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临异世白起的痛苦东方的愤怒
白昊东2018-03-22 11:097,509

  白东方缓缓的醒来,只觉得自已在黑暗之中;周围没有光,没有声音,四周死寂而黑暗。他心里高兴的以为、如同无数的穿越小说中一样,穿越到天地未开的混沌之中了。

  白东方高兴的大喊:“苍天有眼哪!总算是轮到我穿越了”。

  他高兴的想着;这下可以在混沌中,寻找混沌灵宝、先天灵宝了。就算不能和盘古拜把子,也能混个先天神魔,风光到开天之时。大不了到时让盘古挂了,可哪咱也风光过呀!哈哈哈哈……先天神魔呀!想着他就想流口水了。心中不由的暗暗感谢大道,感谢上帝,谢天谢地、感谢让我穿越来的神佛”。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并不象是在传说中的鸿蒙空间中;而是固定在黑暗中,不能动弹。也不象圣经上所说的:“起初天地末开,渊面一片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渊面上”。可是自己的灵、却固定在黑暗中,无法移动啊?为什么会这样啊?我到底是怎么了?

  白东方心里挣扎着:“这到底是哪儿啊?我在那里呢”?他忽然觉得,好象还有一个自己、就在身边,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他不由自主的向另一个自已靠拢,就好象是他遗失的另一半身体一样。刚一接触,他就和另一个自已,溶合在了一起,他感觉到了全身上下,由内到外,到处都是钻心蚀骨的痛苦。这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疼痛;而是从肉体到灵魂深处,都在不停的传来、令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他想喊叫,可惜却叫不出来。他想挣扎,却不能动弹。

  白东方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如此痛彻灵魂骨髓的痛。这种痛苦,好象已经存在了千万年一样。这是一种没有任何语言和文字,能够描述出的折磨。任何想象力、都无法表述,这种痛苦、紧紧的笼罩着他。

  白东方开始挣扎;从内心深处、拼命的嘶喊着:“不要啊,求求你们,让我回去吧!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在这一刻,他忘了过去与世格格不入,忘记他曾经的寂寞和孤独。他宁愿回到过去,享受永远的孤独和寂寞,也不愿在这里、呆上一秒钟。

  这种痛苦人类无法承受,就是满天神佛,诸天上帝、也无法承受吧?

  在痛苦的溶合中;各种记忆,如同潮水一般袭来。这本来就是他的记忆,原来他就是白起。是白东方最喜欢的,最最崇拜的老祖宗,大秦武安君、“白起”。

  白东方和白起的记忆、缓缓的溶合在了一起。

  他开始记起,在长平之战后,为了保住大秦的胜利果实:“一场百万人的会战,赵国战死25万,剩下的40万士兵,全部投降。经历了两年对峙后,秦国的粮食和运力,只能保证秦国将士的口粮;无法再保证降兵的用度。

  大秦也死伤30多万,如果放了降兵,秦赵两国,将又回到对峙的原点。这是他、白起、做为一个大秦军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考虑了十几天,他下了一道命令;将所有降兵全部杀死——除了240名,末满15岁的少年,放回赵国

  白起清楚的记得,杀降完成后,大地被鲜血所染红。空气中除了血腥味,就是死亡的气息;他的心如同刀戳一般;他并不是没有人性和感情的冷血屠夫。他也是吃着母亲的奶水长大的。是大秦百姓的粮食,喂养他长大。

  白起想信,这些人不会白死!鲜血不会白流!因为,他很快就能灭了赵国,逐步的统一天下。

  韩国和魏国,早被他打的残延喘息;只要自已带兵挟灭赵之威,不说传徼而定;但肯定是一鼓而下。

  楚国早就被白起打残了,连都城都迁了两次。只要大秦再休养生息两年,也可一战而平。

  燕国根本就上不了白起的眼;原来没有打,只是因为离的远。

  只剩下一个独善其身的齐国,只要再过几年,挟灭五国之势,也算不了什么难事,一统天下,就从今天开始。

  当天的夜里,白起一个人来到浸透鲜血的战场上。拿起心爱的玉萧,静静的吹起了安魂曲。

  这是他15岁开始、养成的习惯。每次战后的夜晚,无论风吹雨打;都会吹上一曲。他希望战士们的灵魂,能够得享安息。呜咽的萧声,缓缓的向夜色中散去。

  突然,一个痛苦的声音传来:“为什么这么多的人都死了!为什么不能再站起来!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他寻着声音找了过去,只见在惨白的月光下,一个充满圣洁和慈爱的女人,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色。一滴眼泪、正从她光洁如玉,充满怜悯的脸上,轻轻的滑落。

  她的身后,跟着一个人影,自己感觉不到他的心跳,也没有呼吸;就好象一根没有生命的木头,静静的伫立在哪里。

  白起心中满是忧伤,心里充满了难过。这个有母亲气息的女人,更加影响到他的心境。

  白起的脸上,也滑落了泪水;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滴眼泪。悲伤的气息、从这个女子身上、散发出来;布满了浸透鲜血的土地,一直向四周扩散。好象从她心中散布的伤感,以经充斥了整个天地、整个世界。

  天空忽然转阴,月亮被平空出现的乌云所遮盖。随着女子脸上泪水的滴落。雨水也从天上,悄无声息的滑落;滴在浸透鲜血的土地上。

  白起的心不住的在抽搐。他想伸出自己的手,为这充满母亲气息的女子,擦去脸上的泪水和忧伤。他觉得自已的双手,沾满了血腥;会玷污这个女子的慈爱和圣洁。

  女子伤感的问道:“为了你的功勋和胜利,流这么多的血、值的么”?

  白起的心中,充满了痛憷。他开口回答道:“如果是为了我个人的胜利和野心,就算是流一滴血;都是不值得的。为了天下一统,让这世界不再有战争和死亡;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为了充满和平、宁静、充满祥和希望的世界;就是流再多的血,我也不会后悔”。

  那女子感慨的问道:“如果你的目的达不成呢?这些人的血、不就白流了吗?这些罪孽都将归在你的身上,你也不后悔么”?

  白起大声回答道:“不可能。数年之内,我一定能平定天下。打出一个万世的太平。

  那女子轻轻的道:“我是说、如果你做不到哪?谁流的血、总是要归在谁的身上,你、会后悔的。”

  白起坚定的道:“我不会后悔,在战场上带兵打仗,我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打败我,就是神、也不能够”。

  女子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白起。低低的道:“但愿你能达成你的目的,战场上无人能打败你,但是,命运却能打败你。但愿你永远不会被命运所打败,这些生命和鲜血,不会白流”。

  说完,女子轻轻的摇头,转过身子,向远处走去。

  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黑影,突然伸出他冰冷的手指,点在白起的额上。毫无防备之下,他觉得一股冷气,从冰冷的手指,直透脑海;好象自已的灵魂、也要被冻住了。

  一转眼,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弯弯的弦月、又露了出来。在雪白的月光中,女子流下的眼泪,被泥土中的鲜血所染红;凝聚在了一起。在月光下,闪烁着火焰一般的光色,不停的跳动。散发出浓浓的香味。

  白起弯下腰,去抚摸那滴眼泪。泪水凝聚成了一颗泪滴型的宝石。

  白起捧起泪滴,心中想着“我不会让你的泪水白流。我一定能统一天下。用万民幸福的笑脸,来擦干你的眼泪;用万世的和平、来抚平你那忧伤的心”。

  休整了几天;传来了撤军的召书。白起据理力争,秦王一意孤行,亲自解除了他的兵权,收回兵符。

  他的心中充满了遗憾。觉得长平百万怨魂,在围绕着他。在他耳边不停的怒吼、呐喊。因为他们的鲜血、白流了。似乎是白起,欺骗了他们。

  白起恨透了应候范睢;怕灭了赵国之后,功勋爵位在他之上。因此进了谗言,以至大王撤兵。

  白起病倒了。不是被敌人和伤痛打倒的;而是被良知的谴责,心中的内疚、打倒了。心里不断的问自己:“流这么多的血、值得么”?

  他总是在安慰自已:“值的,无论如何,大秦一统天下,是不可阻挡的大势了。这些鲜血、流的值的”。

  他只是遗憾,如果现在继续打,少流的血、不止百万。“大王哪!你真是糊涂啊”!

  第二年,赵国不肯向大秦纳降,秦王再次出兵。

  白起知到,灭赵的时机,以经错过了。赵国以经获得喘息的机会。五国不会再看着大秦、灭了赵国。

  大秦自身,也没有恢复原气。这种没有意义的战争、不能打。

  可惜秦王不听劝告,再次一意孤行;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六国再一次合纵了,在信陵君的带领下,来攻打秦国。

  秦王再一次让白起出战。可惜他真的病重,无法起床。秦王以为他还在生气;就亲自来请。在病榻前表示;当初退兵,是个错误的决定。

  白起卧在床上告诉秦王:“六国合纵来犯,紧守涵谷关就好了。只要派出一员大将领兵,不会有任何的危险,请大王放心”。

  秦王并不放心,又让范睢这个小人,亲自来请。

  白起没有给他好脸色。就是因为这个小人,无数的人白死了,鲜血也白流了。

  范睢回去后,对秦王再进馋言:“武安君对大王、心怀怨恨”。

  秦王大怒,把白起一撸到底。从上(将)军、撤成小兵,发配边关做守关小卒。他病重无法起程,秦王毫不容情,让他立马起程。

  白起在萧瑟的寒风中;出了咸阳城。

  可惜姓范的小人,还是不肯放过他。又对秦王说:“武安君对大王心怀怨由,在大秦声望太高,本身又是赢姓宗亲。当年庄公崩,本该由武安君的曾祖、公子白继位。因发生动乱,以致失去国君之位。留着他、与大王不利,与大秦不利啊”!

  秦王听了深感认同。就让人送来宝剑,赐他自杀。

  白起的心中充满了愤怒:“我有何罪于秦,竟要赐死”。

  押送他的士兵,都为他感到不平。“君上,只要你起兵,我们坚决拥护你”想要拥护他推翻秦王,重继王位。

  以他在军中的影响,在大秦的声望,这似乎并不难。转念又想,自已起兵;大秦一统天下的大势、就将一去不返。如果再年轻二十年,一定会起兵。不是为了王位和权力,只是为了一统天下。

  可惜年近六旬,英雄迟暮。就算打败秦王,又有多少日子,去实现一统天下的梦想。

  为了一统天下,流多少血;他都无怨无悔。如果为了自己的性命和权利,哪怕只流一滴血,他都觉的不值。

  白起拨出佩剑,仰望苍天纳喊:苍天哪;我双手沾满血腥,对的起大秦,却对不起死在我手中的亡魂。我不该死谁该死’。

  于是,白起就拔剑自刎,这块土地不仅浸透了敌人的血,还有同袍们的鲜血。今天该用他的鲜血、来浇灌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了。

  第二章下卷地府的审判

  这时,来了两个鬼差,一个全身漆黑一片。另一个全身雪白。

  只见阴差道:“武安君白起,你的时间到了,跟我们走吧”。说着,就抛出一根锁链,套在他脖子上。

  白起大声道:“我自己会走,不用这玩意”。说着,想扯下锁链,却没有反应。好象嵌入了自己的灵魂里,根本无法挣脱。

  鬼差阴测测的道:“武安君,你还是乖乖的吧。这可不是阳间的锁链,可以挣脱。这可是地藏王,亲自为地府打造的锁魂链。只要灵体被锁;再也别想挣脱”。

  白起被带往地府。只见无数恶鬼,一路跟着,不停的向他讨命。有个恶鬼跳出来,大声笑道:“白起,你这个冷血屠夫,也会有今天?哈哈……”

  说着,就扑上来,咬在他身上。被咬的鲜血淋漓。依稀可见,是个手下败将。他提起脚来,一脚踢飞恶鬼。

  冷冷的道:“你们这些手下败将,沙场征战,各安天命。死了只怨你没有本事,怪我何来。你被我打败杀死,就向我索命。被你打败杀死的人,又该找谁报仇……

  这些恶鬼,满脸羞惭,不敢靠近白起。

  过了奈何桥,只见有无数冤魂,出现在身前,衣着打扮,正是自己所杀降卒。他们围了上来,张牙舞爪的撕扯他的灵魂。向他索命。

  白起默默的挺立原地,任由他们撕咬啃食。心灵的痛憷,超过他们的伤害。希望他们的发泄,能使他们灵魂能享安息。

  两个鬼差奇怪的问道:“白起,刚才哪些恶鬼咬你,一脚就踢开了,为什么这些人对你更狠,却乖乖的不动,任他们所为呢”。

  白起忍着伤痛,艰难的张开口道:“他们本来可以不死,是为了大秦的利益,才被我杀掉。但我没能一统天下,是我欠他们的”。

  鬼差驱散了冤魂,把白起带到了大殿上,只见上面,坐着十一个人。

  原来十殿闫王和地藏王,要亲自审理白起的案子。

  鬼差道:“禀报诸殿闫君、地藏王,大秦武安君白起带到”。

  然后对着白起大喝道:“白起,还不跪下听审”。

  白起冷冷的看着,傲然不语。

  判官大怒道:“如此刁顽,来人,给他上刑,让他跪下……

  两个鬼差,一勒锁魂链,抬起脚来,踢向白起的腿弯。

  只见上面的人道:“算了吧,白起的跪拜,无人消受得起。谁受他的跪拜,就要分担他的罪孽。还是免了吧”。

  判官奇怪的问道:“地藏王,您会承受不起他的跪拜”?

  地藏王微笑着道:“白起身负有史以来,最多的人命。还因杀降四十万,惹的大地之母,女娲,为此流泪,因此受天地众生的咒诅,谁敢承受他这一拜”?

  秦广王道:“判官,带卷宗来”

  只见判官捧起卷宗念道:白起,嬴姓白氏,名起,其先祖为秦国公族,又称公孙起。关中郿地人,先祖是秦武公的嗣子公子白。秦武公死后,公子白未能继立。

  家道中落,十五岁从军。一路从小卒升为上将军,因功爵封武安君。一生征战,杀死六国将领1333人。六国士卒1777777人。害死无故平民333333人。其中四十万是投降后诈尔坑之。

  白起听了大声道:“记录不对,我从来没有杀过平民,也严令不得杀良冒功,何来如此多的平民”。

  判官翻了下卷宗道:“绝无差错,你在昭王二十八年,攻楚,拔鄢、水淹鄢城。致使城中淹死平民333333人。你忘了么”?

  白起听了,满头大汗道:“没想到此战死了的平民,竟然如此之多”。

  判官看着他佩服的道:“除了这一战,你的卷宗中,再无杀死平民的记录。老陆还真佩服你的军令严明”。

  白起道:“做为一名军人,打仗是为了消灭战争,让天下百姓活的更好,不是为了杀死他们领功受赏。起做为大秦的军人,战场杀敌是不得已,岂能再杀平民呼”!

  秦广王大怒道:“哪四十万降卒也是不得已么?他们放下了兵器,以经投降。你竟敢全部诈尔坑之。还敢自称为军人呼”?

  白起低下了头,低声道:“这件事我认了。是我没有做到一统天下,给万世带来太平。是我欠他们的,任你们处置吧”!

  众王商议良久道:“本来你战场杀人,只是本分,大不了投不了好胎,或不能做人。但是你杀降四十万,要罚你轮回成四十万次蛆虫,你可心服”?

  白起听了道:“白起心服,愿意受罚”。

  没想到闫王又道:“你因杀降,害得女娲娘娘,伤心流泪;受到众生的咒诅,所以罚为永世成为蛆虫,永不超生。天魂打入地狱异世。受恶灵啃食,直到永远,你可心服”?

  白起听了,满头大汗,急声道:“诸位闫王哪,这可不关我的事啊!女娲娘娘想哭了,也要怪我啊?哪她不知哭了多少次了,多少人为此受罚”?

  闫王怒声道:“大胆白起,还敢狡辩抵赖。女娲娘娘,自创世以来,从未哭过。只有你这没有人性的屠夫,才使的她伤心流泪。卷宗上记的清清楚楚,你还捡到了女娲娘娘眼泪所化成的宝石为证,你还敢不认账?自己来看”。说着让判官把卷宗拿给白起看。

  白起听了,向卷宗看去。上面还有自己在长平血夜,同那个女子的对话。上面注着女娲娘娘。

  白起心如死灰,没想到自己让人类的母亲,女娲娘娘伤心流泪,自己是真的是该罚,万死莫赎啊!心灰意冷的道:“白起认了,愿意受罚。想不到我白起,不能使母亲开心,竟然害她伤心流泪,我不受罚谁受罚”。

  闫王大喝一声:“来人哪,把白起的三魂七魄,全部分开,按审判命定,接受惩罚……

  只见判官拿出分魂镜,对着白起一照。白起魂魄就分成了九分。

  判官用镜子照了半天,这才向闫王道:“禀报闫王,这白起魂魄不全,少了天魂,不知到哪去了”。

  众人一听,马上传令到处查找,连三生石上都找过了。还是没有白起天魂的踪影。

  白起暗暗心喜。“太好了,我的天魂可以不受这轮回之苦了”。

  闫王无奈之下,请地藏王查找。地藏王找来自己的坐骑谛听。

  只见谛听独角、犬耳、龙身、虎头、狮尾、麒麟足。用他哪狗耳朵,贴在地上,听了半天,才对地藏王道:“白起的天魂,还藏在他的尸体内”。

  闫王听了大怒道:“黑白无常办事不力,打入十八层地狱受苦。来人哪,把他们押下去”。

  押白起进地府的两个鬼差,跪在地上,痛哭流泣着道:“诸位闫君哪。我们二人一直勤勤恳恳,从无过错,这次就饶了我们吧”?

  闫王怒道:“要是一般的案子,还能轻饶,这可是与众生之母女娲有关,岂可轻饶,拉下去”。

  众人商议后,就选出最为忠厚老实的牛头马面,接任阴差最高领导人。亲自去捉白起的天魂。

  过了半天,只见牛头马面,满头大汗,面色死灰的进来,跪在地上发抖。痛哭流泣得道:“诸、诸位闫君大人,小的二人到了白起的坟墓,却无法勾出他的天魂。求闫君大人轻罚小的吧。小的不敢当阴差的最高领导人了”。

  众闫王一听,感到奇怪,就同地藏王去查看。过了半天才回来。个个脸色古怪。

  白起问道:“诸位闫君,可捉来白起天魂”。

  众人脸色难看的摇头。

  白起心里大喜道:“哪就是说我的天魂,不用受罚了”。

  地藏和闫王们,用怜悯的眼神,看着白起道:不知你受哪位大神通者的咒诅,天魂在尸体中,无法捉拿,无法可想”。

  闫王下令:“来人哪,把他的地魂,打入地狱异世。给他命魂七魄,全部喝了孟婆汤,轮回成蛆虫去吧”。随之就按审判结果,让白起受苦轮回。

  白起没想到啊。他的天魂,无法随着转世,又没喝孟婆汤。命魂和七魄所转的蛆虫,天魂都清清楚。他眼巴巴的看着自已,成了蛆虫,在粪坑中,香喷喷的吃着粪便。

  他的天魂,是人类的感觉。从心里感到无比的恶心。

  地魂受恶灵啃食的痛憷;也传递给天魂。从此,白起就忍受永恒痛苦的惩罚。

  他的尸体,虽然腐臭,但不会腐烂;他的身体非常敏感,神经比活着时还要敏锐。

  坑杀之人的怨念,聚集在他的身上。化成了尸虫;不停的啃食身体和内腑。他清楚的听见,尸虫啃食自己脑髓的“沙沙”声。可是他的身体,却又在不断的恢复着。

  他的心脏和骨髓里,钻满了尸虫,不停的啃食着。他的记忆和神经,一点都没有消失,身体从内到外,都散发出腐尸的臭味。几千年过去了,还是感到哪么的恶心。

  转成虫蚁,只要一魄就够了。他的命魂和七魄,不停的转生。有几次鬼差不认真,让他成了猪和牛;还有一次转成了蜈蚣,他都感觉到无比的幸福。可惜好景不长,不久就被天雷劈死;还把他的名字刻在尸体上,让世人不断的羞辱他。

  上一次,他的命魂喝了孟婆汤,准备轮回。被一股力量带进了黑洞。天魂再也感觉不到了;还以为命魂脱离苦海;不用再受永恒之苦。

  钻心蚀脑、啃食灵魂,他都可以忍受。但他实在受不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成了蛆虫。这种超越生命承受界限的痛苦,才是对他最大的羞辱。没有想到,命魂今天又回来了。为什么会进入自已的尸体,而不是进了地府呢?白起心里痛苦的大喊:“苍天啊,我这苦还有完没有了?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就算我罪该万死,也不该永远受如此的羞辱吧?为什么会这样????”?

继续阅读:第3章伟大的考古奇迹般的发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