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命中注定 是缘 是孽
白昊东2017-05-07 11:124,437

  第二天一大早,况天佑就被追来找他的苍野南子,吓的跑到了白起的房间里。看着脸色发白的天佑,白起大笑道:“天佑啊,某家真是佩服你,到哪都是这么有吸引力。和你在一起,连想睡个懒觉,都睡不成了”。

  况天佑打个冷颤道:“汗,东方,这样的美事,我让给你吧,说不定她看到你了,会更喜欢你呢”?

  白起摇头道:“唉!没办法,谁让咱没有魅力吸引女人来追呢?老天注定我是没有女人缘的了”。

  雅诗兰黛也笑嘻嘻的从里间出来,冲着况天佑挑起大姆指道:“况大哥,你的魅力,真是无人可敌啊!刚到日本,就被女人追的没地方躲了。要是在日本呆上个三五年,还不搞的日本发生女人战争啊”!

  况天佑苦笑着道:“小丫头们,你们就别取笑况大哥了,让大哥稍微在这躲躲,马上就走”。

  白起问道:“天佑,你要去哪里”。

  况天佑道:“我想看能不能找到,杀死初春的山本一夫”。

  雅诗兰黛问:“况大哥是准备杀了他,为初春报仇么”?

  况天佑道:“我只是看能不能找到他的踪迹。我一个小警察,也不一定能打的过他”。

  这时,马小铃领着王珍珍,也来到了白起的房间,看到况天佑也在这,笑着道:“太好了、香港警察,我刚去找你,你不在房里”。

  况天佑问:“找我有事么”?

  马小铃道:“我生意做完了,要去收账,珍珍没有人陪,想让你陪陪她”。

  况天佑为难得道:“我也有事要出去,真不好意思,二位小姐”。

  雅诗兰黛道:“小铃姐姐,我们没事,就让珍珍姐姐同我们一块出去玩吧”。

  马小铃无奈的道:“好吧,我很快就完事,中午在滑雪场见,我们去滑雪”。众人点头答应,就一同出了酒店各奔前程。

  马小铃再次打车,来到山本的庄园,进到里面。只见山本,还是老态龙钟的坐在哪里。见到马小铃就问:“马小姐,事情办好了么”?

  马小铃回答道:“事情办完了,初春不会再出现了”。

  山本道:“真是麻烦马小姐了”。说着对旁边的女孩道:“碧加,去给马小姐账号上打钱”。

  马小铃办妥了以后,就告辞了山本,向滑雪场走去。

  山本看着桌子上初春的照片,冷冷的一笑道:“你这个臭女人,不是阴魂不散么?我照样能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奈我何”。说着的挥手,相片化成了灰烬,冷冷的吹了一口气,消散在房间里。

  阿ken走了进来,鞠了个躬道:“boos,你找我”?

  “有未来的消息么没有”?山本一夫问道。

  阿KEN低头回答道:“在海关找到未来出境的记录,坐飞机去香港了”。

  山本一夫大声道:“哪你马上跟去,晚几天,我也会去香港得。要保护好未来;如果出了意外,你该知道怎么做么”?

  阿KEN点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我这就去香港”。

  况天佑到处打听着山本一夫的消息,却毫无头绪,眼看天色近午,就象约好的滑雪场而去。他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想同马小铃和王珍珍交往。只是潜意识的想和她们在一起。

  白起陪着王珍珍,在日本的风景区游玩着,王珍珍玩得很是开心,不停的和雅诗兰黛,一起让白起拍照。同时不住的拍着周围的风景,嘴里惊叹着,这里景色好美啊!

  雅诗兰黛也点头道:“这里真的好美,与西方的建筑完全不同,和谐的与自然容在一起。并不象西方建筑,讲究华丽和个性。东方的这种风格,更能突出自然的美,与天地容为一体。我们也喜欢”。

  白起淡淡的笑道:“这么个小地方,有什么稀罕的景色,比起中国差远了”。

  雅诗兰黛向往的问道:“是真的么?中国真的比这里更美么”?

  白起傲然的道:“当然了,中国比日本大多了,而且古代建筑群更讲究天人合一的布局,比这里美多了。不过日本人对这些古建筑,保护的还不错,这一点值得我们学习”。

  王珍珍笑着道:“虽然日本的建筑风格,是同中国学来的,但是在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韵味,还是值得一看的”。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众人就向约好的滑雪场而去。

  到了滑雪场,相聚在一块,大伙准备滑雪;王珍珍说她不会滑。白起也从来没有滑过雪。

  雅诗兰黛高兴的叫了起来道:“总算有哥哥你不会的事了,我们会滑,我们来教你们吧”。

  马小铃提议,让况天佑教珍珍。

  王珍珍就说:“小铃,哪你来教东方吧”?

  马小铃反着白眼道:“他有四个小教练,还用得着我教么”?说完自个就向山下滑去。

  王珍珍看着白起道:“还不快追”?

  白起笑着摇头,听小丫头们给自己讲解了下滑雪的要领,就绑上滑雪板,自己在雪场上滑了起来,没多久,就如同玩了一辈子的高手一般,任意的在雪场上驰骋。

  马小铃一路冲下,心里玩得高兴,没注意一头撞在了一棵大树上,就地晕了过去。她突然看到自己的姑婆、马丹娜的魂魄出现在面前,不高兴得道:“姑婆,你怎么连招呼都不打,就跑到人家梦里来了,你侵犯人家隐私”。

  马丹娜疼爱的笑着道:“傻丫头,姑婆哪敢呢?这不是看你晕过去了,才来看看你么”?

  马丹娜又问她:“小铃,这几年有白起和将臣的消息没”?

  马小铃闷闷不乐的道:“没有,我连个粽子都没遇上过,更别说将臣了”。

  马丹娜说:“没遇上他也好,你现在还打不过他,如果遇上了,打不过就赶紧走,知道么”?

  马小铃答道:“知道了,姑婆,你说了无数次了”。

  马丹娜用宠溺的眼神,看着马小铃道:“要是遇上白起,一定要全力出手,不能让他再跑了。这家伙,非常得狡猾,远远得看到我就跑。对付他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千万要小心他的尸毒”。

  马丹娜不耐烦得道:“知道了姑婆”。

  马丹娜看她不高兴,就对她道:“小铃,是不是有心事”?

  马小铃道:“没有啊”。

  马丹娜担心得道:“小铃哪,千万不能为男人流眼泪啊!最好离男人远点,记住了”?

  马小铃嘴里喊道:“知道了姑婆,再见了”。说着就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躺在滑道边的大树下,头上起了个包。她站了起来,觉得还有点头晕,就解下滑板,向珍珍坐的亭子走去。

  王珍珍学了半天,还是不行,就让况天佑自己滑去了。她坐在亭子里,看着众人滑雪玩。她看到马小铃头上顶个包走来,急忙问道:“要不要紧,小铃”。

  马小铃回答道:“没事,碰了一下,擦点油就好”。看着在场上滑的飞快的白起和小丫头们,玩的正在兴头上。白起的满头黑发,在雪地里上迎着风不断在飘舞,一身黑色的风衣,在滑雪场上更显得于众不同,不由得看的有点发呆。

  王珍珍顺着她的眼光,看到了白起跨雪迎风的风姿,也不由看的出神。好久才道:“小铃,动心了吧?东方对你可是念念不忘啊”。

  马小铃脸色羞红的啐道:“胡说什么啊,你才动心了呢”。

  王珍珍笑着说:“刚才是谁在看着人家发呆,眼都不眨一下”

  马小铃拿出一副塔罗牌,岔开话题道:“闲着没事,帮你算下将来的男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用这个算,很准的”。说着洗了下牌,递给王珍珍,让她切牌,随意抽三张出来。

  王珍珍抽了三张,在桌子上。马小铃翻起第一张说道:“这张是忍者,代表你一直以来,很失落;当然了,你一直没有恋爱,不失落才怪呢”。

  王珍珍听了,觉得很有意思,就让她看第二张是什么。

  翻开第二张马小铃解释道:“这张是战车,代表他是个战士,很有责任感,会全心全意的保护你,永远都想向命运挑战,不会屈服”。看来就是这个香港警察了。

  王珍珍红着脸道:“哪也不一定吧?警察算是战士么”?

  马小铃道:“警察整天拿着枪,冲在保护市民的安全的第一线,当然是战士了。现在中国又没有战争,平时只有警察们冒着生命危险,不是战士是什么”?

  王珍珍红着脸道:“算你说的有点道理,第三张呢”?

  马小铃翻开了第三第,只见上面是一个骷髅头,马小铃脸色一变,急忙收起了牌。

  王珍珍一见,惊讶的问:“小铃,怎么不解释了,这个骷髅是什么意思”。

  马小铃淡淡得道:“没什么意思,算完了”。

  王珍珍奇怪得道:“明明第三张你没有解释吗”!

  马小铃强笑道:“傻丫头,完了就是完了,算着玩还没完没了啦”。

  王珍珍拿过牌来,切了几下递给马小铃道:“小铃,给你也算算吧,看看你将来的男朋友,是做什么的”。

  马小铃笑着道:“我又不打算恋爱结婚,算他做什么”?

  王珍珍笑着道:“闲着没事,算着玩呗,快点抽牌”。

  马小铃笑着随意抽了三张牌放在桌子上。王珍珍一把抓在手中,不由得怔住了。

  马小铃奇怪得问:“你看着发什么呆,你又不懂”。

  王珍珍听了,定定的看着她道:“谁说我不懂了,你抽的三张牌,竟然和我抽的一模一样”。说着,王珍珍把三张牌摊在桌子上。

  马小铃盯着桌子上的牌,心里感到奇怪;刚才明明分开抽得,没可能把珍珍收的三张牌一起抽到吧?

  王珍珍笑着说:“你抽的和我一模一样,这就是说、咱们两会爱上同一个男人。你会和我抢男朋友,是不是这样解释”?说到这里,不由得笑弯了腰。

  马小铃笑着道:“怎么可能,本姑娘不会爱上任何男人,世界上也不止一个警察;就算是咱俩喜欢上同一个男人,哪我也让给你。让你替我好好爱他吧,你要用双倍的爱来对他哟,哪可是有我的哪一份在内呢”。说着也笑得弯下了腰。

  接下来几天,大伙结伴在日本游玩。马小铃有意撮合况天佑同王珍珍,只要有什么事,总是让况天佑帮忙。

  珍珍则有意为白起和小铃,制造相处的机会。可惜马小铃不领情,总是离白起远远的。她潜意识中感到、离这个人还是远一点比较好。

  白起默默的看着雅诗兰黛,看到她们玩的很开心,一个个脸上,露出兴奋的红晕;他感到很难受。可怜的丫头们,随自己呆在旷野中,实在是太寂寞了,自己是不是该带她们,生活在人群中呢?我们能溶入这个人类的世界么?

  王珍珍看到白起的眼中,突然流露出落寞的眼神,以为马小铃不理他,才感到失落。她走到白起身边,轻轻的道:“东方,怎么了”?

  白起收回心思说:“没什么,从来没有见到她们玩得这么开心,所以觉得对不起她们,我是不是该让她们去学校读书呢”?

  王珍珍听了,点头道:“是啊,她们正是该上学的年龄,该和同龄人在校园里一块玩,多交些朋友。哪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白起道:“再带她们在日本玩几天,问问她们的意见,如果她们喜欢,就去香港”

  王珍珍听了很高兴。就对白起道:“这样太好了,不仅我能再见到雅诗兰黛,也方便你追小铃”。

  白起对王珍珍道:“你误会了,马小铃这么优秀,我可配不上她,也许况天佑更合她的心意吧”?

  王珍珍安慰他道:“小铃这个人,面冷心热,越是关心一个人,越是表现得冷淡,这说明她心里真的在意你,你已经闯进她的芳心了”。

  白起听了是哭笑不得。我是来追女孩子的么?就算是、也不能追马小铃吧?她和况天佑,哪可是同生共死的同命鸳鸯。我要是追她,不被她收了才怪。又不能对她说;自己遇见马小铃一直跟到现在;是为了想知道将要发生的事,与自己所知是否相同。白起只好随她乱想,反正被误会也没什么;反到可以借此接近她们,更好的了解将来的情况。 次日,众人告别,马小铃她们一起回香港了,只留下依依不舍得小丫头们,继续同白起滞留在日本

继续阅读:41要做新时代的三有僵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