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捞到的是横财?还是死亡
白昊东2018-03-22 11:035,656

  时间不知不觉得过了两个多月。白起又一次蹦出藏匿的地方去寻找血食。因为他蹦起来并不算太快,往往跑的快的野兽他都追不上。而且、他到现在还不会说话,只能从身体里发出嘶嘶的吼叫声。好几天都没吸到血了,心中的饥饿本能,促使他向一个小村子蹦去。在村口找到一个小屋,他站在外面偷偷的查看。只见一个四十左右的光棍,一个人在家躺着。他感觉得到,哪人身上血液、在随着他的心跳,湍流不息,对他发出了致命的诱惑力。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伸手把门推的向里面飞了进去,纵起身来象炕上那人扑了过去。那人在睡梦中惊醒,只看到一个黑影,在月光下露出两只雪白的牙齿,喉咙中还发出、嘶嘶的吼声。吓的他妈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随着夜风传出好远。

  马宁儿一路寻找僵尸的踪迹,跟着踪迹,来到离这村子的半里之外。听到了夜色中的尖叫声,还有粽子哪特有的,阴沉如闷里般的,平常人听不到的嘶吼声波。就纵起身来,用轻功向村子飞奔而来。

  当她来到小屋门口时,白起以经把哪男子的血,全部吸了个干净。头还没有离开哪人的脖子,只听到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说:“孽障,还不快快松开,尽敢在这里伤人’。

  白起抬起头来,转头向门口看去,松开了手,尸体失去支持、倒在了炕上。只见月光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面容姣好,身上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因刚刚吸饱了血,并不感到饥饿,理智也恢复了正常,可他还是闻到了、那女子身上散发出血的香味。这个女子的血,味道肯定好喝极了。

  白起的理智清醒了,强忍住想扑上去吸她血的冲动,向她张开嘴,露出牙齿,发出闷雷一样的嘶吼,希望能吓跑那女人。但是、那个女人却拨出了一把桃木剑,向他刺来。他蹦跳着躲开,可他笨拙的身法,根本比不过那女人,没过几个回合,就被刺到了胸口。

  白起胸口传来火烧一般的疼痛,不由的大怒。娘息屁,老子还怜香惜玉,不想吸你这大美人的美味香血,你到自个找上来杀我,怒火直冲脑门,不管不顾的就张开大嘴,一蹦扑向了马宁儿。

  马宁儿闪身躲过,拿出一张符纸,口中念道:“乾坤无极,火神祝融借法,诛邪”。

  只见一团火焰、平空出现,落在白起身上,烧的他痛彻心肺。白起从心里发出一声嘶吼,心想这婆娘太历害,咱惹不起、还是躲躲吧。

  白起转身就向外面拼命的蹦去。说实话,白起并不是怕死,如果能死去,哪真是他的幸福。他只怕被捉住,再次回到以前;向坟墓中哪般、钻骨蚀魂的痛苦。更害怕让他再次转成蛆虫,让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在人类人性的感觉中、具有人类情感的感触中,感受哪种成为蛆虫的恶心和耻辱。

  马宁儿紧紧的追在身后,前面白起拼命的蹦着,每蹦一下,都有四五米远。

  马宁儿追着追着,眼看哪大粽子,蹦到了一个悬崖边。她暗暗后悔轻敌了,没想到一个黑粽子,尽然要从自已、这个马家38代传人手中逃脱了,真是丢尽了马家历代祖先的脸了。她怕哪大粽子跳下去跑了,要知到粽子是摔不死的。就不甘心的扔出、手中的千年桃木剑,直奔白起的后心而去。

  白起眼看到了悬崖边了,以经跳到了空中,心中喜悦的暗想首,总算躲过这疯婆娘了。突然背心一疼,一支木剑尖直透前胸,他发出一声嘶吼,向着悬崖掉了下去。

  过了片刻,白起掉进了水中。原来崖下正是黄河,他便被河水冲着顺流而下,只觉得哪桃木剑在体内,散发出火辣辣的刺痛。身体上的腐肉正在消溶,而一边却又在恢复。他想拨出哪剑,可是全身却无法动弹,他又一次变成了植物僵尸了,不过这次不是被埋在土里,而是被泡在黄河水里,在水底随着泥沙,翻滚而下。

  马宁儿追到了悬崖边,只见月光下,一条大河向下游流去。却没看到那大粽子的影子,而自个的千年桃木剑也不见了。马宁儿心想,就算杀不死这大粽子,也等于把他封在了河里,再也无法出来害人,就向山下走去。来到河岸边,慢慢寻找白起的踪迹。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马宁儿还是没找到白起的影子。而哪小村子里的人,都被惊醒了,天亮了才敢出来查看。看到哪光棍汉惨死的样子,人们都吓坏了。等马宁儿回到村子里,这才向众人说清,这人是被僵尸咬死的,小心有尸毒散播开来,要火葬,众人才搞清楚了怎会事。

  马宁儿让人们帮她找条船,说是要找哪僵尸,村里人都不敢答应。马宁儿就向他们介绍、自个马家一族的历史。并说哪僵尸以经被她打伤,肯定无法动弹;乘现在他无法动弹时找到他,一劳永逸,免除后患。这才有几个胆子大的人,驾着小船,带着网具,撑杆,到处寻找僵尸的踪迹。

  大伙找了半个多月,还是没有找到僵尸的影子。原来白起在下游,被水冲到漩涡冲出的小坑里。

  马宁儿见找不到白起了,就离开了这里,回家而去。而白起却在河里渡日如年,不断的与哪支透胸而过的桃木剑斗法,身体在不断的分解恢复中挣扎。白起心中咒骂着马宁儿,他不知到马宁儿的名字,就心里咒骂:“该死的疯婆娘,连僵尸都不怕,老子咒你一辈子嫁不出去,永远没人要”。他可不知到,马家的女人,一生捉妖降魔,根本不会嫁人,他是白费心机了。

  过了两个月,天降大雨,黄河水暴涨,白起被大水冲了出来,随波而下。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他被冲进了大海里,一动也不能动,不过比起以前在坟墓里的日子,这简直算的上天堂。毕竟只是肉体上的疼痛,比起以前来好受多了。白起也不觉得难过,而且他在水底,白天阳光透过水面,照在他身上,从一开始的难过,到现在的习惯。他除了沉睡、就是修炼。慢慢的、白天也能在水底吸收阳光了。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可以动弹了,慢慢的在海里礁石上,蹭断了背上的桃木剑柄,然后从胸前拨出了桃木剑。白起经此一劫,桃木剑对他再无危险了。这天夜里,他在月光中浮上海面,原来他被海潮,一直冲刷着离大陆不远。他也不知到在什么地方,就再一次向陆地进发。

  有一天,白起大白天的也漂浮在水面上,饥饿的感觉让他疯狂了。这时,远处的海上,驶来一艘小货轮,小货轮上是一个西班牙籍的毒贩,他是往上海贩毒的。船上都是从大船上带来的毒品。船上的水手说:“看哪,海上有人”。

  船上的众人,都顺着水手指的方向看去。船上的水手也是西班牙人,老板说:“别管他,继续前进”。

  这时船长透过望远镜,看到的是一个、身着中国古代人盔甲的死尸,漂浮在海面上。船长就说:“好象是一具古尸,身上还穿着中国古代的盔甲,身上还有一把剑”。

  哪毒贩一听,一把夺过望眼镜,真的看到一具古代中国人的尸体,尸体上穿着古代将领所穿的盔甲,尸体随着海浪不断的沉浮。毒犯高兴的说:“快靠过去,我们要发财了”。

  白起正在觉得饥饿难耐,听到了轮船的汽笛声。心里还在感叹,自己无法跳上轮船去吸血。他根本想不到会有好事,降临到了他的身上。只见哪小货轮来到他身边,有人撒下鱼网,把他拉了上去,只听到他们叽哩咕噜的,不知说着什么,就要脱他身上的盔甲。白起猛的蹦起,抱住一个人,就咬向那人脖子上的大动脉。吓的哪些人,拼命的叫唤奔跑。有人拿出了枪,向着白起就是一阵乱打,可他一点都不在意。白起很快就吸完了一个人的血,就又冲向另一个人。一连吸了七八个人,才觉得饱了,不在找人吸血。、船上的人们,惊慌的四处躲藏,眼看船靠近了陆地,白起才再一次跳进了海里,在海底慢慢向着陆地进发。

  第二天,上海所有的报纸,都报导、海里有一只古代僵尸,到处吸人血,一艘外籍货轮被袭,有九人被僵尸吸血而死。那艘船上的幸存者,都被人围着采访,一个个都惊魂不定,有几个还被吓疯了。其中一个胆大的,还把打中白起后,又射到船舱上的一个弹头,挖了下来,用手捐包了起来,带回了国内,做为这次难忘行程的记念。

  半年后他得了流感,有朋友来看望他。他和朋友谈起,他哪次在海上,遇上吸血鬼的惊魂故事。朋友都不相信他,认为他是在吹牛。于是他就拿出了哪颗子弹,给朋友们看。只见哪颗子弹上、灰濛濛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得的流感,同那颗子弹上的残存尸毒,发生了变异,给世界又带来了一次灾难。几天后他病死了,一种新的流感,从同他接触过的人们开始、传播开来,两年之内,全球死了好几千万人。这种流感,因为是从西班牙哪里传开的,所以就被人们称为:“西班牙大流感”。

  白起回到了陆地上,又开始了昼伏夜出的习惯,到处在山野中找血喝,实在要是饿的狠了,就去偏远的村子吸人血。

  毛小方也看了报纸报导,就猜想哪个僵尸,很可能是白起。因为他接到过马宁儿传来的信息,知到白起的样子;一身秦代盔甲。

  毛小方就开始寻找白起,带着十三岁的徒弟何应求,到处寻找他的踪迹。后来终于打听到,在湖南竟内,有人被一个穿古代盔甲的僵尸,咬死吸血。毛小方就追了过去。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白起好几天没吸到血了,神智模糊之下,又一次在嗜血本能的驱使下,蹦到一个村子找人吸血。当他找到一个年青的女孩,被哪清春的处子血香所吸引,再也无法控制,露出两只犬牙,在女孩哪惊恐刺耳的尖叫声中,一蹦扑了上去,咬在了那女孩、雪白的脖子上。

  处子的血、真是清香极了,他感觉到从来没有喝过、这么香的血,不是、是连做人到做僵尸,都没尝过如此美味,清馨的处子之血,顺着两颗犬齿,一直流过他的心脏,让他觉得,有一种醉酒的美妙感觉,好象灵魂、都轻飘飘的浮了起来,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使他感到沉醉。

  白起正淘醉在吸处子精血的*中。突然一声怒喝传来;‘白起,你这恶魔,你从地狱逃脱,闫罗王正在到处通缉你,你竟然还敢再造杀孽,看我收服了你。重新把你打入无间地狱,永受无量之苦’。

  原来是毛小方,他顺着女孩的尖叫声,和白起身上的腐尸气;还有血腥味道找了过来。

  白起一听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就从女孩脖子上收回大牙,抬起头来。只见来人中等身材,一身灰色长袍,瘦条脸,眼窝深陷,双眼中射出威严的目光。长着一字胡的嘴巴,正一张一合的,发出让他痛恨的声音。

  要把我再次打入地狱?受永恒的痛苦?就是上帝也不行。白起心中的怒火、再一次的愤发,从心中发出一声嘶吼,转身就向毛小方扑了过去。

  毛小方就开始和他打了起来,可惜白起高估了自已,他根本就打不过毛小方。白起心里觉得无比憋屈,想自已堂堂大秦武安君白起,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自从死后,受了无边的痛苦。无数次的屈辱轮回,才到现在成为僵尸,竟然还要被地府通缉?还打不过这平凡的小老头。

  白起被毛小方打的是遍体淋伤,而毛小方是毛发无损,衣衫整齐。白起心想,咱打不过还是闪吧。毕竟他体内还有白东方的意识,白东方从来没有什么英雄主义意识。

  白起转身就跑,毛小方紧追不放。白起是边跑边打,浑身伤痕累累,心中充满了愤怒。可惜他还是不会说话,无法喊出自己心中的愤恨。最后被毛小方用咒法定住,一剑砍开了他的胸膛,倒在了地上。

  白起的内脏都流了出来,毛小方对弟子何应求说道:“小求,用墨斗在白起身上弹线”。

  何应求拿出墨斗,按师傅所说的,往白起倒在地上的身体上,弹着墨线。

  白起感觉到,墨斗线弹在自己身上那里,身体那里就失去了感觉,哪个部位就失去了反应。

  毛小方又吩付何应求,在他包里,拿出一个万年棺材钉。他把棺材钉拿到手中,一手拿着锒头,走到白起身前,恶恨恨的说:“白起,你这杀人魔王,竟然胆敢逃出地府,看我今天把你灵魂收服,如何在地府永远继续受苦,来尝还你的无边杀孽吧”。

  毛小方一边说着,一边就用锒头、向白起的心窝钉去。

  白起心中充满了绝望,想到要又一次、受哪被恶灵啃食灵魂之痛,轮回蛆虫之辱,眼巴巴的望着黑暗的夜空,在心里发出呐喊:“苍天哪,这痛苦、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白起收回目光,眼神恶恨恨的盯着毛小方,心里咒骂着:“该死的臭老头,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如此害我”。

  可惜他不会说话,毛小方也听不懂他心里的话语,无法勾通。没想到的是,毛小方钉向他心窝的棺材钉,又一次碰到了、他心脏上的哪个小铃铛。

  白起又一次感觉到,小铃铛发出一阵颤动,白起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竟然又能动了。

  白起想也不想,突然跳了起来,一把就抱住、正在往自已心窝上钉棺材钉的毛小方,就朝那令他痛恨无比的小老头脖子上,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白起心想:“你那么爱捉僵尸,老子就让你也变成僵尸。也尝尝做粽子的痛苦,尝尝无冤无仇、就被人追杀的憋曲。然后就转身,拼命的蹦了出去。

  毛小方大叫一声,紧紧的捂着脖子,站起身来紧追不放。白起眼看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无奈之下,他再一次跳入了洞庭湖,不知在湖底跑了多久,才把自个沉入湖底淤泥之中,这才躲开了毛小方的追杀。

  而毛小方也因为被白起咬到了脖子,回去后想尽了办法,还是无法怯除他的尸毒。毛小方做梦也想不到,为什么道法高强的自已,尽然会无法清除,一具只会蹦蹦跳跳粽子的尸毒。为了避免自己也变成僵尸,而且是一只没有意识的,全身腐烂的粽子,(因为粽子是没有灵魂和意识的,粽子所咬的人,只会变粽子,白起是个意外,一个有灵魂的粽子,毛小方不知到,可是有意识的粽子会更痛苦,想想吧,匡天佑他们,从人变成僵尸的痛苦,如果变成粽子,还不知道会怎样呢,我们可怜的白起呀!)在他要变僵尸前,毛小方把自己师门的道法秘籍,全部交给了十三岁的徒弟何应求,然后用桃木剑固定在墙壁上,猛然用尽全身的力量,扑到剑上穿心自杀。

  何应求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师傅,惨烈的在自己面前,伏剑而死,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他按照师傅生前的要求,在师傅身上,弹遍墨斗线,然后把师傅的尸体,抱在堆好的柴堆上,放了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何应求跪在火堆前,看着师傅在烈火中的身体。因着体内白起注入的尸毒,想要尸变,幸好全身被弹了墨斗线。而且心口上的哪把桃木剑,还钉在师傅的身上。看着毛小方怒睁的双眼,张着嘴巴发着嘶吼,何应求真的很想把师傅拉出来。但是他更清楚,把师傅身体留下的后果会是什么。

  他只能跪在火堆前,当着师傅的尸体,指着祖师爷发誓,以后见一个僵尸,就杀一个,一定要杀尽天下僵尸。一定要收了白起,为师傅报仇。

  白起也因伤势太重,被毛小方都开膛了。而且因为小铃铛的这次颤动影响,也在湖底陷入了沉睡,从此二十年里,再也没有了白起的踪迹。

继续阅读:第6章月光下的精灵 腐臭的白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