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儿时的记忆 母亲的呼唤
白昊东2017-05-07 11:123,130

  金正中第一个来到楼下,耳中传来11声钟响,大楼内的灯光,突然闪了几下熄灭了。整栋大楼陷入黑暗之中,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再也没有其它声音,周围一片死寂。

  金正中静下心来,用心灵点燃了蜡烛,硬着头皮四处查找阿平。只见大厦里黑糊糊的,一无所见。突然一阵阴风过来,吹的正中衣袂飞扬。他急忙查看,什么也没看见。刚回头走了两步,一个垃圾桶猛的倒在地上,吓了他一跳;仔细一看,还是什么都没有。正中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心里不停的嘀咕:“平哥,别吓我,快点出来吧”。

  黑暗之中的空气,忽然变的阴冷,燃烧着的心灵蜡烛,无风之中明灭不定的跳跃了起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金正中,你在做什么,是在找我么”?

  正中猛然回头,看到阿平正站在自己的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正中吓了一跳,回手把心灵蜡烛对着平哥。心灵蜡烛火苗暴长,放射出梦幻般的七彩光晕,罩在阿平的身上。

  阿平觉得烛光中,散发出阵阵温暖的光晕,自己竟然不能动了。就好象回到母腹中的胎儿,有种亲切温心的感觉。他的心里不由大惊,就对正中道:“金正中,你在搞什么鬼,还不吹灭蜡烛放开我,不然我就掐死你”。说着阿平开始变幻出恐怖的形象,吓唬着金正中。

  正中见了,赶紧闭上眼,忍住心里的害怕,哆哆嗦嗦的向楼上走去。

  阿平跟着烛光,随着正中上楼,嘴里不停的恐吓着正中。看到恐吓不起作用,他眼珠一转,身影一阵翻腾,变换了形象不再出声。

  正中前面走着,突然觉得安静了下来,心里奇怪乍没声音了?就回过头来查看,却没看到阿平。只见在摇曳的烛光下,一个熟悉的影子蹲在楼道里,背向着他。正中就着烛光看去,只见她猛然回头,口里还骂着:“金正中,你这短命的小子,害死了我家阿平,看我今天不掐死你”。说着伸出双手向他的脖子掐来。”

  金正中大惊失色,原来这老太太竟然平妈。平妈一直很历害,正中小时候调皮,被平妈没少收拾。看到平妈恶狠狠的样,脸上的肌肤突然化成了腐肉,眼皮在烛光中消失,只剩下两颗乌黑的眼珠,在黑洞般的眼孔中,放射出凶狠的幽光。正中下意失的开口喊道:“不要啊,平妈,平哥的死不管我的事”。

  一开口后,心灵蜡烛就灭了,周围再次回到了黑暗之中。只见平妈变成了平哥,对着正中冷笑着道:“臭小子,敢和我做对”。正中惊呼一声道:“不要啊,平哥,我们没有恶意”。魂魄就被阿平吸进了嘴里。

  楼上众人紧长的盯着正中的本命灯看着,看到向上走了几层不动了,心中不由感到焦急。忽然,指示灯一阵闪烁,暗了下来,没有了反应。马小铃翻开命运牌,嘴里说道:“正中以被阿平抓了”。

  金姐心中大急,为了儿子,连鬼都不怕了。拿起心灵蜡烛的灯笼道:“我去引他上来”。

  金姐来到楼下,只见正中昏倒在楼梯上,她拍了拍儿子的脸;正中毫无反应。金姐强忍着担心,一路向下找去。

  阿平在各家房中查找,过去的邻居们一个都不见了,心里非常的愤怒。“哼、你们以为搬走了,我就找不到你们了么?你们以为我还是以前的阿平,哪么老实,任人欺骗”?他狠狠得想着,先收拾了还在的人再找他们算账。阿平看到金姐从楼上下来,就想过去捉她。

  金姐在黑暗中,忽然感到头皮发紧,身上汗毛无故竖起;金姐头也不回,旋手把灯笼举起照向身后。

  阿平被烛光罩住,再次被灯光牵着,跟着金姐往楼上走。阿平恐吓金姐道:“金姐,我的好邻居,你儿子就在我肚子里,再不灭了蜡烛,我就杀了你儿子”。说着变换出可怕的样子,肚子里发出正中的声音:“妈、我好难受啊”。

  金姐牢记着马小铃的话,心中暗想,少给我来这一套。不吭声的带着他向上走;这时,正中的父亲金守正回来了,一看楼里黑灯瞎火的,金姐拿着个灯笼,鬼鬼祟祟的不知在搞什么,就以为金姐又在装神弄鬼,心里非常生气。就因为金姐装神弄鬼,金守正才经常不回家,觉得她这样做非常丢面子。

  他生气的走到跟前,拍了金姐一巴掌说:“老婆,又在搞什么鬼,大晚上的不睡觉”。

  金姐被吓了一跳,见是老公这才放下心来,用手拍着丰满的胸脯,喘了口气。心里说道:“这死老头,半夜三更的吓死老娘了”。急忙冲老公摇头,示意自己不能开口说话。

  金守正看着金姐,又是摆手,又是挤眉弄眼的,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嘴里怒道:“为什么不说话”?

  金姐不停的摆手,指着自己的嘴。金守正没好气的说:“你别告诉我,我当年娶了个哑吧老婆,还是我认错人了,把别的女人当成自己老婆了。装成哑吧就以为我不认识你了”?金守正一边吼着,一边转过脸去,不再看金姐的脸,嘴里嘀咕着:“就你这走形的身材,我还会认错”?他忽然看到被烛光罩着的阿平,伸手在他肩上拍了下道:“阿平哪,是你呀,这么晚了还没休息,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

  金姐见了,吓的疯狂得摇头示意,让他离阿平远点。

  金守正笑着对阿平说:“前些天听说这大厦有人跳楼,是谁这么想不开”。

  阿平冷冷的说:“是我”。

  金守正大吃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阿平吸去了魂魄,倒在地上。

  金姐一见,不禁失声尖叫:“老公”。

  阿平冷冷的说:“该轮到你了”。

  金姐难过的说:“我知道”。就被阿平吸走了魂魄。

  马小铃看到金姐的本命灯也灭了,就翻开本命牌。只见上面显示,金氏一家命悬一线。

  珍珍见了说道:“可能是守正叔也回来了,还是我下去吧,平哥和我熟,我劝他放了正中他们”。说着就要下去。

  况天佑拦住她道:“阿平最恨的是我,还是我下去引他上来”。说着准备下楼。

  马小铃让他带上蜡烛,况天佑说不用。问还有没有快点的办法,把阿平带上来。马小铃拿出一支唇膏说道:“这是一支朱砂做的唇膏,只要捉住他、把这道符放进他口中,用唇膏涂在他的嘴唇上,可以封住他五分种”。说着递给了况天佑。

  白起看到这里,想起法国用萧声引小丫头父母回魂的往事,就拿出玉萧,在唇前吹了起来。

  一阵低沉的萧声袅袅升起,在黑夜中如泣如诉,好象对着夜幕轻轻的倾诉着心事,抚慰着黑暗中无法安息的亡魂。

  缕缕音波从大楼由内到外散播开来,直透心魄。正在楼内到处找人的阿平,突然停了下来。

  阿平听到一缕声音传来,好象是妈妈哭泣的呼唤,在叫他回家。他下意识的顺着萧声向楼顶走来,一边走着,一边还流着眼泪。嘴里喃喃自语着道:“妈,别伤心,不要再哭了,别着急,阿平这就回来了”。

  马小铃听到萧声,心里很生气;觉得这个死人妖就是爱乱来,不看是什么时候,竟然吹起萧来了。现在是你耍帅的时间么?胡乱打岔。刚想骂白起添乱,就感到这萧声不一般;只觉得方圆十里之内,所有的虫蚁声都消失了;万籁具寂。周围的孤魂野鬼,都顺着扩散到远处的萧声,慢慢得飘了过来。

  放圆十里之内的人,忽然听到一缕低不可闻;却有非常清楚的声音直入了内心深处。人们不由得停下了手中的活计,静静的听着。隐隐约约听到儿时母亲的呼唤。就连十里内公路上的汽车,都停下来熄了火;默默的听着哪如泣如诉的声音,眼中流下了泪水,嘴里喃喃的轻呼着:“妈妈,不要哭,我这就回家”。

  阿平来到了楼上,马小铃清醒了过来,抓起准备好的床单,罩住了阿平。

  萧声悠然婉转,嘎然而止。众人这才清醒了过来,脸上淌满了泪水。就连况天佑都流下了60年来的第一滴眼泪。只有马小铃一个,还是杏眼圆睁;一双明眸中升起淡淡的雾汽,眼中秋波欲滴,闪着动的人神彩。

  路上停车倾听的人们,也慢慢回过神来,擦干眼泪继续上路;脑海中还回荡着妈妈呼唤的声音;不觉得都起了想家的念头,心里觉得:“是该回去看看爸爸妈妈了,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

  马小铃定下心神,看到佳佳大厦的楼顶,到处是飘来的鬼魂;就连求叔的儿子小波,都被萧声引了过来。平时躲在求叔游戏厅中,不愿去轮回的孤魂野鬼们,一个不剩的飘到了这里。

继续阅读:52忘记仇恨 同时释放自己的灵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和僵尸约会之战神白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