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骂阵靠的是技术
一阵风过2017-05-06 17:432,395

  也看着并州军列阵完毕,唐八这边骂人骂的正嗨的将士们也不敢吱声了。双方正严阵以待,这时对面并州军中走出一位银盔银甲大将喊话,手下有溃卒认得正是魏续后赶忙告知唐八。在向陈到确认在这样的距离即使是陈到的黄杨弓居高临下也射不到魏续后。唐八挺直了身子,站在陈到身边。

  “对面的敌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速速投降,本将军开恩,饶你们一个全尸。”魏续扬鞭大叫。

  唐八已经彻底无语了,有这样招降的?既然投降也是死,嘴上可不能吃亏,唐八的骂功久受周星星熏陶,也是一流:“兀那贼将,你是柠檬头,老鼠眼,鹰勾鼻,八字眉,招风耳,大翻嘴,老羌牙,灯芯脖子,高低膊,长短手,鸡胸,狗肚,饭桶腰,我要是你,我早就自尽了。”骂的好爽。

  魏续大怒:“小子休要狂妄,看本将军取你首级!”

  唐八同情地看了一眼魏续:“对不起,但是不要怪我太坦白!就凭这你们这几个滥番薯,臭鸟蛋,想取我的性命,未免太过儿戏吧!

  魏续没有说话,转入了阵中。

  怕了吧!怕了吧!唐八乐得直笑,哥这辈子就靠嘴巴伶俐活着的。

  魏续身边早有都尉前来请示,魏续一挥手,战!

  一声令下,骑兵全军突击。

  卧槽,一言不合就出手吗。

  这一次并州军没有采用包抄的战术,而是直接强攻西门,展现了无比的自信。死死抗住并州军的第一拨冲锋,看着并州军如潮水般涌上又如潮水般退下,唐八却是不敢松一口气。手下的弟兄们大多负伤脱力,弓箭兵更是拉得手都抬不起来,可以拒敌的第二道木栅毁坏殆尽,守城必备的滚木礌石消耗无几。

  魏续看着手下将士第一拨冲击失败,微一皱眉,自己这部骑兵入陈留以来一路破关而入还是首次遇上如此劲敌。伤亡将士将近百人,魏续咬咬牙,看着对面的情况,再给自己一个时辰必能破城洗刷耻辱。为了激励士气,魏续已经拔出马刀,站在了队伍的前列,准备亲自出手。“报!”一声呼吼从后方传来,一骑飞至。“魏将军,主帅有令,速攻陈留城,接应兖州队伍进入陈留国。”

  “吕大帅成功打下兖州了?”魏续饶有兴趣的看着传令兵,期望听到想听的回答。

  “小人不知,但是兖州方向我军进展顺利。”

  深吸一口气,这条好消息被魏续下令遍传军中,军心为之一振。

  虽然眼下自己很有把握一口气攻下此砦出口恶气,但是军令难违。魏续将刚出鞘的刀又插了回去。“众将士听令,脱离此砦,陈留方向急行军!”

  看着对面的骑兵踟蹰不前,唐八也在心里有着小小期盼,大气不敢出,微等了一会儿,看着这只骑兵居然调头往陈留方向去了,再也扛不住身体的疲惫,软软的瘫在地上,享受着蓝天白云的,新鲜空气的快乐。

  “大哥,敌军退了,我们守住了。”陈到一脸兴奋的望着大哥。

  唐八叹口气:“老子的英明神武,他们大概是了解了吧。”

  没有人有力气修补城砦,接连施工加上恶战,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整个城砦上死寂死寂的,没有一点声响了。只有乌鸦在上空盘旋,惹得人心烦意乱。

  “唐八兄弟!唐八兄弟!”嘈杂而焦急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声音好熟悉,唐八扭了扭脖子……靠,谁的菊花放在我嘴边。勉强挪挪身子,终于看清了,正是大哥典韦和百多个弟兄,趟着水朝着城砦过来。典韦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兄弟,你在哪里啊!我的好兄弟!”

  太感人了!唐八奋力撑起身子朝着典韦招招手,典韦喜出望外,连滚带爬朝着土垒上奋力攀爬,唐八也用尽剩余力气一点一点挪动,两手相握紧的那一刻,阵地上的每个人心中都涌起无比的温暖。

  “唐八弟!”

  “典大哥!”

  典韦舔舔嘴唇,一脸不好意思:“唐八啊,哥最近手头紧要不你把上次装修房子借我的钱先还了吧,哥这心里老是不踏实了。”

  不多说什么,唐八紧紧拥住典韦,双手又紧了紧,压低了嗓子:“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两边的战士都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多么相亲相爱的哥俩啊!

  “哥,你们不是守备陈留吗,怎么撤出来了。刚才可有一队骑兵已经奔陈留去了。”唐八赶紧问出了自己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可不是吗,刚才路上遇上那队骑兵,要不是自己机智带着弟兄们趴在沟里装死人,也不能够活着来见你啊,典韦咽了咽口水:“大哥为了接应你们,带着弟兄们横扫千军,杀透重重包围,这才赶到这里。”

  唐八道一声佩服,:“小弟还是不解,县令少了大哥你这一只队伍,守城力量不就很薄弱了吗。”

  正准备答话,前方又是烟尘四起。典韦赶忙站直了身子,紧张的看着眼前。眼前的队伍一望无际,但是看起来阵容却不齐整,也不多骑兵,“张”字大旗在风中烈烈飞扬。

  “是张辽!”

  典韦啪的一巴掌:“是张邈!”

  军心大定,既然是张邈,老子们怕个球!

  “张辽张文远在此,谁人敢与我一战!”一声高喝传来,城砦里的士兵都把询问的目光转向了典韦。典韦老脸一红,看来以后还是要少说话。

  这边陈到拈弓搭箭,弓如满月,箭去似流星,张辽只轻轻一拨,那箭便滴溜溜掉入草丛。张辽一笑:“鼠辈,有胆的放马过来,暗箭伤人的不是好汉。”

  没有人是脑残,真的冲到阵前当活靶子。典韦也在这边骂开了:“敌将有胆的和前来你家典爷爷一战。”旁边的士兵都露出的幽怨的眼神,大哥,你要叫阵下去好吗,你在这土垒上喊来喊去会连累弟兄们唉。

  典韦完全无视了周围的眼神,虽说自信自己不至于干不过张辽,阵前斩将,一口气击溃敌军也是很大的诱惑,但是在自己保命为第一的前提下,这些也不算什么了。

  连叫了两声,张辽也不应了,闪入阵中。典韦和唐八以及土垒上的数百个弟兄就这样默默看着这只队伍从眼前消失。但是张辽也留下了一只三百人的队伍在城砦前立下营寨,作牵制之用。张辽亲自断后,其余部队陆续向陈留挺进。

  好歹是避开一场血战,城砦内的士兵都松了一口气。

  眼见着张辽也带着手下直属的骑兵撤去,唐八终于放下心来:“大哥,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匆匆要把我们撤回去?不是说好的和城内互相援应的吗。”

  典韦摇摇头:“兖州破了。”

继续阅读:第18章 兖州世家的奋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大讼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