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最初的逆转
一阵风过2018-03-22 10:543,416

  对于李唐八而言,自己所应下的事,就是替典满洗清故意杀人的罪行,只要能将人从刀下救下,以典韦的势力自然可以保全儿子。唐八对此也很清楚。

  案子当天就进行了审理,两个小伙子晏明、典满都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把事情交代的原原本本,和目击证人的口供一致:晏明先朝王六胸口捅上三刀,把刀交给典满后,典满也对着受害人捅上了几刀,有一刀甚至也在要害。这些口供和仵作验的伤口也是一致。这人命大案,县官也算是明察秋毫,将二人押在大牢,三日后便要上报州里审核。

  铁匠铺的王六也是有了妻室的人,丈夫身死悲痛欲绝。买了棺材,又买些香烛纸钱之类,央求邻舍做了羮饭,点起了一盏随身灯,也惊动了四方的邻舍坊厢都来吊问。

  陈留县内的情况大抵就是,人们纷纷为自己能多知道一点王六被杀案的情况而感到骄傲,目击者走到哪里都被崇拜的人群包围,希望能从他的嘴里知道点什么。

  说书的人也已经行动开,到老百姓中间去,搜集人们对于这次事件的看法。

  衙门口站岗衙役小八表示,典满是个好孩子,他对事故遇难者表示沉痛哀悼,对伤亡人员家属表示深切慰问,对官府没能维持地区稳定和谐表示深深歉意。

  好了,鄙视你,你的意见忽略不计。

  隔壁洗衣房王大妈动情回忆:春天的小河是羞涩的。每年到了春季万物复苏的时候,小河里结的冰慢慢地融化了,鱼儿的身影也渐渐浮现,岸上有了一层绿绿的东西,仔细一看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小草们露出了可爱的小脑袋。岸边的一排垂柳也抽出了新枝。

  那时,我们几个小伙伴只能在小河边上玩,却不敢下水去……好了,废话太多,说书的人虽说自己编书时也没少说过废话,但也受不来了这样说半天也切不进正题的。

  四邻的大爷大婶也早就叽叽喳喳议论开了,众人一开始怀着对王六不幸逝世的遗憾和对典满的一定程度同情。这时,突然又有街坊站出来指责黑势力横行,城里治安这才这么乱。

  这话题一开,人群立马炸开了窝。对于王六的同情,变成了人们对于自己生命安全的担忧。人们也大多是跟黑龙会出来收钱的马仔接触过的,多少有点了解,一场对于案件的探讨,瞬间又变成了对黑势力的声讨。斗争的矛头,又立刻转向了“黑二代”典满。

  坊间传出了各种版本,从黑社会上门讨债,店主不从被杀,到黑二代看上店家娘王氏,因而起意害死王六,再到奸夫*妇通奸被王六发现,捉奸在床,典满怕被王六告发,又急欲与王氏长相厮守,所以杀人。众说纭纭,群情激奋,部分老妇女和乡间有声望的士绅已经组织起来,开始了对奸夫的声讨。

  这样一个案子,既是杀人大案,又牵扯到诸方利益,加上民心对于豪强的厌恶,案子变得更加棘手。

  典韦虽说对面前这个长相寒酸的读书人不是很信任。但是一来自己走投无路,毕竟黑势力不和官斗,二来旁边卞喜也是极力推崇。听卞喜说他那个父子不伦案便是李唐八出手相助,化解危机。自己也听说了那个案子,但是当时也没当回事,自己这几天被儿子的事烦着,也没那个心思。

  不过既然能救下卞喜,至少不是个普通人。病急乱投医,也没什么好纠结了,典韦活动了脸部肌肉,挤出感激的泪水:“兄弟,那就拜托你了,只要你能替我摆平这事,你就是我典韦的亲兄弟,从此我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秤分金银。”

  李唐八没有典韦这样的武夫那么高超的肌肉运动能力,用袖子拂了拂脸,袖子口沾湿了辣椒水,一靠近眼睛,便辣地泪水止不住地流。

  “为什么我的眼里包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份感情看得真诚!”前人经验,哭出来的人情,靠得住。“来,敬典大哥一杯,为典小兄弟平安出狱干杯!”

  “干杯!”

  ……一夜无话。

  李唐八对于这个案子把握并不大,因为作为穿越回来的人,对于大汉的法律制度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对一般的律令不怎么熟悉。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中国法制史课上,老师讲述时提到的秦汉法律制度特点,提到大汉*律制度大多继承了秦朝的成果,主要的立法思想就是立法并用,德主刑辅。

  法制史课毕竟讲述有限,重点讲述的律令是已经制度规范基本完备的《开皇律》,《唐律疏议》。不过制度上的不完善,也给了李唐八辗转腾挪的空间,自己在法律这块最大的优势就是对各种法律思想的了解,加上熟读类似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之类法理方面的资料,自认掌握领先古人几千年的法律思想。

  *官里德勋爵在英国上院判决“霍顿诉史密斯案”时,在结案时做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一个人躺在地上死了。他的仇敌走过来,以为他在熟睡。于是用刀猛刺身体。这个仇敌有谋杀死人的故意吗?法律有时可能呆板颟顸,但还不至于像驴一样愚不可及。

  李唐八的脑海中回想起了很多这样的各种学说,但是一个半吊子的法学本科生,所学也是有限的很,能想到的也是很少。迷迷糊糊正要睡着,突然脑子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当初上刑法课时老师提到的一个问题:在法学界,一直有这样一个让人好奇又迷惑的假设题:如果被告开枪打死了一个他看起来是活着的人,但是后来发现其实是一具死尸或一个假人,那么,是否可以认定这个被告构成杀人未遂?

  这样的问题是一个争议问题,如果自己可以将典满这个板上钉钉的杀人案变成一个争议问题,麻烦就少了一半,自己也就离成功进了多。

  夜已经很深了,唐八虽然有点累,但是总是不觉着困。前世这个时候自己都是拿着手机看小说打游戏,偶尔看看小电影,突然这么转了过来,虽然也有一段日子了,但是总是不习惯。躺在床上没事做,也就瞎想想,反正也没钱买灯油点灯。

  透着房顶茅草间的缝隙,可以看到夜空中最亮的星,哼着歌,脑子里胡思乱想,不一会儿,慢慢的,眼皮顶不住了……大清早,典韦势大力沉的敲门差点没把屋子整个震榻。“快开门,快开门!”当惯了老大的典韦也不大把别人放在眼里,礼仪礼貌什么的更是开玩笑了。难道他没听说过,文人都是天上文曲星下凡?……直到多年后的一天,和典韦聊起时,唐八才知道,对于当时的典韦,眼里只有两种人,打得过他的和打不过他的。唐八很清楚,自己一直是第二种。

  睡眼朦胧的唐八打开门。好家伙,典韦这左手鸡鸭右手猪肉的,一看就是卞喜那小子给出了主意。不错!孺子可教!

  虽说眼睛都没睁开,唐八还是极尽热情之能事将典韦迎进了屋子。对于案子怎么办,典韦是很急的,唐八心里也大概有了个路数。只是很多细节方面的问题自己心里也不是很有底,需要再多加询问。

  根据唐八的要求,典韦手下的弟兄带来的验尸的仵作和在验尸时看着的地头,唐八也想把人证“请来”,只是对方也够精明,已经请官府保护了起来,一般根本不出门。

  不过这也没关系,李唐八想请的人也差不过是这些,案子的关键还是在他们两个身上。李唐八冲着典韦打个眼色,典韦楞稍稍楞,旋即反应过来,上前与二人寒暄几句,一人塞了一锭银子。二人惧怕典韦势力大,又是和官府有来往的人,惹不起,乖乖收下。

  收了钱,也好说话。唐八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对尸体的检验。官府的意见是晏明典满合谋杀了王六。要想定晏明典满二人合谋杀人的罪状,官府首先必须证明二人是有一起杀人的合谋。而之后问题就简单了,既然有合谋,不管王六身上哪一刀捅死了他,二人既然是有共谋的共同犯罪,就一定必须对自己做的以及同伙所采取的所有行动承担后果,理所当然。

  根据口供是晏明先捅了三刀,而后威胁典满动刀,这样一来也就有了余地。唐八迫切的想知道的是,晏明的三刀是不是已经捅死了王六。如果晏明真的捅死了王六,那么当典满被*动手时,王六已经是一具尸体。对一个尸体捅上几刀,这算不算的上是故意杀人,貌似是有说法滴,只要打开突破口,接下来的问题就有商量的余地。

  没有让唐八和典韦失望,仵作倒是老实交代了。晏明的三刀,刀刀正中心脏,刀进刀出,心脏遭到损伤,胸腔大面积出血,还有淤血淤积胸腔内,挺住三刀活下来的可能性实在不大,按常理应该是没命了。

  唐八乐了,生命的终结这个问题自己作为法学学生,虽然没有医科的人了解的那么多,基本知识还是知道的。在后世由于心脏起搏器的出现,可以人工维持心脏跳动,所以大部分医生提出“脑死亡”说,即以大脑细胞电波活动的终止为标志。这也是后世法律意义上最实用的生命终结的标准。

  可是这么先进的理论,自己还是要保留滴,不然是很不利滴,说出来会被人当做妖滴。

  既然仵作的意见是王六在典满动手前已经死了,事情从毫无转机开始变得动摇,事情还是有转圈的余地的。自己积蓄的锋芒是时候展现智慧的力量了!

  唐八笑了,笑的很开心,典韦大大,等着跟我结拜吧!

继续阅读:第5章 稳占上风的第一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大讼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