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倚晚的梦》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295

  我的出生就是一个灾难!母亲的离奇电死,父亲伤心欲绝下的抛弃……

  我是被实验室的人捡回去的,四岁那年,由于种种原因,父亲不得不让我到家里暂住……连回自己家都那么难……那时,父亲已经再娶,还领养了一个两岁大的小女孩……

  “媚伶姐姐好……”五岁的小女孩怯生生地向我打招呼。

  我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就径直地往外走。训练的时间到了……

  那年,她五岁,我八岁。

  她一直对我这个每逢过年就到她家寄住的人很好奇,有一次终于让她知道了真相……原来,她才是外来者……

  一向乖巧的妹妹找父母吵了一架,闹着要我回家。说实话,心里很感动,冰冷的心也从此有了个她……那年,她十岁,我十二。

  后来……没什么后来了。她溺水死了,父母把一切都怪在我头上,因为我当时明明在场却没有救她。问题是,我若下去救她,她只会死得更快。我又何尝不心痛?这可是十几年来第一个走进我心里的人!

  我的心痛没人会懂……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知妹妹的溺水不是意外,是实验室的人做的,于是我逃离了实验室。

  那年,妹妹十五岁,我十七岁……

  灵魇居

  冶狩看着睡着却哭了的倚晚,淡淡的,只是一声不可闻的叹息。“睡吧!好好睡吧!展翅的梦魇不会有接近你的机会,恶梦在我的守护下不敢侵扰你,睡吧……”冶狩伸出右手,五指翻飞。一缕缕犹如轻烟的白光从他的指间飘出,向倚晚袭去……

  这天,倚晚漫步到少司命的锁云居,见屋里没人就大大方方地走进去。(作者:你可真不晓得客气为何物!)

  没有什么精美的摆设,比寻常女子的闺阁还要简单是不少。只是她这锁云居里居然有个庭院,院内种了不少梨花,很是雅致。

  在倚晚赞叹的时候,少司命回来了,她不解地看着倚晚,不明白她来干什么。

  倚晚弯了弯猫儿似的黑瞳,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跃入庭院中,缓缓地翩翩起舞。

  “紫衣香,轻纱扬。

  绝色藏,梦一场。

  黛眉锁,秋水醉。

  凝望……”

  没想到她竟然唱起了有人为少司命所写的《紫迷魅》,边舞边唱,猫儿似的黑瞳里尽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少司命果然为这首歌而陷入沉思,少顷,竟然惊讶地看着倚晚。忧伤而无措的眼神似在质问倚晚知道什么。

  “其实,我是想求少司命帮我个忙。”倚晚停下舞步,慵懒地说着。

  少司命摇了摇

  头,右手一挥,锁云居庭院里的梨花飞了进来,花瓣飞舞成几个小字:我不知道我能帮你什么。

  “我要你做的事不难。”

  梨花瓣在少司命的指挥下又变成了另外两个小字:你说!

  “就是……”倚晚也用花瓣写下了一行字,少司命的紫瞳蓦然张大,看上去吓得不轻啊……

  倚晚对少司命点了一下头后就走了,留下少司命独自思考。

  “哦,夜司命?你怎么到锁云居来了?”大司命似乎有些惊讶倚晚在这里,要知道,阴阳家可不流行登门拜访啊!除非有事……

  倚晚猫儿似的黑瞳里泛着笑意,看上去灵动极了。可是,她是阴阳家的司命,这么美的人儿就只能用诡异来形容了。

  大司命见倚晚没说什么就离去了也不在意,转身踏入锁云居,她是来找少司命,告知她要出任务的。可当大司命一进入锁云居时却立刻发现了少司命的不对劲。因为,庭院中的梨花落得只剩一树枯枝。这可是少司命心情极度难过时才会有的情况。怎么了?

  少司命似乎没有发现大司命的到来,呆呆地望着前方,美丽的紫瞳空洞不已,几滴泪珠沾在她的面纱上,让人好不心生怜惜。

  少司命似乎没有发现大司命的到来,呆呆地望着前方,美丽的紫瞳空洞不已,几滴泪珠沾在她的面纱上,让人好不心生怜惜。“怜姬,你怎么了?”大司命走过去,将少司命抱在怀里,“别怕,告诉我……是夜司命吗?”

  “别、别听她唱歌……珞纹,别听她唱歌……”少司命也抱着大司命,像在找什么安慰似的,如同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一块木板一样。

  “怜姬!怜姬!”大司命摇摇少司命,企图唤醒她的神智,孰料,这么一喊,少司命反倒直接晕过去了。“怜姬,你醒醒!怜姬!该死!夜倚晚你做了什么?!”大司命抱起昏迷的少司命往锁云居的内阁走去……

  倚晚漫步在星海走廊上,长长的腰带在空中环绕着她飞舞,将她与他人隔出一段安全的距离。

  “夜司命好兴致。”清兮迎面走来,冷淡地打了个招呼。

  “清兮大人可是难得理人呀,不知有何贵干?”她这冰山美人没事会跑来跟她这小小司命打招呼?太抬举她了吧~她自认为没那么大魅力呀!

  “东皇阁下要我们去执行一个任务。”清兮淡然道,垂眸弄琴。

  “什么任务?”

  “灭掉姬国余孽。”清兮抬眸,美丽的浅棕色星瞳更是寒气逼人。

  “姬国余孽?”帮赢政?倚晚一笑,“好像很好玩耶!我们出发吧!”

  清兮优雅点头,两人向阴阳宫外走去……

  大殿上,东皇高高在上地站在祭台上,幻皇站在他旁边,冶狩和嫣姒站在与东皇相对的左右各一边。“东皇阁下,天蚕蛊在七日后便可炼制成功。”幻皇淡淡说着,无悲无喜。

  “倚晚的各种情感也已经激发出来,就差她阴阳术的火候了。”冶狩又恢复了倚晚初见他时的淡漠狂傲。“随时可以将天蚕蛊打入她体内,制成最厉害的傀儡人。”淡漠的话语是那么的无情,令人心寒。

  “无妨,等她完成这次任务后,就带她去天鬼山禁地。”东皇道,他捡回倚晚的本意就是让她全心全意地为阴阳家卖命。然而,她的来历不明,根本没什么可以威胁她。况且摄魂术也不管用,只能把她制成傀儡了。只是,以星魂目前的伤势来看,勉强发动傀儡术会更伤元气,所以只能他出手了。

  “是”冶狩点头。

  幻皇静静地听着,没什么反应,仿佛她什么也没听到一般。

  阴阳家的历任王牌……都是傀儡!嫣姒垂首,诡异地嫣然一笑……

继续阅读:第9章《倚晚的任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