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人类的爱 实在太有限
白昊东2017-05-07 11:124,593

  王珍珍做饭的手艺实在不怎样;白起的前世白东方,从十二岁时当孤儿,做饭手艺还不错;加上白起在古代吃过不少的王宫筵席。古代虽然没有现在的调味品和材料,但是用哪时期的一些烹饪手法,加上现代调味品,还真是让人吃着别有风味。

  看到大伙都吃得满香的,况复生也拼命的吃着,这家伙连肚子疼都不怕了。只有况天佑和未来,苦着脸对着面前的饭菜。

  白起把一碗鸭血羹放在未来面前,然后把桌上的菜,只管给况天佑和况复生、夹了满满一碗。一边还说“真不好意思,手艺太差,给点面子,多吃点吧”。

  珍珍说:“怎么会呢?东方的厨艺真得不错,非常有特色”。

  佳佳吃着可口的饭菜,一看打量着白起道:“东方真不得了,上的庭堂、下得厨房,不知到哪个女人,有福嫁给你做老婆,哪可真是享福了”。说着看了看马小铃、又看向王珍珍叹了口气;为什么东方喜欢的不是珍珍,而是小铃呢。

  正中也大口的吃着菜,一边说:“我还从没吃过这种风味的菜,味道棒极了”。金姐和守正也是吃的满口余香。守正道:“我是个开货车的司机,跑过不少地方。虽然也没吃过什么上档次的筵席,但是头一次吃到,这么有风味的饭菜。东方,你真是咱们男人中的楷模”。

  王珍珍看马小铃吃了一碗又一碗,又去第三次加饭,就在小铃耳边说:“小铃哪,你看东方人多好,有学问,又会*,做的菜也这么好吃,这么好的男人,到哪找去啊!你就从了东方吧?可千万别错过了。”

  马小铃一边加饭,一边对珍珍说:“花痴女,既然他哪么优秀,就让给你吧,免得让别人占了便宜,肥水不流放人田嘛”。

  说着就笑弯了腰。心里一边想,这死人妖,没想到菜做的这么好吃;真是个不错得男人,如果自己能嫁人,嫁给他好象也不错啊!想到这里,粉面绯红、脸上发热,双眼脉脉含情,看向白起。只见白起谈笑风生,正在给天佑父子不停的夹菜。

  马小铃看了暗暗得叹了口气,惆怅的想:当男朋友是不可能了,要是给我当个佣人,天天帮我做饭,倒是不错,要不真的把珍珍嫁给他,自己也能经常蹭饭吃?

  吃过饭,天佑和复生抢着要回房上厕所,白起叫住他:“天佑,等会你和复生跟我去个好地方,正中也一块去”。

  大伙都散了,珍珍和未来在厨房帮忙洗碗,小铃这懒丫头却坐着看电视,完了和珍珍一块去休息。未来要回房时,白起也叫住了她,说让她跟着去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未来心里很奇怪,今天白起竟然会把一碗鸭血羹放在自己跟前,难道他知道自己是僵尸?不会吧?可能是凑巧了。心里带着疑惑,跟前白起他们向外走去。

  来到waiqingbar,正中说:“原来是逛酒吧?哪为什么不叫我师父和珍珍“?

  白起心想,要是把你师父哪小魔女叫来,哪今天才真的麻烦大了。开口道“珍珍是个乖女孩,你师傅要陪她,所以今天就算了吧,以后有机会再一起来”。

  正中说:哪未来和小孩子也都带上?

  白起说:哪儿来的哪么多为什么?请你喝酒,不去就算了。

  正中说:“去呀、为什么不去呢。”说着带头走进了酒吧。

  店里没几个客人,有也都是在沉睡之中。小青看到他们进来,惊喜的说:“东方、正中你们来了呀,快请进“。

  小青向她姐姐为大伙介绍,指这白蛇对大伙说:“这是我姐姐,白素素,最喜欢的是看白蛇传,经常把自己当成里面的白蛇。姐姐,这位就是金正中“。说着把正中指给素素看。

  当素素看到正中进来后,就一眼盯住正中看,长的和自己时刻思念的影子、一模一样,只是不同时代的衣着打扮罢了。

  金正中看到白素素,整个人顿时就呆住了,只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有一种莫名奇妙的熟悉感,不由得伸出手去,“你好,我叫金正中,金是黄金得金,正是正气的正,中是中国的中”。

  白蛇轻轻握住正中的手:“你好、我叫白素素,你可以叫我素素。”

  况复生冲着素素说:“姐姐、你好漂亮哟”。

  素素对着复生说:“你也很可爱,真的”。

  正中呆呆的看着素素,开口打讪道:“白小姐也喜欢白蛇传么”?

  素素说:是的,怎么,你也喜欢么?现在的年青人,可大多都不喜欢,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会喜欢。

  金正中连忙说:“我是真的很喜欢白蛇传,是真的”。

  素素微笑着问:你喜欢白蛇传的什么?

  正中一脸认真的道:“喜欢里面的白蛇,你想想,一条蛇,为了一个男人,把自己变成一个女人,嫁给这个男人,为这个男人、洗衣、做饭、甚至为他生孩子,这样的女人、还不值得爱么?哪这世上还有什么样的女人,值得一个男人去真心的爱惜”?

  素素听了,眼中带着感动,一声不响。

  小青说:“正中你说的真好,可惜你不是当年的许仙。唉”!

  正中说:“许仙真的配不上白蛇,明明知到她是你的妻子,甘愿为了你生孩子,你还能对她有什么要求呢?为什么还要听法海的话,去试探她是不是一条蛇呢,就算她是一条蛇,可她对你的爱却没有假吧,外在的做法或许会迷惑人,但是她对你的感情总不会是假的吧?竟然还跟着法海,离开了他的娘子,真不是个男人”。然后还回头问旁边的天佑道:“你说对不对、天佑。”

  天佑说:“我不知到,或许他们本来就不该相爱,因为本身就不是同类,所以注定是个悲剧吧”?

  白起问天佑:“如果你是白蛇,你会怎么做”?

  天佑说:“如果我是白蛇,哪我就不会去爱上一个人类,因为明明不是同类,只会带给自己、和自己所爱之人的只有痛苦。所以我选择不去爱”?

  白起听了心道:“哪你为什么会去追王珍珍,却不追马小铃?难道因为只是爱王珍珍的美色身体,却爱马小铃的人和灵魂么?心中不由泛起淡淡的怒意”。

  白起开口道:“如果爱一个人、能够控制住自己不去爱,哪就不是真正的爱,真正的爱情,是你无法控制的,所以、才会有哪么多人妖相恋的传说。不过人类的爱,实在太有限,他们只能在自己所能接受的范围内去爱。不象非人类,可以超越生命的界线,去爱不同生命形态的人类和其它异样的生命”。

  天佑说:“为什么说人类的爱、太有限”?

  白起淡淡得道:“你知到我是研究动物的,动物和人本身就不是同类。你可以想一想,如果你是一个具有完整人性和感情的人,让你变成一只动物,和它们生活在一起;比如蛆虫什么的,你会有什么感受。你可以再想一想,一个具有完整动物本性和感情的异样生命。为了爱一个男人,而变成女人,她又会忍受着什么样的感觉。所以,自古以来、只有动物成精了,会因为爱一个人,把自己变成人;去和她所爱的人、一起去过人类的生活,放弃自己天然的动物本性。可是你听说过一个人,为了爱上一个动物,而把自己变成动物的传说么?所以我才会说,人类的爱!太有限了”!

  山本未来听到这里也说道:“东方,你说的对,真的没有听说过一个人、为了爱一个动物,把自己变成动物的故事。你说呢?小青”?说着未来还向小青发问。

  小青摇头道:“没听说过,所以说人类都是自私的东西,根本就不值的妖精们去爱”。

  白素素拿起调好的酒,为所有人每人倒了一杯说:“这杯我请客,为了你们的这一番高论、干一杯”。说着也举起酒杯,端在红唇上,轻轻的喝了一口。

  白起和小丫头们拿起就喝了,况天佑和未来有些迟疑;素素说:“这杯酒,你们也可以喝的”。

  酒入腹中,况天佑就感觉自己又回到了60年前,和阿秀依紧紧的依偎在一起。但是阿秀的影子转淡,怀中变成了珍珍,自己正贪婪的亲吻着她的香唇;用自己的大手,抚莫着她柔软而细腻光滑的肌肤。自己正要跃跃欲试,跃马扬鞭时;马小铃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眼中含着泪水,满脸痛苦的表情,指嗔自己在日本,抢走了她的初吻;然后拔出伏魔棒,回手刺入她粉嫩的小腹。殷红的鲜血不停的滴在了地上。况天佑感到自己心中一疼,大叫一声‘不要啊小铃’!就醒了过来;头上满是冷汗流了下来,自己怎会梦到马小铃呢?况天佑的心中,满了疑惑。

  而未来喝了,则看到了自己小时候,正和妈妈在一起,妈妈抱着她,把她搂在怀里,用她温暖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脸上带着微笑,低低的道‘未来宝宝乖,妈妈抱着未来宝宝睡觉’口中哼着催眠曲,摇啊摇的,未来心里,满是妈妈那如樱花般清香的味道。

  况复生则看见、爸爸带着自己在山上打猎,而且家里两只小猫,大咪和小咪,卧在自己怀里,轻轻的打着呼噜。

  小丫头们又一次梦到,自己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布置圣诞树,树上点满了蜡烛,挂满了礼物,她们围着圣诞树、又蹦、又跳着闹成一团。

  况天佑猛然清醒,盯着白蛇问道:“你给我们喝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会有回到过去的感觉。你倒底是谁”?

  素素说:“这是很久以前,一个叫妙善的高人教给我的,这种酒叫做心酒,喝了以后,或许会想起某个人、或是某件事,我和你一样,根本就不是人”。

  况天佑看着复生和白起正中他们,都陷入沉睡,不禁有点担心。

  小青说:“他们没事的,我姐姐调的这杯酒,只对人有好处、没害处,只要他们睡一会,很快就没事了”。

  况天佑问:“你们到底是谁?有何目的”?

  素素说:“你看过白蛇传么?我就是里面的白蛇,她是我妹妹小青”?

  未来也醒了过来问道:“你们不是在八百年前就结束了么?怎会出现在这里”?

  素素脸上泛起微笑道:“这个八百年前的故事、还没有结束,现在你们看到的是结尾”。

  未来问:“什么结屋”?

  小青抢着说:“金正中就是许仙的转世,我姐姐整整等了他八百年,妙善说在香港能见到他,所以姐姐在这里开这间酒吧,等许仙出现,今天终于再一次见到他了”。

  况天佑说:“等了八百年才再次见到他,哪你又有什么打算,要再续前缘么”?

  素素脸上露出淡淡的悲哀,低沉的道:“我天运以尽,五衰之期就要到了;不管神、佛、还是妖,只要没修到大罗金仙的境界,都会有天人五衰。我大限已到,见他不是为了再续八百年前的情缘,只是为了再见他一次,再看他一眼”。

  未来说:八百年的等待,只为了见一面曾经负你的男人,看一眼他的转世,而且他还不知道你是谁,更不知道你一直爱着他、在等他,就为了看他一眼,值得么”?

  素素如玉般白晰的面容上,升起了坚定的神色道:“值得!只要能在我最后的日子里,能够见到他,我这八百年来就没有白等,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有时候,等待一个人,也是一种幸福,最起码有个人可以让你等待”。

  未来沉默了会道:“况天佑,没想到你也不是人”!

  况天佑说:“我同样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你也不是人类,只要你不伤害佳佳大厦的人,我不会问你是谁,是什么东西,你也同样不要问我的根底。也许,我们会成为朋友”。

  未来说:“我是不会伤害珍珍的,但是你也别想伤害她。但愿我们不是敌人。说着起身离去”。

  白起继续沉入大秦时期的梦中不愿醒来,阴阴约约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素素说:“我这儿的酒,很适合你们这种人喝,欢迎你们经常来”。

  正中醒了过来问:“乍回事?未来乍就走了”?

  天佑道:“她累了,想回去休息”。

  小青笑着问正中:“你刚才梦到了什么,或看到了什么”?

  正中醉熏熏的说:“记不清了,好象在什么地方,下着雨,打着一把伞,在一座小桥上,还有些什么?头疼,记不起来了”。

  白蛇含着眼泪看着正中,默默的盯着他。

  这时白起和小家伙们也都醒了过来,白起装做什么也不知道:“这家店不错吧,酒真的很特别,昨晚来过一次,觉得不错,所以才带你们来”。

  况天佑说:“是很不错,酒好,人也很好”……

  大伙扶着正中,离开WAIQINGBAR回家休息。

继续阅读:58妙善,你该叫我一声姐夫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