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这世上有公平的爱情么
白昊东2017-05-07 11:125,826

  金正中在楼顶上走来走去,一边喝着啤酒,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嘴里还喃喃自语着。

  马小铃看着正中不着调的表现,不觉把满腔的怒气,撒向正中。生气的道:“正中,你走来走去在做什么,手里拿的是什么书”?

  正中回过神来,跑到马小铃跟前说:“师傅,我闲着没事在看白蛇传”。

  马小铃生气的道:“闲着没事?我教你的哪些道法口决都背会了?法决都会使用了”?

  金正中的脸马上胯了下来:“师傅啊,哪些口决太拗口了,我老记不住;记了半天,转眼就忘了。有没有一种法术,把这些道法口决、直接使个道法,印在我脑子里呀师傅”。金正中的脸上,显露出期盼的表情,真希望师傅有办法不用背就能学会多好啊!

  马小铃又是生气、又是好笑的说:“你以为你是电脑呀,还直接印在脑子里,有时间看这没用处的白蛇传,就没时间背口决呀?都什么时代了,还看这么老的书”。

  正中一听,心里很是失望,看来还要慢慢背这些拗口的道术法决了。嘴里分辨道:“背了一天了,看下书换下脑子嘛。只是觉得白蛇传里头的白娘子,是多好的一个女人,哪么痴情;为了一个不值得她爱的许仙,被压在雷峰塔底;听到许仙认错就原凉他。如果我要是遇上这么一个、反复原凉一个没用男人的女人。我一定会不管她是不是一条蛇,就算是妖精都会喜欢上她的”。正中说着,平时略显猥琐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神光,好象是真的在象白蛇表白一样。

  马小铃看着他认真的面容,好笑的教训道:“臭小子,你也算是修道中人了,明知到人妖相恋是不安本分,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还说什么就算知道是妖精,还要和她在一起,想找死啊?没看看白蛇和许仙的结果么?整个一悲剧,明知道是错还要犯,真是犯傻呀?我怎就收了你这么个不着调的人做徒弟呢”?说着马小铃还做出扶额的样子。

  正中理直气壮的说:“师傅,哪是你没遇到这样一份真正的感情,如果你要是遇上这么一个对你情深意重的妖精,你就不会说这种话……你说是吧珍珍;你要是白蛇,你会后悔爱上许仙这个男人么?”。说着还问站在旁边的珍珍。

  珍珍想了一下说:“我也很喜欢白蛇的,如果我要是白蛇,真的遇上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肯定也会向白蛇一样,一直爱下去。不论结果是什么,我也不会后悔的”。王珍珍清纯的脸上,升起了淡淡的神彩,对自己的话坚信不移。

  旁边的小丫头和复生们,也是点头赞同。马小铃看着他们,不禁摇头道:“一群犯傻的呆子,懒得理你们,别忘了我是收妖的女天师,别说妖怪见我就躲着,害怕我,就是真的喜欢我,我也是见一个、收一个。慢慢做你们遇上喜欢的妖精梦吧,等着我到时候收你们”。说完娇笑着走了。

  金正中在后面怪笑着说:“没想到哇!我这么美丽漂亮的师傅,竟然是一个女法海”。说完大伙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况天佑则看到正中对白蛇入迷的模样,不禁心里暗笑:“这金正中不亏是许仙的转世,上辈子娶了白蛇当老婆,这辈子还是要爱上素素,两世都和白蛇有缘,真的是非常有蛇缘的人”。

  看着马小铃走了,正中就对天佑说:“我们一起去waitingbar吧”。

  天佑说:“要去你去吧,你去追女人,别拉上我,复生要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学”。说着象王珍珍身边走去。这些天他一直想接近珍珍,但是走到她的身边,却又感到无话可说。到是马小铃一直搓合他两,与马小铃在一块,好象有更多得话谈。但是王珍珍的温馨气质,还有哪惊人得美貌,总是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就算是站在她的身边不说话,闻着她身上的香气,都觉得非常得舒服,让他忘了自己是一个僵尸。所以他不想去酒吧,想和珍珍多在这呆一会。

  正中嘴里嘟囔着说:“切、你不去、我去找东方一起去。”说着下楼向白起的房间走去。

  来到白起家,白起刚安派好小丫头们睡下,正一个人在想马小铃。这个小魔女,明明况天佑是她喜欢的人,自个还不知道;想让况天佑和王珍珍谈恋爱,这样下去,她和况天佑到是最后走在一起了,可是把王珍珍害苦了。难道自己还要眼睁睁的看着,王珍珍这样纯真善良的女孩,再经历一次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而哪个明明是自己男朋友的人,却一直爱着自己最好的朋友、马小铃么?看来、得想个办法阻止这件事的发生。

  这时正中走了进来,对着白起说:“东方,咱们一起到waitingbar喝酒去吧”。白起说好吧,就和正中向waitingbar走去。

  二人边走边聊,白起说:“正中,这么想去waitingbar,是不是看上老板娘了”?

  正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不知到为什么,我一见到她,就喜欢上她了,就算去哪不做什么,就是坐着,喝杯酒,都感觉很是幸福,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看到正中谈起素素就一脸兴奋的表情,白起不觉摇头。‘上天真是残酷,白蛇等了八百年,刚见到正中、时间就不多了’。就对正中说:“有时候自己喜欢的人,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的人,适合自己的人,往往不是自己喜欢的人,你们两不一定合适;再说人家素素未必愿意接受你,早点放手、对你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偶尔去坐坐还好,别因为经常在哪喝酒很晚,影响你工作,小心被你师傅赶出师门”。

  正中道:“不会的东方,我哪敢呀!就我哪师傅,脾气大的要命;肯定嫁不出去。我要是敢出错,哪就惨了。唉!要是你把我师傅追到手就好了,说不定她恋爱了,就会改改性子。做徒弟,真难过啊”!

  “对了东方,你觉不觉得素素调的哪杯酒,真得很特别,喝了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喝了非常的舒服。素素能在小小一杯酒中,让人喝出哪种说不出的感觉,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金正中说着,又陷入对素素所调酒味道的回味中,素素的一切,都让正中着迷。

  白起一听,‘对呀,让马小铃这小魔女,喝上一杯素素的心酒;哪她就会知到,自己心里喜欢况天佑了,也免得她老是搓合天佑和珍珍’。想到这就对正中说:“你今晚在素素那里,给你师傅也拿一杯素素调的酒,说不定她喝了后,就会心情变好,不再老是教训你了”。

  正中一听,马上拍手说:“好主意,东方、真够哥们,哪我今晚就给师傅带一杯,让她也尝尝素素的手艺”。

  来到waitingbar,正中还是过去找素素说话,素素一脸淡然,只管招呼客人,不搭理正中。正中痴痴的目光,一直跟着素素移动,见她越走越远,只好跟过去无奈的道:“素素,给我两杯你调的酒,一杯我要带走”。素素看向白起,白起点点头,素素先调了两杯,一杯递给正中,一杯装进个小瓶中。

  正中接过小瓶,装进口袋里,然后接过自己的酒,却呆呆的看着素素。

  素素淡淡的道:“来我的酒吧不是来喝酒的,还是请回吧”。

  正中回过神来说:“怎么会呢,来当然是喝酒的,你说是吧东方”?说着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就带着一脸傻笑,坐在椅子上做梦去了。

  看到正中睡着,素素就坐在他的对面,面带温柔的看着正中的脸,眼中射出无限柔情。

  小青问:“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待他?他哪么喜欢你,这样对他对你都不公平”。

  素素抬起素手,把额前的发丝捋在了耳后,如玉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说:“你知道我的日子不多了,如果接受他,或是告诉他真相,哪样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不公平。这样挺好的,最起码我能看到他睡的香甜的样子”。说着伸出纤纤玉手,轻轻的抚摸着正中睡的安祥的脸。

  小青听了,心中很是替她难过,愤愤的道:“这老天太过分了,刚让你见到他,却就是永别,只让姐姐你一个人付出感情,承受痛苦,这太不公平了,应该告诉他,反正他前世欠你的,让他替你难过也是应该得”。

  看着小青愤愤不平的样子,素素面带着微笑道:“感情这样的事,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可言。我爱相公是因为我喜欢他,是我心甘情愿的,并没有想要相公、一定要和我爱他一样爱我,有要求的爱就不是真爱了,哪是交换。哪样的爱,总有一天会因为觉得自己所付出的得不到回报而变成仇恨。因为我对相公的爱是没有要求的,所以我才能用八百年的时间,无怨无悔的等待到今天。小青,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爱上一个人,哪你就会明白我所说的了”。

  小青说:“我才不会去爱上别人,看到你为这个负心人受了这么多苦,我还哪敢啊”!

  白起笑着说:“哪是你没有遇上你喜欢的人。如果你遇上你喜欢的人,到时候不是你敢不敢的问题,而是你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会在不知不觉中就以经爱上他了”。

  小青说:“东方,听你这样说,你不会是爱上一个人,或是爱过一个人吧”?

  白起说:“没有。过去是人类的时候也有过家庭,不过哪时整天忙着征战沙场,没能好好待自己的亲人,没有时间儿女情长。现在我有重要的事去做,也没有时间去爱一个人。不象你姐姐,能有八百年的时间,等着一个她爱的人”。

  哪你为什么懂得这么多感情的问题?小青问道。

  白起说看书上看的呗。坐了会就叫醒正中一起回家。

  第二天早上,正中起个大早,来到马小铃办公室,一边扫地,一边哼着歌,马小铃进来一看,都打扫的干干净净。就奇怪的对正中说:“日头从西边出来了,心情这么高兴”。

  正中笑着道:“我昨晚和东方去小青姐姐的酒吧喝酒了,她姐姐调的哪杯酒,真的很特别,喝了会让人做好梦,而且使人心情很愉快,一早起来,觉得浑身都很舒服。真的很神奇,天佑和东方他们也经常去喝”。

  小铃听了不相信的问:“真有哪么神奇”?

  正中说:“真的,不信我这正好还有一杯,不信你试试”。说着把衣袋里装的哪杯酒,放在了办公桌上。

  到了晚上,马小铃准备睡觉,突然看到正中放在桌子上的哪一小瓶酒,不禁有点好奇,这杯小小的酒,真有哪么神奇么?就打开喝进嘴里,觉得很淡,没什么味呀?她不禁的摇头,正中这臭小子,竟然拿一杯水开自己的玩笑,看明天收拾他。笑着就躺下睡了过去。

  当马小铃躺下,就感觉到自己在一个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的环境里,和况天佑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自己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感觉。突然,看到哪死人妖东方不败出现在两人身边,脸上流露出嫉妒的表情。拿出一把刀,突然向着自己*挥了一刀。然后脸上带着疯狂的神情,长发飘拂,发出女人一般的尖笑声。手里拿着一枚绣花针,直扎在况天佑的背心上。嘴里还恶狠狠的说:“马小铃,我得不到你,哪就杀死得到你爱的人,谁也别想得到你”。说着一跃飘向了远处;而他飘过的地方,还有鲜血不断的滴在地上,溅起朵朵血花。而自己却紧紧的抱住况天佑放声大哭。大喊着不要啊!

  马小铃猛然惊醒,吓的马上用手去摸眼睛。还好,没有真的流泪,只不过是做了个梦。醒了过来后,马小铃反复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况天佑的影子就出现在脑海里。想起他在日本用口含着水,喂到自己嘴里的情景。白起的影子淡去,而况天佑的影子,却在自己脑海里挥之不去。马小铃以为自己中了邪,着了人家的道。肯定是那杯酒搞的鬼。不禁心里冷笑,敢在自己面前搞鬼,找死。

  马小铃就带上伏魔棒,来到正中所说的waitingbar走了进去,里面一个客人都没有。小青和素素正在收拾东西,看到马小铃气鼓鼓的走了进来,小青就对她说:“马小姐,对不起,我们已经打烊了”。

  素素对小青说:“没关系,马小姐是吧?请坐”。看到马小铃坐下,素素问:“想喝点什么”?

  马小铃没好气的说:“还怎么敢喝啊”。

  “你喝过我的酒?”素素问道。小青恍然大悟的说:“你一定是喝了正中拿走的哪杯酒了”。

  马小铃阴沉的说:“你们到底给我朋友喝了些什么”?

  小青生气的说:“如果你客气点的话,看在你是客人的份上,告诉你也无所谓。可是你这种态度,你想怎样”?

  马小铃冷冷的道:“你们到底是什么妖怪”?

  白素素淡淡的一笑说:“马小姐,这世界上什么人都有,妖魔鬼怪更是数不胜数;你想收也收不完的。我们是什么,根本不重要;问题是我们到底做过些什么?对了,你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哪杯酒?哪我告诉你,我这种酒叫做心酒。是很久以前,一个叫妙善的人,教我做的”。说着,素素的脸上,露出感激而怀念的神色。然后接着说:“她教我调的这种酒,只会能人有好处,没有害处。每一个喝过这种酒的人,都会有勇气面对自己心里的问题”。

  马小铃听说是妙善教她做的,就脸色好转,对素素说:“你说你是在帮人,而不是在害人”?

  白素素淡淡的道:“每个人的缘份,是一早就被注定的,妙善教我做的酒,只是催使事情发生,是祸是福,哪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小青在旁边也插嘴说:“也就是说、有问题也不管酒的事,有问题的可能是你自己,你喝了哪杯酒,看到了些什么”?小青一边说着,一边还八婆得坐在马小铃身边,一边好奇的问,眼睛一直盯着马小铃看。

  马小铃有些恼羞的说:“没有,什么都没看见。”素素淡淡的笑了笑说:“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但是我告诉你,那杯酒是不会骗你的,你有没有骗自己,哪我就不知道了。如果你现在还想收我们的话,随便你”。

  小青对马小铃说:“我劝你呢,还是先解决自己的问题”。

  马小铃站起身来,故做强硬的说:“我没有什么问题要解决;我警告你们两个,离我的朋友远点,别再故弄玄虚,否则、我一定会来找你们两个的”。

  看着马小铃言不由衷的表情走出了酒吧,小青对素素说:“没想到、马小铃她这么凶,这么不讲理”。

  素素好笑的说:“她是故意凶给我们看的,她可能看到了自己不愿接受的事,无法相信而已”。

  小青好笑的对素素说:“姐姐,你刚才有没有看到马小铃的样子,脸上一会红,一会白的,太有意思了。你猜她梦见什么了”?

  素素笑着说道:“你还真是多事,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人总是要自己面对自己心里的问题。早点休息吧”。

  马小铃一边走,一边嘴里喃喃自语,不可能,根本不可能的,用这样的妖术,以为我会信?

  这时,况天佑因为办案直到深夜,现在才下班回家,正好路过这里。一看到马小铃就打招呼:“小铃,这么晚还没睡呀”?

  马小铃一看是况天佑,不由的火冒三丈,冲着况天佑就发脾气:“我睡没睡碍你这个臭警察什么事了,离我远点”。说完还恶狠狠的瞪了况天佑一眼,转身就走了。

  况天佑目瞪口呆,这什么人哪?见面就发火,谁招你了,还是惹你了,真是莫名其妙。摇了摇头就回家去了。

  马小铃一边走,一边还在心里窝火。刚在酒吧没落到好,刚出来就碰上这个臭警察,真是晦气。在她的心里,自己不可能喜欢一个男人,更不会喜欢上况天佑这种优柔寡断的男人。她更无法接受自己会为了这个男人,在梦中流泪、嚎啕大哭。只是这酒是妙善教的,应该不会有问题。马小铃心中的火气无处喷发,刚好遇上况天佑,不觉得发泄了一通,觉得心里好受多了。这才向家里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