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身在哪里梦归东方
白昊东2017-05-07 11:125,308

  白起掩埋了自己的衣甲,就感觉把自己的心、连同心中的大秦,也被一起掩埋在了咸阳废墟里了,他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不知到该做些什么,该到那里去。

  看着车流滚滚的咸阳新城,现代化的高楼大厦,白起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自己灵魂中的两段记忆,也在互想争执交战。他有点向精神分裂一样的性质,大秦武安君的记忆,和白东方的记忆在脑海中不停的交替。

  做为白起的记忆,自己是战国时期的人,是大秦的军人,哪是自己生活中最美好的记忆,最美的盼望,虽然在自己手上统一天下的梦想破灭了。但还是更熟悉哪个时代,更喜欢哪些永远消失了的人们。

  而对白东方哪段记忆来说,现在这个世界或许更熟悉,但是他一点都不喜欢,所以他的前世,一直不能溶入那个世界。过的充满了寂寞和孤独。

  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看着灯红酒绿生活中的人们,白起真的不明白,自己出在到底算是什么?一个生在战国时期的人,去又走在二十世纪的都市里;一个有着活人外表,却又是两千年前死去的亡灵,地狱的逃犯,现实中的僵尸。“我能做什么?我该去做什么?这里没有我的国家,没有我的朋友,也没有我的亲人,就连个敌人,都没有了。”

  在他做为粽子时,他每天要为了生存,在不停的挣扎,去蹦着到处找血喝。可现在好象连吸血都不需要了;就连一直追着自己到处跑,要杀死自己的小妖精;哪个愤怒的精灵,也在自己的世界中消失了吧?就算她在这世界里,她现在还会活着么?

  白起一边游荡,觉得心里好累,比他过去每天要蹦很久,才能找到血吸还要累,就想找个宾馆休息。来到宾馆,但是人家向他要身份证,他却没有,只好再一次在灯光下的咸阳城里,漫无目的地继续游荡。

  白起走到一个夜市边。看着人们在喝酒吃烤肉。白起突然觉得非常想喝酒,他好想大醉一场,也许自己醉了后,就不会象现在这样,心里空荡荡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走到一家摊位上,要了一瓶酒,坐在那里,大口的喝着苦涩而甘烈的美酒,去没有一点反应,眼看一瓶酒、全喝到了肚子里,却没有一点醉意。老天爷真是残酷,做为僵尸,不仅仅是不会做梦,连醉酒,都不能够。我还能做什么?

  这时,白起桌旁,走来了两个年青漂亮的姑娘。坐在了白起的旁边。要了把烤肉,坐在那里吃着,看着她们吃的香甜的模样,白起心里真有点嫉妒,自己虽然也能吃东西,可是却不会消化,除了能尝尝味道,更多的只是身体的负担。一个连食物都不需要的生命,竟然会存在这个世界上,而且就是自己,他真的不知到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时,另一个挨着的摊子上,坐着一群喝酒吃肉的小伙子。他们看到了白起桌旁的两个姑娘,就开始春情骚动,再也忍不住了,其中两个年青人,就跑过来找两个女孩打讪。

  刘明和大强,走到两个女孩身边,看着两个美女,正在专注的对付着手中的烤肉,就走到跟前说:“嗨、两位美女,我叫刘明,能在一起坐坐么”?

  说着,刘明就一屁股坐在了两位女孩身旁,靠在哪位短发的身边,因为他很喜欢这个女孩子,长的虽然有点瘦,但是身材真的很好,尤其是两条长腿,更是显的毕直纤细。

  信玉凤正在和任静吃着烤肉,听到流里流气的声音,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只见两个满嘴酒气的家伙,一脸的横肉,说话的哪个,还把他油腻腻的脏手,就向自己的肩膀上伸来。她厌恶的看了这家伙一眼,伸手挡住了刘明伸向自己的手说:“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也不想和你坐一起,请走开。”

  刘明一看美女不理自己,就非常的生气,这让自己在伙伴们面前很没面子。就开口说:“美女,给点面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知到我爸爸是谁么”?

  信玉凤生气的说:“我管你爸爸是谁,就是总统又管我屁事。”

  刘明很生气,竟然被美女当着这么多的人,这么不给面子。就对她说:“虽然我爸爸不是总统,但他是这城市的公安局长,你还是乖乖听话,交个朋友,免得生气,大伙脸上都不好看”。说着,就伸手去摸向玉凤的脸。

  信玉凤看着伸过来的手,想也不想,站起来就给了刘明一耳光。当时就把刘明打愣了。这时他们哪边喝酒的人,都过来看他的热闹,他旁边的大强说:“哎哟,明哥,这妞好辣,真够劲。受不了啦吧”。

  刘明挨了一巴掌后,又听到大强的这些话,火冒三尺。顺手就掏出一把匕首,指在玉凤的胸前说:“臭丫头,给脸不要脸,跟老子乖乖的走,不然老子刮画你的脸”。说着,用手去拉玉凤。一看到刘明手中的刀子,玉凤也脸色发白,而周围的人,也都不敢动。眼看着两姑娘,要被刘明他们这伙人,拉去糟蹋。

  白起在一边看了半天,看到周围的人,都只是在旁边围观,却没有人愿意站出来说一句话,对这世界更是充满了失望。

  想当年在大秦,行使商君的法律,别说在大街上持刀行凶了,就是王公贵族,都不敢触犯秦律。就连当年的惠文王做太子时,也因触犯秦法,因年幼不足被秦律追究;还是要他的太傅公子虔,被商君割了鼻子,太子被放遂荒野近二十年。大街上就是有人偷窃或抢劫,只要被人发现,在百步之内的人,要是不上前追捕,将被秦律重处。

  如果这事是发生在当年的咸阳城,早就被百步之内的人们,把这两小子,打的半死,交给公差了。

  白起站起身来,走到刘明身边冷冷的说,放开这两姑娘。刘明刚见两美女在自己的刀下,脸色发白,变的乖乖了的时候,竟然有个留着长头发的小子,对着白起说:“你是什么东西,敢管老子的事,找死呀”?说着,就把刀指向白起,白起一把抓住他的手,捏了一把,刀就掉在了地上,象杀猪一样的发出了嚎叫声。

  旁边的同伙们一见,都过来把白起围了起来。大强冲着白起问:“小子,哪条道上的,叫什么名字,敢在我们这里耍横,是不是不想混了?

  白起冷冷的说:“你可以叫我东方,只是看见你们欺侮两女孩子,看着不顺眼”。大强说:“哟呵。你以为你是谁呀?不就是留着一头长发的小白脸,就以为你是东方不败啊?”

  白起一听,东方不败?自己一生征战三十七年,大小数百战,从未有过败绩。似乎这样叫自己,也非常合适。就随意的点头道:“你要这样叫我,未常不可”。

  大强他们一伙听了,放声大笑:“弟兄们,上、今天要是不把这小白脸,打成真正的东方不败,就不许收手。”说完,一伙人都抽出了刀具,就向着白起,劈头盖脸的砍来。

  白起的身子动了起来,这样的场面,对他来说太小意思了。别说他现在僵尸的能力,就是当年千军万马中,什么场面没见过。只见白起身如疾风拳似闪电。在外人眼中,看到白起长发飘飘。身形当真是动如脱兔,掌如奔雷。只见当时就把这些人,打的倒在地上好几个。有几个看见不妙,马上就跑,白起一跃,就追了上去。

  很快,白起就把几个人追上,打倒在地,然后一个个提着腿,就拉向刚才打架的桌旁。还躺在哪的几个家伙,不知谁喊了声,快跑,东方不败回来了。能动的就开始四散要跑,白起追过去,大多都被拦住,只是最早被白起捏掉手中刀子的刘明,却早不见人影了。

  白起回到桌前,问这些家伙们,还敢不敢了?他们都连连求饶说,东方大侠,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白起让他们赔了打坏的东西,向两位姑娘道了歉,说了声“滚”。这时,跑了的刘明,带着几个警察,来到了白起身前,对着白起说:“就是他,他就是东方不败,刚才打了我,还把帮我的朋友们,都打伤了,你们看,他们现在大多还在地上躺着呢。”

  警察走在白起面前说:“是你在这儿打人么?跟我们走一趟吧”?

  信玉凤上前说:“警察同志,这位东方先生是好人,刚才是他们这伙人,拿刀威胁我们,他才出手救我们的”。

  警察转脸对着信玉凤说:“是不是好人,我们会调查清楚的,要想信党和政府,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说着,就带着白起向警察局走去。白起也想看看,在这个世界的公门里,是否讲法律的公平正义,就跟他们进了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他们二话不说,就先把白起烤在一张桌子腿上,让他站不起,又坐不下去;就关了门走了,没人再理白起。

  过了一个多小时,才进来一个胖子,原来正是刘明的爸爸,刘利。

  刘利今天喝了不少的酒,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被人在大街上打了;就非常生气,匆忙赶了回来。一到警局,就来到关白起的房子,带着两个手下警员,来审问白起。来到白起跟前,就看到白起,身材高大,面色苍白,留着一头长发,也不象什么好人。就问道:“东方不败,你是哪里人,真名叫什么,为什么在大街上行凶伤人”。白起说:“你可以叫我东方,第一,不是我在大街上行凶,第二,我只是见义勇为,是他们用刀威胁女孩子,强迫女孩子们跟他们走,所以我才动手救了两个女孩”。当时现场人很多,并不只是我一个,你可以去问问”。

  刘利嚣张的说:“不是你说不是行凶就不是了,也不是你说是见义勇为,就真的是见义勇为。现在证据确凿,就是你当街用刀威胁女孩子。我儿子他们,才是真正的见义勇为。所以,你就乖乖的招供好了”。说着对旁边的两人说:“给他上点政策,要不这小子不会招的。”

  白起说:“你是执法者,要讲究证据和正义,谁给你的权力这么做”。

  刘利狂笑道:在这里,老子就是法律,就是正义,因为老子手中的权力,有权力这么做。给他上政策。

  两个警员当时就过来,开始把白起铐在高处的暖气管上,用皮带抽白起,打了一个多小时,累了才说:“明天再收拾你”。说完就锁上门、去睡觉了。

  白起看着他们出门,身形一转,就脱了手铐,然后倾听他们的动静。听到刘利一个人进了一间房,听到了关门声,白起就直接出现在刘利的房中。

  刘利关了门,刚准备睡觉,就见白起出现在了房中。当时就大吃一惊。马上用手去掏腰上的手枪。白起冷冷的看着他,调动力量,控制了这个房间的一切;连声音都不会传出去。只见刘利拿着枪对着白起说:“你是人是鬼,怎么进我房里来的?”

  白起道:“你说呢。”说着就象他走去。刘利害怕之下,马上开枪,白起左手一挥,所有子弹都被白起接在了手中。用力一握,全化成了铜汁流在了地上。

  白起说:“你刚才不是很嚣张么?你的权力呢?告诉你,你有你的权力,我却有我的能力。你所谓的权力,在我的能力面前来说,连个屁都不如”。

  刘利大惊失色,咕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连忙磕头求饶。“东方大侠,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饶过我这一次吧。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的到。一定按你的意思去做。”

  白起看着跪在眼前的人,心里有种说不出得悲衰。想不到,两千年后的人,和两千年前的人比起来,无论是素质还是人品,都让他感到失望。

  白起冷冷的说:“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做为一个执法者,会堕落到成为一个践蹋法律的人,不用怕,我只是很好奇,你们这个世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刘利看着白起的脸,看到白起虽然面无表情,但是语气并不是想要伤害自己,就连连点头说:“是,是、是。东方大侠想要知道什么,我就说什么,绝不敢讲半句谎言。”

  白起示意他坐了下来,这才说:“据我所知,人类所以要有法律,哪就是因为他的公正性和威严,如果你们拥有权力的人,带头践蹋法律;使得法律不再能保护普通人时,总有一天,法律同样会无法保障带头践蹋他的强权者。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在白起用上精神力安抚的情形下,刘利也开始安静了下来。开始真的从内心里,回忆起自己的当年来。他也曾经是个军官,在前线参加过战争,也为了保护这个国家和人民的安宁,洒过热血,流过眼泪。

  刘利缓缓的说着:“当我从部队回到地方时,成了警局的一名科长,当时也曾满腔热血,想要执法为民,甚至因为公证执法,被上司打入冷宫,受了不知多少冷眼”。我慢慢的发现,要想保护法律的公正性,哪只有我自己拥有足够的权力。为了这个目标,我开始改变自己,给上司送礼,给领导跑腿办事拍马屁。只希望有一天,当自己拥有足够的权力时;行使法律的公正性。可惜这些年官是越做越大了,可是总有人权力比我高,总有人利用手中的权力,要我帮他们办践蹋法律的事。慢慢的自己就真的忘记了、当初要当大官,得到权力的本来目的;成了一个经常践蹋法律的人了。

  白起问他道:“哪你凭良心说,你心里深处,到底是喜欢强权践蹋法律的世界,还是喜欢法律公正无情的世界。”

  刘利用心想了好久才说:“我还是喜欢法律公正的世界,虽然今天我握有一定的权力,但是谁知到明天,会不会因为有更大权力的人,用法律对付我。就象东方大侠说的,当拥有强权的人们,使的法律不在能够保护别人时,总有一天法律也不会再保护践蹋法律的强权者”。

  白起过了良久,才说:“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我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身份证,你帮我去办个,以后你就忘了我吧,记着我对你没好处,更不希望你向别人提起我。管好你的儿子,免得有一天,你的权力,再一次遇上真正的能力时,恐怕就不会象我今天这样有好心情了”。

  刘利说:“好的,谢谢东方大侠饶过我。大侠身份证住址要填那里呢?”

  白起说:“你看着办吧,只要是咸阳就好了”。明早上我就要。

  刘利说:“没问题。明早上只要给你照张相。很快就好了”。

  第二天,刘利一大早帮东方照了张相,办了个咸阳籍的身份证拿了过来。白起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名字是东方不败。白起有点哭笑不得,算了吧,东方不败就东方不败吧。反正现在也不能用白起这个名字,既然我身处异世,就梦归东方吧。从此我就叫东方不败。

继续阅读:15身处何世 四个小天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