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墨家纷争》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728

  倚晚醒来时,端木蓉已经走了。突然,她右手舞动,半空中浮现一个阴阳咒符。

  “蝶兮如幻,助吾诛神。雷电赋兮,以血为盟。”

  从阴阳咒符中飞出一只巴掌大的深蓝色蝴蝶,诡异的蓝。它身上还有黑色的诡异花纹,远看如一副蝴蝶的骨架。更甚者,蝴蝶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激起丝丝电花。

  倚晚一愣,她在干什么?怎么会召出这么诡异的东西?“灵蝶蛊……”这三个字她不禁脱口而出……

  “灵蝶蛊?!”

  端木蓉点头,“是的,我不仅发现她身上被种下灵蝶蛊而且还中了阴阳咒。”

  “这么说,她是友非敌了?”盗趾摸摸下巴,再双手一摆,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现在下结论未免为时过早。”高渐离冷冷道,“阴阳家的人跟赢政走得可不是一般的近!”

  “小高,你似乎忽略了她是被追杀的!”盗趾就想跟冷冰冰的高渐离闹。

  高渐离看了他一眼,不说什么,任何敢打墨家主意的人,他都不会放过!

  这时急促的敲门声伴随着紧急无比的话突然传来:“各位头领,不好了!徐夫子被人偷袭打伤了!”

  “什么?!”全部人小小惊讶。

  “看吧!我就知道让盖聂进城是错误的!”高渐离是直接把矛头指向盖聂,倚晚因为有端木蓉照顾了一晚上所以被排出了怀疑的名单。

  “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我们先去看看。”端木蓉却坚信不是盖聂所为。

  高渐离冷哼一声,也跟了上去……

  “盗趾,你派人去监视那个阴阳家的女子。”班大师道。

  “用得着吗?我去不就好了!”

  “你这贼骨头,遇到美女就忘了自己是谁了,我哪敢让你去啊!”班大师对于盗趾是能损就损。

  “喂,班老头,我跟你有仇啊?居然毁我清白?!我可是只倾心于蓉姑娘的!”

  “嘿,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老头子我不跟你扯。借过借过,别挡我去看徐老头!”

  “你……”盗趾无奈,蓉姑娘心有所属他又不是不知道……能守护她就好了……

  倚晚吃过月儿送来的一点饭菜,换上一件墨家女弟子的衣服后就出门了。至于那只出现得莫名其妙的深蓝色大蝴蝶,她随手一点就消失了。

  走在长廊上,心想墨家的办事效率还不赖,她昨天砸的地方不仅补好了而且明显加固了。想来是怕再有像她这样从天降的不速之客吧!

  倚晚只是跃上栏杆,十分悠闲地坐着。山色朦胧,美不胜收。

  可是,这时天明来了。看见倚晚在观赏山色,回忆起被她电得惨不忍睹的一幕,表情立刻向惊恐转变。天明终究是孩子,根本不懂掩饰,对倚晚恐惧就恐惧了,老老实实地表现在脸上。在天明的心里,倚晚就是个带电的怪物。

  “小鬼,你在看什么?”虽然知道天明并没有恶意,但他昨天说她是妖怪的事她可没忘,没听过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吗?倚晚的语气可是冷的可以……

  “没……”天明咽了下口水,不愧是妖怪啊!让身为剑圣唯一传人的他都好害怕!

  “小鬼,你若再在心里骂我,信不信我把你的心挖出来?”原来逗天明这小鬼这么好玩的……瞧那根本藏不住心事的俏脸,啧啧~

  “你、你这妖怪不要想乱来!大叔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天明实在太害怕,就搬出盖聂来。

  “什么事都靠你大叔,你会不会太没用了?”倚晚因为那句妖怪生气了,也就毫不留情地打击天明。(嫣姒:倚晚妹妹你真是太有姐姐的范儿了!休了你那没用的师傅跟了姐姐如何啊?冶狩:嫣姒你不要太过分了!)“可恶!不准……不准你这么说!”天明被倚晚的话刺激到了,不要命似地冲上去。“我要跟你决斗!”

  倚晚挑眉,挑战她?轻抬手,长长的红腰带向天明袭去,可令倚晚没想到的是,天明居然躲了过去。倚晚惊讶地看着他,那个坚定不认输的表情……

  呵,又如何?倚晚手腕一抖,长腰带将天明缠住。轻轻一拽,天明身不由己地被拉到倚晚面前:“小鬼,杀了你我还怕脏了我的手呢!今天我先放过你,下次可不一定了!”

  “你们在干什么?”高渐离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在我墨家机关城内斗殴?”

  “我不能让这个妖怪小看我!我是很强!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像大叔一样强的人!!!”天明说着话时那种眼神令人心惊。

  倚晚同样也忽视高渐离,甩开天明。依旧悠闲地欣赏山色,仿佛从未动手。但飘飞的红腰带却说明她说明了确实出手了,只是,身为伤人者,她似乎太淡定了,完全忽视其他人。

  高渐离手中水寒剑出鞘,直指倚晚:“说,你这阴阳家的人混入我墨家有何目的?”这个叫夜倚晚的女子好大胆,竟然当着他的面欺负弱小。

  这时盖聂从走廊令一头走来,与高渐离狭路相逢了。出于小高对盖聂的仇恨值更高些,水寒的目标转移了。(倚晚:仇恨值?你以为在玩游戏刷怪啊?)

  端木蓉携同雪女出现,看到这一幕,竟毫不犹豫地挡在盖聂身前,替他面对高渐离的水寒剑。

  “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让你对他这么死心塌地?”

  “他以前是怎样的人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相信他……他遭遇秦王虎骑兵的追杀,身上所受的每处伤痕都足以致命,一个背信弃义,贪图荣华富贵的的人是不可能做到的……我相信身后这个人,救这个男人的决定我从来没后悔过!”

  “你清醒清醒吧!他刚来机关城第二天徐夫子就出事了!不是他做的还会是谁!”高渐离可以忽略同样刚来机关城的倚晚,因为有端木蓉守着她。

  “没有人可以在距离死亡这么近的情况下说谎,没有一个出卖朋友的无耻小人会有那样的勇气!”

  “你真是中了他的蛊了!”

  “多谢端木姑娘为在下说话!在下只能说,徐夫子不是我伤的。”

  “好笑,他都说亲眼看见是你了!”高渐离碍于端木蓉夹在中间不好攻击。

  奇怪,她为什么会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倚晚思索着……她仿佛是整个世界的旁观者般的态度让雪女起了好奇之心:“倚晚妹妹,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小高真的会杀了你的样子哦~”

  倚晚点头,面纱依旧覆脸。高渐离见端木蓉如此顽固不化,只好向倚晚发难。水寒剑向倚晚劈去,这儿可没人帮她挡。倚晚一跃,飞离了原地。向来只有她劈人,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她也有被人劈的时候。

  一块水晶从她怀中飞出,滚落到雪女脚下。雪女的冰瞳蓦然放大,“小高住手!”弯腰捡起那块菱形水晶,仔细把玩后,看向倚晚的眼神认真无比。“这快水晶,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倚晚想不起来,便摇头:“不知道!”

  端木蓉也开口了:“倚晚姑娘伤得特殊,还需多治疗几次才能恢复记忆。”又是阴阳咒又是灵蝶蛊的,她能活着真是个奇迹。

  “那请蓉姐姐尽快,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雪女说完,深深看了倚晚一眼便走了。

  “阿雪,等等我!”感到雪女有些不对劲的高渐离收起水寒剑,连忙跟上。

  天明爬起来,跟上盖聂,嘴里念叨着:“墨家的人真奇怪!一会杀人一会不杀,现在又为一块破石头紧张成那样……”

  倚晚挑眉,天明这小鬼的话有时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嘛……至少这句话她是赞同的,墨家怪人多!

继续阅读:第16章《雪女身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