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兖州世家的奋迅
一阵风过2017-05-06 17:432,470

  “兖州破了?”唐八大吃一惊。兖州一破,曹公腹背受敌不说,吕布也很有可能派出一军取道陈留接应张辽。那么陈留城面对的可就肯定不是当初情报里提到的两千多人。自己这一部孤悬在外随时有可能被围攻吃掉而陈留城中却派不出一支援兵。看来只有撤退了。

  兖州怎么破的?唐八心里各种疑问。

  这一切还要从最初说起。

  当年青州三十万黄巾来袭,刘岱出战无功。曹懆被以陈宫等兖州官僚请去做代理州牧。曹懆和鲍信联手出击,平定并诱降了这三十万人,并将其精锐改编为青州兵。但是当时的朝廷一直没有正式承认曹懆代兖州牧的身份,所以兖州官僚对他并不忠心。所以曹懆第二次攻打徐州陶谦的时候,又是以陈宫为首的兖州士族官僚联合了吕布造反。

  兖州势力一直有三股势力,世家门阀、地方豪强、寒士。寒士影响力最小,如程昱等,投靠支持曹懆,地方豪强部分投曹,如李典家族。李典家族当主大伯李乾,是兖州山阳郡的地方豪强,“有雄气,合宾客数千家在乘氏”。曹懆领兖州牧的时候,李乾投靠曹懆,这也就意味着李乾家族认同和支持曹懆,李乾家族在乘氏势力很大,等同于“乘氏”这个地方接受曹氏的统治,曹懆派下去的官僚,收粮纳役的时候才会得到支持,而不是反抗,曹氏政权才真正在这个地方具有动员能力。

  而曹懆根据地在陈留,位于四面处敌的状态,只能通过不断征讨来扩张势力。而因为曹懆杀了九江太守边让,对当地士族保持打压状态,这才引起了兖州一地不满。边让这个人是天下知名的所谓贤士,但是言辞狂傲不羁,一点不给曹懆情面。曹懆不但是杀了边让,更把边让全族三百多人一起诛杀。边让的死,让整个天下的士林都极为愤怒。于是一旦一个人站出来反对,整个兖州都一起追随。陈宫叛曹当然是不是因为如三国演义记载的那样因为曹懆杀死吕伯奢一家,而后又悲怆地说出了“宁我负人毋人负我”这样的名人名言。陈宫的叛变正是因为好友名士边让之死,这让陈宫看清了曹懆对于兖州士族的态度。

  门阀士人则完全是被迫接受曹懆,而没有真正认同他。

  世家门阀,本来就占据了兖州各种要职,势力极大。曹懆空降兖州,还是袁绍集团的人。曹懆又是向来走集权的路线,自己领了兖州,东郡太守还不舍得交出来,给了亲信大将亲戚夏侯惇。以陈宫为首的兖州世家自然不能容忍曹懆。对于门阀来说,既然分不到利益,也就更谈不上效忠了。

  在这样的状况下,兖州门阀当然是更欢迎没有什么根基,易于为己方控制的吕布势力。所以吕布大军一到,各地门阀势力纷纷易帜,迎接新主。同时随着名分上占据优势的兖州刺史张邈一声号令,兖州郡县的督将、大吏尽皆响应,造成一种吕布瞬间得了整个兖州的感觉。

  吕布袭破兖州,随据濮阳。只有甄城,东阿,范县三城为荀彧,程昱设计死守得全,兖州驻军曹仁部屡战屡败退往徐州边境。

  典韦并不知晓具体情况,只知道吕布基本平定了兖州,兖州曹仁程昱等部已经不可能进入陈留境内支援。形势如此严峻,唐八和典韦商议好,除了辎重粮草带走,整个城砦付之一炬。但是眼前三百多士兵布置在眼前,击破敌这一部也不是做不到。如果只是三百人攻三百人,即使得胜伤亡必大,万一被敌人缠住了,引来张辽骑兵,可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熬到入夜,正是突围的好时候,睢水这座城距离陈留县城不过十里地,只要争取到一个时辰时间,队伍就可以安全到达城下。唐八也算是急中生智,下了命令,灭掉巡逻士兵手里火把,营门打开。朝敌营敲锣打鼓,三番五次搅扰对方,甚至派出陈到带着会骑马的四名士兵在敌营前遛马示威,分散对方注意力。对面是张邈部下,素不经战,看着对面一片漆黑不敢妄动,只是紧盯着眼前的骑兵。

  连续几番锣鼓声,典韦在前唐八在后,没马的战士陆续扛着兵器撤出了阵地。撤退前,士兵们已经按照唐八的吩咐,将这几天缴获的十几匹战马倒吊在树上,塞住嘴,让战马的两只前蹄抵在鼓面上。马被吊的难受,便使劲挣扎,两条前蹄不停地乱动,打出来的鼓声虽说节奏不大对,但到底是敲响了。而且对面营寨的士兵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骑兵身上,有心冲出来剿灭,但是惧怕黑夜之中设有伏兵。而且骑兵速度又快,张邈这支部队放弃了出击的想法,稳稳守住营寨。毕竟本来自己这支队伍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主公张邈临行前也嘱咐了自己保存力量,因而这支部队加强了警戒但是按兵不动。

  本来典韦表示自己舍不得这批战马的,但是经过唐八的劝导,典韦也深刻意识到金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的道理,允诺这样撤出。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陈到也带着骑兵撤出了战场,绕过城砦直奔陈留而去。

  城砦内的锣鼓声却响到了天明。于是这只部队也一直在睢水和这座空营寨对峙着,直到几天后的一个早上,有士兵提出对面好久没有生火做饭了,这只部队才发现中了这金蝉脱壳之计。

  典韦和唐八的队伍接近陈留城时,还是没有料到,张辽已经将城四面围定。正准备强行突破,并州军警示的哨声已经传出。

  偷渡变偷袭,偷袭变强攻。

  并州军果然训练有素,众将士虽在睡梦中,但是衣不卸甲,枪不离身。警哨一响,士兵纷纷从营帐中冲出,上马作战。眼见一场恶战难免,典韦怒吼一声,拿出八十斤双铁戟舞动成风,在前开路,当者辟易。敌将魏续带着手下骑兵从侧翼包抄而来,典韦双目赤红挥起铁戟刺向魏续,魏续举枪来迎,十余合不分胜负,马上和步战还是区别很大的,借助马力的魏续堪堪抵住典韦的蛮力。身后骑兵潮水般涌入。

  这时仍是深夜,太守府的灯仍彻夜亮着。听得城外兵戈之声,太守赵宠,城防都尉董访本在府中议事,急忙走出门来。虽是黑夜中,典韦这厮也是在显眼,方圆几米内除了魏续勉强招架,没有人可以从容而过。董访认得典韦,知道是友军被困,当即披挂下马,唤上卞喜,带着城防守军出城迎敌。大门顿开,城门口两军厮杀成一片。

  唐八身在重围之中,心中懊悔当初因为偷懒没跟老大典韦练武,如今跟着大伙左冲右突找不着方向,眼见得周围弟兄越来越少,自己身边的这几圈防线越来越弱。

  正在迷茫间,眼前一骑马飞奔而来,左挑右刺,浑身上下若舞梨花,朝着自己这个方向疾冲。唐八心里顿时又升起了生的希望。

  “来者何人?”

  “并州张文远在此!”

继续阅读:第19章 漂白之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大讼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