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剑劫
大白2015-12-14 16:493,175

  文钰呆呆的摇摇头,叹道:“我也不知道。也不知道现在他这样对他以后究竟是福是祸。”

  其实以江楚歌这样,浑身一点真元也没有的人,别说七剑相碰就算是其中的一柄相碰所发出的灵气也可以把他震得七窍流血。但是现在江楚歌可不是一年之前的江楚歌了。这还都要拜卢天所赐,卢天叫给江楚歌的那些招式确实是不亚于天剑诀的高深妙法。之前江楚歌运用沾字诀粘住一柄飞剑,然后舞动飞剑去和身边的六把飞剑相碰,当飞剑马上要相碰在一起的时候,江楚歌就会用震字诀悄悄的震开扫把上的飞剑,然后飞剑又止不住边性相撞在一起,趁着飞剑相撞灵力减弱的时候,江楚歌在用沾字诀粘住飞剑去和下一柄神剑相碰,就这样江楚歌才摆脱了七柄神剑的反震之力。虽然说起来简单,可是其中每一个衔接都要做的分毫不差才能完成。

  看着悬浮自己身前的七柄神剑暗淡无光的样子,江楚歌心里也是除了一声冷汗,之前的那一招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完成,但是靠着坚毅的心性和敏锐的洞察地,他还是靠着一击之力粉碎了七柄神剑的威严!

  接下来就简单了,七柄神剑相撞之下灵气大散,已经弱的不能在若了,江楚歌按照震字诀一一将他们击破。

  江楚歌想四周看去才发现自己居然是这十五个人当中最先完成的一人,其中这是五个人中已经有六人中剑躺在地上,其他的几人都在全力抵挡。

  江楚歌转身看向那些在禁制外面围观的人,看到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样子心里阵阵冷笑。这些人就是一群人渣,猪狗都不如!

  其中有几个修为高一些的弟子对现在的江楚歌颇有意见,冷哼道:“杂种!你就一个打杂的你有什么本事?有本事咱们切磋切磋,我天剑诀已经两重三层了,你呢?”

  江楚歌故作呆笨的说道:“李仲师兄,我我……我天剑诀练得一年还是刚没入门呢。”

  “哈哈哈!”李仲狂傲的大笑起来。“你们听见了么?这小子的天剑诀连门的没入,哈哈,就你这样的居然还想参剑,我看你还是回家吃奶去吧!”

  众人听到江楚歌天剑诀一层都不到,心里说不出的舒畅,跟着李仲也哈哈大笑起来。

  对于这群人江楚歌也懒得在理,他说的也是实话,自从那天卢天把他的天剑诀给烧掉之后,他可是一天也没在练过。但是没有修炼天剑诀真的就不能战胜他们么?

  就在几人嘲笑江楚歌的时候,第四招已经结束了。练剑房中阵阵粗厚的喘息声响成一片,一滴滴的汗水从额头上不断的渗出来。在这一招下,能够站起来的只有文梦烟、漠千绝、林浩、柴鸣、张漠和江楚歌六人了。

  当其他的五个人看到江楚歌拿着一个木棒子站在他们身旁的的时候都是浑身一震。

  “你……怎么是你?”文梦烟指着江楚歌惊讶的问道。

  漠千绝更是不耐烦的说道:“去去去。别耽误我们考核,你一个小杂艺一边去。”

  “闭嘴!”文钰断喝一声,“这就是我平日里教给你们的待人之道么?你们就这样看待同门师兄么?好!很好!你们的表现真的让我很满意!最后一招!你们准备接受剑劫的洗礼吧!”

  李莫尘听到剑劫,眼神明显的波动了一下,嘴巴动了动,可是看到文钰充满怒火的眼神还不把自己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关于李莫尘这些细微的变化江楚歌自然看不来了。暗道:“看来文钰口中的那个剑劫很恐怖啊。为了这次参剑也只能拼了!”

  “娘,我们错了,你别发动剑劫!”文梦烟和文钰带那么久自然是知道剑劫的厉害了,听到这个词后浑身一抖,就向文钰求饶。

  文钰脸上拢上了一层寒霜,说话的声音让人听到就觉寒冷:“这里没有儿女私情,只有规矩!犯错了就要惩罚,这规矩亘古不变!现在在我眼中你们都是待罪之人,没有一丝血缘关系!好好的承受剑劫的威力吧!但愿剑劫过后你们还有人可以站起来!”

  文钰全身散发出一阵明亮的蓝色烟气,配合着他们脱俗的容貌此时此刻她看上就像不染纤尘的仙子一般。但是如果你真这么想那你就错了。

  那蓝色烟气只是一瞬间就弥漫到了之前布置的那个禁制中,众人闻着着略带清香的蓝色气息都是一阵舒畅。

  “你们赶快收摄心神,千万不要吸食烟气!”说话的是文梦烟,虽然文梦烟没有看过剑劫到底是什么样子,但他还是略微听说过的,一看到那蓝色烟气就豁然变色,赶忙提醒众人不要吸食进去。

  众人看着文梦烟如临大敌的样子,也都信以为真纷纷用真气逼息。漠千绝看着那些未知的烟气,问道:“师姐,这个什么剑劫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么?”

  “现在不是跟你解释的时候,大家赶快按照我说的做,否则我们连参剑的机会都会失去的。”

  众人一听会失去参剑资格,都急问文梦烟到底怎么做。

  文梦烟看着越来越浓的烟气,急道:“快快快!大家赶紧聚在一起,剑劫不是我们单个可以承受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靠着我们五人之力合撑,兴许就坚持到了最后。”

  林浩眼神一动,说道:“不!是六个人!”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他值得居然是江楚歌,几人纷纷骂道:“拉他做什么?他就是一个废柴,什么也不会!”

  林浩摇摇头,说道:“那你们四个合撑吧。他终究是我的师弟,我不能置之不理。”

  “等等!还有我,嘻嘻,我好歹也是他师兄啊!”柴鸣一脸嬉笑之色的就跳到了江楚歌的身旁。

  江楚歌微微诧异的看着主动提出要帮自己的两人,在他眼里他们和自己认识的时间还不到两天啊,他们为什么帮自己?难道是为了某种目的?

  在江楚歌的前十四年中,黑袍老祖传授给他的全是如何刺杀比人,如何变成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一个人只有没了感情才会心无杂念,才能出手更狠。这也是作为一名七杀门门徒的基本要求,感情他们从来不需要,一切想接近他们的人都是有目的行的都是不可信的!

  江楚歌装作愣头愣脑的样子,问道:“师兄……你们怎么帮我了?”

  林浩只是对着江楚歌笑了笑并不答话。倒是柴鸣敲了一下江楚歌的脑袋,笑骂道:“亏你还叫我们师兄呢。这师兄是白叫的么?我们怎么能看着你不管呢?”

  林浩点头道:“大家同门一场,不管怎样你都永远是我们的师弟。好了,其他的等比试完了再问,江师弟,你现在赶快躲到我们中间。这剑劫可不是像之前的四招一样好对付。依我看师娘这次是真的动火了,现在这剑劫的威力已经连我都有些吃不消了,按着势头凝聚下去少数也会是四重的威力。”

  柴鸣收起嬉笑的脸色,和柴鸣把江楚歌护在两人中间。

  感受这两人的温度,江楚歌心里微微一动,但下一刻他就把这种怪异的情谊给排除了,他是七杀门门人,他不能因为相信任何人,除了自己。这是他活命的唯一宗旨!

  关于柴鸣和林浩的举动,文钰还是颇为赏识的,眼神中不断的流露出赞许的神色,反观另一边。文梦烟看到柴鸣林浩两人的离去,略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选择留在漠千绝和张漠身边。

  文钰暗叹一声,“梦烟的心性终究要差上一分啊,恐怕这次参剑他们要无缘了。”

  此时,禁制里面的蓝色烟雾已经浓郁到了一个极限。几人之间虽然挨的都十分近,但是在这浓浓的烟雾之下居然连对方的面目都看不清。

  林浩低喝道:“大家小心!江师弟,一会你不用出手,只需要躲在我和柴鸣的中间就行,我看的出来你天剑诀还没入门,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让你受伤的。反正这些剑劫也是我们的过错。”

  柴鸣接着说道:“师弟,这一年中我可是进步神速啊,现在天已经达到剑诀三重两层的境界了。你师兄更是到了四重一层的恐怖境界,我们虽然挡不住剑劫但是护住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江楚歌低声道:“谢谢两位师兄。”

  嗡!

  一声剑鸣在禁制中响了起来,众人听到这剑鸣声心胆俱是一寒。一种恐怖的气息渐渐蔓延至众人心头。

  “这这……这居然已经达到了五重的威力,难道师娘这次要要了我们得命不成?我的乖乖啊,咱们不会英年早逝吧。”

  “闭嘴!气沉丹田,抱元守一。现在这样的剑劫一旦落下来,就算全部人在一起也无法去和它抗衡,我看咱们干脆不要在想什么参剑的事了。现在只要守住师弟就行了,你小子听明白了吗?”

  柴鸣答道:“放心吧,我这一身修为又不是摆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偷天杀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