逼着我去学吧,没准一个不好我就走火入魔了呢。”

  “我几时给你说过道法自然了?”这个时候文钰也走了过来。

  柴鸣面色一变,嘻嘻笑道:“说过说过,师娘你当然说过了。”

  “哦?那我怎么不记得了。”

  “师娘您是贵人多忘事啊,这样的一句话怎么会记得呢?”

  文钰深深的点点头,说道:“这样啊?好吧,等你回来后我也考验考验你的功法,看看你是否按照我这道法自然的法子修炼。”

  柴鸣痛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不断的用双手拍着地面嗷嗷痛哭。

  文钰笑道:“好了,你别装了。不仅是你,林浩和江楚歌等你们参完剑我要一一考较你们。看看你们对到底从中收益多少。”

  李莫尘把地上的柴鸣拎起来,对着他的屁股轻轻的踢了一脚,笑骂道:“你小子别闹了。赶快把你身上的泥土给你清理干净,咱们马上就要出发了。你若是想让其他四派的弟子看到你灰头土脸的样子,我可不介意咱们想在就去啊。哦,对了,据说这次参剑的还有刚刚出关的沐千雪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