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炼魂阵》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868

  天鬼山禁地

  这是一个山洞,仙境一般的山洞。山泉涓涓在石缝间流淌,奇花异草遍布。

  “冶狩大人,东皇让你带我来这里干吗?”她刚回阴阳家东皇就让冶狩带她来这里,真是奇怪!

  “不要问太多。”冶狩淡淡地回答着,走到山洞的中心后停下来。“到了,过来吧。”

  倚晚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很正常啊!但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就是说不出来。算了,过去就过去,她还没怕过什么呢!最多小心点便是了。

  只是,当倚晚一走到山洞正中央时,地上浮起了一个白色玄光法阵。倚晚一惊,立刻发觉不妙,却为时已晚。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条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铁链绑住了右手,接着是左手,再接着是左脚、右脚,甚至连腰上也缠上了一条。

  “怎么回事?冶狩你这个疯子要干什么?放开我!”倚晚被悬到半空中,挣扎着向下面的冶狩大喊。

  冶狩早在法阵发动那一刻跃开了。他只是冷漠地看着,对倚晚的话假装听不到。右手抬起,悠悠画着一个灰白色的太极,打入地上的法阵中:“天地无极,阴阳混沌。炼魂阵,启!”

  白色极光从阵中升起,被笼罩在极光中的倚晚可不轻松,相反的,她痛苦不堪。“啊!!!”仿佛连细胞都被撕裂了一般,倚晚痛得只想死了算了,但偏偏全身上下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这时,东皇飘了进来。冶狩退到一旁去,他又于心何忍呢?他给过她选择了,只是,她选择了不信任他……那他又能如何?冶狩站到一边,垂首漠然。

  “夜司命,再忍忍,很快就不痛了。”东皇的声音略带笑意,难得温和。可在倚晚听来,这就是世界上最折磨人耳膜的声音。

  “少!废!话!你来试!试!”倚晚咬牙切齿,她痛得差点连话都说不了。

  东皇抬起右手,一个檀木盒子出现在他手上。只见他打开檀木盒子,取出了里面的一只更小的碧玉盒子,再由碧玉盒子中取出一只更小的白玉盒子。(作者咆哮:你阴阳家搞盒子批发的?!)最后,他中断炼魂阵让倚晚可以先喘一口气,却将白玉盒子掀开,抛向倚晚。白玉盒子中飞出一点蓝光,直接钻入倚晚体内。

  “啊!!!”又是倚晚撕心裂肺的惨叫,因为异物入体,倚晚的身体本能地自我防卫。她全身放出高压电,电流通过铁链向四周的洞壁窜去,但石头不导电,所以电流又返回到她自己身上了。

  “永远学不乖的人啊……”东皇说着,再次发动炼魂阵,倚晚更痛苦了,因为电流的刺激,即使是被悬到半空中,即使是全身软绵绵的,

  她任在阵中乱撞,一次又一次,将极光撞的泛起一圈圈涟漪,却也只是这样,因为她根本冲不破看似极易消逝的极光。“别费劲了,你是撞不破这个炼魂阵的。好好在里面呆着,十八天后,我们来接你!那时,你会是全新的你!没有思想,没有背叛,没有情感,只会忠实地完成命令……那可真让人期待啊~~”东皇的身影渐渐隐去,直至消失……

  “谁!期!待!啊!”倚晚每一个字都是用吼的,要不然,她根本痛到没法说话。

  “夜儿,别喊了。东皇走了!”冶狩淡淡道。

  “闭嘴!你算什么东西?东皇的走狗?!我真是看错你了!我以为你不是跟东皇一路的!!!我真是够傻的!滚!有多远滚多远!!!”倚晚忍着痛大骂冶狩。

  “我给过你选择的……”面对倚晚的斥责,冶狩是相当的淡定加无奈。

  “选择?哈!从此被阴阳家追杀?不可能!我若要离开阴阳家也会干干净净地离开,让他们再也没有追杀的机会!!!”她的行事原则就是……怕麻烦,要永绝后患!

  “东皇之后还有一个人……那个才是真正的神!阴阳家真正的主人……”冶狩说完,一跃,消失了!

  倚晚咬牙垂首,这又与她何干?好痛……

  天鬼山的上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冶狩站在山头,双手环胸,静静地听着雷声,看向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冶狩大人是在倾听雷电的哭泣吗?”嫣姒缓缓从他身后走来,在他身边站着。

  “嫣姒大人也会到天鬼山散步?不是在跟月神整理情报吗?”冶狩头也不回地说着。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月神刚从咸阳回来,现在又被东皇派去墨家了。”

  “是吗?”冶狩冷笑,不以为然。

  嫣姒见他不感兴趣也就没继续说下去了,她也随着他看向远方天空的雷电:“冶狩大人你说,雷电是不是很耀眼?”

  “是又如何?”冶狩听得出她意有所指,是夜儿。那个全身是电的女子!

  “耀眼的雷电如同划过天际的流星,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划破黑暗,点亮片刻的光明!虽然短暂,却会永远留在那些在黑暗中挣扎的人心中。”嫣姒又看向冶狩,嫣然一笑,“看这天好像是要下雨了,可天蚕蛊好像畏水耶!冶狩大人你说,要是困着倚晚妹妹

  的山洞漏水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冶狩一下子明白这个女人想干什么了,不过,为什么呢?她从不做一些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

  “我知道你在疑惑,不过,快点哦~若天蚕蛊侵占了倚晚妹妹的脑子或心脏就不好玩了。”侵入了脑子,寄居在她的脑中,就会成为蛊人,即傀儡。侵入了心脏,吸食尽她的心血,就会成为死人。意思就是,不成功,便成魂。

  冶狩点头,“得罪了!”阴阳咒打出,嫣姒一跃,躲开了。两人的意思就是制造一场无谓的打斗。阴阳咒打到山头上,却被反弹了回来。冶狩见势一跃,躲开了自己的攻击。

  “看来,东皇对我们都存在戒心,竟然针对我们下了这种结界。”嫣姒笑着,寒意逼人。笑话,她嫣姒看上却还没动的人居然有人敢抢?!她会就此罢休吗?哼~“可怜的倚晚妹妹啊~十八日后,阴阳家又要多一个冷美人了,啧啧!”

  冶狩不语,他早料到是这样了。只希望那东西可以救她一命……

  宿辰殿

  星魂双手放在背后,默默地沉思着。他要不要救她呢?她是月神口中注定要杀了他的人啊!可……那个老女人也没那么差劲……竟然在受制于东皇时仍敢挑战他……就是有些蠢!(倚晚暴怒:星魂你这个死小鬼!老娘出来后第一个修理你!!!)

  “星魂……”幻皇走入宿辰殿。

  “什么事?”冷,那是相当的冷!星魂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表情一直都是那么冷酷。

  “天蚕蛊畏水是我编的,遇水,它会蜕变成更厉害的灵蝶蛊。这个秘密只有我和东皇知道。”幻皇垂眸道,为何要对她那么冷淡?难道他忘了她了吗?她是幻儿,他曾经救下的幻儿啊!

  “为什么告诉我这个?”星魂袖中的手攥得死紧,极为变态而且注定噬主的灵蝶蛊……那么老女人不就……

  幻皇看向窗外,那是天鬼山的方向:“因为……你!”淡淡三个字说明了一切,原来幻皇是为了替星魂报仇才不惜以自己的寿命去提炼天蚕蛊,让它能遇水转化为灵蝶蛊。一切,都只为了星魂……这是一个怎样痴情的女子……

  月神,你确定你的预言没错吗?依现在的形势来看,要杀我的人会比我先死呢?“谁让你多事了?”星魂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居然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真是太冲动了!

  “星魂……”幻皇伤心地看着他,伸出手想去拉他,最终却停在半空,垂了下来。最后,转身跑出星魂的宿辰殿。

  凰寐殿

  清兮只是淡然地抚琴,一直弹着一首忧伤而惑人心智的曲子。阴阳家会因她而变天……她期待着……

  天鬼山禁地

  本来昏厥的倚晚突然醒来,抬眸向天,猫儿似的黑瞳虽然电闪雷鸣却没有一点生气,有的,只是无尽的诡异……

继续阅读:第11章《王牌之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