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王者之气
大白2015-12-14 16:493,199

  话一说完。禁制内的蓝色烟气全部搅腾起来,一阵阵的剑意从中狂涌而出。众人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在这一片的灵气全部为之一空,众人想要凝聚真元都是难事,还怎么能抵挡什么剑劫啊?

  轰!一道剑气从浓郁的烟雾中站出来,因为烟雾挡住了众人的视线,所以这一剑是像谁斩出去的都不知道。本来林浩还想靠着自己对天剑诀的感悟去探视剑气的方向,但是一探之下才发现,这里连一丝灵气都没有,自己怎么去感知。

  “留心四周。看到剑气就赶紧出手!”林浩一边凝神一边呼喝道。

  呼!

  明亮的剑气直接冲向林浩的胸口。林浩低喝一声,提剑挡在胸口。叮一声轻响,剑气消散在空中。林浩在这一击的冲力下身子微微后仰,不过这才只是剑劫的开始。

  随着文钰手中法诀的不断变换,里面的剑气越来越浓,无数的飞剑从不同的角度像众人袭来。可不要小看没一柄剑气,这其中蕴含的灵气不亚于一名天剑诀五重的师兄发出的剑气,何况他们所要买对的还是无穷无尽的剑气!

  这个时候禁制已经在也见不到蓝色烟雾了。外面观看的弟子都暗暗兴庆自己出来的早,否则在这剑劫之下不死也是重伤啊!但见禁制里面全部是飞剑,就如同由飞剑组成的一个漩涡一般,无休止的肆虐在里面。虽然和剑劫隔着一层禁制,可是他们外面的每个人都感到了一股骨子里的颤抖!

  林浩柴鸣才是谁也没有心思说话了,他们没人面前都有成千上万并飞剑呼啸而来,不仅如此他们还要顾及中间的江楚歌,有些飞剑是直接从三人头顶飞出来的,对于这样的飞剑还不等江楚歌的扫把伸出两人就已经帮他挡住了。

  江楚歌看到两人虽然守得艰难,但过了这么久了也没有一柄飞剑逾越两人组成的防线。江楚歌索性收起扫把,观察两人的天剑诀。

  江楚歌看到,只要一有飞剑林浩就会用贯有天剑灵气的神剑去和他们相碰,一次来抵消攻击。虽然这样的攻击更为猛烈和直接,但是却太过消耗自身的灵气,只是一会的时间林浩就粗重的喘息起来。江楚歌暗暗想道,为什么他们的剑法里总是缺乏一种灵性呢?难道他们真的以为一力降十蕙么?

  感受这灵气相碰的威力,江楚歌同时也对卢天交给他的剑法产生了疑惑,卢天的剑法信奉的就是剑招和意境胜过一切,对于灵力持有很强的排斥心里的,总是认为有灵力就没有剑招,有剑招就不能有灵气。但是两者如果和起来那绝对是倍数的提升。

  不等江楚歌细想,头顶上一道披靡的剑气凸显!

  而柴鸣和林浩两人此时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谁也无法帮助他抵挡,两人疾呼了一声“当心”

  江楚歌看着那剑气心中也是一禀,第一次面对这么强大的剑气,心中顿时就产生了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但是他骨子里突然涌现出一股霸气,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一扫而空,此时此刻在江楚歌的心中只有剑气!

  在江楚歌身边的两人都突然感到了一阵王者之气传来,在他们上边的剑气都是为之一顿。两人不约而同的望向江楚歌,只见他毅然的探出了那根扫把。

  虽然江楚歌想在的样子有一种螳臂挡车的样子,但是柴鸣和林浩受到江楚歌生上的那股气势所引,对他这一击冲忙了巨大的信心!

  叮!气势大放的江楚歌一下子就和当头而来的剑气撞到了一起。

  咔嚓咔嚓,江楚歌手里的木棒一点点的被剑气绞碎,眼看那木棒就胜一尺长了,在让剑气蔓延下去江楚歌的整个手臂恐怕都会被绞碎了。

  江楚歌爆喝一声,眼中精芒大作。猛地一步他出去,前臂豁然探出,一尺长的木棒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顿时就冲破了剑气。

  哇!江楚歌在剑气的影响下也吐出一口血。若不是江楚歌在紧要关头动用了十步一杀,恐怕自己的这条胳膊就要废掉了,但是饶是如此还是有一些剑气侵入他的筋脉,让他浑身一整寒冷。

  就在这个时候,文钰微微有些舒缓的声音传来:“好了!考核到此结束!”

  秀手一招,剑气散去,浓雾不见,再次露出了练剑房原本的样子。

  看到里面的情景,众人顿时哗然!

  只有江楚歌一个人还是站着的!

  “不不不!这不可能,他一定作弊了!这小子连天剑诀都没有入门,怎么能都挡得住这么强的攻击?”

  所有的门人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其中要数张漠和漠千绝两人最惊讶。

  文钰冷哼一声:“没有什么不可能!事实就摆在你们面前。下面我宣布参剑的弟子是,江楚歌、林浩和柴鸣!”

  “为什么?”文梦烟不解的看着倒在地上林浩和柴鸣,娘分明就说了只有最后还能站起来的人才有资格去参剑,可是看那他们的样子,怎么也不像能站起来的样子啊。

  “为什么?”文钰反问道,“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你们有什么资格去参剑,你们有什么资格当断龙崖一脉的弟子!同门有难,不知相帮就算了,居然还落井下石言语相嘲。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林浩和柴鸣两人出手相助以江楚歌的修为去面对剑劫,绝对会是万劫不复之地!你们分明知道的事情,却置之不理!今日既敢如此,那么他日呢?是不是还会戕害同门,欺师灭祖!”

  “弟子不敢。”文梦烟张漠和漠千绝现在虽然浑身使不上力气,但是感受着师娘的怒气,还是挣扎的认错。

  文钰扬声道:“林浩、柴鸣两人虽然没有承受住最后一招,但是贵在情谊,仅此一点就能参剑。试问,形同的机会想通的形式,你们怎么做的?好了,参剑的弟子已经选出来了。你们退下吧!”

  文钰对着地上倒地不起的文梦烟、漠千绝和张漠哼道:“你们也会去养伤吧。这次的伤势你们估计要耗费一个月的时间才可以痊愈,痊愈后你们到逍遥阁后面的剑祖祠请罪去,具体情况就有剑祖他老人家决定吧。”

  几人顿时都是一颤。剑祖祠的威压漠千绝已经是领教过了,里面的情况可不是只言片语就能说清的。文梦烟虽然没有进过剑祖祠但是他对剑祖祠还是略知一二的。剑祖祠自古就是断龙崖弟子们思过的地方,里面是开山剑祖的雕像和一柄神,凡是有过之人都要上述剑祖,由他附在石像中的神灵裁决。

  文钰转头对着身后的李莫尘说道:“你先把他们安置下去吧。江楚歌你留下来我有事问你。”

  李莫尘点点头,带着地上的几人就离开了。

  现在练剑房中就只剩下文钰和江楚歌两人了。

  文钰看着江楚歌一阵,向他招招手说道:“孩子你过来,让师娘看看你。”

  江楚歌闻言,上前走到文钰的身前。

  文钰抚摸着江楚歌的额头,脸上稍有愧色,叹息道:“这一年倒是委屈你了,也都怪我,没有约束好那些弟子们。你若是有什么怨言想骂我你就尽避骂好了。”

  江楚歌一呆,摇头道:“我怎么骂师娘呢?若不是你们收留我,恐怕我早就死了。”

  长叹一声,文钰说道:“你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愧疚。我这个师娘可是一点都没传授你半点功夫啊,那有什么资格做你的师娘呢?”

  江楚歌否定道:“不!师娘怎么没传授我东西呢?那天剑诀不就是你们给我的么?只是我笨的要死,一年的时间也没半点进展。再说了我的这条命也是师娘你救回来了的。这样的大恩大德你又怎么没资格当我的师娘呢?”

  文钰说道:“往事就不要提了。只是你刚才施展的那些功夫都是卢天交给你的么?”

  江楚歌暗道:“终于到了整体了。嘟嘟囔囔的说那么多废话最终不还是想从我口中探出剑法的秘密。”江楚歌点头说道:“我这些砍柴的功夫确实是卢天教的。”

  “砍柴的功夫?”

  “嗯。之前厨房后面的那些又硬又高的树我怎么也看不掉,后来卢师傅就教了我这些功夫,让我去砍柴。结果真的比以前好砍多了,这一年我都轻松了不少。”

  文钰皱起眉头问道:“卢天叫你功夫就是为了让你砍柴?”

  “这我就不知道了,方正我就用这东西砍砍柴,别的也不怎么样。就是今天一不小心就到了禁止里面,然后看到那些明晃晃的剑气当时我就要吓晕了,随后拿着扫把就使出了卢师傅教的砍柴功。”

  文钰轻轻的点点头,道:“既然最后选出你去参剑,那么师娘就要告诉你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你一定不要和别人说,哪怕是卢师傅也不行,知道么?”

  江楚歌心中一喜,关于卢天的身份他可是一无所知,但是如果能从文钰这里了解一些,并且找到卢天的弱点那么以后就不用被人驱使了。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