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腐尸的幻想月色下的婠婠
白昊东2018-12-03 02:374,346

  7腐尸的幻想月色下的婠婠

  白起想也不想,抓起被自己刚刚吸完血液,那个女孩的尸体,猛的向哪愤怒的精灵扔去,然后冲天蹦起,冲破房顶,带起一片尘土,向着夜色中的洞庭湖,急蹦而去。

  马丹娜身在空中,只见臭僵尸把哪女孩猛的向自己砸来,急忙伸出左手,接住女孩的身体,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被带落地上。只见哪僵尸直冲屋顶,一声巨响,瓦砬具下。尘土飞扬中,她用衣袖护住脸部。稍时尘土散尽,她挪开手臂,透过屋顶破洞中撒下的星光,只见怀中的女孩已经死了。青春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只剩下惊恐的神情、凝固在她的脸上。惨白的脖子上、有两个深深的小洞,还渗着没有完全凝结的血丝。

  马丹娜心里充满了愤怒,这么可爱的女孩,就被那可恶的秦朝臭僵尸咬死了,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不‘不是人,是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只僵尸。对白起的仇恨,在这一刻、超过了祖祖辈辈痛恨的宿敌,僵尸王——将巨。

  马丹娜想也不想,也从哪破洞中纵身而起,跃上屋顶,查找僵尸的身影;只见在星光下,一个身影,正在一蹦一蹦的,如箭一般,向着洞庭湖冲去。马丹娜纵身而起,向着哪黑影追去,眼看越来越近,耳中听到了哪僵尸,每次蹦跳的落地咚咚声,只见那僵尸猛的向前蹦出,随着传来一声,如巨石砸入水中的轰响,哪僵尸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下的湖水中。只留下湖面上,到处闪烁着、夜空月亮星星破碎的倒影。随着波纹,不断的拉长,变形。

  马丹娜愤怒的喊到:“臭僵尸,有本事别跑,有胆就出来,看本姑娘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等了半天,马丹娜无奈的望着、烟波浩渺的八百里洞庭,无法可施,只好向村子走去,去帮村民们处理善后。

  白起身体落入水中,继续拼命的向湖水深处窜去,隐隐的透过湖水,传来了哪女孩清脆的怒叱声,直到完全听不到了,他才松了口气。刚才那女孩拿着棒子,给了他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感觉。“唉,做僵尸、真不易呀,’吃口饭,都会有致命的威险。要是万一再被抓住,想到这、他心猛的打了一个冷颤。他可再也不想、回到过去哪种痛苦的,地狱不如的日子。想想过去,自己的地魂,虽然在最使人痛苦的地狱异世,受了几千年的苦,可哪对他来说,总比让自己、有清醒的人性感觉的感知下,转成蛆虫要好的多,痛苦他不怕,做为一个军人,他还没有哪么脆弱。可是、在他天魂清醒感知下转成蛆虫,使他的人性和尊严,受到了无情的践蹋,想到自己的魂魄;一次次转成了蛆虫,哪蛆虫在无知的本能中,和无数的蛆虫、翻滚在一起、互相取暖,为了一团新鲜的粪便,互相抢夺打成一团,拼命的争枪。都只是为了一个心中、永远的梦想,它们都想早日变成苍蝇,能够飞出粪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蓝天;白云;清醒的空气,还有哪传说中、最美味的蜜糖。可惜自己所转的蛆虫,每一次刚变成苍蝇,第一次飞向哪传说中、向往的蜜糖时,总是吸管刚沾到蜜糖味。就会被人一巴掌拍死了。每一世都是哪么的惨;充满了对蜜糖的渴望和遗憾。

  自从白东方的哪份意识的回归,使的白起以经麻木了的,被无数次轮回,践蹋殆尽的人性和尊严意识——又再次回归。他突然再次惊醒,从白东方带回来的、对人权,对人性自由,人性尊严,对生命的哪种尊重和敬畏意识,他突然觉得对自己的惩罚,以经超过了一个、对生命应有的尊重。在白东方的意识中,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曾经的偶像,大秦的战神,一个真正的军人,一个不败的传奇,一个无敌的奇男子,尽然被人,不;是被满天神佛,如此冷酷无情的践蹋,甚至把他践蹋的人性尊严全失,被超越极限的痛苦、变的麻木,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愤怒。这种毫无人性--对生命尊严的践蹋,他觉得以经超过了一个、对天地滋生的生命的界限,简直是天良丧尽。

  如果有一天,我白起具有了能力,让哪些使我蒙受如此羞辱的漫天神佛,也来尝试一下、这种超越了生命界限的羞辱和痛苦。所以他一定要活着,活着是为了、有那雪刷耻辱的哪一天。绝不能让他们再次抓走自己。

  为了远离威险,白起决定,离哪个月精灵一般的女孩远远的,虽然哪女孩真的很漂亮,很美,身上的血、也肯定是最美味的感觉;就象他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大唐双龙中,他喜欢的女主角之一;婠婠,她们都是在夜色中、突然的出现,可惜自己不是徐子陵,而是一个被埋葬了两千多年,从无间地狱中逃出来,一只全身发霉,浑身散发着腐臭的腐败僵尸。

  马丹娜处理完了村里的尸体,在村民们慌恐不安的挽留中,再次踏上追踪白起的征程。她无数次用马家祖传的、周天易数推算白起的踪迹,可惜每次都是毫无头续。她心里觉得很奇怪,虽然说僵尸是三界六道之外的生物,可是只要让她们马家知到目标是谁,总能推算出蛛丝马迹,就算是最历害的僵尸王将臣,每次出世、她们都有预感,每次都能推算出大体藏匿的位置,为什么这只秦朝的臭僵尸,却毫无办法推算出一点影子?

  马丹娜当然不知道,别说是她,就算是满天神佛,无所不知的地藏王,无所不在的命运,也只能遇见他,而不能算到白起的踪迹。这一切,都是因为白起体内心中的哪个小铃铛,为白起遮掩住了天机。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或神,包括天道、都不能推测到他的踪迹。

  就这样过了数月后,她又听到了有地方,有人被僵尸咬死的消息,她就跑去查探,通过人们的描述,还有尸体上牙痕,残存的熟悉的腐臭味,她再次找到了白起的踪迹。可惜每次都让白起跑掉了,哪臭僵尸耳鼻敏感,离老远都能闻道她的气息,每次都只能抓住他的影子,每次快要追到时,不是跳悬崖,就是湖泊河流,总不与她打照面。

  而白起数月来,也是整天昼伏夜行,每次饥饿时找饭吃,也是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怕被驱魔人找到他的踪迹,所以经常转换方向,每次都是饿的不行了,才去咬人吸人血。小心翼翼的,过着心惊胆颤的日子,想想自个每次刚出世,都会遇到历害的高人。第一次出世就遇上个三十多岁的美女,差点被抓住,跳崖才逃过一劫。就哪也还被冲入大海困了好久,上次刚回到大陆,没几天就遇上哪个恐怖的小老头,几乎被收走,还算命大,体内的小铃铛救了自己的命;使的自个身体、突然挣脱被钉住的身子,逃过一劫。就哪也不知沉睡了多久才醒过来。没想到自个醒来第一次吸血,就碰到了哪夜色中的恐怖精灵。她给自己的感觉,比前两次碰上的人更可怕。他不想去尝试她的历害,可是哪个小妖精、阴魂不散,走到哪,那小魔女就追到哪,有好几次差点让哪小魔女追上。唉,老天哪,求求你,让我离哪个小妖精远点吧!上次被追的太紧,差点就跑不了。好不容易才跳进大江,害的他在江底躲了好久,不敢露头。月亮都圆了几次了吧,那个小妖女应该不在周围了吧?他实在忍耐不住心中的饥饿,感到象要疯了一样,死就死吧,我忍不住了,大不了让哪小妖女抓住,灵魂押回地狱受轮回之苦。白起还是忍受不住、吸血本能的诱——惑,冲出江面,向着有人烟的地方冲去。

  南京城外,日军第六师团的谷寿夫师团长,他觉得他是中国大地的征服者。

  回到会议室,继续他们的庆祝酒会,手中举起酒杯,开口说道,为了大日本的胜利干杯。喝着鲜红的葡萄酒,就着外面传回来的血腥味,就好象喝着女人的鲜血一样。就如同中国古代的岳飞、所做的满江红一样,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真是让人兴奋陶醉。

  这时一个参谋站起来说,师团长阁下真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短短数月时间,就攻下了南京城,比起古代中国的杀神白起,有过之而无不极。

  听到属下的奉承,谷寿夫得筹满志。站起来说道:“白起算什么,白起三十七年、都没有统一中国,我们大日本皇军,在短短的半年之内,就打下了中国的首都南京。我们会很快砌底消灭中国的抵抗力量。我们来干一杯。众人站起,同声道、哈依。

  白起冲上岸,受到军营里的血腥味吸引,直奔军营而来,一进军营,就看到了数百被虐杀的*女子。他不由的吞了下喉咙,忽然听到有人提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就向会议室发出一声嘶吼,冲了进去。

  室内众人、正在烛光下举杯饮酒。突然房门发出一声暴响,木屑四溅,门向室内直飞而来,就地把最里面主位上,站着饮酒的谷寿夫,拍昏在地,压在了门板下。

  只见室内劲风旋转,烛影摇曳,一个身穿盔甲,浑身长满绿色霉毛,散发着刺鼻的腐臭味的人形怪兽,冲进室内。一把扑到参谋长阁下,露出两颗雪白渗人的大牙,就咬进了参谋长的脖子大动脉上。众人耳内传来、清晰的吞咽血液声。当时就吓的众人魂飞魄散,有的拨出手枪、就向哪怪兽开枪;有的则摊到在地、屎尿齐出,一动也动不了。可是打了老半天,打的哪怪兽全身都是洞洞。只见那个怪兽,理都不理他们的枪击。有人想往外面跑,可是顺手就被抓住、一口咬在脖子上,继续被吸尽了血液。没过几分中,这些人全被白起吸了个干净。

  这时,外面的士兵都听到动静,还以为是受到了中国残存军队的袭击,端着枪冲了进来,只见一个怪兽在咬住人吸血。就开始一齐向白起开枪;白起被乱枪打的浑身窟窿,马上又灰复了过来,心中无名孽火直冒,冲向人群连咬带撕,往往抓住个人就一撕两半。只见军营中血肉横飞,众日军见枪弹对白起不起做用,吓的转身就跑。而胆小的,只会躺在地上,屁滚尿流,嘴里直喊“妈妈”。

  发泄了半天,白起清醒了过来,看到血肉狠籍的军营,到处倒着他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日本兵。又看到军营中,哪些惨死的赤身妇女的尸体。看看远处地城墙,闻到城内散发出浓浓的、如同实质一般的血腥味,还有在夜空中、凝聚不散的无边怨气,就知到是在南京城了,长江边的大城、只有可能是南京。他想到白东方所知的南京大屠杀,心中怒气喷发。做为一个曾经的军人,杀人百万,血流千里。可是自己一生,从没杀过一个平民,为了国家的利益去征服,杀戮,他能理解。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大秦当年,不也是去征服杀戮的么?可帝国的军人,从来不杀平民。

  为了要惩罚他们的兽行,白起决定用体内的尸毒、来惩罚他们。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可以控制自己放出的尸毒,就好象他现在非常想这样做,就觉醒了一样。白起张开大嘴,把笼罩在南京城里的怨气,都吸入口中。他就开始把自己体内流动的黑色尸气,化成了蝇虫,飞入军营中、所有人的体内;这不会让他们变僵尸,但是、可以让他们、象当初自己受万虫啃食,享受哪钻心蚀脑的痛苦。然后就离开了这里,继续他偷偷摸摸做僵尸的日子。因为做了件自己非常爽的事,他的心情非常好,愉快的跳走了。

  第二天,所有第六师团的日军士兵,保扩幸存的师团长阁下,都开始病到了,军医用尽了办法,还是没有效果,最后、日军大本营无奈之下,以受到国际抗议第六师团暴行的理由,把第六师团全部调回日本本土,这些日军在后来半年的日子里;受尽了哪钻心砌骨,被尸虫啃食内脏,一直啃食到脑浆。从内脏到骨髓的痒痛,肌肉慢慢的腐烂,全身散发出刺鼻的腐臭味而死。而且和他们接触久了的人,也会受到传染,日本政府无奈之下,只好隔离他们,把所有受到传染的人,全部用火烧死。

继续阅读:8战国的屠夫地狱的逃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