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出手将天地左右
一阵风过2018-03-22 10:522,911

  自己以前也看一些电视剧,心目中黑社会一般都一米八大哥,肥头大耳的,喜欢带个金项链,和狗链子一样粗,冬天喜欢穿貂皮,穿身上以为挺有档次,实际一看和黑瞎子一个德行。

  所以看着自己体格也不像是做黑社会的料。一门心思做好学生,从来不跟低年级学弟学妹讨零花钱,虽然自己看着很眼馋,不过看着看着也就习惯了。

  今天,就在今天,李唐八实现了童年的心愿,作为一个威风的黑社会成员。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在跟着弟兄们呼喊了好一阵,为老板歌功颂德到自己恶心之后,终于拿到了被称为保护费的东西。

  五两银子,大部分上交会里,剩下的一两多一点,就是在座的十来个弟兄简单在大街上吃一顿,再剩下的平分。

  在护城河边,唐八和弟兄们一人点了一串烧烤鱼,后世一般用来喂猫的被称为猫鱼的就是了。可是也挺香,至少在饿着肚子的人眼里也很难分辨了。

  然后他从小头领小黑那里领到了他出道以来的第一份工资——三百文钱。好歹是自己的第一桶金,极具收藏价值,但是李唐八还是把钱拿出来买了三个包子作为晚饭。按照三文钱一个菜包子的市价,自己今天挣的钱倒是足够吃上几顿好的了。

  自己从前也曾试着找找黑社会的感觉,在唐八的初中日记里曾有这样一段记录:“每次我去大型公共场所,都有几十个小弟鞍前马后,只要我走一步,他们就立马跟着我走一步,我一停下来,后面的人都老老实实的停在我身后。哪个小弟敢造反,我拉完粑粑不出来,憋死他们!”

  ……对于第一次工作的成果,唐八表示还算满意,每天三百文,一个月就有九钱银子,一年不吃不喝也能省下十多两,实在是这个年头的高薪职业,既然开始了就要坚持下去,这是自己的一贯准则。

  第二天,没有会里人来找。

  第三天,也没有。

  第四天……李唐八终于耐不住了,原来自己算的日薪三百文,被这只进不出的两天一平均,每天只剩一百文,论月薪还不如悦来酒楼一个普通厨子的基本工资。

  经济地位决定社会地位,李唐八主动找上大哥典韦要求做任务。当然,当黑社会的人自己心里也挺挣扎,毕竟有道德底线这种东西存在。在找大哥前,唐八的脑海里就总有两个小人打架,一个说:“上啊,抢他娘的!”一个说:“艾玛,说的太对了!”

  典韦见到唐八主动要求上进,心里也挺乐呵,正好会里准备出门干活,不过这次可能动武,所以自己一直忙着训练弟兄们,倒是把自己这个便宜义弟忘记了。典韦一点头,将唐八分进了小黑那组。

  这一次的任务让唐八觉得热血澎湃,终于动刀子了。

  城南新成立了一个小团体,是由城西几条街上无业乞丐组成的,自称陈留帮。虽然组织很小,但是这个组织扩张极快,什么人都收,发动群众的能力在陈留县城简直是首屈一指。

  一个月前典韦曾经找过他们老大表示黑虎会愿意收编陈留帮,只要他们退出比较繁华的和平街以及取消在官道上设置的路卡。陈留帮老大不愿意招惹如日中天的黑虎会,但是表示希望双方可以搁置争议,对局部地区实行共同开发。典韦直接拒绝了,领土问题,不容妥协,自己要是退一步,底下小弟怎么看,自己在这陈留城里的威信何在。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会里的弟兄早就准备好了。白天不适合动手,一来会激起民愤,二来太嚣张容易招致官府打压。几天前,典韦下了战书,约定今日戌时和平街决战。看大家磨刀霍霍,舞枪弄棒,唐八觉得自己的青春热血激扬。

  李唐八和小黑那组是最后出发的,匆匆忙忙往城西赶。

  这天暮之时,已近黄昏。唐八和小黑以及也是最后出发的典韦一路不停地赶路。以前自己不止一次迷茫终是要去向何处,漫漫长路,生活中的艰辛与精神上的恐惧,早已让自己无力抵抗。唐八以前觉得自己困了、倦了、累了,终不复年轻。觉得那令人向往的只有年少青春时才有的冲动与*已消失太久。现在自己扛着大刀,有一种快意恩仇的豪情直冲云霄,仿佛当年的热血又回来了。

  眼前人头攒动,闹哄哄的,喊杀声震动天地。唐八不顾典韦和小黑的拦阻,一个劲的往前挤,唐八相信,自己这份热血的执着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的。

  终于冲到最前面了,当然还要感谢弟兄们,一有人往前挤,他们就自动让开一条道。

  和平街上,两雄对峙,凶神恶煞的两只队伍各摆出一度气势汹汹的架势摆着刀山枪林怒目相视,人人都是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口水飞溅,互相用最下流,最龌龊,最具有挑衅的字眼问候对方及其家人。

  “上!上!砍死这些傻*!冲啊!”

  “来啊!上来啊!****!看什么看!就是你!那个矮个子的!对就是你,别看别人!看看是我手里的刀硬还是比脖子硬!”

  “死到临头还跟老子嘴硬!老子今天就宰了你这个小王八羔子,有种别跑,老子马上就过来!”

  “来啊,你**倒是来啊!”竖个中指先!

  “我真的来了啊!我真的真的来了啊!……我真的真的真的来了啊!”

  两边叫到脸红脖子粗,一开始叫阵的几个因为喉咙沙哑已经喊不动了,主动退到阵后,让更多体力充足的弟兄有表现的机会。两边喊得倒是凶,却也没谁真敢冲到对方人群里来个大杀四方。

  典韦这边更是旌旗敝空,毕竟是老牌黑社会,气势上更胜一筹。但是陈留帮报定人输嘴不输的原则,有骂必还,尽显英雄本色。

  时间就在这种相互的谩骂,对峙中流逝,这边双方已经有换了几拨人上来骂阵。直到大概两个时辰之后,接到街坊群众举报的官府衙役赶到,卞喜所部巡逻兵也在同一时间出现,帮助双方达成了调解,和平谈判始终在友好协商的环境下进行,最终在官府的干预下陈留帮宣布退出和平街,黑虎会则向陈留帮提供银子二百两,作为补偿。

  唐八在看到真相的第一刻,就扔下了自己怀里捧着用来砸人的汤水瓶子,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在此次行动中,唐八因为悍不畏死,身先士卒获得了会里众弟兄的一致好评,加上上次替会里弟兄辩护的功劳,积功升为了会里的“白纸扇”。这也是典韦的意思,自己手里一直缺一个军师替自己出谋划策。以前帮会人少自己还管得过来,现在人多嘴多,自己很需要一个亲信的人来帮助自己。所谓“白纸扇”,就是每个堂口的军师,遇有对外交涉或酝酿“开片”(械斗)时,“白纸扇”须执行“遣兵调将,运筹帷幄”的任务。

  李唐八后来反复追问典韦那一天在和平街为什么不动手。在唐八心目中,典韦可是武力仅次于吕布的猛将,一人出手千军辟易,撂倒几个小毛贼还不轻松。典韦是这样语重心长的教导唐八的:“黑虎会是一个热爱和平的组织。黑虎会不打架——因为实在打不起。”典韦说到这里难得红了一下脸:“一般一个小弟出场费意思一下也得几钱银子,这个行情还随着“出事”事件性质不一样而变化,重要的场合涨一两左右。”可能觉得说地不够详细,典韦又补充:“其他费用还包括伙食、交通费、医疗费、养老费及安家费甚至抚恤金。”

  “武斗一次太贵了,所以现在是能谈判就谈判了,谁还那么傻去打架呢!买武器更是一笔很大的投入,所以一般组织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典韦认真的向李唐八表示:“打一场架弄不好是要破产的。”

  嗯,做一个黑社会老大的伟大理想就这样被典韦掐死了。说好的一出手将世界左右,果然哪里有一手遮天。

  不过自己现在有了职务,也就有了稳定的工资,大哥还把一条街交给自己打理,手下弟兄也有七八个,好日子算是来了吧。

  可惜,天变了。

继续阅读:第10章 虎!虎!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大讼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