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涿郡收将 战贼兵袁基献计再建功
枪神2018-03-22 11:093,675

  转眼二天过去了,这天袁基终于来到了涿郡,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有些着急,不知在何处寻找张飞。

  “罢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先转转再说。”

  袁基就在集市转悠了起来,正待找间客栈歇息下,就听一声大喊“前面那厮,给本大爷站住。”

  袁基回身来看,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正快步向他走来,路人都避之不及,看看了此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生若奔雷,势如奔马。来到近前此人说道:“小子那这马不错,可否卖于俺,正好俺有意要去杀那黄巾贼。”

  此时的袁基身穿一身布衣,打扮的并不显眼,武器也用布包裹,所以并看不出是何来历。

  袁基并没有生气心里微微有些猜测但并不确定所以抱拳道:”在下袁基,字伯温,敢问壮士姓名。“张飞看袁基颇为客气而且离近了也看出袁基长相颇为不凡也抱拳道:“某姓张名飞,字翼德。世居涿郡,颇有田庄,卖猪为生,近闻黄巾作乱正待为国家出力,恰才看见榜文正在招兵,所以寻思弄匹马来去投军。刚才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兄弟勿见怪。”

  张飞?哈哈,找的就是你,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猛回首那人就在集市身边处。“兄弟也要投军杀黄巾贼?真好我也是,今天得遇兄弟真是快哉,走,我们找间酒馆慢慢商谈。”

  “哈哈,好,兄弟的性子我喜欢,走,喝酒去。”二人虽同入集市边的酒馆。

  刚坐下正饮间,就见一大汉,推这个独轮车到店门口,入店坐下,便唤酒保:“快快斟酒来吃,我还要赶着去投军。”

  袁基看见其人心下大喜,这不是关羽又是何人,只见其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纯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这和历史书上说的真是一字不差啊。

  赶快走上前去抱拳道:“这位兄台也是去投军杀黄巾?在下袁基字伯温,这位是张飞,字翼德,我们正在商议投军事宜,可否一起坐下同饮一杯?”

  “如此甚好,在下姓关名羽,字云长,河东解良人也,因为本地豪强仗势欺人,被我杀了,逃难江湖,五六年了。今日看见城外的招军榜文,所以特来应征。”

  关羽随袁基坐下,和张飞一起三人同饮了一杯,这时张飞道:“我等三人虽都有志向,但投军之后只能做个小校,心里颇为不甘啊。”关羽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袁基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也不答话,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们聊着,心里在想是否去寻刘备,这时张飞说道:“今日我和二位相谈甚欢,我家庄后有一桃园,花开正盛,不如我们去我庄里继续畅饮商谈如何?”袁基和关羽应声道好。

  下午,于桃园中,三人围坐一桌,袁基举杯邀二人喝了一杯后说道:“实话和二位大哥说吧,我乃卢植卢中郎将手下先锋大营统帅,越骑校尉袁基,现统帅一万大军为先锋,前几日有要事来办,今路过此地,恰巧得遇二位大哥,如二位大哥不嫌弃可先来我帐下,卢大人正在广宗和张角的十五万大军相拒,我今日就得赶往,不知二位大哥意下如何?”先带这二人走,至于刘备,还是算了吧。

  张飞瞪着他那双虎目,一脸的不相信,关羽也是略感诧异。袁基也不说话拿着酒杯慢慢的喝着酒。

  关羽首先答道:“既然袁将军如此抬爱,我关羽也不是矫情的人,我本是逃亡之人,本无定所,将军既然看的起在下,我就把我这条命交给将军了,主公请受我一拜”说完单漆跪地便拜。

  张飞看关羽如此连忙也下拜口中说道:“俺也是”,袁基大为惊讶,在他想来关羽是个高傲的人,哪有那么快就降服的?不管了,既然人家都愿意以死效命了还管那么多干嘛。

  其实是袁基想多了,他所知道的关羽高傲那是后来不断战胜强敌所积攒的自信,所以才高傲,现在的关羽只是个逃亡之人,哪有什么高傲可言。

  “关大哥,张大哥,何故如此。”说着就上前要扶起关羽和张飞。

  “主公如不收下我等,我就不起来。”“俺也是”张飞和关羽同时出声道。

  “这可真是折煞我也。”袁基故作焦急的来回走着。

  “快起来吧,云长,翼德,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说着就搀扶起二人,三人双手叠加握在一起,满脸的激动,袁基这时是真的高兴。得此二人胜过千军万马。

  三人接着围坐桌旁,饮酒畅谈,互相诉说这这几年的遭遇,袁基也把自己是袁家袁逢之子的身份说了出来,还说了以前自己是个痴傻之人醉心于武道,最近才转醒。这更引得二人的恭敬。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袁基年纪轻轻,不仅身份显赫,身居高位而且命运多折,三人一直喝到深夜这才作罢,在张飞的安排下,二人在庄上歇息了一夜。

  次日,袁基带着关羽张飞来到集市,花了五十两黄金,卓名匠用镔铁,为云长打造了其招牌武器,青龙偃月刀,又名“冷艳锯”,重八十二斤。

  为张飞打造了丈八点蛇矛。各置全身铠甲,和战马。接着袁基有拿出剩下的六百五十百两黄金给关羽张飞,令其二人招募乡里,整备齐后来广宗找他,二人对于袁基这样信任他们,倍感感激准备直接随袁基去广宗。

  在袁基告诉二人“汉室将倾,无人可以挽回,皇帝年幼现何进把持朝政,国不将国,要不了多久各地就会被地方豪强所割据,我们现在要积聚自己的实力为以后在乱世中占得一份容身之地。”二人听了也是不住的点头,都庆幸有这样的主公。袁基也不多话提马就出城,往广宗而去。

  话说卢植自从和张角遭遇后这仗打的就一直不顺,而皇甫嵩和祝儶也与张梁张宝在颍川对垒。随各有胜负但一直未有大的进展。二日后袁基回到广宗大营向卢植拜见,植听手下禀报袁基拜见也是大喜过望,让其立刻觐见。

  要不是袁基以前命张辽高顺二人教授先锋大营三人阵法,现在根本抵挡不住。

  袁基进得帐中单漆跪地抱拳道:“属下参见统领。”

  卢植立马上前搀扶其起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事情办的可还顺利。”

  “回统领,一切都很顺利,多谢统领饶恕在下擅自离营之罪。”说着又要参拜,但被植拉住。

  “你去办事,是我同意的何罪之有。”说着卢植哈哈大笑。

  “谢统领,统领现在战况如何?”

  “现在还在相持阶段,我军和张角互有胜负,说到这还多亏了你的阵法抵挡住了张角的多次进攻,否则我们早就兵败而逃了,而皇甫嵩和祝儶也不顺利与张梁张宝在颍川对垒。”

  “哦,贼兵竟然这般强?”

  “你且不知,那张角妖法强大能呼风唤雨,大风一起飞沙走石根本看不清敌人,但贼兵被风完全不受影响这叫我们如何进攻。而张梁张宝妖法没张角这般强大,还算能够应付。”

  袁基低头沉思片刻说道:“统领,不如我先带一部人马前去颍川打探消息,如能尽快把张梁张宝解决在一起合围张角那大事可成。”

  “好,我予你二千人马,今夜就去。”

  “是,还有一事望统领答应。”

  “我去之后不日朝廷会派人问责统领为何战事不利,如来人向统领索取贿赂,一定要满足其要求,望统领到时一定要依属下之言而行。不用问我为何,我能说的就这么多。”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营帐。

  卢植满脸哑然的看着袁基,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走出营帐袁基叹了口气暗道:“不是不帮你,说多了你也不信,看在你对我如此之好,而且我不能暴露了我知道后世之事否则我必将有大祸。能不能逃过此劫就看你自己了。哎”

  当晚袁基就带领张辽高顺前往颍川而去。

  一日后袁基来到皇甫嵩和朱儶的大营,此时的他们正在大营中商议计策,见手下来报,卢植先锋大营统帅袁基前来求见。遂请其入帐。

  来到大帐,帐中诸武将看到袁基如此年轻都有些不屑,这么个毛头小子也能当统帅,难道是卢植老糊涂了?不仅众将这般想,连皇甫嵩和朱儶也是如此,要不是他二人和卢植是相交莫逆知其不是冒失之人,否则早把袁基轰出帐去。

  袁基扫了眼众人,也不放在心上,对着皇甫嵩和朱儶躬身抱拳道:“参见皇甫统领,朱统领。”

  皇甫嵩问道:“卢统领派你来所谓何事?”“卢统领命在下前来商议先灭张梁张宝,再合围张角之事。”

  朱儶抢着问道:“卢统领已有破张梁张宝之计策?”“卢统领尚未想到”

  听到这朱儶脸色瞬间变黑道:“那派你来又有何用?”朱儶不客气道,现在他有点相信卢植真是老糊涂了,这样的人派来何用。

  袁基也不生气,慢悠悠答道:“但在下观敌军阵营,心有一记,不知当讲不当讲。”

  朱儶这时也是满脸不屑,就你能有什么好计策。皇甫嵩看了看朱儶说道:“但讲无妨,如若破敌,我为你表功。”

  “今日前来大帐之前我绕路前往敌大营观察片刻,看敌依草结营,我觉得当用火攻之,定能克敌。”

  皇甫嵩和朱儶低头沉思片刻后遂抬头对望一眼,皇甫嵩立即道“传我将令,时夜令所有军士,每人束草一把,暗地突袭敌营,一齐纵火。”众将站起躬身道:“是”。大家这时看袁基的眼神也各不同,有赞叹的有认同的,但却再没有不屑。

  当晚大风骤起,二更时只听皇甫嵩大喝一声,天助我等,此时不破敌众更待何时?”皇甫嵩与朱儶各引兵攻击贼营,到处纵火,敌营顿时火光冲天,张梁张宝闻听有人袭营,刚待招呼左右,就见四处火焰张天,二人大惊,遂上马带领部下夺路而逃,此时的贼众也是心中遑遑,马不及鞍,人不及甲,四散而逃。

  袁基带领部下随皇甫嵩朱儶,一起追杀张梁张宝直至天明。正要被其所逃,却见贼众前方闪出一彪军马,尽皆打着红旗,横在当场,拦住贼众去路。

  预知是谁拦住去路,请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三国之袁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