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引蛇出洞尹水寒露迹 泰山压顶钜子腹受敌(中)
文立2019-09-27 09:0311,272

  而此时的墨客山庄,自公输仇的行踪暴露之后,公输一门的其他弟子及长老也由此对墨家的态度大为改观,公输家的冥长老和隐长老纷纷向钜子腹致歉,以谢往日多番误解之罪,而钜子腹也是不计前嫌,墨家与公输家终究还是化干戈为玉帛,一场错误的冲突就此平息。然而,令钜子腹深深感到不安的是,相夫氏一门既然已经倾巢出动,那么自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如今梦无邪已然出禁,以他的威望和武功,但凡只要振臂一呼,墨家必定又会生起一场内部变故,一旦变故生起,那么墨家百年修筑的基业便会变得不堪一击,届时将可能面临一场覆灭的浩劫。再加上荆无涯在机关塚地也是生死未卜,如今公输仇业已暴露,那么当日公输仇千方百计把荆无涯囚往机关塚地定然也是在计划之内,所以,在他看来,此番荆无涯的处境必然更是危险了。可如今,敌在暗我在明,钜子腹唯一能做到的,便是做好万般周全,以应对突如其来的变故。

  虽然荆无涯安然脱险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往墨客山庄,便是想赶在月圆夜之前告知钜子腹做好防范,可惜他没有料到的是,此时那生在暗处的敌人却已经开始警觉起来,准备先下手为强了。

  是夜,静寂如湖面止水,不曾有一丝噪杂之音。然则,忽而只闻得“咕咕”一声,随即便见一只早已飞的精疲力尽的信鸽扑通一声从天而降,只停留在了那铺满月色的窗台的之上。随即一只干净利落的手只轻轻一拂而过,便将那只信鸽收在了掌中,那人只轻轻解下那缚于信鸽爪上的卷筒信件,便随手一扬,将那信鸽放飞出窗外去。

  那人缓缓将那卷起的羊皮信件的慢慢展开,待那羊皮缓缓展开之后,只见上书八个篆体小字:“玄武败露,速灭墨门。”看完这八个字,那人又缓缓将那羊皮信件卷了起来,随手习惯性地置于那火烛之上,待其燃为灰烬之后,那人才用低沉雄浑的声音说道:“白虎,速去通知青龙,计划有变,让他务必让郭开和王翦的军队连夜过飞津渡,明日便即刻动手剿灭墨客山庄!”

  “是,弟子领命。”那蓐遵了那人的命令,只低声一阵应答,随后便即刻动身执行任务去了。

  “师弟,真的要做的这么绝吗?”忽而,那人身旁的一位白发老者听了他下达的命令,于心不忍道。

  “师兄,这墨家掌门人之位本就应属于你,只是被那钜子腹趁人之危夺了去,所以你今日无需再对他手下留情,明日他钜子腹若不乖乖交出钜子令,让出掌门人之位,便踏平他墨客山庄,让他相里氏一门从此匿迹江湖!”那人一番冷语恨恨而道。

  那白发老者听了他这番话,只一阵叹息道:“哎,老夫与钜子腹本师出同门,当年师祖对我有知遇之恩,如今要老夫同门相残,置墨家生死存亡于不顾,实在于心不忍呐。”

  “师兄,我知你本性过于善良,然则是他钜子腹不义在先,你此番讨得本就属于你的东西,无需耿耿于怀。”那人见白发老者心有不忍,于是便又在一旁定声劝说道。

  “老夫这把年纪,早就看淡了功名利禄,掌门人之位对我来说已是过眼云烟,老夫只是想替婉儿母女讨一个公道罢了。”那白发老者坦然而道。

  “师兄有这般胸襟,确实令师弟佩服之至,既然师兄不为功名利禄,那也要为大嫂和侄女报这血海深仇,师弟此番定会全力相助!”

  “多谢师弟这番心意了,然则此乃师兄的私人恩怨,所以还是让师兄与他做个了断吧。”

  “师兄但请放心,师弟我自会掌握分寸。”

  月圆之夜前夕,万象显得格外的安逸,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从前的宁静,而此时的墨客山庄也正沉浸在一片祥和之中,泛不起一丝风吹草动。而在这看似平静的背后,一场莫大的强敌在山艮的指引下,正趁着夜色悄悄的渡过了飞津渡,直从那封禅涯缓缓潜来。

  忽而,只听“咻——”的一声,一道红光夹杂着一阵尖锐的声响,一下子冲天而起,瞬间便划破了这夜空的宁静,直把这祥和的气氛消散的无影无踪。而这种带着惊慌与恐惧的声响,却也直叫被惊醒之人的心底安安发颤。

  随即,墨客山庄上下忽而一阵灯火通明,六门门众迅速向议事厅集结,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墨家紧急召集门众的叱雷令,再加上这叱雷之声红光凸显,便是墨家最高警戒的号令。一旦有人发出这样的号令,那便就意味着墨客山庄有万难之忧。不用说,这红光叱雷令便是戍守封禅涯的弟子拼着性命而发出的,因为当他忽然看到这封禅涯仿佛从天而降了许多外来之客时,其他戍守的弟子早已一命呜呼。带着万分的惊恐和慌乱,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点燃了瞭望台的叱雷令,为墨家的生死存亡作出了最后的一丝警示。

  “众位,封禅涯叱雷令已现,便是紧急告急之意,事不宜迟,六门弟子速速随我一起前往封禅涯!”那议事厅之内,钜子腹已来不及再多做安排,便只一句话,领了六门弟子直飞奔那封禅涯而去。杜三娘、张显以及公输一门门众也便尾随其后,作为墨家的宾客,这些人见墨家面临大敌,总也不能袖手旁观。

  待那钜子腹率领众弟子赶往封禅涯之时,封禅涯早已被来敌所占,本来这道由先祖墨翟留下的天堑,便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称号,如今墨家一下子便失去了飞津渡和封禅涯这两道天然屏障,更是让自己的处境显得万分堪忧。

  “哈哈哈,钜子腹,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那封禅涯的涯角之上,忽有一人见了那钜子腹率着众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便哈哈大笑,很是得意道。

  钜子腹等人循声望去,只见那人浓眉大眼,满脸古铜之色,浑身一股久征沙场的气息,俨然一副大将军的气势。不错,那人正是秦国赫赫有名的领军之将王翦,此番他不惜亲自率着秦军到此,便是要亲手除去他多年的心头大患。

  “原来是王大将军到此,失敬失敬,不过不知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倒让我这小小的墨客山庄一下子蓬荜生辉啊。”钜子腹见得那人是王翦,便又随手抱拳道。

  “哈哈哈,钜子腹老兄过谦了,你墨家创下的这墨客山庄实在令我大秦帝国的众将寝食难安呐,当年我秦国与赵国李牧对阵肥之战、番吾之战,若不是你墨家从旁协助,我秦国又怎会吃了这么多亏,最后落得个大败而回。你墨家的盛名,早在我秦国众将之中传开了,甚至有人传出了‘墨家一出,谁与争锋’这样气势逼人的传言,你说我能不亲眼前来目睹一下钜子腹老兄您的风采么?”那王翦虽然表面言语风光的大赞了钜子腹一番,然则语中分明带着丝丝不甘之意。

  “王大将军这么说,实在令老夫愧不敢当,所谓‘墨家一出顾,谁与争锋’的传言也必定是个谣言罢了,大将军切莫在意。不过大将军今日如此兴师动众的来目睹老夫的风采,未免也有些夸张了吧?”钜子腹随手一扬,指了指这封禅涯之上的密密麻麻的秦军,淡淡的反问道。

  “呵呵,当年你助李牧将我十万秦军打得落花流水,今日我若不给老兄您带份厚礼,恐怕也难走出这墨客山庄啊。不过可惜的是,今日你怕是无人再与你联手抗衡我这铁甲雄狮了。”王翦不由得得意得笑道。

  “哼,卑鄙无耻的小人,竟使得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段,谋害一国忠良,他日就算你王翦功成名就,也不免要遭万人唾弃!”钜子腹听了那王翦的言语,心中顿时激起一股恨意,只冷冷而道。

  “诶,钜子腹老兄您误会我了,这种卑鄙无耻的招数不是出自我王翦之手,而是你的好弟子山艮的杰作。”随着那王翦缓声说道,他一旁也缓缓走出一个人影来,那人面带阴冷的笑意,举手投足间展露出狡黠之色,此人便是墨家八子之一山艮。

  “山艮,你这狼心狗肺的叛徒,今日我便要取了你的狗命,替我雷师弟报这血海深仇!”一见到山艮现身,地坤一下子怒火中烧,只抡起手中的双锤,便要冲上去寻那山艮报仇,好在钜子腹眼明手快,一下子将他拦了下来。

  山艮见四下里昔日的师兄弟个个怒目圆睁,似乎个个都想要生吞活剥了他的样子,可他却也毫不惊慌,只是缓缓走上前去,朝众位师兄弟施了个薄礼,又特意朝那钜子腹抱拳施礼道:“弟子山艮拜见恩师及众位师兄弟。”

  “哼,”钜子腹见那山艮如此假惺惺的矫揉造作,早就不屑一顾,只头侧向一边冷冷道:“我墨家没有你这样忘恩负义的弟子。”

  “呵呵,师父,自小您老人家便教导我做人需谦虚谨慎,知恩图报,弟子一直铭记在心,如今我山艮虽然占尽先机,仍然不忘这多年的师徒之情,今日特意给您老人家行这师徒之礼,又岂能说我忘恩负义呢?”山艮依然耐着性子好生言道。

  “老夫只怪当日一时心软,没逐你出师门,本想你可以回头是岸,想不到你如此变本加厉,甚至不惜残害同僚,今日老夫便要亲自手刃了你这孽徒!”

  “师父,狠话莫要说的这么早,如今你墨客山庄已被重重包围,墨家机关阵和几道天堑也悉数被破,你还有何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如果你能识时务归顺王大将军,我可念在你我师徒之情,也可与你一起共事秦国,如若不然,众位师兄弟的性命我可就不敢担保了!”那山艮终于开始有点按捺不住性子了,言语之间不免有些阴冷起来。

  “山艮,你好大的口气,不要以为你仗了那姓王的撑腰,便可以在此狐假虎威,看我今日便第一个收拾了你!”那一旁的火离早就双拳握的铁青,此时便趁着钜子腹等人不备只一个飞身,直扑那山艮而去。

  火离的驭火术是墨家几门驾驭自然之力武学中的上等学术,但凡只要有一丝明火存在,他便可以瞬间将它化为火海,而在这夜半之时,众人几乎随手都有一只火把在手,这更是给了火离极大的发挥空间,他只随手挥了两下双臂,顷刻间便有两道火龙直划过那漆黑的夜空,直扑向那山艮所在之处。

  那山艮本就是个趋吉避凶之人,一见那从天而降的两道火龙直扑自己而来,立刻脚下运了气劲,迅速闪了开去。那山艮刚刚闪开,那两道火龙便直撞在了他脚下的岩石之上,只听“砰”的一声,瞬间将那岩石击了个粉碎。可那火离岂肯就此罢休,连连挥舞双手,只见那封禅涯之上秦军手中的火把瞬时皆化作了十几条火龙,相互缠绕翻滚着纠缠在了一起,那火离也腾空而起,与那十几条火龙化为一体,直如那利箭般冲向那山艮而去。

  山艮见火离来势汹汹,此番恐自己已经规避不了那十几道火龙的冲击,于是索性不再躲避,他本就习得一身奇门遁甲之术,只手一扬,那身旁两块巨石便如同有血肉的躯体一般,瞬间便挡在了他的跟前。那火离带着烈火的强大的威力直硬生生地撞向了那山艮跟前的巨石,只听得轰隆一声,那巨石便四分五裂,虽然那烈火的威力也被这巨石削去了几分,然则火离却依然像一颗火球一般直逼入山艮的跟前,山艮见已势成水火,不由得使出浑身内力,双掌瞬间化为一道气墙,与那火离逼人心魄的火球生生的撞在了一起。顿时,只听众人一声“啊呀”的惨叫声,他二人双掌相碰撞激起的气浪便将那周围的一群秦兵震得东倒西歪。

  在看那火离和山艮二人,却因刚才使足了内力,此刻已是元气大损,再加上刚才强大的内力的震荡,使得他二人胸口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只各自不由得吐了口鲜血。

  虽然火离已经耗去七分功力,此刻已是气喘吁吁,嘴角边禁不住有些颤抖,但是他心中的怒火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他从未想过休息半分,只一个翻腾又大吼了一声,拼了全身的气力将那四周所有秦兵的火种聚成一气,使出一招龙驭九天,再次向那山艮飞扑过去。山艮未曾想到这火离如此拼命要取自己的性命,然而方才的全力防护已经基本耗去了他的内力,此番山艮再次舍命猛扑,他亦再无把握抵挡的住,只迅速起身全力躲避。

  可那火离的驭火术本是无形之物,那火由心生,借风而发,威力巨大无比,再加上火离此番已拼尽全力,便是要将那山艮吞噬于烈火之中,山艮就算有分身之术,也难逃被这漫天火海吞噬的厄运。

  眼看那山艮似乎再也躲避不及这可怕的龙驭九天,忽然一道疾风从天而降,直落在那山艮的周围,那道疾风只随手一扬,便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气罩,待那火离的九条火龙几乎要碰撞上那道气罩之时,那道疾风忽然运力爆破那道气罩,那爆破时发出的巨大冲击力只把那火离的九条火龙一下子震得灰飞烟灭,而那火离也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气流直撞向了自己,顿时被撞出个十几丈开外,直一下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三师弟!”地坤见火离一下子身受重伤,急忙一个箭步飞奔过去,直把那火离小心扶了起来,可那火离已是站立不稳,全身打颤,双手筋脉尽断,鲜血流了个不停。

  而此时的钜子腹见到那道疾风使出的这招术,不由得心头一震,只一字一顿的吐了几个字:“画——疆——墨——守。”他的这番表情,却惹的周围众人一阵疑惑和不安。因为那周围之人都不知道,那画疆墨守便是墨守八式之一的招数,而那墨守八式是墨家钜子才代代相传的绝顶武学,所以那道疾风的身份,也已经让钜子腹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而那来者此刻不请自来,也正是钜子腹最为担心的事情。

  “雕虫小技,今时今日的墨家弟子难道就这点能耐吗?”那道疾风忽然发出一道气势逼人的雄浑之音,直叫人听得不寒而栗。在看那道疾风,只见蓬头散发,发须相互缠绕,已是看不清真正的面容,倒是那双锐利如剑的双眼,散发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气息,直将那众人几乎都威慑住了。那钜子腹猜的一点没错,这道突然现身的疾风,有着如此震慑力的气势,正是墨家上任钜子孟无邪。

  “你是何人?如此好生霸道,却要来趟这趟浑水?!”地坤见那来人如此口出狂言,不由得高声问道。

  “哈哈哈,墨家后辈都眼拙的很,竟然连你们的师祖都认不得了。”那地坤话音刚落,忽然又有一道疾风从天而降,只带着一股子嘲笑般的音容道。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给怔住了,那声音音如雷动,振聋发聩,直叫人听了心中阵阵发怵。循声望去,那人衣冠楚楚,全身黑衣打扮,头戴暮色竹笠,全然一副墨门中人打扮。只是那人竹笠之外一层轻纱遮掩,不曾看得清来者的真实面目。

  “尔等是何方高人,为何一身我墨家的装束,却不愿让人见得自己的真实面目?”地坤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再次高声问道。

  “年轻人,此话你恐怕得问你师父吧?”那轻纱遮面之人却不正面答话,只是旁敲侧击道。

  然则他话音刚落,钜子腹便缓缓走上前来,对着那突如其来的二位长者缓缓地抱拳施礼道:“掌门师叔、孟师弟,二位大驾光临,老夫未曾远迎,实在是失礼了。”

  墨家众弟子看着钜子腹却是这般的彬彬有礼,顿时都大为吃惊,地坤见了那钜子腹的这番施礼和话语,心中虽有几分疑问,然则也猜到了几分,便轻轻问于那钜子腹道:“师父,眼前二位之中,莫非有一位就是一直被困在空相渊之中的钜子孟前辈?”

  钜子腹听了地坤的问话,也不曾有所言语,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地坤见钜子腹业已默认,心中的疑惑也便解了一半,于是便又接着问出心中的另一半疑惑来:“那另一位是?”

  钜子腹知道地坤所指的便是那头带竹笠轻纱之人,然则却不吭声,只是凝视那人许久,倒吸了一口凉气,轻轻吐露道:“他便是汇英坊的坊主,也就是你孟无形师叔。”

  “哈哈哈,”那钜子腹话音刚落,那孟无形便缓缓摘下竹笠,哈哈大笑道,“师兄果然还是目光如炬,这会儿就已经看的通透了。”

  众人看了那摘下竹笠的孟无形,顿时都惊得瞪大了双眼,因为他们在那早早之前,便已听闻墨家七坊遭人掳劫,七坊坊主均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眼前这位孟无形,便是天乾亲眼看着他命丧于自己的脚下的。可如今,这位孟师叔却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众位的眼前,实在是令墨家弟子面面相觑,难以相信眼前这个事实。

  “呵呵,孟师弟,就算我此刻能看得通透又如何,却早已晚了一步,相比于你天衣无缝的金蝉脱壳之计,老夫我愧不能及矣。”钜子腹看着眼前这位孟无形,顿时也坦然笑道。

  “师兄,你过奖了,当初若不是你急着增援你的老朋友李牧,也不会如此大意让墨客山庄群龙无首,被我这相夫氏一派有机可乘,”孟无形边说着,脸上露出一股得意之色,忽而又回首伸出自己的手爪,似乎有种揪心的疼痒在心中翻腾,只是一字一句恶狠狠道,“不过,你知道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多久,等得快有些发狂了,哈哈哈,终究还是让我给等到了。”

  “孟师弟你说的一点没错,当初若不是老夫急于瓦解邯郸之危,无暇顾及墨门之事,也断然不会到今天这地步,不过,孟师弟你布下的这个局也算的上是天衣无缝了,一开始就假装让自己命丧于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手上,让我和天乾的视线一下子便转移到了那黑衣人身上,而后墨家七坊接二连三的出事,而所留下的细微的额线索却依旧是那不明身份的黑衣人,让我们一下子陷入到了这迷雾之中。而另一方面,你又不忘给那个黑衣人凭空捏造一个身份,所以你千方百计用白虎战兽让我们误以为是公输家族复出,所以我们的视线便自然而然转向了机关塚地。而那机关塚地却早已是你布好的陷阱,无论我们派出的人是否能取得那四大战兽的机关图,都将引起墨家与公输家的冲突,因为墨家派出的人便是你们准备用公输谷的死来嫁祸的对象。而更精妙之处便在于,你同时又利用郭开与李牧的矛盾,让赵国起了内乱,届时你料定我首尾不能相顾,必定会在墨客山庄留出空隙,如此你便轻而易举的取得那第八把九齿灵匙,从而救出当年被困在空相渊之中的师兄孟无邪。如此一来,你相夫氏一派便如虎添翼,再无后顾之忧,如今又借用秦国的兵力,一举铲除我相里氏一派。”

  “哈哈哈,师兄你剖析的一点不错,可惜已经晚了一步,不过还有件事你或许还不知道,墨家七坊的长老之中,除了飞仙坊、天罡坊、云龙坊的三位长老不识时务之外,其他的四位长老已经投靠我相夫氏一派的门下。所以如果师兄你不想你门下的弟子再遭不幸的话,只要你乖乖交出钜子令,我还是愿意给师兄你留条后路的。”孟无形一边说着,一边得意的阴笑道。

  “想让老夫交出钜子令?你做梦!”钜子腹斩钉截铁道,“当年钜子孟违背了祖师爷的禁令,引起墨家内部党派纷争,最终闹得四分五裂,让墨家元气大伤,如今孟师弟你又想重蹈当年的覆辙,老夫就算拼了老命,也要保得墨家万全!”

  “哼,”孟无形见那钜子腹态度如此决绝,突然变得目露凶光,恶狠狠道,“那就休怪师弟我不讲情面了!”

  那孟无形话音刚落,便随手一挥,那封禅涯之上突然人头攒动,身影飘渺,仔细一看,却是那成千上万埋伏此地的秦军,只是方才火光暗淡,钜子腹等人一时间竟未多加察觉。

  地坤等人见一下子凭空冒出这许多敌人,顿时都大吃一惊,似有些不知所措。在此当下之局,钜子腹自知墨门已遭人暗算,这四周怕是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他一不小心落入这陷阱之中。而此时此刻,墨家弟子已是方寸大乱,墨家士气也是骤然锐减,若是再如此僵持下去,怕是早晚要落得覆灭的下场,所以这就需要钜子腹能果断地做个出其不意的抉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挽回当下的不利局面。于是乎,他突然飞身跃起,犹如那雷电般直扑向那高高在上的秦军主帅王翦,而此时正沉浸在得意之中的王翦全然没想到钜子腹会冲他而来,只是一脸惊愕之色,却只能瞪大了眼睛呆呆的杵在了那里,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该如如何是好。

  钜子腹这招擒贼先擒王之术,确实是当前他唯一能够挽救墨家存亡的关键之举,所以他容不得自己有半点闪失,只使足了气劲直如霹雳闪至。而王翦那身旁的几名卫士见一道鬼魅般的霹雳直面扑来,顿时也慌了手脚,只是本能地围在了那王翦跟前,跌跌撞撞地想要碰一碰这势不可挡的锐气。可是只一个回合,那左右侍卫皆被钜子腹的气劲掀翻在地,再也难以起身。那王翦早已是吓得直往后闪躲,可是又哪里躲得开那钜子腹的身影,不得不乖乖就范,听凭那钜子腹活捉自己。

  可不知从哪里刮起一道疾风,只一阵狂扫而过,直将那王翦给带了去,顿时在那钜子腹跟前消失的无影无踪。钜子腹转头望去,只见那王翦却被一人只一手搭住了肩膀,轻而易举地从他手中将人救了去。钜子腹知道救那王翦之人是何人,因为这招践墨随敌却是他墨家的看家本领之一。

  那人却正是墨家上任钜子孟胜,别号无邪。如今他从那空相渊之中再次出世,便是犹如那火翼之鸟重生,钜子腹也深知他此番前来插手此事必是为了何种目的,于是他脸上却不显现出任何表情,只抱拳一字一句道:“久违了,孟胜师兄。”

  “腹师弟,难得你还记得老夫,”那孟无邪也冷冷答话道,“不过若不是老夫今日亲自前来,怕是我这一生便要被你这伪君子蒙蔽在那空相渊之中!”

  “孟胜师兄言重了,师兄对我的教诲,我自然铭记于心,只是不知师叔何出此言污蔑于我?”钜子腹听了那孟无邪的言语,心有不解道。

  “哼哼,一切事由你心中自有分寸!”

  “师兄曾身负墨家钜子大任,受恩于墨家先祖,而你言语却如此不清不楚,不但中伤了师弟我,现如今还助纣为虐,却帮着外人企图剿灭我墨门,他日师兄你又有何面目去面对墨家的列祖列宗!”

  “哈哈哈,真是笑话,老夫对墨家一向忠心耿耿,从无二心,只是唯一错信了人,连累了身边最为亲近之人,如今老夫重出江湖,便是要为她们讨个公道!”

  “师兄此话何意,还请师兄明言!”

  “事已至此,就不用再多有赘言了,今日你我同门之义便就此恩断义绝,出招吧!”那孟无邪丝毫不愿多做解释,只一个飞身直扑钜子腹而去。

  地坤见那孟无邪来势汹汹,又见师父全无应战之意,只生生的杵在那里,怕是师父要吃大亏,于是急忙挺身而出,使出一招五岳相聚,顿时五道气劲便从四周迅速集结,顷刻间便形成了一堵铜墙铁壁般的盾墙,阻挡在了他和钜子腹的跟前。

  可那孟无邪是何等人物,墨门上任元首是也,此番五岳相聚,若是对的那青龙、白虎等人,还可以阻挡一时,若是拿来应对孟无邪,难免有些螳臂当车的味道。那孟无邪只大吼一声,双掌之间突然迸发出一道疾风般的气劲来,那气劲一闪而出,直将那周围之人震得后退了一个踉跄。

  只听得“嘭”的一声,那五岳气劲所形成的盾墙顷刻间便被震得七零八落,随后那孟无邪只稍稍再一运气,那地坤只觉得脚下失了重心,一下子便被弹飞了出去。那地坤在半空之中踉踉跄跄只一个劲的倒退,眼见着就要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突然一只手犹如鹰爪般死死地锁住了自己的肩头,地坤顿时感到一股定力从肩头直往下直至双脚,而后便稳稳地定在了那地面之上。

  只是那地坤还惊魂甫定之时,只听得钜子腹对那孟无邪抱拳道:“多谢师兄手下留情,师弟代晚辈向师兄赔罪了。”

  “哼,老夫此番只是专门为师弟你而来,今日之事也与晚生后辈无关,我犯不着伤及他们性命。”那孟无邪只冷冷道。

  “既然师兄还在为当年之事耿耿于怀,那么今日师弟便遂了师兄的心愿,再此与师弟做个了断。”

  “如此甚好!”那孟无邪见钜子腹如此说道,只大喝一声,直使足了全身内力,一招如影随形,直扑钜子腹而来。

  那钜子腹也不甘示弱,随手也使出了墨守八式之一的墨守成规,急忙为自己筑就一道铜墙铁壁式的防御来。他们二人本为同门,所学之术也相差无几,故而孟无邪便一眼便看出钜子腹所使出的招式,知道墨守成规防守固若金汤,正面强攻必是两败俱伤,于是也便变换了招式,只轻身一跃,跃到那钜子腹的后方,反手一招回风扫叶,直扑钜子腹后心而来。

  钜子腹也早料到孟无邪必定不会以内力强拼,所以也多留了一个心眼,此番忽敢背后一道疾风袭来,此时转身迎敌业已为时已晚,所以只得随心变换墨守八式,只随手一转,那身前的气劲便如幻影般转变到了钜子腹的背后,立刻再次为钜子腹重新筑起一道屏障,此招如同那墨鱼从背后释放迷雾规避敌袭,故而是墨守八式应变背后袭击的存元招数之一,称之为墨鱼自蔽。

  “好一招墨鱼自蔽!”那孟无邪见钜子腹背后瞬间已成防守之势,知道钜子腹连连又使出了墨家的绝学,此番贸然上前对阵自己讨不得半分便宜,只好趁势闪到了一边去。

  “师弟把墨守八式运用的如此挥洒自如,着实令老夫大开眼界。”那孟无邪一脚立定于那涯石之上,高声说道。

  “师兄过奖了,墨守八式乃墨家最上乘的武学,只有墨家钜子方可习得,师兄身为墨家钜子元老,想必意会之处更甚于我。”钜子腹只站立于一旁,定声而道。

  “呵呵,本座也算参详此绝顶武学多年,也不及师弟如此融会贯通,看来今日孟某不才,须向师弟讨教一番,看看我墨家的绝学是否有辱没先祖!”那孟无邪说罢,便一招引绳削墨直逼钜子腹而去。

  钜子腹见孟无邪盛气凌人,便随即也使出了墨守八式加以防卫,此二人所使得招数皆为墨门一路所传,所以对此招数的变幻早已了如指掌,不过也却有不同的是,虽然二人招数套路同出一辙,然则由于个人对招数的领悟不同,所以侧重点也不尽相同。墨守八式虽以御守为上,然则随着习武之人的心性不同,御守也可变换为妙攻。攻守之势只在一念之间便可相互转换,从他二人所出招数来看,钜子腹更侧重于守,而孟无邪由于复仇心切,则多偏向于攻,一时间二人斗的难分难解,仿若两条蛟龙在那惊涛骇浪之中纠缠互搏,只是两龙所掀起的巨浪却将周围之人拍出了十丈开外。

  正当二人不分伯仲之时,忽而不知从何处钻出来个身影,直在那惊涛骇浪之中闪现了出来,将周围之人惊了个目瞪口呆。原来,那钜子腹和孟无邪蛟龙相斗之时,周围十丈之内难免会为他二人气劲所伤,这冷不丁冒出的人影,必是不知其中利害,误入了这噬人性命的险境之中。

  “八妹?”随着一旁的地坤的一声惊呼,周围所有人才发觉原来那误入险境之人便是那墨家八子之一的兑泽。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兑泽此番并不是不知道自己身犯险境,而是得见师父遭遇了那莫大的强敌,却不忍坐视不理,总想凭借自己一番苦心能化解这场危机,尽管她自己也深知希望甚是渺茫,但是作为墨家弟子,她也总算为守护墨家兴亡尽了自己的绵薄之力了。

  她的突如其来,并没有让正在斗的难分难解的钜子腹和孟无邪感到突然,因为他二人敏锐的洞察力时刻察觉着这周围所发生的一切。那个闪现出来的身影早已引起了他二人的注意,特别是钜子腹,他一开始便发觉了那个身影便是兑泽,只是与那孟无邪正在酣战之中,无暇分心顾及其他,所以一并未曾理睬左右。然则他本以为兑泽只是不小心闯了进来,可是哪里知道那兑泽丫头不但没有退却,反而一步步紧逼上前来,这下子不由得让钜子腹心中一阵惊慌。

  钜子腹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因为兑泽的举动同时也引起了孟无邪的注意,虽然孟无邪并不知道眼前这丫头是何来路,但是本能的感觉让他能够判断这丫头与那钜子腹有着不一样的关系。一旦下了这个判断,他便心中生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本来像他这等有着至尊身份的人,不应该出此下三滥的手段,然则他也深知眼前这位师弟的武学造诣已不在自己之下,如若再这样纠缠下去,结果依然是个未知之数。可是眼前突然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他断断不能就此让这个绝佳的机会悄悄的溜走。

  于是乎,那孟无邪突然反身一转,一招践墨随敌,瞬间化作一道风影直闪向那兑泽而去钜子腹见势不妙,立刻收起了自己那招画疆墨守,撤掉了所有的御守气劲,也直飞奔那兑泽而去。就在那孟无邪一掌即将击中那兑泽的一刹那,那钜子腹见自身已经来不及贴身护住那兑泽丫头,只得一招规绳矩墨将自己的内力化作御守护盾从那五丈开外直冲而来,直罩住了兑泽的周围。可那孟无邪明显却是一招声东击西之术,只待那钜子腹使出了全身的内力之后,突然反手一转,那本冲那兑泽而去的掌风顷刻间便划破周围的空隙,猛地朝那钜子腹拍去。

  钜子腹方才一招隔空护主已经将自己的内力四散了开去,如同那泄洪之水不得复返,这顷刻之间已是再难聚起,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险招已经全然无了防守之力,只得硬生生地接了孟无邪这一掌,只听得“嘭”一声,那钜子腹便被那强劲的掌力震飞了出去。虽然钜子腹多年习武,自有元气护体,然则孟无邪此招却是如此的凶狠,直把钜子腹的护体元气打了个魂飞魄散,只见钜子腹“噗”的一声,口中猛地喷出一股血污,便难以再起身站立。

  孟无邪见钜子腹已遭受重创,得知自己大仇得报的机会已然成熟,于是便冷冷而道:“师弟,念在你我既为同门的份上,只要你交出钜子令,退出这钜子之位,我今日便可留你个全尸。”

  钜子腹一手捂住剧痛难忍的胸口,一边喘着粗气道:“师兄…今日既是冲我而来,便只管下手便是,师弟只望你莫…莫要伤及无辜便可,置于钜子令,我断断不会交予心怀歹心之辈的。”

  “哼,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就休怪师兄手下无情了!”那孟无邪恶狠狠地说罢,便乘势再运起气劲,只一招毒蛇吐刺,掌风直逼那钜子腹的心脉而来。

  钜子腹已是久经风霜之人,一看那孟无邪运招的架势,便得知此招出招甚是凶猛,但凭自己重伤在身,恐已招架不住,就算能够侥幸躲开此招,也难防孟无邪的下一招,然则事到如今,只得强忍住疼痛,徒手运起功力进行招架,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继续阅读:第11章 引蛇出洞尹水寒露迹 泰山压顶钜子腹受敌(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客剑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