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将臣的遗憾 白起的变化
白昊东2018-03-22 11:084,510

  马丹娜在红溪村周围找了十几天,到处向人打听,是否有僵尸出没的消息,却再也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将臣的消息,被将臣咬过的几个人也没有踪影,只好失望的离开。

  马丹娜走了几天后的一个夜晚,一个黑影来到白起被打进山缝的地方,正在哪停下发出嘶嘶吸气的声音,哪是使劲抽鼻子的声音。

  原来是将臣回来了。感觉不到马丹娜的存在后,就回来寻找白起。想收回自己的本命精血。他查看到哪坍塌的山壁,发现并没有动过的痕迹。将臣就开始挥手、用法力移开塌下来的土。一边移着,一边嗅着;那粽子肯定还在里面,里面还有气味,可是都挖遍了,没有找到白起的影子;只看到一些从那白起身上脱落的绿色长毛,还加杂在被挤进山缝时的土壤中,散发着腥臭的气味。

  将臣不甘心,开始用秘法,使的体内精血沸腾起来;想借此引起被白起吸去的精血反应,来寻找他到底在哪里。可惜一切都是徒劳,本命精血一点反应都没有。将臣用自己的元神,查看山壁内部,有无使用过五行遁术的痕迹,还是没有一点线索。

  将臣觉得很奇怪,自己在盛怒之下的一拳,那个粽子被自个打的筋骨具碎;就算是没死了,自己的精血能使它恢复,也不该有这么快,而且查不到他离开这里的痕迹。难道自己的哪一拳,就把哪家伙打的汽化了?不会吧!他从小山内部、一直向下方圆几百里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也没有使用五行遁术离开的痕迹。只有在刚进到里面时,白起被挤进山缝的痕迹,还有就是残存的气味,人却神秘的消失了。

  将臣失望的从地下冒出来,站在山壁前,心中充满了愤怒。是他自从出现在这天地间以来,一生中最大的耻辱;还损失了本命精血的三分之一。将臣不由怒火中烧,狠狠地举起手臂,一拳捣向山壁。只见山壁发出一声轰然爆响,整体化为尘土,向四处迸溅开来。霎时之间,尘土遮天盖地,方圆百里之内,都感到大地的震荡,如同发生了地震一般。同围的村民们,吓的半夜爬起身来,抱着孩子,扶着老人,都从屋里跑了出来;以防地震会把房屋震倒。

  尘埃落尽,小山彻地的消失了。地面上现出一个方圆数里的大坑。只见近百米的坑底,正有泉水不断的冒出,同坑中的尘土混合在一起,好象喷出的全是泥浆。将臣看到这一切,心里才感到好受点。心里恨恨的想:“臭粽子,不要让我找到你,否则、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生不如死的感觉”。将臣发出一声郁闷的大吼,就神秘的消失在夜色中。

  白起去哪儿了呢?原来,白起被打进山壁后,就昏迷了过去。当时,他吸进去的将臣精血,正在流向他的心脏。由于将臣哪一拳,把他的五脏六腑、打成了一团烂泥。只有他的心脏,在小铃铛的保护下,没有破损。有些刚进咽喉,还没有流进心脏的将臣精血,就被将臣打的在胸腔内爆了开来,在胸腹中四处飞溅。以至哪些精血,直接喷到了小铃铛上,小铃铛开始发生了变化。他一直以为是塑料做的、镶在上面的十二颗各色宝石,与将臣的血液,起了微妙的反应。只见哪些宝石,在将臣的精血中开始溶化,慢慢的消减着,最后完全溶化在哪些血液之中。

  将臣精血,本来是金红色的,在溶合了哪十二颗宝石后;变成了深紫的颜色,紫的发青。里面有着十二中光色,在紫色的血液中不停的流转。他体内的血液,变的好象雨后天空的彩虹。只是比彩虹多了几种颜色。十二种光色随着血液流向全身;流到哪里,他身体的细胞组织就开始恢复。身上的绿色长霉也开始脱落,显露出洁白细腻的肌肤。白起的身体,慢慢变的象个正常人,与普通人的外表一模一样;只是肤色略显苍白。

  就在这时,传来了将臣挖土的动静。白起体内的小铃铛,突然一振,从白起体内现了出来,开始变大;把白起完全罩在里面,滴溜溜的一转,就和白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不知不觉,岁月已经过去了七七四十九年。

  当年随着铃铛消失的白起,出现在终南山地底之下的泥土中。只见他还在沉睡之中,身体以经完全恢复了。哪个小铃铛,又一次回到了他的体内,罩在他的心脏上。只不过还是没有心跳,身体却变成了正常人。

  在大地底中,一缕缕肉眼看不到的地底浊气,正在向白起周围聚来,慢慢渗进白起的体内;以至形成一个看不见的浊气漩涡,把他笼罩在气旋中。

  突然,浊气漩涡一滞,四散开来。白起在沉睡中、缓缓的醒来。只觉得有一种无形的气流,不停的注入体内;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飘飘欲仙的感觉。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只感到一片黑暗。他不由的用心去查探,自己身在何处。他竟然清晰的感觉到,方圆百里范围的一切动静,原来自己身处在大地之下的泥土中。“我怎会在地底深处呢”?他心里不由的感到奇怪。他突然想起,自己在气怒之下,抱住那个半路来抢食的僵尸;准备吸回胖男孩的血时,被那个僵尸、一拳打进了山壁。这才想起,自己为何会出现在大山底下了。看来那僵尸真历害,不知那家伙走了没有。

  于是白起集中精神,倾听外面的动静。只觉得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威险的感觉。只有山中动物捕食的动静,再就是虫蚁爬行的沙沙声。于是他想也不想,用起全身力气,向上直冲而起。倾刻间,白起向火箭一样,向上蹿去。外面正是月圆之夜。看着天空的月亮,白起兴奋的发出一声长啸,用力吐出腹中积郁下来的秽气,深深的吸了口气。夜色下的空气,是如此的清馨,夜风中传来草木的香气。

  这时,以终南山为核心,方圆十里之内,发生了剧烈的震动。他的猛然冲出,带动了地底能量的释放,引起了一场小范围的地震。

  白起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夜色中的群山,在月色下如隐如幻;被他出现惊动的动物,四处奔逃着,嘴里还发出惊恐的吼叫声。被惊起的夜鸟,在夜空中盘旋了好久,才慢慢的飞回树梢,重新开始进入睡眠,大山又恢复了宁静。

  吸着清馨的空气,白起心中有说不出的舒服。忽然,白起发现,他手上的皮肤,变的洁白细腻;和过去全身黑紫,长满绿色长毛的手,完全不一样了。他惊喜的看着、自己洁白细腻的双手,翻来覆去的看着。这是一双人的手,绝不是过去那双腐尸的手了。他又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去抚摸自己的脸。只觉得脸上,入手光滑细腻,只有在上唇和下巴上,还有着长长的胡须。白起用起全身的力量,如箭一般射向远处的小溪。

  来到小溪旁,带着忐忑的心情,闭上眼睛、把头伸向了清澈的小溪。白起缓缓的睁开双眼,只见在月光下的水中,一张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出现在水中。

  他想了好久,才记起这是自己年青时候的脸,脸上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乌黑的头发,头小而锐,一双黑多白少的眼睛中,正反射出惊喜的目光。皮肤在月光下、显的有些惨白;因为刚才全力的飞奔,自己的两个僵尸牙;正在慢慢的向嘴里缩去。嘴上的胡须乱糟糟的。随着溪水的流动,自己的影子有些变形,一荡一荡的。白起简直不敢想信自己的眼睛,伸出自己的手,在脸上用手指使劲的一掐。脸上传来疼痛的感觉,水里倒影的手,也正掐在脸上,露出了疼痛的表情。

  白起呆呆的看着、水中的倒影,眼中不由的升起一层浓浓的雾气。他仰了起头,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心中只觉的不停的在抽搐。好半天,心情才平静下来;眼中还是有些潮湿的感觉。这才慢慢的低下头,再一次向溪水中,不放心的看去。他真的好害怕,自己再次看到的、是以前那张长满绿霉的脸庞。他小心翼翼的看了半天,见水中的脸没有变化,白起这才真的放下心来。

  白起顺着水流,慢慢的向下游走去。走到一个被溪水聚满的小潭边,解下了腰上的剑;脱下身上的破烂盔甲,还有传出腐臭味道的衣服,跳进了水潭中,用力的搓洗起全身来。搓了整整有一个多时辰,这才跳出水潭,来到了岸边。

  白起看着地上的衣甲,直皱眉头。他无奈的在衣甲上翻找起来,好半天,才在里面翻出一些东西;有自己的随身宝剑,还有一块金丝与头发织就的布。那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夫人、楚国的公主;用她的秀发加上金丝,一起织就的;被用来包心爱用品的。里面有自己心爱的碧玉萧,再就是一直带在身上的玉佩。还有哪颗在长平杀降之后的雨夜,在夜色中捡到的;那颗眼泪和鲜血凝聚成的宝石。这些东西,都是自己死后,一起埋在坟里的随葬品。

  白起拨出剑,映着潭水,刮去了脸上的胡须。然后拿起玉萧,在月色中,轻轻的吹了起来。袅袅的萧声,在夜色中缓缓的升起;萧声中充满了苦涩;有痛苦、有挣扎、有绝望,还有希望;最后更多的是一种释放。萧声没有曲目,有的只是白起内心的跌宕起伏。呜咽的萧声在夜色中散了开来,在群山深处,不停的回荡着。过了好久,白起才放下玉萧。好一阵子,才站起身来,把衣甲在水中清洗了一下,用破衣服包起来。他也不穿上衣服,就在将要落下的月色中,光着身子,飞快的向山外奔跑着。

  迎着扑面而来的夜风,白起裸露着身体,尽情的奔跑着;他觉得自己象风一样的自由,在清冷的夜色中,如同一个初生的精灵一样,在群山之中飞舞着。满头的乌发、被迎面而来的夜风,吹的不断的向后飘扬。

  过了约半个时晨,跑出近百里,来到一个山下的村子。白起悄悄的走进村子,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白起用鼻子嗅着,寻找哪个屋里有男人味,他想找件衣服穿。

  在一间最大的房前停了下来。白起心里很奇怪,没想到在地下睡了几天,这些山里的房子,竟然修的这么好了,原来,他还以为自己,只是睡了几天而已。

  白起用起全身的精力,去倾听里面的动静,只听见里面有三个人的呼吸声,应该睡的很熟。就想进屋去找件衣服,他正在集中精神想着,如何不惊动人进去。他睁开眼睛,竟然发现自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房间中。

  房里一张大床上,一家三口睡的正香;这是一对年青的夫妻,旁边还有一个半岁大小的婴儿。

  白起有些惊奇莫名,自己只是在想着如何进去,怎么就进来了呢?他来到床前,伸出手,捏在夫妻两脖子的大动脉上,把二人在睡梦中掐晕。这只会让他们昏睡些时间,不会伤及性命。

  白起收回手来,放在鼻前轻轻的嗅了嗅;手上传来那女人身上的清香气。心里笑着说:“今天心情好,就不吸你们的血了”。顺手摸了下婴儿滑嫩的小脸,就在房里找起了衣服。在衣柜中找了身衣服,试了下正好合适,看来这男子长的挺高。白起身高在一米八以上,这样的身高、在战国时期很普遍。宋代以来,汉人经过一次次的被屠杀,加上肉食少,人种和身高,退化的很历害。(看看兵马俑就知到了)

  这些衣服,在白东方的记忆中有,难不倒他。白起换上衣服,又翻了些钱财,看到钱币的样式,才知不是在抗战时期了。看见写字台上的日历,才知现在是一九八七年,阴历四月十五。白起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那个僵尸,打的昏睡了几十年!他不知到底过了多少年,按他记得在南京军营所做的,大约有近五十年了吧。

  白起提起自己的东西,在他们家找了个大包,把盔甲衣服都装进去,放下了一块随身的玉佩,就向墙壁走去。他的头猛然撞在了墙壁上,感到起了个大包;可是还在房中。他揉着头上的大包,仔细回想了下,刚才进来时的情形。就开始集中精神,再次向外走去。白起眼看到自己的身体,好象没有实质般的,穿墙而过,来在了外面。

  白起心里明白过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都是自己吸了那个僵尸的血后,才有了如此神异的改变。也由此想到,哪个家伙,不知道有多历害;看来以后要小心了,要是再碰上他,天知道会不会杀了自己,收回体内的僵尸血呢。白起用起全力,在模糊的晨光中,向着大山外面、飞奔而去。

继续阅读:13风月无情人暗换 旧游如梦空肠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