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走廊暗涌》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240

  星海走廊

  “月神大人,真是好久不见了。”星魂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倚晚挑眉,这个小鬼,怕是来者不善!

  “星魂大人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这么客套了?”月神岂会看不出星魂安的是什么心。

  “自从东皇阁下安排大人去墨家之后,忽然之间,咸阳就变得寂寞了许多……咦,夜司命也回来了?”这女人居然没死?说不出是喜是忧啊!或许,他的内心深处是不愿她死的。

  “星魂大人不是喜欢安静吗?”不然会喜欢玩木偶和傀儡?

  “哟~我还以为小鬼你打算继续无视我呢!”倚晚跟星魂绝对是犯冲,不见面还好,一见面就得互相损两句。

  星魂不理倚晚也不理月神,直接将话题引向他本次的目标。“这……就是那个女孩?”那把钥匙,那个最有可能将阴阳家带到全盛时期的钥匙……那么,老女人跟她会不会也是宿敌呢?不管别人想什么,他就是讨厌这个女孩。

  “不错。”月神淡淡道。

  “不愧是月神大人选中的人,果然根骨清秀,不同凡俗。”就像不知人间疾苦的宠儿,却让他只想毁掉。

  月儿听到好像有人在议论自己,茫然地向声源处看去,却见星魂正冷冷地凝视着她。“啊……”好可怕的眼神。月儿被吓到了,本能地向一直牵着自己的月神身后躲去。不知为何,月儿就是本能地知道不能碰倚晚,不然她会更乐意向感觉上比较熟悉的倚晚靠去。

  月神挥袖护住月儿:“她是东皇阁下要的人,星魂大人你做什么?”星魂是因为那件事在迁怒月儿吗?

  “正因为如此,我才对她更有兴趣啊。”星魂邪笑道,与其在东皇调教下成为阴阳家的傀儡,不如成为他手中的木偶……

  倚晚挡在月儿身前:“我说小鬼啊,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这可不行哦,你家幻皇可是会生气的!”倚晚摇摇食指警告到,星魂这个小鬼在看向月儿的那一刹那,分明是想杀了月儿。这怎么可以?在墨家就这个月儿对她最好,她要报恩的!

  星魂淡淡看了倚晚一眼,“你是要护着她喽?”

  “你说呢?”倚晚挑眉,不屑而高傲,让人想扁她的冲动不减反增。

  月神可不管两个孩子在闹什么,她只要保护好月儿便可:“给你一个忠告,星魂大人。”

  “哦~洗耳恭听。”他跟这个老女人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能让东皇阁下关注的人,星魂大人最好不要太感兴趣。”

  “好像很有道理哦~”星魂再次看向倚晚背后的月儿。“如此眼神充满了迷茫和无邪,能否通过漆黑的

  长路漫漫,你不怕她会迷路吗?”

  “迷茫是因为她还没有得到她的名字。”月神依旧淡然。

  “是吗?据我所知,这个女孩名字里也有个‘月’字,就像月神大人一样。”

  “星魂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是她的封号,并非本名。”月神道,如果不是有外人(倚晚)在,她一定会好好教训教训星魂。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

  “封号?高月公主?这个封号起得可真是很巧啊。”不就是月神以前的名字嘛。

  “巧又如何?碍着你了?”不明白状况但又看出不对劲的倚晚不屑道。

  月神带着月儿向大殿走去,反正倚晚是逃不出阴阳家的。“走吧,我们进去。星魂大人,夜司命就交给你了。”

  星魂摆了一下手,示意“请”。倚晚看着他偏过头来那杀气凛凛的眼神,也没多大反应。就算这眼神是针对她的,她也不怕,何况不是!

  “喂,那女孩是我罩着的,你最好别动她一根汗毛。”

  “你知道什么?”没错,他就是想杀了那个女孩。

  “我不知道什么,但我告诉你,她救过我,有我在,你最好就别动什么歪念头!”

  “怪事年年有,今日有一桩啊,身为阴阳家的司命,你竟然想保护人?”

  “切,每个人都会为保护某些东西而努力,你以为你例外?”她可得知,星魂这小鬼对幻皇丫头特别上心。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试试。”

  “你这是在挑战我?”倚晚冷冷看着星魂,这个小鬼还真不懂什么叫死心啊!还想杀害月儿……

  “不,我哪敢。”星魂那抹不屑的笑分明就是在宣告:我就是在挑战你了,怎么样吧?

  “好,换我挑战你,我还真想知道是你的杀人技术高,还是我的护人技术好!”反正吃亏的不是她。

  “你这女人还挺狡猾的。”如果,如果没有月神的那个预言,他也许会和她成为好友……

  “承让,承让……靠,小鬼你阴我?!”听他那话怎么那么奇怪呢,原来是拐着弯骂她!

  “阴的就是你,反应迟钝。”

  倚晚向他挥去长腰带,星魂快速跳开。他可没傻到抽出长剑来挡,那会死得更快。

  “站住,别跑!”死小鬼!!!

  “切~”老女人!!!

  这时,清兮出完任务刚回来,一走进来就看到倚晚和星魂又打到一起。纤指划过凤凰琴,几道音刃飞出,将两人强行分开。

  “打什么打?又想被杖责吗?”清兮冷冷地说着,如果不是他们挡了她的路,她还不想出手呢。

  “清兮大人回来了?”因为为幻皇求药的关系,星魂对清兮是相当客气的。“不过是与夜司命切磋切磋,不算斗殴吧?”

  清兮看了他一眼,“我可以当你们是在切磋,但别人行吗?”东皇若想治一个人的罪用得着理由吗?

  “是,星魂明白。”

  清兮从他们身边走过,不理任何人。

  倚晚看着清兮离去,鬼鬼祟祟地凑到星魂身边:“小鬼,你猜清兮几岁?”

  “不用猜,才十九而已。”星魂道,汗颜,怎么她也八卦?

  “不是吧?!她很强的说!”这么年轻……她以为她是永葆青春的黑山老妖……

  “她的实力大多来自那把凤凰琴,那可是上古的神器。”

  “这样啊……你认为我把那琴抢来的机会是多少?”

  星魂无语,这个老女人有没有搞错啊!“根本不可能,因为神器认主。”

  “哎呀,真是可惜了……”

  “……”

继续阅读:第21章《东皇指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