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看戏扎针》
天下第二坊伶姬2017-04-04 09:472,458

  许多墨家弟子围在一起,都是来看大铁锤和紫衣少年(少羽)比力气的。

  倚晚等人来到人群外,扒开了好几层的人才走入里面,倚晚自始至终都不沾到任何一个人。因为她运着腰带将自己与众人隔开,这似乎是本能了,与所有人保持距离。但莫名其妙被挤开的众人可不知道碰到倚晚之后的利害,可是十分不满她一个人就霸占了十几个大汉都站得下的空间,但见班大师和端木蓉也在,而且也没说什么,就不敢埋怨了。指不定又是巨子请来的什么大人物,不好得罪。

  “少羽……”眼前那个将鼎抛向空中又稳稳接住的,如贵公子般的紫衣少年。霸王年少也斯文啊……奇怪,他明明就是一个公子哥,她为什么会说他是霸王呢?而且,她好想出手跟他打……倚晚忍下了想下去找少羽打架的冲动……

  “蓉姑娘说得太对了,我完全赞同!”盗跖痞子般的声音传来。

  端木蓉一把推开他:“我们姐妹俩说话,你这个大男人别乱插嘴。”

  “句句有理!我想不赞同都难啊!”盗趾又靠过来,但注意力马上让冷漠的倚晚转移。“哇!哪来的美人啊?”

  月儿掩唇窃笑,盗跖这是在调戏这位带电的姐姐?

  “好月儿,告诉盗跖哥哥,她是谁啊?看打扮也不像墨家之人。”盗跖又将魔爪伸向月儿。

  端木蓉忍无可忍,十分淡定地狠狠挥去盗跖搭在月儿肩上的魔爪,“盗跖,跟月儿保持距离!”公主是谁都不能动的!保护公主是她的使命!

  倚晚看了盗跖一眼,冷冷冒出一句:“电光神行步再快,于你也无用。”为情所困的人能逃到哪儿去?倚晚已经相当适应自己能莫名其妙知道某些事,并冒出许多奇怪的想法了。

  盗跖一愣,不知该说什么了。这时,月儿突然惊呼了一声:“天明!”

  倚晚看去,原来是两个墨家弟子正架着不断挣扎的天明向大铁锤和少羽走去。关她什么事,她还巴不得有人替她教训教训那个敢喊她妖怪的小鬼呢!

  不过,那个小鬼倒挺能折腾的……居然能挡下身形大他好几倍的大铁锤这么多招……呵,居然能……这可是跨下之辱啊!可惜的是,还是被捉回去了。

  在大铁锤将要揍天明之际,一把美妙的声音响起:“住手!”

  是何人竟有如此美妙动人的声音?少羽心想,望向声音来源处。

  莲步轻移,婀娜多姿。

  “雪女……”倚晚无声地吐出这个名字,果然是名动七国的美人……

  “铁大哥你倒是越来越出息了,居然在欺负小孩。”雪女挑眉嫣然,却冷中带媚。

  “雪女……呵呵,怎、怎么会呢?”大铁锤傻笑,企图蒙混过关,在美人面前保持形象。“不过是跟他开个玩笑,玩笑对吧?”大铁锤用力捂住天明,不让他乱说话。天明快不能呼吸了,于是狠狠咬了大铁锤一口。“啊啊啊!”臭小子!!!大铁锤吃痛,把天明甩出。

  “雪女姐姐你别信他!他就是欺负小孩!”天明干脆耍无赖。

  雪女一笑,语气柔柔:“我救你,是因为你是首领请回来的客人!我不想墨家落下个欺负外人的恶名罢了。但,墨家向来光明磊落,若让我下次再看见你偷袭的话……”

  天明被雪女吓到了,说话结结巴巴的:“会、会怎样?”

  “如果让我看到,你左手偷袭就……剁掉你的左手!你右手偷袭就……剁掉你的右手!你双脚偷袭……就剁掉你的双脚!心里想着什么坏点子,就把你的心挖出来!”天明彻彻底底被雪女这番血腥的话吓到了!

  雪女见吓住天明了,也不多留,转身就走回先前来的那条走廊。

  那里,有一个人影,他冷冷地盯着盖聂……

  有杀气!难道是他……盖聂深思中……

  大铁锤大方地认输,扛起巨鼎往外走。众人见没戏看了,只好该干嘛就干嘛地散了。天明跑去跟少羽打哈哈,一本正经地重复盖聂曾告诫他的话。

  月儿也想下去,可是不小心向倚晚的方向跌去,心中暗道不妙,这回可要被电焦了。她吓得闭眼……可老半晌,却没事!月儿睁开眼看向倚晚,只见她扶着自己,没什么特别的。

  不对,是她手上的手套……这似乎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材料制成的……月儿对倚晚一笑,而后下去,朝天明和少羽的方向跑去。

  倚晚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们三人组还挺快乐的……眼角余光却瞄到端木蓉在偷偷拭泪,她为什么哭?心疼了?

  端木蓉转身便见倚晚十分认真地在看着她,也不多解释什么:“姑娘,我们走吧!”

  “去哪?”倚晚淡淡问。

  “药房!”端木蓉也是相当的冷。

  药房

  “把衣服脱了!”端木蓉道,“让我看看你身上有几处伤口。”

  倚晚一愣,乖乖照做了。

  “伤口不深,无毒……”忽然,端木蓉倒愣了,“把你的围巾解下来!”她看错了吗?怎么会……

  倚晚把衣服重新披上,把围巾解下。端木蓉神色复杂,果然……

  “怎么了?”倚晚问,怎么她的表情这么怪?

  “你是阴阳家的人?!”阴阳家的阴阳咒印怎么会在这个女子身上?她到底是谁?有何目的?

  “阴阳家……”倚晚莫名觉得这三个字耳熟得很,忽然,电光一闪。一点零碎的记忆闯入她脑中……那时她在炼魂阵中痛苦的一幕……她体内的灵蝶蛊如同心脏一样缓缓跳动着……“啊!!!”

  “你怎么了?”端木蓉见倚晚先是发呆,后是痛苦地在床上滚动,心中也是甚为不忍。银针出手,扎中了她的昏睡穴。(作者:佩服佩服,敢问蓉姐姐是怎么找到滚动中的倚晚的昏睡穴的?)

  尽量不接触倚晚的身体,将她扶起,手一甩,三根银针出现在她指间。相继扎在倚晚的后颈上,端木蓉这样只是强行疏通她的记忆,拔下银针,倚晚又该不记得了。“你叫什么名字?”

  “夜、夜……”

  “夜什么?”

  “夜儿……不、不是,夜倚晚!”

  “夜倚晚……”从来没有听过啊!

  “你是阴阳家的什么人?到墨家有什么目的?”端木蓉手一抖,指间又三根银针,大有如果倚晚是来危害墨家的就当场扎死的架势。

  “傀儡!追、追杀!”倚晚脑中断断续续地浮现一些画面,但不到一会儿,灵蝶蛊发作,倚晚痛得惊叫,震飞端木蓉的银针后直接晕倒在床榻上……

  端木蓉被她的内力震到,咳了几声。没想到这个阴阳家的女子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高的功力,看来,她真的不简单!追杀?想来她应该是叛出阴阳家才被追杀……但,还是不能不防啊!端木蓉为了方便守着倚晚就待在药房里,一夜无话……

继续阅读:第15章《墨家纷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秦时之夜司命倚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