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金枝
修鱼笑2019-11-28 15:363,284

  第十九章:金枝

  “色舞实在是太混蛋了!”墨炫脸上一副为我出头的样子,非常严厉的说出这句话,还紧紧的抓了抓拳头。

  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突然为色舞感到庆幸,如果色舞就在我们面前的话,我绝对敢打包票,他一定会把拳头狠狠的打到色舞头上去。

  话说,这个色舞是他的侄子,他居然这样对待侄子的吗?

  “他还对你做了些什么?”墨炫关心的问,好像只要我嘴巴里再吐出不利于色舞的话,他就会马上把色舞带过来在我面前狠狠的修理一番。

  汗个,我们到底在说什么?我其实是想问你色舞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这个能力是不是可以穿越时空的能力,怎么说来说去就说到墨炫要为我出头的事情上来了。

  “墨炫,不是这个问题,我想问的是色舞是不是会带着人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而且,还是很快的情况下?”我的语气有点着急了。

  “带着人飞,我也可以!”和我的着急对比,墨炫一点都不急,他墨色的眸子看了一眼我,语气非常悠闲的回答我,还是答非所问。

  我翻了翻白眼,我的表达能力真的很差,他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自己都会飞,还用什么带人飞?”我瞪了一眼墨炫。

  “那么你到底想问什么?”墨炫一脸笑意的问我。

  再次瞪了一眼墨炫那双无辜的眸子,对方的眸子带着微微的笑意,我总觉得他的故意的想看我的无语,无措的样子的。

  难道墨炫的性格也是恶劣的人吗?

  哎,说不定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我深深的在心里吐了一口气直接用现代的语言问他,管他是否听得懂“色舞是不是可以带人穿越时空?”

  “穿越时空?”墨炫疑惑的问。

  他真的听不懂,也不知道“穿越时空”这个词是在哪里发明的。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解释“时空,就是时间和空间,穿越,就是穿过,越过的意思。”

  看到墨炫还是一副沉思的样子,估计还是听不太懂呢,这也没有办法呢,谁叫我们隔了那么长久的一个时间段,很多事情不懂也是应该的“比如说:现在的我,可以回到这个半个时辰之前,当时,就是两个我,两个你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称为穿越时间;如果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个地方消失,突然在另一个地方出现,这种情况就叫做穿越空间。”

  墨炫的眉头深锁,时候陷入了思考之中。

  叫一个古代人来理解现代的东西,现代的词语,是有一定难度的。

  也许墨炫很聪明,我再点化一下,他就会懂了吧。毕竟是活了那么久的人,都成精了的人。

  “我就是想问:色舞能否带人穿到另外的一个空间,不是这个世界,另一个时间。”

  听到我这句话,墨炫没有纠结于穿越时空这四个字的思考,他直接带着深邃的表情问我“你想去另一个世界?”

  我没有注意到墨炫的表情,想到在现代的父亲,我觉得有点难受,那是我和父亲十六年的爱,十六年的父女之间的亲情无私的爱,真的很难割舍,然后对他点点头“另一个世界有我的牵挂!”

  墨炫看着我,眼神更加深邃了,他似乎也被我的难受感染了,带着些许疑惑问:

  “难道这个世界没有你的牵挂吗?”

  这个世界有我的牵挂吗?我来到这个世界算上来有多少天了?也差不多两个星期了吧。

  而这两个星期里,我见过的人也不算少了,柳相,柳无极,楼兰,还有杨婉心母子三人,陈妍,何嬷嬷,黄花,还有就是那个令人害怕的叫简青的国师和眼前的墨炫,以及那个不知道本来面目是什么样子的色舞。

  这些人,我也许会有点不舍,特别是墨炫,我总觉得对他,有点不一样,也许是接触多了,也许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接近我的人,也许是由于他挡住了国师的犀利的眼神……

  但是,相对于父亲十六年的感情来说,孰轻孰重,一分就清楚了。

  在这里,是有朋友,有好的身体,可以到处乱逛,也可以有法术去捉弄人,但是如果有得选择的话,我还是情愿躺在病床上,做那个一直受到父亲的照顾的白念蝶。

  就算我被病痛折磨又怎么样?哪里有我最亲爱的父亲在……

  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当着他的面回答,这里没有任何牵挂,也许会让他很难堪,所以我选择沉默。

  “你能把色舞叫来吗?”

  “他不知道被你甩到什么地方去了,等他回来我再找叫他来找你吧!”墨炫好像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嘴唇往上翘了起来。

  “啊?我有那么厉害吗?”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墨炫问我,我怎么知道我能把色舞甩到什么地方啊?以妖的角度来说,他不会飞回来啊?我一个中午的时间,都能从洞穴那里赶回到这里了,难道他一天的时候就不能回来?我那点力度,难得还真的能把他抛到天边去不成?我可不信我是孙悟空呢,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

  “哎呀!墨炫哥哥,你在这里啊?”一道娇滴滴的声音突然在空中响起,随着这声音,一道浓浓的芙蓉花香飘了过来。

  门自动的开了,进来一个穿着一身红色衣服的成熟女子,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她一走进来,装作娇柔无力的样子轻轻的一偎依在墨炫身上,嘴巴带着讽刺的笑瞥了一眼我,貌似,好像在向我示威。

  这?是什么情况?

  美女,我知道你非善类,你不是人,你是妖,可是你也太妖了吧,你的胸部那么大,差点把衣服都撑破了。

  那衣服才遮住你的乳头……天啊,比现代的三点式还要大胆啊。

  我不由对你佩服,不过你向我示威干啥啊?我对你又没有造成威胁?

  “金枝,你来了?”墨炫很亲切的问,感觉就像邻家大哥哥的模样,看样子他们很熟悉。

  “恩,墨炫哥哥!”金枝一副西施皱眉样“金枝有点头晕……”说完,就用她的胸部磨蹭着墨炫的背部……

  我看到,差点眼睛给掉下来。

  太……太刺激了,太火辣辣了。

  虽然我有看过电视上演戏的,但是那是在电视那个四万的盒子里面,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现在是在我面前赤裸裸的上演勾引的戏码……天啊,我是一个眼睛纯洁的美少女啊,居然污染我的眼睛……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吧,做个诚实的好孩子,我看她不顺眼了。

  不知道是我身为蛇的傲气作怪,还是我身为现代人的优越感作怪,我就是看她不顺便,不想她污染我眼睛。

  可是,我找的是墨炫,你跟来干啥?

  还向我示威?

  “金枝是吗?”我冷冷的自问自答:“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金枝在墨炫看不到她脸部表情的地方,嚣张的鄙视了一下我,然后迅速变脸,弱不禁风的扶走了一步,扶在墨炫身上,声音变得纤弱无力:“墨炫哥哥,金枝,头又晕了……”

  我马上翻白眼,金枝妖精,不管你是什么妖,要和你家墨炫哥哥调情说爱,不要在我面前。

  “我的地盘我做主,要不你走,要不你们两个走!”话说,在我这个未成年少女面前上演这些有点极限版的画面,也不怕污染我?

  不对,在古代,女孩子早早就结婚了,不算未成年少女,可是,在现代的标准,我的确是未成年少女嘛!

  “小念!”墨炫时候十分反感我对他,或者对金枝的态度,出声劝阻我:“金枝是我的族人,你看在我的份上……”

  看在你的份上对她好一点?

  别以为你是狐狸精,你的家族多,一下子出来色舞来愚弄我一下子出来个金枝来气我。

  你就欺负我孤家寡人对不对?

  也是,我在这里貌似没有亲人,什么亲人都没有。

  “墨炫哥哥,她是谁啊?”金枝的声音温柔的响起“又丑又凶巴巴的女人,爹娘生下来居然不好好教,真讨厌!……”

  “金枝!”本来金枝还想继续说的,就被墨炫打断了,他一脸不同意的样子看着金枝。

  你说我是又丑又凶的女人我可以不计较,你居然骂我父母,你算什么东西,你有什么资格骂我父母?

  好,墨炫,你自己的族人,你不好出手教训,我帮你教训一下,我口才是不好,我有暴力倾向,对不起了。

  本来我对女人,还会同性相惜,但是,这个女人实在太欠抽了,我不抽她,已经算我非常有涵养了。

  “呼”的一声,我的身体变成一条尾巴!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把金枝给卷起来,扔了出去,干净利落,不带一点痕迹……

  “啊!墨炫哥哥……”金枝惊慌大叫,后面说了什么字,都听不清楚了。

  嘿嘿,我的尾巴真好,啥东西都可以送到千里之外,恩,至少看在她是女人的份上有一句话叫: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作为新时代的未来女性,我是非常厚道的。

  我已经手下留情了,不像扔色舞那么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啊!我是一条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