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战场初遇曹孟德 袁基星夜投皇甫
枪神2017-05-07 03:493,448

  在张梁张宝前方的不是别人,正是曹*曹孟德的军队,皇甫嵩见有人拦截大喜,高呼众人加快前进,没一会双方就混战在一起,喊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袁基也随后赶来,看着前方大旗,上书一曹字,再见为首一人,身长七尺,细眼长髯,想来这就是曹*了,早晚我们会有一战的。随后袁基也不做他想,带着所属人马加入了屠杀的阵营之中,此战张梁张宝死战逃脱,但其手下损失殆尽,因贼众只顾逃命,众人所得极多,袁基也有所收获关键是他专拣军官杀,所得金银足足价值五千两白银,张辽他们也不错各得金银二千两,战马五百匹,因其是卢植部也无须上缴,这让袁基大喜,命张辽高顺打扫战场。

  自己去见皇甫嵩和朱儶。而曹*见张梁张宝逃脱和皇甫嵩朱儶见过后就直追而去。

  朱儶见袁基到来,也不再怠慢,看了眼皇甫嵩见其点头,也不废话道:“此战能大获全胜击破张梁张宝,全赖袁基的计策,我会和皇甫嵩联名上书为你表功。”“多谢二位统领。”

  皇甫嵩这时言道:“张梁张宝已败,必去广宗投靠张角,你带所部兵马立即前去禀报卢植,我二人随后领兵就到。”

  “是”,随后袁基召集张辽及其所部带着战利品立即前往广宗。

  但走到一半的路程,前方来报,卢大人被人押在囚车之中,袁基听闻心中一叹,还是没有改变历史。

  看来是天命难违,可是我的命运又会如何?心中有些黯然,但转眼双眼就恢复了清明,我不相信天命难违,我只相信人定胜天。

  袁基牵马来到卢植囚车前下马躬身向卢植见礼。

  植道:“阶下之囚不用行此大礼了,想我卢植一生为国尽忠,却被小小太监给陷害了,我恨没听你话,但军粮都有短缺,我又哪来的钱去贿赂这些人啊,苍天不公,大汉危已啊。”说完囚车即被推走。

  袁基紧握着拳头,几欲上前拦下囚车,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现在的自己太弱小了,自保都很难有余,更别说救下卢植后的后果,难道自己也做反贼?现在还不是时候啊。最后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想到后面卢植也会官复原职,心里也就没有多少负担了。也不做他想带着众人回到广宗。

  快到广宗却听见前方喊杀声震天,袁基使探马去探查,没一会探马来报,驻守广宗的军队大败正被张角追杀,听到回报,袁基叹了口气,时也命也。

  “众将听令,随我前去杀退张角,速战速决,如若不敌立刻退走。”

  “是”,袁基在前引军出击,张角正在杀的兴起,却被袁基从后面冲杀,随即阵脚大乱,原卢植残部见有援军,随后也反身杀来,张角措手不及,败退回广宗。

  见张角败走,袁基也不追赶,回转马头,就见后方过来一将,肚大腰圆,满脸横肉,长得那叫一个其貌不扬。

  见其身边都是昔日卢植的旧将就知这定是董卓,随拍马上前与其见礼,众人一同回寨,董卓邀袁基大帐饮酒,袁基也不好拒绝,酒过三巡。

  董卓开口问道:“这次多亏袁先锋及时来救否则我命休矣。来干了此杯。”说着就举杯一饮而尽。

  袁基知其是何用意也不说破最上说道:“统领客气了,我本是先锋大营统帅救援统领乃是属下分内之事。”说完也喝了此杯。

  袁基说道:“前些时日卢大人派我去联系皇甫嵩和朱儶统领,相商先破张梁张宝再合围张角,今张梁张宝皆已被破,估计现在已合兵一处,皇甫和朱统领不日就将赶来与我等合力围歼张角。”

  “此事荣后再议,听说袁先锋乃是名门之后,我近日上表朝廷待黄巾被破加封西凉刺史,恐何进从中阻挠,能否请你父在朝上带我美言几句?”董卓满脸奸笑的看着袁基。他还以为袁基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小子,没多大心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此事乃是国事,并不是我可以参与的,就算我和父亲说了此事也会被其咒骂一番的,统领也知我父对朝廷忠心耿耿绝不会做这徇私之事的,还望统领见谅一二。”

  心里暗道:“想让我帮你个窃国之贼想都不要想。”

  “这事还望袁先锋和你父说一声,能不能成都不怪与你,来人啊。”

  这时只见二个兵士抬着个箱子来到大帐,董卓走上前去打开箱子,只见满眼的精光闪闪,看的袁基眼睛都花了,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银子,他那守财奴的本性又爆发了出来差点把口水都滴下来,还好其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大学生了,转念就恢复了清明道:“统领这是何意?”

  “这只是给你父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这怎可,统领我可以带您为和我父去书一封,这东西还是不用了。”

  “这些都没什么的,东西你就收下吧,能不能成都没事。”呵呵,董卓大笑道。

  袁基也是满脸笑意道:“那我就尽力而为。”女马的不拿白不拿,是你自己说办不成也没事的,这可不怪我。

  看来要早些离开这里了,卢植已不在,这董卓绝非善类,去投皇甫嵩吧,我给他的印象应该还不错。

  没过两日有一齐人马来到营寨门口,说是来找袁先锋,袁基骑着马来到大帐门口定眼一看,这不是关羽张飞吗。这么快就来了,他们人马召集好了?

  看着他们和他们身后的队伍心下开怀,拍马上前哈哈大笑,“关大哥张二哥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我还以为你们要过些时日才能赶到。”

  关羽道:“主公不必如此,蒙主公看重,我等恨不得再早几日前来与主公相会,可打造武器需要时日所以多耽搁了些时日,还望主公不要怪罪才好。”

  “哪里的话,我们兄弟还需如此客气吗?哎,随你吧。你让人马去前方十里处扎营休息,你和张飞随我去寨中商谈。”

  “是。”关羽遂吩咐左右去扎营休息,自己和张飞还有一将遂袁基来到其帐中,众人坐下,关羽指着跟随其一起进账的那将道:“这是我在涿郡招收的兵士,看其勇猛遂让其跟随左右,廖化快来参见主公。”

  “廖化参见主公”说着单漆跪地便拜。

  廖化?恩,武力还算可以“快快请起,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如此。”说完袁基走到帐口叫来一小校让其把张辽高顺叫到帐中。小校领命而去。

  回帐中坐下袁基问道:“此次招募兵士如何?”

  “回主公,此次在涿郡多亏翼德,翼德在乡镇颇有威望,很多青壮听其振臂一呼来应征者不计其数,我等只能从优而招,翼德又将其祖上庄园卖掉得银一千两,共招募到乡勇三千人。武器都已齐备,只是马匹只购得五十匹,主要是剩余的银钱都用于购买粮草了。”

  “有三千人马?不错不错,这已经很好了,我本以为你们能得一千余人就不错了,至于战马你们不用担心,前些日子我与张梁张宝交战大败其军所得马匹五百余批,足够我们所用,至于银钱你们就更不用担心了,哈哈。”

  这时张辽高顺来到大帐,听到袁基大笑遂问道:“主公何事如此高兴。”

  “文远你来的刚好,我来给你们引荐,这是关羽关云长,这是张飞张翼德,还有这个是廖化。云长这是张辽张文远,这是高顺,以后大家就是好兄弟,共图霸业。”众人友好的打着招呼。

  袁基招呼众人坐下脸色严肃的说道:“现在卢植被囚,董卓统领众军,而那董卓非善良之辈,我准备星夜去投皇甫嵩,前些日我助其破敌他也比较看重我,而在这里早晚会被董卓拖累。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张辽开口道:“这二天我也细细的探查了下,现在先锋大营张寒早已巴结上了董卓,已有取主公而代之势。我觉得主公当早早离开为好。”

  袁基想了下,“云长翼德,你二人找人带着我缴获的五百匹战马七千两银子还有董卓送我的那箱一万两银子先回你的营寨,有人问起就说你们是我袁家的兵马,我叫你们来取的马和东西回洛阳。今夜我和文远高顺去与你会和,我们星夜前往皇甫嵩那里。文远你们也去准备准备,今夜便走。”众将领命而去。

  二更时分,袁基带着张辽高顺轻装离开,来到寨口,真好碰上了第一次投营所见的程远,袁基只说了句有要事找袁家人商议就拍马而去。程远立即禀报董卓,董卓闻之心中欢喜,以为袁基是去叫袁家人带信也不疑有它。

  来到关羽所在营寨,就见关羽已准备停当只等袁基到来,袁基也不废话大手一挥“走”众人随着袁基快马加鞭往皇甫嵩所在的颍川而去。

  早上,董卓尚在熟睡,就听张寒大喊:“统领不好了,不好了,袁基跑了。”觉被打扰,董卓一脸的不愉”喊什么喊,我怎么不好了?恩”

  “属下有错,不是统领不好了,是那袁基跑了,今早我待他的属将要*练兵马,哪只其所属兵士都说没看到前锋营主将,我就去寻他,怎知找遍了大营也没找到那张辽,不仅他不在了,袁基高顺也不知所踪,听看门将领程远所说其二更就出了大营,他还向你禀报过此事。”

  “传李儒。”没一会,一个身着青衫的儒雅男子来到了帐中,看见董卓一脸焦急遂问道:“主公出了何事如此焦急?”

  “袁基那厮拿着我给他的银子跑了,这兔崽子竟敢欺骗于老夫,真是气煞我也,你带我想想现在该如何处理?”

  预知董卓如何报复袁基,请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