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引蛇出洞尹水寒露迹 泰山压顶钜子腹受敌(上)
文立2019-09-27 09:039,421

  钜子腹猜的一点也没错,因为此刻的荆无涯因为又被加了一条毁尸灭迹的罪名,已经被公输衍等人囚禁于那石牢之内。虽然荆无涯天资聪慧,然则面对公输家的石牢,却也是一点办法没有,因为此处的石牢乃千年虎岩所打造,而对外也只有一个暗孔,仅供送那膳食所用,除此之外,便再无与外界相通的部分。

  那荆无涯哪里是耐得住寂寞的人,仅仅被那石牢囚了几个时辰,便一直在那里叫苦不迭,口中大骂那公输衍等人有眼无珠,不识真凶。看守那石牢的便是石长老及座下弟子,每每听到荆无涯在那出言不讳,一开始还好言相劝,到后来便也渐渐麻木了,不再理会他的污言秽语了。

  “喂,我说老石头,你别真像一块石头那样固执行不行,你放我出去透透气,一会儿再把我关进来不就行了,这四面黑墙,实在是憋得人心慌。”那荆无涯见骂了一会儿已无甚效果,便开始好言相向起来。

  “荆少侠,实在是抱歉,没有少塚主的命令,老夫无权放你离开这里。”那石长老在那石牢外,听了荆无涯的此番话,便定声而对道。

  “哇,你们公输一门的人个个都长了根直脑筋,就不会打个弯吗?我只是说出来透个气,有说要离开这里吗?再说也是一小会的事情,他公输衍又如何会得知?”

  “荆少侠,你还是别白费唇舌了,老夫知你鬼点子多,此番我若是放了你出来,要想再把你关进去,恐怕就难了。”那石长老这话说的倒很是实在,因为那荆无涯向来是不拘章法行事,而且还常常出尔反尔之人。

  “我说你个老石头,给自己留点后路行不行,我好歹也是你公输一门的姑爷,你就不怕等我以后出去了,回头好好收拾你这块磨不烂的破石头?你若现在对我客气一点,将来我也好跟我娘子说说,提拔老石头你做个大长老之位,岂不风光自在?”

  “哼哼,免了,这大长老之位老夫实在是无福消受,还是等你出得了这石牢再说吧。”哪知那石长老却毫不领情,只一句话便把荆无涯拉拢的话给打了回去。

  “你这磨不穿打不烂的犟石头,总有一天有你的苦头吃!”那荆无涯自然是被那石长老气的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忽然他眼珠子一转腾,对着那石牢外又大喊道:“可惜啊,此刻奄奄一息的风语子和明光子两位老前辈,这条命就断送在你们这帮犟驴的手中咯。”

  荆无涯此话一出,那石门外果然有了一阵动静,那石长老却也不再口出绝情之言,荆无涯心中便暗自窃喜,看来他这招激将之法果然奏效了。

  不一会儿,只听得那石门便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听着那声音的样式,仿佛是开启那石门的声音。荆无涯听了这番动静,不由得暗自得意起来,随口便道:“看来老石头你倒还是很在乎你们这帮老倔头的性命的啊,早这样不就得了,多费了我这许多口舌。”

  待那荆无涯刚把话说完,便听得那石门轰然打开,可满脸得意的他刚抬眼望去的时候,不由得傻了眼,那开门的哪里是什么石长老,而是一个身形敏健的黑衣人!

  “阁下这么有兴致来这石牢之内拜访我荆无涯,很是让我感动万分呐。”荆无涯虽然经常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未知状况,可他每次都总能这么坦然镇定,而且镇定的有些吊儿郎当。

  “哼哼,死到临头了,还口无遮拦。”哪知那黑衣人一阵冷笑,言语之中分明透露出了是敌非友的意思。

  “哦?原来阁下不是来同我叙旧,而是来取我性命的。哎,可惜了可惜了,我荆无涯今日如果就葬送在这四面寒墙的石牢之中,只怕下了地狱也不得安身呐。”荆无涯听了那来人的用意之后,不免摇头叹息起来,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

  “既然死后迟早便是一副骸骨,死在哪里又何妨?”那黑衣人冷冷道。

  “阁下这话就不对了,这人活着的时候就受尽了艰难困苦,死了之后当然得找一块安静祥和的乐土,方能入土为安呐。”那荆无涯依然振振有词道。

  “那倒是真的可惜了,今日只怕要委屈你了,乐土我看你是难找了,但是此处倒确实很是安静,”那黑衣人丝毫不为所动,只是低沉了些许之后忽然又道,“不过你若是想死的痛快些的话,除非告诉我风语子和明光子的下落,否则今日只怕你要受尽万虫噬心的痛苦而死。”

  “哈哈哈,我早就知道你不惜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来此地,目的并不单单在我,而是在那风、明两位前辈的行踪之上,”那荆无涯听了那黑衣人的话,居然哈哈大笑,很是得意,于是便又随口反问道,“我此时若说出他二人的下落,岂不是更是自寻死路?”

  “哼哼,你说不说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你一死,便就有了替罪羔羊,置于他二人,早晚也得现身,到时候我照样取他们的性命。”那黑衣人冷冷的话语之中不免已经开始现了杀机,那漆黑的双眼之中突然泛起寒光,似乎想立即吞没眼前阻碍他计划的一切东西。

  “你这如意算盘也打得太好了,自己明明已经是漏洞百出,还在这里沾沾自喜,我说,你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吗,尹水寒姑娘?”那荆无涯听了那黑衣人的话语,不由得暗自好笑起来,随后便不屑而道。

  那黑衣人一听到荆无涯口中说出的最后几个字,顿时全身不由得抖动了一下,很明显,这是吃惊的表现,显然,荆无涯不经意之间已经把她的身份给拆穿了。当然,此时她自然不再去理会荆无涯是如何拆穿的,因为对于她来说,眼前这个人已经是自己的心腹大患,如果不除去,将会后患无穷。于是,她不再有任何多余的话语,只手腕稍稍一抖动,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便随着她的指刃而出,直朝那荆无涯的要害袭去。

  这一招,毒蛇吐芯,至毒无比,再加上她也是突然袭击,更是让那被袭者回天乏术,眼看着那荆无涯即将就此命丧黄泉,突然一道金光闪过,几根鹤羽金丝将那尹水寒的手腕生生的缠的动弹不得,而那金丝一端的落日凌云镖随后便四处死死地定在了那石墙之上。

  “果然是你。”随着这带着些许惋惜的声音而出,那漆黑的石墙的一角又闪现出一个人影来。

  那人剑眉星目,眉宇间透露着一股俊朗的气息,手持一把泛着文道气息的扇子,那扇子的一端的几把带着鹤羽金丝的落日凌云镖已深深地缠在了那尹水寒的手臂之上,这个人便是墨家大弟子天乾。

  见那天乾从那石牢一角闪现而出,荆无涯故意装作十分受惊的样子,对着那天乾喋喋不休道:“我说大师兄,虽然也劳累您陪我一起在这牢狱之中守了这么许久,不过你也真够沉得住气的,你要再晚那么一下出手的话,我荆无涯今天可真的就只能长眠这冷冰冰的石牢之内了。”

  可那天乾却丝毫没有理会那荆无涯的埋怨之声,只是缓缓走向那尹水寒,随手一拂,便将她的面罩摘了去,望着这面目清秀的尹水寒,他的眼中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只嘴唇动了动,吐了几个字:“为什么?”

  那尹水寒却也不正视天乾,只把头侧向了一边,仿佛是在强烈地掩饰着心中的些许愧疚,而后便冷冰冰道:“受命在身,不得不为。”

  虽然那尹水寒的回答如此的无情,但是他分明能听得出当中的一丝无奈,于是便又继续追问道:“受何人之命而为?”

  “这个你不用知道,知道多了对你没有好处,你多加小心便是。”那尹水寒却是不再作答,只是依旧冷冷而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这毒妇定是和那公输仇是一伙的,你们两个一近一远,遥相呼应,把这戏演的可真像啊,可怜我荆无涯却差点做了你们的替罪羔羊,真是好险好险呐。”那荆无涯此时却从一旁插话而来,故作受惊之状。

  “想不到你平时吊儿郎当,看问题却看的十分细致,”尹水寒瞥了瞥那好似得意的荆无涯,随口又问道,“你到底是怎么看破我的身份的?”

  “这个其实很简单,有的时候人越想把谎话编圆,却越会露出破绽,”那荆无涯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那尹水寒的跟前,不想突然便朝她腰间伸出手去。

  “大胆色徒,你想干什么!”那尹水寒见他动作如此不轨,便不由得大声喝道。

  “哇,毒妇人,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就凭你这份姿色,我荆无涯还不放在眼里呢。”荆无涯说着,便从她腰间取出一块玉佩来,而那玉佩,正是当日尹水寒为证明身份所出示之物。

  荆无涯把那玉佩夹在了指尖,仔细凝视了许久,随后又缓缓说道:“当日我便没有看错,这玉佩果然是尹水寒姑娘本人的贴身之物。”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要怀疑我的身份?”那尹水寒不解而道。

  “我方才都说了,既是贴身之物,当然得贴身携带,这百年温玉,若是不被人贴着肌肤长久携带,便不会如此的显绿温润,而当日你却只是从腰间解下,若是像你这般常年只是置于衣物之间的玉,又怎会如此的温润呢?所以这分明是你窃取他人之物,由此来冒充他人身份,而目的,便就是想混入机关塚地,便宜你行事,我说的是也不是?”荆无涯说罢,便将那玉佩递到了尹水寒的眼前。

  “哼哼,想不到我精心布置的密不透风的计划,连墨家大弟子都被我蒙混过去,那日却被你一眼识穿,你果然不是一般的痞子无赖。”尹水寒见自己的计划已经被那荆无涯识破,便也只好随口承认道。

  “无赖这个称呼倒是经常有人这么叫我,不过我也从没承认我是一般的无赖,只怪你自己觉得自己太聪明,以为骗得了我大师兄这个痴情浪子,就可以骗得了天下所有人了。”那荆无涯说着,故意瞥了一眼天乾,打趣似得说道。

  尹水寒听了荆无涯这话,虽然好像依然无动于衷,然则却不由得心中带了些许愧疚,只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

  “大师兄,其实我也一直敬佩你英明睿智,可惜却常常会因为儿女私情左右自己的判断,所以说这温柔乡,英雄塚呐,我看你还是吃一堑长一智吧。”那荆无涯见他二人没有半点声响,便趁着此刻抓了点天乾的把柄,好生调侃一番,也好解解心中连日来沉积的闷气。

  “无涯师弟,切莫胡言乱语。”天乾见荆无涯这般说道,急忙从旁打断道。

  “废话少说,我想知道的是,风语子和明光子居然这么命大侥幸不死,那他们现在身在何处?”尹水寒此刻也借故挑开了话题,转问起那荆无涯来。

  “想不到你也有对自己不自信的时候,你杀人向来只取人要害,所以但凡被你所杀之人,又怎能起死回生呢?”荆无涯转了下眼珠子,回头又似笑非笑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二人并未存命?”尹水寒不解道。

  “你要问我他二人目前的状况呢,我还真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你还是去问阎王老爷吧。其实当日,我怀疑了你的身份真假之后,便开始注意起你的行踪来,半夜时分,你趁着夜色出去杀了风、明二位前辈灭口,我便随后也跟着出了去,可当我赶到石门关口处之时,他二人已惨遭你毒手,但是我便趁着夜色将他二人的尸首埋藏了起来,因为我知道,一旦第二天你发现尸首不见了踪影,必定会心生疑虑,害怕他二人侥幸存活,回头指证于你。可我千算万算没想到回来途中撞上了石长老这个好管闲事的,害的我有口难辨,在你没有现行之前,我自然不能透露实情,只能活生生的当了把替罪羔羊。不过我料定你不会就此罢休,所以我方才故意说出他二人的一丝风声,便就是为了引你不惜冒着风险前来杀我灭口,也正好让我那不死心的大师兄抓你个现行。”那荆无涯一边说着,一边在那尹水寒和天乾之间来回转悠,不免语气之中还带了些不羁之气。

  “哼,荆无涯,你果然鬼点子多,当日本以为拿你这个倒霉鬼当个靶子一切便可顺理成章,想不到却给今日留下了这等祸害,还是我们太轻视你这个小角色了。”尹水寒听了那荆无涯的叙述,不由得也一番感慨,心中自然有些懊悔。

  “哼哼,多行不益必自毙,你这恶毒的妇人,无端害死我父亲,还嫁祸他人,如今为毁尸灭迹又不惜杀了我机关塚的二位元老,总算老天有眼,将你的真面目暴露无遗,总算还了我公输一家一个公道!”此时,那石门之外一声满心震怒之气响起,随后便有一群人从那石门之外走了进来。

  那些来人便是那公输衍、公输蓉级门下长老弟子等人,一时间便把这石牢之内围了个水泄不通。那公输一门之人,如今见那尹水寒原来是另有他人冒充,而且还暗害了风、明二位前辈,又与那大塚主的死有关,顿时个个怒目相向,似要生吞活剥了那假尹水寒一般。

  “哎哟哟,这石牢这下子可热闹了啊,这段时间可没把我给憋死啊,少塚主,之前可没见你这么积极啊,这会儿真凶被抓了个现行的时候您倒是恰到好处的冒出个头来了。”那荆无涯见公输衍一行人这会儿闯了进来,还义正言辞说的很是在理,想到自己受冤了这么许久,还在此吃了不少苦头,心中自是不爽,于是便上前随口说起风凉话来。

  “荆少侠受委屈了,在下实在是惭愧之至。”公输衍听了荆无涯的话,立刻上前施礼致歉道。

  “大哥,我早说了,无涯绝非忘恩负义之人。”公输蓉见已经水落石出,于是便也在一旁嘀咕起她大哥来。

  “是是是,三妹说的极是,是大哥我有眼无珠,看走了眼,荆少侠果然是那人中之龙,如今三妹能嫁个如此睿智聪慧的妹夫,大哥我总算也心安了。”公输衍连连点头赔不是,然则又话中藏了几分打趣之意,顿时让那公输蓉羞红了脸。

  “哼,原来你们都是串通一气的,都不必在此惺惺作态了,只怪我一时大意败露了自己的身份,如今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那假尹水寒见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很是得意,不禁冷冷道。

  “这贼婆娘嘴还挺硬,不如直接结果了她为大塚主报仇算了。”那公输一门中有一弟子听得她这般说道,顿时来了心气。

  “这位小哥,稍安勿躁,”那荆无涯却在一旁拦住了那上了心气的公输弟子,随后便又对那假尹水寒说道,“这串通一气倒是不至于,不然这出戏怎么会演的这么逼真呢,这里除了我大师兄天乾之外,没第二个人怀疑过你的身份,不过若是没有亲眼所见,我想他还是不会相信的,所以他便随我一起被关入这石牢之内,便是想亲眼验证下自己的判断罢了。”

  假尹水寒听了荆无涯的话,便沉默不语,也放弃了挣脱自己的双手,而那天乾也是许久不语,只是手中的天罡凌云扇依然死死缠绕着那假尹水寒的双臂,却也未曾放手,就这般相互默默站立许久,活像两根石门柱子一般。

  “既然天乾侠士亲眼验证了此毒妇的所作所为,必然也知得她的心性了,今日多亏侠士出手相助,才能让这恶妇不慎落网,我公输衍代表我公输一门的门众向天乾侠士致谢了,他日墨家若有需要,我公输一门必竭力相助。”那公输衍对着天乾便又是一番作揖致谢,十分客套道。

  “少塚主言重了,求真去伪是我墨家应尽的份内之事,不敢独自居功。”天乾经那公输衍一说,才回了神来,于是连忙抱拳还礼道。

  “呵呵,既然天乾侠士不拘小节,那我公输衍也就不再客套了,否则倒反显得你我两家生分了,”公输衍随口笑道,而后便转过身去,对着那众人道,“来人,将那恶妇先关押起来,等通告我机关塚所有门人之后,再作论处!”

  “是,少塚主。”随后左右便有人将那假尹水寒紧紧绑缚住,要将她押解出去。

  “等下,”此时那荆无涯忽然又打断那几名护卫,转头便对那公输衍道,“我说少塚主,万万不能让这恶妇就这么轻松伏罪了,否则我这苦算白受了,我看不如这样,反正此石牢也是个插翅难逃的地方,既然我荆无涯在此受了这些许无端端的罪过,也正好让这恶妇也体验一下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受,然后再将她按罪论处,岂不是更大快人心?”

  “荆少侠所言甚是,那就依荆少侠所言,先将这恶妇关押在此处,等我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再作论处。”

  “少塚主英明。”荆无涯摊着笑脸奉承道。

  其实,荆无涯方才见假尹水寒被带走的那一刹那,他大师兄天乾的双手分明有些许颤抖,便也猜的个所以然来,所以如今这番说辞,也是别有用意。只是那公输衍等人尚不清楚罢了,再加上荆无涯此番立了头功,话语自然有了份量,所以便也好生答应起他来。

  机关塚本就是个少有生气的地方,而这机关塚的石牢自然更是冷清的让人发颤,荆无涯只不过在那呆了一个晚上,就已经受不得这股子摄人心魂的寒意,所以对于那假尹水寒来说,这自然也是一种煎熬。但是,煎熬归煎熬,可那假尹水寒却早已受尽比这更为难以承受的身心折磨,所以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刺客,这点煎熬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此刻的她,却是在那石牢之中静静的盘膝而坐,双眼闭目养神,看上去倒是很耐得住这份寂静。

  突然,那石门之外似乎有了一丝极为低沉的声响,那个声响确实很轻,轻的已经可以让一般人无法察觉,但是,由于是在机关塚的石牢,所以就算有根绣花针落地,这点声响也足以引起在那石牢之中静坐的假尹水寒的注意。

  “门外何人到访?”假尹水寒依旧轻合着双目,只是嘴唇稍微动了动,发出了一句低沉的问话。

  “尹姑娘,是我,天乾。”那门外遂也回应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我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为了惹人嫌疑,还是请天乾大哥速回吧。”那假尹水寒闻得是天乾的声音,虽有一丝波澜,然则话语之间还是回绝的十分寒冷。

  “尹姑娘,自我认识你的那一天开始,我便猜到你心中有些许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在下依然看得出,尹姑娘你也是受人指使,身不由己,又何苦如此作践自己,倘若你肯交代实情,在下必定会替你向少塚主求情,请他网开一面。”

  “天乾大哥,你的一番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有些话,就算要了我的性命也不能透露半句。”

  “尹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如此执着呢?”

  “天乾大哥身为墨家八子之首,倘若身负墨门使命,相信也会不惜性命去完成,所以,也应该很了解我目前的处境。”

  “哎,”天乾微微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是无益,便只得无奈道,“好吧,既然姑娘心意已决,在下便不再多言,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在下断断不会就此眼睁睁地看着姑娘命丧于此,所以今日到来,便是想助姑娘出的牢笼。”

  那假尹水寒听了天乾的这番话,心中不由得一丝震动,沉默也些许之后,才缓缓而道:“我知道天乾大哥是个好人,但是你若放了我,便就会再次和公输一门结下深仇大恨,到时候墨家和公输家必定又会兵戎相见,你难道忍心眼睁睁看着墨家陷入如此不堪的困局吗?”

  “这个事情我自然会向少塚主说明清楚,一人做事一人当,届时便听凭他处置,但我不能看着尹姑娘你就此替他人背了黑锅送了性命,自己却不闻不问。”

  “天乾大哥你这又是何苦呢?”此刻,倒是那假尹水寒无奈地拿这话反问起天乾来了。

  “尹姑娘莫要多问了,时间不多了,我现在便运足内力试试是否可以将这石门推开。”那天乾说罢,便运起了全身的气劲,只一骨脑儿集于双掌之中,口中发出一声怒吼,便硬生生地向那石门发力推去,可哪里知道,只听“嘭”的一声,那石门只微微颤动了一下,便又纹丝不动了。天乾见这一掌难以生效,便又再次调整内力使足气劲,又一次推向了那石门,可是那石门却如同铁板钉钉一般,还是和先前一样,只颤动了一下便再也懒得动了。

  “天乾大哥,还是算了吧,这石门乃千年青岩所铸,少说也有上千石的重量,单凭你一己之力是绝对推不开的。”那假尹水寒见天乾多番努力皆只是蚍蜉撼树,不由得再次劝道。

  可那天乾却依然不肯放弃,正打算再次一试,忽而耳边一阵噪杂之音响起,一下子引起了他的警觉。

  “哎呀,我说大师兄,你要打开那石门问我不就行了,有何故白白浪费这么许多气力。”那噪杂之音过后,便有一人古灵精怪的不知从何地冒了出来,只指着天乾,嘴上一番可惜的语气。

  “无涯师弟?”天乾看到那来人,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便又忙问道,“你何故又会来此?”

  “大师兄,这里难不成只许你一个人来,就不许别人来了?虽然这里有个尹水寒,你也不用这样吧。”那荆无涯没好气的打趣道。

  “师弟你切莫胡言乱语,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

  “我知道这不是说笑的时候,我这不是来给你解围来了么。”那荆无涯说着,手中摊开了掌心,只见一把石牢钥匙便在他掌心之中安躺。

  “你怎么会有这石牢的钥匙?”天乾见了那钥匙,顿时有些吃惊。

  “大师兄你真是健忘啊,昨日尹水寒进来取我性命之时,便拿的就是石长老的钥匙,只是她随手一并挂在了腰间,所以当我在取她玉佩的时候,顺手牵羊也一并也拿了,不想今日果然还派上用场了。”那荆无涯在一边得意的说道,一边将那钥匙晃悠了一下。

  天乾见他这副模样,一边随手接过那钥匙,一边随口又很严肃的对荆无涯说道:“师弟你果然鬼点子多的很,不过私放重犯,可是一等一的大罪,要是被公输一门发觉了恐有性命之忧,你果真愿意冒这个险?”

  那荆无涯只是嘿嘿一笑,转头对絮絮叨叨那天乾说道:“师兄你这人做事好不干净利索,你知道我荆无涯做事从来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做起来婆婆妈妈犹豫再三,再说这放人的是你,你才是主犯,我顶多算个从犯而已,不至于要了我的性命吧?”

  天乾见荆无涯如此说道,也不由得会心一笑,于是也不再多言,便转身将钥匙插入石牢之内,轻轻使力一转,只听得“轰”一声,那石门便打了开来。

  待那荆无涯和天乾步入那石门之内,只见假尹水寒依旧盘膝静坐,见他二人走了进来,假尹水寒也便缓缓起了身,对着那天乾仍疑有疑虑道:“你果真愿意就这样放我走?”

  “呵呵,”天乾只微微一笑,随口又说道,“我师弟说的对,既然相信你的本性,便不用婆婆妈妈,你走吧。”

  “我走了之后你怎么向公输衍交代?”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一切自有安排。”天乾仍然微笑着,很有把握道。

  “既然如此,我便不再多言,天乾大哥,水寒就此别过了,”那假尹水寒朝天乾作了一揖,便将离去,然则刚走了一步,忽又转身道,“忘了跟你说了,我叫重黎。”说罢,便朝那石牢的大门走去。

  待那重黎走出石门,那天乾刚想让荆无涯跟他一起去投案自首,忽然听得门外传来一阵回旋之音:“月圆之夜,墨家大难,天乾大哥多加小心。”从那人的声响和语气很轻易就可判断,那是重黎的留下的警戒之语。

  “月圆之夜?”天乾听了此传音,心中不由得一阵疑惑,只低声沉思道,“今日月相显凸月,照此推断,后天乃望月,那岂不就是月圆之夜?”

  想到这里,天乾不由得心中一阵紧张,便极为严肃地对那荆无涯说道:“师弟,我有一重任便将托付于你,你必须在后天月圆之前赶到墨客山庄,通知师父做好应对一切变故的准备。”

  “师兄,你不会真的相信那恶妇的话吧?就不怕是那恶妇的毒计?”荆无涯见天乾如此认真,不由得反问起天乾来。

  “我相信此事重黎姑娘不会欺骗于我。”天乾十分确信的说道。

  “好吧好吧,不过既然事情如此严重,为何你不亲自向师父禀明?却让我带信回去。”

  “如今我私放重黎姑娘,已是不可饶恕的重罪,我不能因此连累墨家,所以我必须亲自向公输衍负荆请罪,才能化解这一切恩怨。”天乾只一字一句坦然而道。

  “这就是你说的一切安排妥当?”那荆无涯听了天乾这话,顿时生了一肚子的闷气,随口便朝天乾喋喋不休道,“大师兄,你可真就是一根筋抽到底了,你若不说此事是你所为,又有何人知道?哎,罢了罢了,你要去认罪就去吧,我也拦不了你,只是你想清楚,这可是没有后悔的余地的。”荆无涯随后叹了口气,连连摇头道。

  “师弟你莫要多言了,此事我心意已决,只是这带信之事,请务必尽快带给师父他老人家,以防墨客山庄有所不测。”天乾却对自己即将面临的困境毫不在乎,只是再三嘱咐荆无涯这带信之事。

  “无涯知道了,我虽不是师父明门正式收取的弟子,然则也算半个墨门中人,你和师父又对我如此信任,此事我自然不敢怠慢,你就放心吧,只是师兄你自己多加保重才是。”

  “有劳师弟挂念了,我自会照顾自己,师弟你即刻便启程吧。”

  “那无涯告辞了,师兄保重。”

  “保重。”

  他二人互相作揖拜别之后,荆无涯便立即起身上路了,虽然他平日里油嘴滑舌,口无遮拦,然则他也深知此事事关重大,所以丝毫不敢怠慢,只是一个劲地朝墨客山庄赶去。而那天乾将此事托付给荆无涯之后,心中也轻松了许多,他只望着荆无涯渐渐消失的身影,直到看不清一丝踪迹之后,便坦然一笑,遂又朝那公输衍的所住的机关塚塚室走去。

继续阅读:第11章 引蛇出洞尹水寒露迹 泰山压顶钜子腹受敌(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客剑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