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真正的名字》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861

  阴阳家的大牢没有蟑螂没有老鼠没有臭味,跟电视里的大牢差别很大。

  倚晚和星魂被分别困在两个阴阳阵里,不过两人的牢房相邻,所以出现了以下场面……

  “小鬼,没死应一声!”

  “别叫我小鬼,老女人!”

  “你再说一遍!”

  “切~老女人!”

  “小鬼,我劈死你!”倚晚挥出雷电向星魂砸去,没想到困住她阴阳阵却把她的雷电反弹回来,全数还给倚晚。可倚晚本身就带电,是不怕的。这结果让倚晚郁闷不已,怎么回事啊?

  “老女人!你有没有好好学习阴阳术的常识的?阴阳家的大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牢,是由一个个困灵阵组成的。除了守阵者,谁也别想打开它。而且,无论是从内部或外部都无法强行打破它。”星魂笑得十分开心,脸上的阴阳咒纹越发幽蓝,显得特别好看。即使那一百杖让他疼得很……

  “小鬼!你不知道我那个野兽师傅是没教过我什么常识的吗?”好个冶狩!害她被星魂这个小鬼笑话,饶不了他!呜~好痛!阴阳家的杖责太恐怖了,她再也不要尝第二次了!你运功抵抗,它一棒子下来打得你骨头都要散了。你不运功抵抗,得,它把你当肉丸一样捶。她跟星魂完全是靠互相讥讽,相互对骂撑过来的。

  “老女人,你为什么那么在意那条围巾?它对你很重要吗?我看见你被打得那么惨都不然它脏一点点。”星魂不问还好,一问就让倚晚炸毛了。

  “你个死小鬼!你砍了它一刀我还没砍回来呢,你还敢提它?!”

  “切~我让你炸成这样你怎么说?你让我炸回去,我让你砍回来怎么样?”

  “死小鬼……”

  七日后

  灵魇居

  倚晚坐在窗边发呆,今天她刚从大牢释放出来。牢里的星魂跟平时不太一样,可一出了大牢,他就又变回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高高在上又巴不得用眼神杀死她的星魂,居然扬言要杀了她……真是的,哪个才是真正他?他到底是敌是友?

  “夜儿,醒啦?”冶狩大大方方地走进来,仿佛灵魇居是他住的一般。

  “有劳冶狩大人挂念了!”倚晚已经习惯了,反正她的灵魇居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而且,她长得再好看也没人敢碰,不怕被触电身亡就来吧!

  冶狩好笑地看着她:“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居然对东皇疼爱有加的幻皇下手,啧啧,连我也差点救不了你呀!”

  “废话少说,实际点的建议有木有?”倚晚当然知道她这回麻烦大了!

  冶狩漫不经心地拨乱风川的皮毛:“给你一个建议,有多远,走多远。”

  看在你曾经给我带来的快乐的份上,我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

  “去!你怎么不跑个给我看看?先不说阴阳家的追杀,单就我身上的血莲咒就不会让我好过。”倚晚淡淡的语气有着浓浓的指责,冶狩这货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馊的主意都有的!

  有时命运就是这么有趣,本来,倚晚可以借此机会永远逃离阴阳家的,可惜她并没有把握住……

  冶狩挑眉,“你还真是淡然自若。”她知不知道,从此之后她的命将不属于她自己?

  “信不信,我是死不了的!”作者你没那么BT要这书坑了吧?(作者摸摸下巴,舔舔爪子:你要再骂我,不让这书成无底洞摔死一票人我也要换一个不会骂我的主角!)

  冶狩回眸一笑,充满野性魅力。“不一定哦~一步阴阳,生死由天。”

  倚晚也是一笑,不羁高傲而让人心动。“我的出现,只是为了把所有的强者踩在脚下。在达到这个目的前,我绝不会死!”她还有回现代,回二十一世纪呢!

  “口气不小!”

  “谢谢,阴阳家不提供大蒜给我吃,所以不存在口气问题!”

  “有意思的理论!”冶狩只是欣赏一笑。

  这时,灵魇居的大门打开了。少司命静静地站着,抬眸看了倚晚一眼,手一摆,比了“请”的动作。少司命会做这个动作只有在带人去见职位比她大的人时才会有。

  “让我猜猜,是东皇让我去的?”倚晚甩着飘到她手中的长腰带,问得漫不经心。

  少司命缓缓而优雅地点了点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夜儿你安心去吧,师傅我一定多烧点纸钱给你!”冶狩没心没肺地说着,却将一块菱形的水晶碎片丢给她。“这个拿好,算是师傅我赏给你的……陪葬品!”

  “你说句吉利点的话会死吗?”倚晚怕被他气死,一接住那水晶碎片就连忙跟着少司命走了。

  倚晚走后,冶狩仅仅只是一笑,凄惨的笑是那么让人心疼。“真相不可怕,可怕的是知道真相那一刻时的心碎……夜儿,到了那时,你会恨我入骨吧……”他的耳边似乎又飘荡着月神的话:你永远无法爱人……因为只要你放在心上的人都会失去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这个命运从你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这是来自你的族人对你的诅咒……呵,族人的诅咒……冶狩的笑意渐冷,风川似乎也感受到主人情绪的不好于是也不敢多做什么来刺激他,只好无奈地任冶狩扯它的皮毛了……

  大殿上,又是东皇与倚晚的对峙,两人都是那么淡定,语气淡淡,但火药味异常浓厚。

  “找回你真正的名字,别让我再重复第三遍!”

  “我还是那句话,不要!”

  “也许那样你还不会死!”

  “那你就杀了我吧!反正人命在你东皇眼里可能一点价值都没有!”倚晚的态度相当固执,甚至有点让人想直接大刑伺候,来个屈打成招的冲动。

  “你不该那么固执!”

  “哦~凭什么?”

  “因为……”东皇手一扬,无数玉片飞出,绕着倚晚飞舞。“由不得你!”

  倚晚极度反感地运起内力,受到内力催动的长腰带向所有玉片抽去。一次又一次,却次次让它们躲了过去。“你怎么就是喜欢做困兽之斗呢?”东皇手指一扬,一枚玉片飞到倚晚面前。“再不学乖可不好……”倚晚似乎很抗拒那枚玉片,奈何它还是落到了倚晚的手中。

  “你姓戚,真正的名叫媚伶,妩媚的媚,伶俐的伶。字妲珥。”

  “不是!才不是!我叫倚晚!夜倚晚!!!”玉片从倚晚手中坠落,她捂耳拼命摇头,那个名字似乎让她想起了不愉快的事情……

  “媚伶姐姐是世上最好的姐姐……”

  “媚伶姐姐……”

  “媚伶姐姐救我……姐姐……”

  稚嫩的女声似乎又一遍又一遍回荡在倚晚的耳边,自责,愧疚充斥着倚晚的心。她不禁跌坐在地上,忍不住流淌下两行清泪。

  此时的她脆弱得让人心怜不已,早已失去了平日里高傲,但并不能打动冷血无心的东皇。

  “你再怎么不承认也是没用的!事实是不容许人来改变的!”东皇手一抬,所有玉片化作星光消散。“这只是小小惩戒,幻皇绝不是你能动的人,记住了!”

  竟然是为了幻皇……倚晚的手紧紧揪着白流苏围巾:“遵!命!东!皇!阁!下!”为了她,竟然让我想起这么痛苦的事……

  东皇,若不杀你,我倚晚这辈子不回二十一世纪了!!!

  “嗯,下去吧看在你这次学乖的份上,就破例让一保留现在的名字吧!”

  “谢!东!皇!阁!下!”一字一顿,浓浓的肃杀之气弥漫了整个大殿……

  倚晚刚一回到灵魇居就直接晕倒过去……

  如梦殿

  星魂端着一碗药进来。“幻皇大人,吃药!”星魂对幻皇特别冷淡,好像就连敷衍都懒得很。

  幻皇伤心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连看都不愿看她一眼,苦笑漫上唇角。她接过药碗,一口饮尽。可她不知道,在她闭眼那一刻,星魂眼中流露出来的关切,这样看着她就好了……就好了……

继续阅读:第8章《倚晚的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