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倚晚的任务》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850

  幽静别致的离落山庄依旧安静祥和如往昔,孰不知一场风暴即将来袭……

  庄内,桃花林,落英纷飞,一名身着青衣劲装的清丽少女正在庭院中舞剑。虽然她才十四五岁左右,但其剑术的造诣却远远超过了她的实际年龄。单看她敏捷的身手,若给她机会发展,她一定会成为第一个女剑圣,或剑魔……是正是邪,要看今后的际遇如何了。

  剑舞飞花,花落,剑收,原本飞舞的桃花随着剑势堆聚在庭院的一方角落。原来,她在扫地……用剑术扫地……(作者拱手,虔诚万分道:纪纱姐姐,来帮可怜又可爱的月儿扫地吧!)

  “咳咳,纱儿,庭院打扫好了吗?”苍老的声音咳了两声后问,从屋内走出一个年过六十的老者。

  “师傅放心,纱儿保证一片桃花也没有。您不用担心会有花瓣飞进屋里。”甜甜的声音沁人心脾,名唤纱儿的少女笑着回答,天真烂漫。只是她大话才放完,一朵完整的桃花轻悠悠地从她面前飘落。她赶紧抓在手里,再把手藏到身后。暗暗吐舌,小声念叨着:“怎么还有一朵?”还是完整的……

  “纱儿,我不是告诉过你,习武切忌心浮气燥的吗?”老者摸着白色长须叹息。

  忽然,一阵琴声传来。老者脸色一变:“纱儿快捂住耳朵!”

  纱儿吓了一跳,却立马捂耳。“师傅,发生了什么事?”

  “快走!”老者明显听出这莫名其妙传来的琴声的不对劲。

  “你想去哪儿啊?”清脆而悦耳的女音从树上传出,两人寻声看去,一名穿着奇特,蒙着黑底白纹面纱的少女坐在树上,猫儿似的黑瞳笑意盈盈,美丽修长的双腿荡啊荡,

  长腰带缓缓地环绕着她飞舞。她就像神话中的山间精灵,在好奇地观望世间,无邪而美好。“你们走了,清兮大人可会不高兴的~”

  杀气!老者看向相反的方向,只见屋顶上,美若仙子的清兮赫然屹立着。怀中的凤凰琴让老者瞪大了眼:“伏、伏羲琴?!你是阴阳家的人!!”

  “嗯~有眼光,有眼光!不过,不知道老爷爷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倚晚前面的语气还温柔甜腻但接着就极速冷下来了。“知道

  得多,就死得快。”猫儿似的黑瞳寒气逼人,本来好好环绕倚晚飞舞的长腰带突然向老者发动攻击,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向老者砸去。

  老者一惊,狼狈不堪地抱着纱儿躲过了倚晚的这次攻击。

  “竟然躲开了……老爷爷,你的身手还不错,身子骨还挺硬朗的嘛~”倚晚缓缓从树上落下。

  老者抱着纱儿赶紧往外跑,“师傅,她们是谁?为什么要杀我们?庄里的人不会已经

  ……”纱儿惊慌地看着一直很信任的师傅。

  “纱儿,不,公主!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逃过此劫,老朽必将所有事告知公主!”

  “啧啧~怕是没那机会了!”倚晚双手画出一个咒印,血色咒印开始放大并向周围扩散。渐渐的,无数野兽的咆哮声表明整个离落山庄已经被野兽包围了。

  老者带着纱儿躲进屋里,按了一下书桌上的砚台,一旁的书柜移开,出现了一条只容两人并行的暗道。老者不顾纱儿的惊讶,拉着她就钻进去。

  清兮看向倚晚,示意她让开,倚晚点头,跃到屋顶,与她站在一起。清兮右手抬起,轻轻旋转几圈,一朵盛开的月色海棠花出现,倚晚小小惊讶了一下,原来控制植物不是少司命的特权啊!只见清兮将海棠花甩出,海棠花破成无数花瓣四处飞溅。本应柔软的海棠花瓣犹如利刃一般将所过之处一一划破,甚至穿过厚厚的墙壁。还有她用驭兽术召来的野兽们也没逃过这一劫,只只被整整齐齐活生生地削成两半……

  倚晚心中一惊,天啊!白凤居然喜欢这种女人?!这才是真正的又冷又闷又恐怖耶!!!倚晚可不敢把心中所想表现出来,她还不想死呢!(作者:T~T这是倚晚自己说的,清兮大人明鉴啊!)

  待海棠花瓣散尽,清兮率先飘下来:“走,去看看!”倚晚耸肩,跟着下去。

  屋里让清兮的海棠花瓣毁的彻底,无论什么都被划烂,同时也暴露了暗道的入口。

  “追!”清兮话音刚落,人已经跃出。倚晚无奈,再次跟上。

  两人才走了不过片刻,一群黑衣装扮的人出现了。领头人虽是戴着斗笠披着黑斗蓬,但却更显正派。“我们来晚了……墨眉,你带几名墨家弟子去庄内搜寻是否有活口,其他人随我一起去附近查探。”领头人沉着冷静地下达命令。

  “是,钜子大人!”随他而来的人立刻分成两队。

  “好浓的血腥味……难道姬国最后的一丝血脉也要断了吗……”二十二岁左右的英俊少年墨眉老成地叹息着。

  “墨眉,莫要再感叹!速速去庄内搜寻!”

  “是,钜子!”墨眉下马,向离落山庄内走去……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是公主?她们为什么要追杀我们?”纱儿边跑边问,累得很。

  “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了。公主,您要记住,您姓纪,单名一个‘纱’字!封号是浣华!您是姬国的浣华公主,是姬国王室最后

  的血脉了!”老者停下来,痛心地看着纱儿,不,是纪纱。忽然,他对纪纱跪下,“王上,臣保护不了公主!罪该万死……”

  “那就下去赎罪吧!”清兮手中飞出琴弦,直接穿透老者的身体,让他一命呜呼。

  “师傅!”纪纱痛苦地喊了一声,紧紧握着手中的长剑,“你们太过份了!为什么……为什么不放过我们?为什么要杀了师傅?我要杀了你们!!!”纪纱握着长剑向清兮冲去,还没靠近她就被倚晚打飞了。

  “这剑可不是这么玩的!”倚晚看着倒在地上的纪纱,一点罪恶感都没有。“最伤人的不是剑,而是使剑的人……没了人的操纵,剑不过是一块废铁!你害怕了?你在害怕什么?一个害怕流血的人终究成不了剑客!因为从你选择拿起它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躲不开伴随其而来的腥风血雨……”

  纪纱楞楞地看着倚晚,将她的话深深地刻在心上……害怕流血的人终究成不了剑客!因为从你选择拿起它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躲不开伴随其而来的腥风血雨……

  “将死之人,何须废话!”清兮再次飞出琴弦,但这次却在靠近纪纱的那一刻被弹开了。

  倚晚一惊,怎么回事?

  “是蜀山的人!”清兮冷冷环视了一下四周,“出来!”

  一抹黑影跃出,扶起了倒在地上的纪纱。

  “呵呵,原来是阴阳家的清兮大人,失敬!失敬!”一名青衣道士从暗处走出来,有礼地向清兮拱手,温润如春风。好一个神仙公子!他看了黑影一眼,“兰儿,还不带这位小姑娘回蜀山疗伤?”

  “是,师叔!”黑影一开口,倚晚就知道是谁了,原来是石兰。

  “站住!”倚晚开口,甩出几道雷电,砸向她和纪纱。却被青衣道士挥袖拦截下,“兰儿,此时不走,还待何时?”石兰闻言,立刻带着还在挣扎的纪纱飞走了。

  “青熵子!”清兮冷冷地看着他。

  “请清兮大人给我一个面子!”他温和地笑着。

  倚晚看着他,不禁赞叹,真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神仙公子!比张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两位慢慢聊,我先去追人了!”

  “不许去!”没想到清兮和那个叫青熵子的道士竟然异口同声地阻止她!有趣!这青熵子阻止她情有可原,因为他是来救人的嘛!但清兮就……看他们好像认识的样子……

  “我们要杀的人已经杀了!回阴阳家吧!”清兮漠然道,说完一跃,消失了踪影。

  倚晚挑眉,对青熵子一笑,也跟着清兮离开了。

  青熵子望着她们离开的方向,仅仅只是含笑不语……

继续阅读:第10章《炼魂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