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女孩心思 懵懂难懂
白昊东2017-05-07 11:123,258

  来到况天佑的房间,王珍珍还在床上睡得正香。雅诗兰黛四个小丫头,都静静的坐在床边,双手托着下巴,呆呆得看着如同睡美人似的王珍珍。

  白起正憋着一脸坏笑,看着满脸秽气的况天佑。况天佑则正胀红着脸,怒目而视得盯着白起,想要找他算账。看到马小铃进来,况天佑马上就蔫了。

  马小铃看见,忍着好笑,走到白起身边,在他腿上踢了一脚嗔道:“死人妖,一会再找你算账”。说完就向床边走去。

  当她看到,四个小丫头,如花痴般的盯着珍珍看,不由感到好笑的问道:“你们这几个小丫头,怎么这般模样看着珍珍,真够奇怪的”。

  雅诗兰黛站了起来,眼睛还在盯着王珍珍的脸道:“珍珍姐姐睡着的样子,好象童话中睡着的公主,好美哦”。

  众人听了小丫头的话,不由得看向王珍珍安详的脸。只见她面色平静,脸上带着粉红色的红晕,睡的正香甜。长长的眼睫毛,轻轻的合在一起。乌云般的青丝,搭在枕头上,显的肌肤更加白里透红;随着平静的呼吸,吐气如兰;真的好象睡着的仙女一般;身上散发出一种安静详和的气氛。

  众人也不由得看呆了。白起深深的吸了口气,收回被吸引的眼神,心里感到奇怪;这个王珍珍真够美的,就连睡着,都这么美丽动人。

  况天佑看到王珍珍美丽的睡姿,感到自己数十年来的痛苦,不由得全忘了。他在这种安详的气氛中,感到心中前所未有的平静。似乎这个正在沉睡的女孩,有着神奇的魔力;看着她,就能让人忘掉一切的烦恼,好象世界上,只要有她的存在;就显得哪么安静、祥和。

  马小铃也看的有些发呆。平时怎就没发现,珍珍这死丫头,竟然这么美;睡着了,还这么吸引人。她回头看向旁边;只见白起仰起头来,正在想着什么,眼中露出深邃的目光。而况天佑则看的如痴如醉,眼中流露出痴迷的眼神。

  马小铃不由得心里泛起一股酸意。轻咳了一声道:“看什么看?有象你这样,两眼放光的盯着女孩,看人家睡觉么”?说着,在况天佑的小腿上,狠狠的踢了一脚。

  况天佑正在看的入迷,没想到小腿上传来刺疼,惊醒了过来。看到马小铃满眼娇嗔得瞪着自己,正准备伸出她的纤纤玉指,要来掐自己腰间的软肉,吓的连忙躲开。

  马小铃狠狠得剜了他一眼,走到床边,拍着王珍珍的手道:“死丫头,还在睡,春光都外露了,被色狼盯上了,还不快点醒来”。

  王珍珍从沉睡中醒来,只觉得全身疲惫不堪。听到马小铃的话,不由得拉起盖在身上的床单,往上扯。看到白起和况天佑两个男人,也站在跟前;而况天佑则正满脸通红,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王珍珍不由得感到害羞,把单子直接拉在了头上,盖住了脸。

  马小铃一把扯下了床单,笑着道:“死丫头,现在才知道害羞;晚了,早被人家看了个够”。

  王珍珍坐了起来,一边同她抢单子,一边和马小铃闹着。羞涩的道:“不好意思,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占了你的床,辛苦你了、况先生”。

  况天佑不好意思得道:“是我不好意思才对,本来答应陪着你,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

  王珍珍奇怪的问:“出什么事了”?

  马小铃在况天佑腰上拧了一下,止住了他的话道:“没什么,就是刚才哪些日本和尚捉初春的事”。

  王珍珍一听,赶紧问道:“现在初春怎样了?有没有被捉住”?

  马小铃道:“没有,初春自己想通了,自个到地府投胎去了”。

  王珍珍松了口气道:“哪就好,只要她不再杀人,去投胎重新做人,也是件好事”。

  王珍珍和大伙告别,回自己房间去睡觉。白起也带着雅诗兰黛回去休息。

  马小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不停的想着今晚发生的事情。对今天遇到的这两个男人,都让她感到团惑。白起的神秘、阴郁的眼神;但是笑起来时,又显的是哪么的阳光。只是这个人,总让她感到不踏实;尤其是他的嘴,实在太能扯了;竟然能把初春这么凶悍的怨灵,说的下地狱去受苦也愿意。她们马家数千年的传承,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

  至于况天佑这个臭警察,竟然就这样夺走了自己的初吻。虽然他不是有意这样做,但是事情却发生了。马小铃回想起当时被他亲吻的感觉,不由得感到脸红心跳,翻了个身。

  与她同床的王珍珍,被她翻来覆去折腾的也没有了睡意,王珍珍就爬起来问她:“小铃,怎么了?有心事”?

  马小铃下意识的问她:“珍珍,你觉得况天佑这人怎么样”?

  王珍珍听了,呵着她的痒道:“好啊!马小铃,半夜三更睡不着,原来是在想男人。老实说、是不是看上况警官了”。

  马小铃听了,脸色通红的说:“你才发骚呢,一个女孩子,竟然睡在人家床上;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王珍珍听了道:“你胡说什么呀,我也不知怎么会事就睡着了。我看你才是喜欢上他了”。

  马小铃沉思了片刻问道:“珍珍,你说东方不败和况天佑,这两个人那个更好一些”。

  王珍珍想了想道:“怎说呢,反正同他们刚认识,并不熟悉。不过况先生是个警察,能给人安全感。东方先生么”?王珍珍说到这里,沉吟了起来。

  马小铃急声问道:“他这人怎么样”?

  王珍珍仔细斟酌了半天才道:“虽然他的名字很好笑,但是人看起来不错;很有型;感觉很有气质。就是好象话不太多,总显的心事重重的。不过他好象很喜欢你,老是想和你打讪”。

  马小铃听了,觉得同自己想得差不多。想到自己无法恋爱,就算是遇上好男人,也只能看着同别的女人结婚。“唉!什么时候,才能捉完那些该死的僵尸,哪么自己也可以找个喜欢的男人,痛痛快快的恋爱一回呢”?

  王珍珍看到马小铃在发呆,就好奇心发做,八卦的问道:“小铃,你到底喜欢上那个了”?

  马小铃没好气的回答道:“睡觉吧,花痴女,两个我都不喜欢;你要是喜欢,都让给你好了”。

  王珍珍听了,一把扯开马小铃身上的单子,在她温香滑腻的身上抚摸着道:“没想到我们的小铃,竟然这么有野心;要么就不谈恋爱,一次就会喜欢上两个男人,真是历害”!

  马小铃被她摸得心里发热,反身把王珍珍掀翻在床上,伸出玉手,不停的在她身上卡油,一边嘴里道:“死丫头,你才色呢,你才一次喜欢上两个男人了”。

  王珍珍被马小铃欺负的全身泛起了桃红,身上散出诱人的香味。马小铃两眼放光的看着她,有点嫉妒的道:“你这死丫头,这么美!我真不想把你让给那些臭男人”。

  王珍珍看着马小铃修长的玉腿道:“小铃,我才不想把你这双美腿,让给东方不败和况天佑他们呢”。

  马小铃在她身上拧了一下道:“死丫头,你还在胡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王珍珍笑着道:“是你自己说,要把两个男人都让给我,要不是你把他们两个,都当成了你的人,会这样说么?死色女,明明心里是这样想得,还死撑着嘴硬”。

  两人在床上闹了半天,马小铃才惆怅得道:“没可能的,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嫁给男人的,死丫头,还是便宜你了吧,说、喜欢哪一个”。

  王珍珍笑着道“小铃,你不会是喜欢女人吧?这下我可麻烦了”!

  马小铃笑道:“死丫头,我就是喜欢你这个女人又怎样,说着又去摸她娇嫩的身子”。

  王珍珍笑成一团,缩在马小铃的怀中说:“哪我就一辈子陪着你好了”。

  马小铃落寞得道:“我才不想陪着你这死丫头,过一辈子呢”!

  王珍珍正色道:“小铃,说真的,你喜欢他们哪一个”?

  马小铃收拾起心情说:“两个都不喜欢,我是在为你考虑,你也不小了,一直没有谈过恋爱。况天佑是个警察,又是香港人。如果你同她好了,也方便就近照顾”。马小铃的心里,下意识的认为,还是况天佑这个人可靠,比较适合珍珍。而东方不败么?这个死人妖,还是不能让人放心,还是选况天佑好了。

  王珍珍以为,马小铃对东方不败有好感,所以才把况天右推给自己。心里很为白起感到高兴。“看来东方先生的一番苦心,没有白费,总算是打动马小铃的芳心了”。就对马小铃道:“死丫头,不要把你挑剩下的推给我。我自己会找到喜欢得人的”。

  马小铃心里羞急的道:“你才会喜欢那死人妖呢,一个大男人,留一头长发,不男不女的。说真的珍珍,我觉得况天佑,真的挺适合你的,你好好考虑一下”。

  王珍珍打了个哈欠道:“不早了小铃,睡吧,这事以后再说”。说完,王珍珍疲倦的闭上了双眼,沉沉得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