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奉命于危难之间
一阵风过2018-03-22 10:522,620

  陈到?

  没听说过,典韦摇摇头,自己也觉得好笑,这样的小伙子自己手下没有八十也有一百,不以为意。唐八则是笑而不语,自己知道这个小伙子是陈到的时候着实兴奋了一阵。陈到可是有名的“小赵云”,以作为刘备保镖,统帅刘备帐下亲兵白耳兵闻名。看来自己是这回是招到了一个职业保镖,赚大了。

  情况紧急,这边县衙派来的衙役催得紧,典韦更是不敢怠慢,急匆匆往县衙赶。走出门没几步突然也想到自己粗人一个没什么文化,要是县令难为自己,让自己出个主意的话,可是尴尬的很。又急急忙忙折返回来,拉上了唐八一起赶去开会。

  聚集在陈留县衙的有陈留守军统领都尉董访,城内巡逻队队长卞喜,原陈留郡司马赵宠暂代陈留县令,师爷徐庶以及黑虎会头领典韦和会内“白纸扇”李唐八。原先的县令是张邈亲信,在张邈叛变后,携带家私出逃不知去向。而城内第二大势力的陈留帮,在最近屡次遭到城内官府和黑虎会联手打击,势力大幅消退,看得清形势的人都明白陈留帮日头不多,纷纷弃之而去。

  董访是董昭之弟,靠着家族的势力领了城防统领的官职,虽然带兵也有大半年,但是没有实战经验。县令赵宠则是在讨伐黄巾的战斗中表现优异,为曹*赏识提拔为陈留司马,也算是经历过战阵的人,倒也不慌乱。

  几人细细计算,城内可用兵力只有董访部守军四百人,其中五十人是弓手;卞喜部巡逻官兵,虽然装备没有城防兵齐整,但是手里也有家伙,算是城里战斗力二流的部队,人数在八十人左右;最后一股兵力是典韦手下的弟兄,典韦的黑虎会也是很有的根基势力,会内小弟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人,都是经过典韦亲自训练的。除了纪律性差些,装备简陋,战斗力倒也不弱。

  主要是要在黑道这条路上生存,手里没几下子功夫只会惹人耻笑,所以典韦手下的弟兄个个都是打架不吃亏的主,手段又多,打起巷战来不输于一般正规部队。

  县衙的执事已经带着随后赶到的小黑等人前往府库领取备用军械分发。而几方大佬则开始讨论守城事宜。

  众人简单寒暄一下,互相招呼。看见人都到齐了,赵宠简单介绍了城内情况和当前形势,接着又客气道:“如今请诸位豪杰来便是共同商讨守城方略,进行布防。不知道诸位对防守陈留有什么看法。”

  这边董访作为军方的唯一军官首先开口:“近几天,连续有封丘,小黄,开封等地守军溃退至县城,城防将士核实身份后均予以收留,编为守备营,人数大概一百余人,还有部分老百姓逃难者涌入陈留,大概千余人,希望大人可以开仓放粮救济百姓。”

  赵访点点头:“嗯,司马已经去安排此事了,将军勿忧,另外本官已经派遣飞骑前往兖州求援,不出意料,五日内程昱大人援军可到。”

  听说只需坚守五日,众人心下大定。吕布军主力距离县城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形势乐观的话也许需要守城的时间不超过三天。

  典韦装作老实巴交很憨厚的样子,装作一副欲言又止,含羞尴尬的样子想引起县令的注意。

  “典韦兄弟,你有什么意见吗。”赵访笑笑道,每次看到这个憨汉子装纯自己就挺乐呵。

  在典韦心目中,这次的守城战,风险小的很,不趁这个机会老捞一把实在说不过去:“大人,我手里的儿郎个个骁勇善战,只是这手里家伙实在太差,如果大人愿意拨给点好兵器,典韦愿意带着弟兄们镇守西门,他吕布军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打断了典韦的唾沫横飞,赵宠表示自己也有难处,府库里的军械实在不多,而且要有先补给城防正规军,能拨给典韦的只有弓十张,羽箭五壶,长枪八十柄。

  典韦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也能理解。

  看典韦兴致勃勃的说着豪言壮语,卞喜也慷慨激昂地表示,自己的部队在守城期间,一定不辜负大人的重托,努力做好城池治安维持工作,保障百姓生活安定。

  卞喜的意见遭到在座所有人的一致鄙视,赵宠当即宣布将卞喜部也编为一个营,驻守南门。南门附近地势复杂,丘陵地带为主,不易于大兵力的展开和骑兵冲锋,而且攻打南门必须绕过陈留县城。若是屯扎南门还容易腹背受敌。这个相对安全的任务就交给了人数较少战斗力较弱的卞喜部。

  徐庶一直皱着眉头思考一言不发,唐八看着同为谋士的徐庶不开口,自也乐得装深沉,右手托着脑袋,作沉思状,嗯,脑袋有点沉。

  赵宠接任陈留县令后变直接任命徐庶为陈留县中正,为自己出谋划策,这时守城事宜大略已定,看徐庶没开口,不禁开玩笑道:“元直,不知可有破敌方略?”徐庶从沉思中惊醒,赶忙道歉,但是想想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诸位大人,一味固守难以长久,寄希望于兖州援军,若是援军不能按期而至,如之奈何?延津港激战三日有余,到今日已经五日,又为何迟迟不见兖州援军?”

  众人默然。

  “吕布军长途奔袭,兵粮必定不足。陈留城外西有一河名睢水,东有一水名为谷水,两水与城北面偏西处形成了一个丫字形。睢水距城约五里。庶以为当以一军屯于丫字形的三角洲处,若吕布军攻城则此军可为吕布军侧翼之威胁,使得彼军不敢全力攻城。若是此砦受到攻击,城里兵马也能与之呼应,二者可为犄角之援。”

  “此一军在外也可以极大的降低吕布军围城的难度,若是将来城池守不住,有此一砦接应,也能多点希望。”徐庶说到这里却有点犹豫了:“只是这一军孤悬在外,必须建立稳固的据点才有生还的希望。而且要筑此一砦需要民夫木材时间,魏续部距离此城不过百里,若是听到消息赶来,不过半日。半日内建此一砦,庶也没有把握。”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不能把希望全寄托在别人身上。只是这驻守在外需要极大的勇气,而且就算有勇气,凭血勇之气也难以筑得城砦,徒然无功。

  在座各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摇头。此计虽好,但是难以实行啊,把民夫木材送到那么远的地方,稍有不慎或是筑砦不及,在五百骑兵面前就是灭顶之灾。

  典韦看看唐八,似乎还在思考,忍不住在唐八面前的桌子上,轻轻拍了一掌……怎么湿湿的,闻闻手上的味道,典韦运气调息,强压下恶心的感觉,这唐八吃完饭都不漱口的吗!一阵火气上涌,在桌子底下怒踢了一脚唐八。

  唐八倏地惊醒,也惊动了在座的各位,看着众人都盯着自己,唐八脸不红心不跳。

  “唐八兄弟,对于元直的意见你有何看法?”赵宠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传说中的黑虎会谋士。

  既然是徐庶说的,那肯定没差了。“元直所言甚是,学生很是赞同!”唐八说的斩钉截铁,毫不拖泥带水。

  “好!”赵宠抚掌大笑:“既然如此,筑城之事就全都交给李兄弟了,吾将预备营全部交予你掌管,还有什么条件你自己提。明天午时本官要看到这城砦建好!”

  靠,又被卖了。

继续阅读:第12章 领导表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大讼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