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稳占上风的第一次
一阵风过2018-03-22 10:503,809

  这一日正式开庭,由于案子审理前大街上的舆论效应,人们都对县官的审判充满了好奇。这几年县里安详平和,案子极少,无非是张家娃偷了李家鸡之类,更是少有公开审理的案子。这几天连续两个大案,不光是县衙热闹起来,还带动了衙门附近小买卖的发展。小贩在人群中挤动吆喝,倒也忙的不亦乐乎。

  连续的大案,陈留县令压力也很大,这一州之地最近就自己的属地各种闹事人心不稳,处理不好只怕自己这顶乌纱帽不保。现如今,这州里太守曹*大人可不是当年的刘岱刘大人那么好糊弄的了。

  李唐八和典韦卞喜三个人也藏身在人群中窥看着。但是典韦这厮的长得太显眼,这脸型,这身板,袒胸露乳的,挤到哪里,哪里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四周的人纷纷侧目而视。李唐八也是暗暗叫苦,自己习惯的闷声发大财,扮猪吃老虎被典韦搞得这么高调,这回和黑老大混在一起,自己想不出名都不行。

  可恨的是典韦长得丑,身上气味重,不洗澡也不知道收敛,紧紧拽着唐八的手,生怕这救命稻草没了。李唐八一直靠在典韦身边,已经憋了很久的气了,换气艰难。

  唐八强忍着胃部的翻动,不动声色的将身体挪得离典韦远点。末了,踢了一脚卞喜,还没等卞喜回过神了,自己假装随意抽出被典韦握着的手臂,拍在卞喜肩上:“卞大哥,这地方离堂上有点远,小弟看不太清,不如向前再挤挤?”边说边把卞喜往里推,趁着转过身去的机会猛吸一口气,压住快涌到喉咙的异物。

  看着典韦又跟了上来靠近自己,唐八再次憋住一口气加速超过了典韦,就这样三人相互攀扶,居然凑到了第一排的位置,倒也是意外之喜。

  这堂上布置的衙役个个精神抖擞,从城防军队中调来的部分士兵也进入了衙门周围,维持治安,防止黑势力暴起劫狱。这县令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上来的,基本的保命措施想的倒也周全。

  一阵“威武”声和棒槌乱敲的节点声拉开了本场审判的序幕。

  “带人犯上堂!”县令一拍惊堂木,振作起精神。

  晏明,典满两个杀人犯早已五花大绑,只等着一声令下,早有衙役将二人带上。二人是杀人重罪,身上这五十斤的镣铐倒是货真价实,一分不差。这几天的牢狱生活,这两个从前作威作福的大少爷可没好受,只几天已经折磨的不成人样,衣服破烂,身上棒疮似乎也是才好,隐隐约约露着,看的典韦一阵心疼。

  县官看着人犯带到跪下,当着那么多乡亲父老的面,也不客气,大喝一声:“堂下人犯报上名来!”

  “陈留晏明。”

  “典满。”

  “堂下犯人可知所犯何罪!快快如实招来!”县官面上一脸严峻,心里实在是忐忑的很,自己可就盼着俩人快点老实认罪,自己也好下的了台,希望这两天的板子没有白打!

  晏明很快就招供了,这也是他和县官达成的协议。县官怜他一身武功,国家又正是用人之际,特准他认罪后作为曹太守麾下将领曹纯部下,暂时充当敢死队戴罪立功。不过加入这敢死队也是九死一生的命,这种判罚也只是给了死刑犯一点希望,生还的希望渺茫。晏明自此之后福大命大,甚至加入虎豹骑征战北方,这都是后话了。

  晏明先行认罪便被衙役带下,直接压入死牢等候。堂上还剩典满一人,县官之前也暗示了他,但是典满从父亲那里知道自己不认罪还有释放的机会,自然是死不认罪。加入敢死队,打仗时冲在第一批,行军时用肉体排除敌军布置的陷阱,生活条件更是苦不堪言,只要有一点希望,典满都不愿意放弃。

  这边惹恼了县令:“典满,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两边早呈上了王六所穿血衣和晏明所用长刀一柄。

  典满愣了愣,老爹确实告诉自己只要不认罪就有希望,但是也没说自己该怎么办啊。只能说典满继承了父亲典满的部分特点比如极低的智商。老子英雄儿好汉,典满按照老爹已经教自己的方法,默默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不傻,我不笨”,握紧拳头为自己打气加油。

  他的反应就是没有反应,脑袋转不过来,也不敢随便乱说怕坏了老爹的计划。不过在他看来,对于老爹的智商也不是抱了多大指望。在他的的心目中,自己的老爹除了可能会冲动一点暴力劫狱,也不会大脑灵光乍现,想出其他什么点子了。

  堂下犯人这不回话,县令脸上挂不住了,觉得自己的尊严遭到极大伤害。怒喝一声:“来啊,看样子,不用点刑是不会招了!”……不过也就是吓吓人,这么多老百姓看着,典满他老子典韦也不是什么善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用刑自己还要考虑影响怎么样。自己要是落个屈打成招的名声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真惹毛了典韦,自己这一大家子能不能在这陈留县里安全扎根下去也是个大问题。

  典满身上这杀威棒还没好利索,疼了几天,也没人给敷药什么的,伤口没清水清洗,都有点发炎,疼得很,听说又要打,顿时慌了神。回头看看,老爹典韦正向自己投来关切而鼓励的眼神,嘴角的一抹微笑象征着男子汉的承诺……好了,看起来老爹是指望不上了,不知道自己这时候认罪还管不管用。

  典满对于自己所犯下的罪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自己朝着王六身上捅了那几刀,这事还闹出了人命,要说自己没犯什么罪,自己心里都不信。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理念可是在脑子里根深蒂固,这两句是老爹亲自交给自己的,就是告诉自己出去讨债的时候不要心里慌,要坚持相信自己是绝对正义的一方。

  自己早已把父亲的嘱托牢牢记在心里。

  两边用刑的公人已经准备就绪,大杖伺候准备中。

  县官踌躇来去,还是不死心,要是这典满能主动认罪自己不光落下个大青天的名声,对典韦那边也好交代,整理一下脸色,想象开心的事,想想平时读的一些黄段子,脸色顿和:“堂下犯人,本官最后再问一遍,你可知罪?有罪认罪可好?”这下语气温婉可人,县官也很满意,希望这温情可以感化犯人吧。

  这边典满正准备开口应下,这边李唐八满脸堆笑,嚷嚷着在人群中招手越众而出:“大人,学生李爽在此(姓李名爽,字唐八)。”第一排就是方便,这边拦着人群的公人没有注意,竟然就这样让他漏了进来。

  唐八在底下也是纠结了很久,第一次辩护,自己还没有很大把握,本来也没有现在就强出头的想法,可不是底下典韦身上味道太重,靠的自己又紧,实在是喘不过气来。现在走到堂上,空气好多了。深吸一口气,平息下忐忑的心情,怎么说也是自己的第一次辩护,既然来了就要赢个漂亮,让第一次风风光光。吼吼,我来了!

  堂下老百姓也是惊讶,不过这么一闹看来还有热闹可看,这边胆大好事的已经起劲鼓起掌来。典满的眼睛也升起了小星星,援兵终于到了!哦也,典满不怕,典满加油!

  县令也不认得唐八,正准备喊声将人乱棍赶走,这边李唐八倒是不惧,却也不敢托大:“典满典公子一案确又冤屈,学生对此倒也有点了解,不知大人可有兴趣暂停行刑,让学生将这冤屈说明。”

  县令倒也不急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就在老百姓面前展现一下自己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气度吧:“好!本官一贯爱民如子、不畏权贵、执法严明、清正廉洁,如今就听你一眼言。”

  底下老百姓纷纷翻起了白眼……唐八对于脸皮厚的人见得也多了,也不以为意:“大人,学生以为,说典公子故意杀人,恐怕不妥啊。”

  县官是不怒反笑:“这典满与晏明二人共谋杀害铁匠铺王六,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唐八不急不慌:“典公子出手伤人并非本意,实乃晏明那厮持刀相*。典公子是上门收取年金,并没有杀害王六的意思,从当时口供中提到的王六的反应可以看出,王六当时确实是没有钱拿出,既然如此,杀人又有何益?毕竟杀了人,钱也取不来,此事断断不合常理。”

  县官微一沉吟:“那你到是说说这典满为何动手。”

  唐八道:“典公子性情宽厚,贤名布于乡里,不是妄动刀兵之人。此次刀捅王六,实是迫不得已。晏明持刀在手,刀杀王六之后,定是不愿单独承担罪过这才威*典公子,让他手上沾上血,好做个共犯处理,分担了罪责。典公子当时的处境也很危险,可以想象如果当时典公子没有按照晏明的吩咐去做的话,恐怕现在躺在这里的尸体就不止这一具了。”

  稍稍用口水润润嗓子,唐八不依不饶:“在利刃相*之下,典公子用刀去捅一个必死之人换来了自身的安全,这样的做法无可厚非!所谓法不强人所难,怎么能要求人去做他们根本做不到的事呢?”

  法不强人所难……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春秋决狱》里好像没有提到过啊,难道是自己看书不仔细把这么重要的一点漏掉了?县官沉默着暂时没有开口,细细回忆。

  这边唐八胸有成竹,这才是他的论述的开始。典满的动手可以用紧急避险解释,也可以用期待可能性理论解释。所谓期待可能性,是指从行为时的具体情况看,可以期待行为人不为违法行为,而实施适法行为的情形。通俗一点说就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典满如果有不用刀捅王六就能脱身的方法,他就不能够用刀去捅王六。而显然当时的情况,典满别无选择,只能刀捅王六保命,也就是所谓的没有期待可能性。

  至于紧急避险就比较易懂了,紧急避险就是自己或者他人人身财产免受正在发生的侵害,而不得已实施的紧急避险行为,比如说案子中典满用刀捅了王六然后才脱身这样的情况。

  县官倒也不迷糊,稍微脑子转一下也反应过来了:“歪门邪说!按照你的道理。这杀了人难道还有了理了!

  唐八邪邪一笑,说了这么多废话,终于切入到自己最想说的问题了:“大人,杀了人自然要承担责任,但是——”

  这声音转了几下,县官终于急不可耐接上了话:“但是什么!快说。”

  “但是,如果典公子用刀捅的不是一个人呢!”李唐八摇摇脑袋,优哉游哉,脸上的笑说不出的诡异。

  这语不惊人死不休,府衙内外一片哗然。

继续阅读:第6章 无罪释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大讼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